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看闲云伴虹飞

历史,时事,哲学,信仰,生命科学,生命真谛,个人观察体悟。。。
个人资料
正文

苹果揭露专利战背后:它拿枪抵着整个行业的脑袋(图)

(2019-01-18 21:01:09) 下一个

苹果在与高通专利战中所处的舆论劣势,已经出现转机?

  17日,苹果公司副总裁、首席诉讼律师克拉尔(Noreen Krall)接受观察者网专访,介绍了苹果与高通在全球范围内纠纷的背景和进展。

  

  

苹果公司副总裁、首席诉讼律师克拉尔。资料图

  据她介绍,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US Federal Trade Commission,下称:FTC)正在进行对高通的反垄断诉讼。最近一次庭审上,华为、联想、英特尔等12家中外企业“高度一致”,均指出高通利用其在芯片行业的垄断地位进行“霸凌”。

  另外,与此前媒体报道不同,克拉尔指出,出于对福州中院去年12月10日禁售裁定的尊重,苹果在华零售店立即暂停销售了受到影响的产品。截至12月27日,所有在华销售的iPhone均已不再侵犯高通声称的专利。

  然而,她特意提到,高通会雇佣一些机构散播关于苹果的假新闻(fake news),同时要求法院强制执行。

  尽管发生了种种不快,苹果对与高通在5G领域的合作仍持开放态度。克拉尔提到:“我们希望能够合作,现在是高通不愿意。”

  今天,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李俊慧对观察者网指出,诉讼你来我往,就是为了在商业谈判中占据主动。两大美企在华大打专利战,表明中国知识产权司法保护专业性和权威性获得认可。

  “整个行业被高通用枪抵着脑袋”

  “‘无授权,无芯片’(no license, no chip)是我们认为高通商业模式上很有问题的地方。”克拉尔谈道。

  据她透露,在加州进行的FTC庭审让她感到惊讶,因为整个行业给出的证词都“高度一致”,均指向高通在授权谈判过程中,采取了“霸凌性的,近乎于滥用市场地位的行为”。

  “12家公司,包括芯片制造商,手机代工厂,以及华为、联想等在内的手机厂商出庭作证。证词均表明,高通要求他们接受其谈判条件,否则就威胁暂停芯片的提供。”

  克拉尔强调:“由于没有谈判的空间,这些公司除了接受高通的授权协议外,别无选择,就像是被枪抵着脑袋。(negotiation with a gun to their heads)”

  同时,上述公司均表示,高通所收取的授权费用是非常不公平的,远高于其他竞争对手。

  “很明显,高通在过去近十年里,绑架了整个行业。”克拉尔形容道。

  她认为,这家芯片公司在中国等全球范围内向苹果发难,其本质是一场转移公众、媒体等视线的闹剧。“其目的,是淡化外界对FTC诉讼的关注。更何况,这是一场对高通商业模式提出一致批评的庭审。”

  当地时间16日,FTC已经完成了证据的提交,整个审理将于2月1日结束,之后几周内将做出裁决。

  “这些证据是非常强有力的,高通想要赢得这场诉讼非常困难。”克拉尔言道。

  “不依不饶有伤就业,行为令人不齿”

  “我们非常尊重福州中院所作出的裁定。”克拉尔谈及收到临时禁令时表示。

  据她所言,在接到法院通知后,苹果立即在零售店、分销中心及代工厂确认了收到影响的iPhone系列产品。

  随后,苹果在华零售店便暂停销售上述产品。停售产品中不包括高通授权合作生产的iPhone机型。

  

  

iOS 12.1.2版本升级截图

  “短短几天,苹果零售店下架了所有受影响的iPhone。4天后,苹果工程师开发出了iOS 12.1.2版本系统,绕开了高通声称侵权的专利。”

  截至12月27日,所有在华销售的iPhone均已更新了最新版本系统。“1月3日,也就是临时禁令出台三周后,苹果向福州中院提交了合规的证据。”

  不过,克拉尔透露,高通并未就此善罢甘休。

  “高通仍在持续向媒体发布误导性的言论,同时要求法院强制执行。”她说:“这让人非常不安,因为此举不仅影响了中国的消费者购买手机的选择权,而且所有iPhone都是在中国制造的,这还会伤害中国的就业。”

