坐看闲云伴虹飞

历史,时事,哲学,信仰,生命科学,生命真谛,个人观察体悟。。。
个人资料
正文

输掉重要官司 特朗普:法官是奥巴马任命的 我要上诉(图)

(2019-05-21 08:56:51) 下一个

一觉醒来,特朗普输掉了一个至关重要的官司。

当地时间5月20日,美国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的一名联邦法官阿密特·梅塔(Amit Mehta)就特朗普告民主党人案发布意见书,要求会计公司向国会交出特朗普的财务信息,并表示特朗普不应阻挠国会的调查行为。


特朗普之后将这该意见书形容为“奥巴马任命的法官做出的疯狂判决”,并扬言要提出上诉。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当天报道,在一份长达41页的备忘意见书中,梅塔法官引用从美国第15任总统詹姆斯·布坎南与试图调查腐败的国会委员会的斗争,到1922年的茶壶山丑闻案,再到1972年的水门事件等一系列美国历史事件来支持自己的裁决。

梅塔称:“历史已经表明,由国会揭露的总统或政府高官的犯罪行为可以导致立法。”

CNN称,梅塔的意见可能会强化其他法官的观点,即特朗普试图通过在国税局、银行或其他地方做手脚阻止国会“查账”。

特朗普一直明确拒绝民主党的“查账”要求,并称民主党的目的是在接下来的总统大选中利用自己的财务信息搞政治攻击。

4月23日,为了阻止民主党(把持的众议院)通过给自己的长期会计事务提供者玛泽公司(Mazars)发传票的方式获得自己的财务信息,特朗普将两名民主党议员告上法庭。

梅塔在5月20日表示,玛泽公司必须在7天内遵循国会传票的要求,而法庭不应在特朗普集团上诉期间暂停传票。

“法庭很清楚此案涉及美国总统的私人与商业事务记录。但就是否允许‘待决上诉’的问题,对总统的标准应与对其他未胜诉当事人的标准相同。”梅塔写道。

阿密特·梅塔在2014年7月被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提名为联邦法官,并于同年12月履职,而这一履历也成为了特朗普的“武器”。

《国会山报》在同日报道中称,特朗普当天在白宫对记者说:“我们会对此提出上诉……显然,由奥巴马任命的法官所做出的决定是个彻底的错误。”

除玛泽公司外,曾多次给特朗普提供贷款助其渡过难关的德意志银行和为特朗普集团提供信托服务的第一资本也收到了来自美国众议院的“查账”传票,而特朗普做出了相似的回应:他将这两家银行都告上了法庭。

美国财政部也收到了国会要求提供特朗普纳税申报表的传票。而据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5月17日报道,美国财政部在当天第三次拒绝了来自国会的传票。

财政部长姆努钦在写给众议院筹款委员会主席理查德·尼尔的信中称“司法部认为该委员会的要求缺乏法律依据”。而尼尔则回应称,国会在此事上拥有明确的法律权力,并说要寻求律师帮助,以“更好地执行传票”。

此外,特朗普前法律顾问麦加恩(Don McGahn)也在5月20日听从了特朗普以“司法部意见”为名的要求,拒绝了众议院司法委员会的传票,没有出席后者的会议。

司法委员会主席纳德勒(Jerry Nadler)警告称这会让麦加恩“面临严重后果”,并表示“委员会准备动用一切可行的强制机制”。

《国会山报》称,在特朗普及其政府多次阻挠众议院民主党人的调查,并责备后者“过度扩张,试图对总统进行政治攻击以干扰其竞选”之后,民主党人对特朗普的怒火正在不断上涨,他们指责特朗普对自己“合法监督与调查的权力”的无视已经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水平。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