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远山静悄悄》(十三)

(2017-03-12 07:03:02) 下一个

(十三)

“振山,你哭什么呀?我这不好好的吗?男子汉,没有出息。” 妈妈这刚一出门,小静就忍耐不住了。“起来,坐那说话。”

樊振山是不轻易掉泪的那种男人。如果他现在还算不上一个男人,他是那种非常倔强的男孩子。小时候没有少挨父亲的揍,可他从来没有哭过。有一次他和院子里的孩子打群架,晚上回家他那当团长的父亲一顿皮带抽的他血淋淋的。妈妈心疼的哭了,可他连一个错也不肯认。要不是那天晚上正好上级找爸爸召开紧急会议,只有妈妈在爸爸面前给他下跪求情了。因为他觉得自己没有错,是当父亲的不讲理。

可今天不同。

要知道以前振山怎么也不敢主动去碰小静的身体的。小静在他心目中是一个冰肌玉骨,冰清玉洁的仙女。他只可以欣赏,但绝不能玷污。他会担心伤害了小静的,那怕是自己的手不够干净。

“你的眼泪还挺暖和的,正好帮我洗洗手。我都有好几天没有洗手了。” 小静故意逗振山开心。

“都这样子了你还开玩笑。” 振山苦笑着说。

“你看我的头发也没有了! 以后跟你一样留小平头了。” 说着她一下拽掉顶在头上的小帽子。“不,是留光头了。”

“你干嘛把头发剃掉啊?”振山问。

“不是剃,是自己掉的。”小静睁大眼睛笑道。

可振山却怎么也笑不出来,他的心里觉得更加难受。

“到底是什么病把你折磨成这个样子?连头发都掉没有啦!”

“医生说我的血液有毛病。他们整天给我这个疗,那个疗,就把我的头发给疗没了。”

“那什么时候能治好呢? 你的头发以后还会长出来吧?!”

“这个很难说。也许能治好,也许治不好。你看过《生死恋》吗?”

“没有。”

“那就没法给你说明白。医生说最好的希望是做骨髓移植,但要等到合适的骨髓贡献者。爸爸已经替我登了记,就看运气了。”

正说着话,吴太太从外面买早点回来了。

“今天买油条的人特别多,还排了很长时间的队。就这一家的油条好,大家都喜欢。来,吃吧?振山!”

“小静,你要喝豆浆,还是要喝牛奶?”

“给振山喝牛奶吧!我喝豆浆就行了。”

“振山,还没有顾上问你。你爸妈还都好吧?”

“好着呢,阿姨。” 振山接着说: “我们前一阵子回青海去看了看。我爸妈都还不知道小静又住院了。”

“青海怎么样?现在也都发展了吧?”

“是的,阿姨。这些年变化很大。”

“噢,那就好。” 吴太太只是客气,她哪有心情去关心那个呀。

“阿姨,我以后能经常来看看小静吗?”

“当然可以,但别耽误你上学。你马上就要高考了。好好复习你的功课,考个好成绩让你爸妈开心。” 吴太太接着说: “吃完饭你赶快走吧!等会儿上学晚了。”

樊振山一口气喝完了杯子里的牛奶,拿着油条就向外走: “那阿姨我过两天再来。”

“好,回去向你爸妈问好!”

“再见!”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前世无理 回复 悄悄话 谢谢阅读。我在猜咱俩是否认识?
雪中梅 回复 悄悄话 平安是福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