  

  

涉案专利最早出现在Palm的Web OS上

  说起涉案的专利,据克拉尔回顾,“高通在福州中院发起了三项专利的诉讼请求,其中一项被驳回,法院根据另外两项裁定了销售禁令...与高通口中所谓‘非常先进’不同,涉案专利非常陈旧,分别有10年、15年历史,而且都是从PALM公司购买的。而这家公司已经从市场上消失了。”

  聊到这里,克拉尔突然激动了起来:高通的一些商业行为是非常令人不齿的(unscrupulous)。她承认,假新闻(fake news)会让法院在一种非常不利于苹果的舆论下作出裁定。

  值得一提的是,当地时间1月8日,苹果CEO库克在接受CNBC采访时,对高通所采用的营销策略提出了质疑:“花钱让别人写假新闻并大肆传播,这不是公司之间应该做的事情,这不是应有的运作方式。”

  去年11月,《纽约时报》报道称,高通聘请Definer公关公司撰写和传播关于苹果的假新闻。

  “我们希望合作5G,可高通不愿意”

  iPhone一直在基带领域饱受市场诟病。对于即将到来的5G,苹果与高通合作的大门,是否会因为目前仍无法弥合的专利纷争而关闭呢?

  对于这个问题,克拉尔的情绪缓和了许多。

  根据苹果首席运营官杰夫·威廉姆斯(Jeff Williams)此前提供的证词,自2017年起诉高通后,苹果曾提出让高通为其2018年款iPhone提供芯片,但是遭到对方拒绝。

  无奈之下,苹果只好选择英特尔。

  克拉尔说,无论是与英特尔还是高通的合作,苹果都乐见其成。“引入多家公司竞争不仅有利于消费者,也有利于创新。我们希望能同时与前两家公司开发5G。”

  不过,这位苹果副总裁也坦言,高通一直想把英特尔赶出这个市场。“因为除高通外,英特尔是这个领域里,唯一能够提供芯片的厂商了。”

  “我们希望合作,但高通不愿意”。克拉尔再次把矛头指向了高通“无授权,无芯片”的商业模式:“采购芯片之前,需要先购买高通专利授权,就是所谓的‘双重收费’。这是我们认为其商业模式很有问题的地方。”

  你来我往为占据谈判主动权

  对于这场旷日持久的专利战,李俊慧判断,从两方之间的裂痕看,苹果和高通最终会在专利许可方面达成合作。

  “使用专利需支付费用,这是最基础的专利法要求。”他指出,高通认为苹果没有按照约定缴纳专利许可费,苹果认为高通收取的费用过高。

  在接受观察者网专访时,克拉尔也透露,高通对每部iPhone收取7.50美元专利授权费的协议,早在2016年就结束了。考虑到从高通购买芯片等的费用,实际上每部iPhone支付给高通的专利费远高于7.5美元的水平。

  而从2017年开始,高通向苹果收取的专利费按照整机5%来收取的。

  “最不合理的就是按照整机抽成收费...手机内存、摄像头、屏幕等与高通无关,但后者却要收取一定的费用。”她补充道。

  李俊慧也谈到了这一“激怒了苹果”的费率。

  他认为:“苹果所有的诉讼举动,是从自身利益出发,希望能获得较低的许可费率;高通的反制也是从自身利益出发,双方最终会在利益上找到平衡点达成合作。诉讼你来我往,都是为了在商业谈判中占据主动和有利地位”。

  “两大美企在中国大打专利战,我们应该欢迎,中国法院也会客观和中立”。

  李俊慧解释道,一方面,这表明中国的知识产权保护水平得到了包括苹果、高通等大企业的认可;另一方面,这体现了中国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的专业和权威,并且得到了大企业的信任。

  在市场竞争中,协商合作是主流,但诉讼对抗也是必不可少的。

  最后,李俊慧提到,对中国公司而言,无论在中国,还是海外市场,竞争都是这样的情形。苹果和高通专利战也提醒了中国公司:练好内功和本领,做好应对各种竞争的准备。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vesper 回复 悄悄话 The pot calling the kettle black.
blue_deep 回复 悄悄话 不用蘋果。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