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久桥

本幽原创,版权无他。拉拉杂杂,嘻嘻哈哈。。。
个人资料
正文

幸福不忘毛主席

(2016-04-08 08:34:17) 下一个
Q妹妹加冠进爵,晋升为婆婆; H妹妹的儿子,凤求凰弹奏得热烈,老妈也天天偷着乐;C掌柜话题变换,已然为升级做好准备。话合其时,何其美好!俺离这等大好事还有一定的距离,但看矫健的二姥姥Y妹妹晒出来的幸福,并不亚于正经八百的姥姥。俺后脑勺一拍,何不借此东风,也晒晒俺这二姑奶奶的幸福?

俺这姑奶奶,可是个不偏不倚的“二”姑奶奶,谁让俺姐抢先一步坐大了呢。 

话还得从头说起,当年俺娘二十刚过就被一顶红轿抬进俺爹家,正赶上马寅初老爷爷跟毛主席他老人家闹别扭。马爷爷他老人家也是,刚解放没几年,就写了什么[控制人口与科学研究], 您想想啦,这在毛爷爷那儿哪里通得过,当时帝国主义阵营还很强大,没有多多的革命后代,谁去消灭帝国主义?还好,胳膊拧不过大腿。俺在家排行老四,若果真是马爷爷的[新人口论]得逞,俺可是永不得见天日啊! 就冲这,时至今日俺对马爷爷也是不能释怀。

长话短说,俺娘一嫁过来就积极响应毛主席他老人家的伟大号召,十年之内生了一窝娃娃,做了一名特光荣的妈妈。


有苗不愁长,这一窝小萝卜头在那缺吃少穿的年代居然象雨后春笋,茁壮成长。渐渐的,该上学的上学,该工作的工作。

 只有老三,俺的二哥,委实一个“一会儿捉蜻蜓,一会儿捉蝴蝶”,心神不定的主。在俺的记忆里,二哥读书总是心不在焉,但对捣鼓些小玩意却情有独钟。比如,捡来个小电珠,加几节旧电池,他能整出个小鬼火来。在那没有电灯的乡下人家,他的这一杰作很是让俺崇拜。不爱读书的二哥还给俺这中意读书的妹妹亲手做过一张小书桌,连桌带椅,还有一个藏书的小抽斗,很规范。当初不过十四来岁的二哥是如何寻得木料和工具,又是如何做成,对俺至今是个谜。因着二哥爱捣腾的本性,爹也无意逼他读书,因势利导,他后来居然成了个小有名气的小木匠。

小木匠虽然排行老三,却是捷足先登第一个成亲,在他二十三岁时,就乐呵呵地当爹了。女娃儿人见人爱,一家老少把她宠的不行。但是,二哥放出口号,“再生,生到共产主义也要生个儿子”,非常地斩钉截铁!俺当时正在大学,对他这豪言壮语非常不解。俺寻思,真要到了共产主义社会,何须费老力养孩子呢?况且,这时候,毛爷爷已仙逝七年,计划生育正如火如荼呢。

没过多久,从家信得知二嫂果然又怀孕了,因为公社计生办的人天天上门查房,二嫂早已躲得无影无踪。计生办的人天天扑空,他们就出台了相应对策,搬走家具拆走房。这一招果然有用,使得好些有孕在逃的媳妇又回来自首。但这招对俺二哥也没用,别忘了他是干什么的,小木匠呢。房子拆了他再盖,家具搬走他再打。这样,二嫂真是潜逃到临产才把家还。

不用生到共产主义,第二胎就是个小子,这下该打住了吧?可是,二嫂又意外的怀孕了!一大家子被这二小子已经折腾得鸡犬不宁,都想见好就收啊。不成想,又遇上二嫂娘这个“钉子户”,她老人家的理论,打胎是极端有害健康的,她的女儿只要怀孕了,就一定得生下来!可怜了俺二嫂,又是东躲西藏近半年。小三儿生下来,女娃,名字就叫“超生”,地地道道的超生。

二哥那两闺女都中规中矩地上学,就业,但那小子又跟他爹似的,坐不住。好在他也学得一些技能,养生糊口无碍。但年纪轻轻,精力过剩,好不容易得来的小子,不能学坏了,是不?对,给他娶个媳妇,上个紧箍咒!这样,侄儿又跟他老子一样,二十三岁顺顺当当喜气洋洋把爹当。

四年前,俺稀里糊涂就跟着升级为正宗的姑奶奶!想当初俺打电话恭喜二哥二嫂老爹老娘时,他们也不失时机地恭喜着俺这姑奶奶。实话说,俺那会儿还年轻着呐,哪里习惯这等尊贵,好在小东西不会叫唤,让俺没有那种实实在在的姑奶奶感。

一晃小丫头已四岁,而且,她还领导着一个刚满周岁的小老弟。每天吃完晚饭,是姐弟俩铁定的“老爷老太”时间,侄儿媳妇瞅准老爷老太的空档,把两小往楼上一扔。老的看着小的,乐;小的不怕老的,疯;那做奶奶和娘的,躲享一会儿清闲真个儿的皆大欢喜。

每每电话打过去,那边厢热闹非凡,侄孙女常常将电话抢过跟俺这二姑奶奶套近乎。那甜美的小童声,一声一个“二姑奶奶”,叫得俺的心啊,那不是一般的幸福!更加上那周岁小子叽哩哇啦的背景声,俺这姑奶奶呀,心醉!

饮水思源,如果没有毛主席的英明领导,纵然俺二哥可能有戏登场,子子孙孙没有穷尽,俺这老四肯定被打入冷宫,永世不得翻身,更甭谈“幸福”这黄粱美梦了!俺今日晒幸福,俺真幸福,俺幸福不忘毛主席呢!


注:俺兄弟姊妹队伍壮大,除了二哥是农村户口,无法无天超生外,其他人均属遵纪守法良民,在国内都只有一个孩子。记家史,为好玩。
 
(原发 2012-02-23)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博主已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