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A

有你,真好,无需回眸,垂目间,春暖花开。
个人资料
Once-always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精评收藏之一 — 戏说Kelly 镜中看花 By 狮子羔羊

(2019-07-13 06:07:17) 下一个

戏说Kelly

—OA系列小说介绍

狮子羔羊

 

 

今天六月看到文友OA题为《网事不再如约》的博文。深深地为作者的处女作《网事如约》入选《海外华人短篇小说选编》并且准备出版个人专辑而高兴。高兴之余心里产生了一个为OA的专辑写篇介绍或文评的愿望。

 

记得从去年二月到十月八个月时间,作者在文学城以《网事如约》、《今生有约》、《无心快语》、《语无声处》、《几度陌上行》为“海外原创”吹来一阵轻风,带来一片新意,也引起一片哗然。作者的文字功底,写作风格,自配诗文无一不令人括目相看。

 

在这一系列的小说里作者塑造了一位独特的女性。

 

核物理学博士毕业,华丽转身花街红绸善舞。其才,其智,其勤自不待言。

从高中时就被一群有才有德的男同学所追求,但是情有独钟的Kelly并没有爱上他们中的任何一个。

 

步入大学的女主遇到了她的第一任男朋友。她没有爱上她高中时众多的追求者,但这并不妨碍她与这些同学做朋友。她的真诚,她的善良,她的友谊,至真,至善,至诚到了让同学做出“一”的承诺的程度。

 

大学毕业后女主来到美国,在校园里认识并爱上了Simon。由于一句 “无心快语”她与Simon 分了手(留下了一个钻戒)。三个月后,女主结识了新男友,在Simon的邀请下,她携男友拜访了Simon的卡拉OK店。Simon 深情地唱着"careless whisper",Kelly的男友君子地离开了,女主伸手要给Simon一个拥抱,同样是君子一枚的Simon 轻轻地拒绝了女主的温情。

 

在博士学习期间女主到加拿大核物理实验室做科研项目,与西人Max邂逅相遇。Max为之疯狂不能自制。最后不得到心理医生那里寻求帮助。

 

核物理博士毕业后的女主接受了男友的求婚(第二枚钻戒)与男友一道来到了纽约。凭着出色的数学根基和编程能力摇身一变成了专门研究风险的花街精英。

 

接着,未婚夫因为公司并购去外州工作。女主一人花街独舞。就在这时,女主遇到了她人生的第一次setback。她的未婚夫在外州酒后乱性。女主忍痛解除婚约,在曼哈顿租了一间公寓。年方二十有六的女主形影相吊,红绸善舞。

 

就在这个时候,文中第二主角周宇凡出场了。两位夸克在奇魅阁相遇了。

 

话说这位周先生,三十五岁,已婚育有一子,太太是大学同学,当年在大学时堪称金童玉女,男帅女靓,才子佳人,好一对恩爱夫妻!谁曾想此公一时意乱情迷,搞了一个ONS。事后立即迷途知返,心归爱妻。如若那一夜情就此了结,夫妻依然恩爱如初,倒也不错。谁曾想这位周公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硬是要与太太坦白(在座哪位同学如果有类似情况,千万吸取教训,切记:truth hurts )。坦白并沒有得到从宽的待遇。周妻始终不能释怀,周公被打入冷宫(客房)就寑。两位夸克,Strange and Charm, 在漫漫长夜里,一个孤家一个寡人,在奇魅阁发起了拯救周先生婚姻的行动。其中一个重要原则就是:死也要死在主卧房。可是周先生没有成功,还是逃出了主卧。告诉大家,这还不是最坏的,我见过太太叫警察把先生半夜赶出家门流浪街头的。男人呀,在美国这就是你的命,千万不能对女人用强,不然你死定了。

 

这位周太太不能释怀丈夫的一夜情,但这并不妨碍她婚内另觅新欢。(再一次说明女人变了心后心比铁硬)一日周妻告诉周先生她己另有所爱,要求离婚另结良缘。君子一枚的周同意离婚并按月提供儿子前妻的经济支持。

 

就在这时,Charm在Strange的一再要求下见面了,一见不果,被戏弄了(男网友们,你若在与女网友见面时被戏弄了,不要灰心,她戏弄你是喜欢你。) Strange继续努力,要求见面。两夸克终于在Bull Run见了,会见中,Strange 自己叫了提拉米苏蛋糕,但是当食物送到后,周先生把提拉米苏蛋糕给了Charm,还加了一句:“爱她,就请她吃提拉米苏。”从而告示了“爱的宣言”。"Charm, I'm falling into you."

 

五月的纽约,风和日丽,午餐后周先生提议饭后走走。到十六号码头,周先生要求一拥之欢,允之。在春天的气息的感染下,周先生的周身血液流向某一个部位,女网友惊羞万分。退一步,说:“再向前一步,就永远见不到我!”就此不欢而散。从此一别十年!

 

男同学切记了,时机不成熟不可暴露了真面目,不然“十年冷宫”是最轻的惩罚!

....

“I am Steve"

"Kelly, Kelly Lin."

"Nice to see you. Kelly."

"Me too, Steve."

 

十年后的Strange and Charm 奇迹般地又见面了,Steve又毫无悬念地falling in love. 心动如初。可是,可是,Charm 却nowhere to be found, 取而代之的是Once-always 为Charm 回答三个问题。Steve got the answer he was looking for, “Charm 为他动心”。

 

其实啊,这个Steve 真是蠢得到家了!她若不对你动心,她会陪你渡过那么多的夜晚在电脑面前,在键盘上,在奇魅阁里?这还要问?

Steve 以一首诗《看你》打动了Kelly 的心。

 

《看你》

 

五月的阳光里

你默默注视着远方

无视身后碧水青梁

微风轻拂中

黑色的郁金花绽放

摇曳处兰色生香

无需回眸

垂目间

远处的白轮船启航

为你激起千层惊浪

 

五月十八号。风和日丽的下午,在十六号码头上,Steve 拿出了求婚的钻戒。“Yes, I do" says Kelly.(第三枚钻戒)

 

七月,Kelly 在Steve 的催促下把自己在曼哈顿的公寓转租出去,搬来与Steve 同居。

 

不难看出Kelly 是招男生,男孩子,男士喜欢的女生,女孩子,女士。可是你也可以看到她从未利用这个受欢迎的特征取得任何工作生活上的好处。(除了钻戒)

 

从本科,直到博士,最后进入花街她一直凭自己的本事拼博。在与Steve 再次相见时因为知道Steve 会帮她说好话而拒绝offer. 其志、其节,可圈可点!

 

第二点就是她在感情上非常投入,而且不妥协. 她与Simon 的分手缘于Simon 让她暂时搬回校园dorm去住。十年徒刑是因为Strange 失态了。

 

她不爱季阳,不论他怎么说还是不爱。可是一旦她真的爱上了,她是100%投入的。她识大体,尽义务。是每一个男人梦寐以求的好太太。你看她在对待Steve和他前妻的事情上那样通情达理,那样努力地给Steve安慰和体贴。

 

在与Steve同居了两个月以后,在Steve以不太成立的理由提出分手时,她一没哭(也哭了,那是动情的哭,不是歇斯底里的哭)二没闹,更没有寻死上吊。她想的是怎样做才能给予Steve更好的安慰。面对这样的美眉让我想起了一句诗句:这个姑娘不是人,疑是仙女下凡尘。

 

在搬出Steve 的single family house,重新搬进了自己在曼哈顿的公寓后回国疗伤。故乡的风,故乡的云,为Kelly抚平了创伤。在返美的航班上Kelly决定给她和Steve ,strange 和charm 十年的念念不舍,十年的牵挂最后一个机会。

 

令人欣慰的是Steve 搞清了轻重。用他的话说

 

“Kelly,说实话,收到你的短信,我就下定了决心。”他接着有底气地说:“Charm,这辈子你休想再离开我。”

 

最后让我以作者朋友追梦人以《梦中女孩》为题的诗结束我的戏说,祝Kelly 沉鱼落雁般的可爱,有心有肠地开怀, 祝Kelly 和Steve live happily ever after。

 

《梦中女孩》

 

天使般的笑靥

魔鬼般的身材

精灵般的文采

众君企逑的青睐

情有独钟的女孩

洒下一串金铃走开

 

才华是她的最爱

真诚是她的期待

沉默无言的男孩

日夜为她祈盼

沉鱼落雁般的可爱

有心有肠地开怀

 

Steve, 小心呀。你若不用爱牢牢抓紧她,人家还有何梦南,何梦北,东南西北都有梦中人呢。人家情有独钟于你,可别再让她在车站跑了。努力吧,让她一辈子欢心开怀!

 

镜中看花

—OA系列小说欣赏

 

受Michael Crichton 的畅销小说《Disclosure》的影响,我一向以写实为自己的写作风格,但这并不妨碍我欣赏OA的写意风格。在《无心快语》的尾声篇后跟帖我写了如下的文字:

 

OA的文章有如国画般的写意别有一番风味。君不见齐白石的虾,徐悲鸿的马,三笔两色一样旷世绝作吗?从写实的角度上看达芬奇的最后的晚餐、米开朗吉罗的大卫雕像甚称绝世佳作。

 

总觉得我们读者最好还是从作者意向的角度去欣赏。如果我们评说白石老人的作品说不够细腻,虾子少了两只脚;去评说达 芬奇他晚餐太过细致为什么画了门徒的脚却不画耶稣的脚呢?十二门徒中哪来个女的还坐在耶稣旁边呢。那我们就会失去了欣赏这些作品的乐趣了。

 

作者以第三人称塑造了Kelly这个人物。她是一个文学作品中的人物,是作者设计的人物。她的身心灵是作者赋予的,她是作者想像中的人物。作者通过这个人物和其他人物企图描述一个理想,一个理念,一个梦想,一个追求。

 

我们所看到的Kelly其实只是镜中看花,这个镜就是作者的思维,作者的意图。无论作者如何客观,无论文章多长,无论作者怎样用God's Eyes 去看去讲。每一篇文章都是作者的再创造,都是片面的,都是局限的,都是融入了作者的好恶和作者的创作意图。

 

以作者的视角和心态去欣赏作者的文。不在文章以外设计情节。作者手上笔作刀文中人物生死一线全在作者的笔下。只要情节合情合理,作为读者也只有她怎么写我怎么读。她是创造者,我们无法与之争辩的。她没那么写自有不那么写的道理,只是我们读者没读懂罢了。

 

在文中有许多不具名的人物,Kelly的第一位男友,Kelly的劈腿男友,Steve的前妻,Steve前妻的第二任丈夫,Steve的儿子,还有些其他的人多得我都我记不住了。

 

作者宁愿用“儿子妈妈”都不给她一个名;宁愿用“Steve的儿子”也不给他一个名;宁愿用“儿子妈妈的丈夫”都不给他一个名。

 

吝啬到了让读者抗议的程度,为什么?羔羊以为作者不想读者过多地注意他们,正如齐白石的虾,他不想你去数虾有几只脚。据说有一次米开朗吉罗请一位朋友到他的工作室参观他的最新石雕,那位朋友看到那石雕女子的右手的柔软感而惊叹。米开朗吉罗说:那不是我希望你注意的。操起一把榔头,手起锤落,那柔软有温的手就与那作品kiss good bye 了。我想这里作者也有这个意图吧!

 

文中还有一些人物只有英文名,没有中文名。如 gay 闺蜜Jason、邻居Larry / Sue、女闺蜜CoCo。

这些名字没有特征,没有中文含义,作者只想用他们在Kelly 心里说一句话而己。

 

CoCo让Kelly 看到婚礼对婚姻的无足轻重;Larry / Sue 让Kelly 看到了味同嚼蜡的婚姻;Jason 让我们看到了男闺蜜不可靠除非他是gay.Max只是在数不清的追求者中的一个顶级代表(Max)。

 

让我们再回头看看那些有名字的人物的名字:

何梦南:我以为“何”为作者有意为之以淡化这个角色梦的成份,其真实名为柯梦南,有点怀疑作者在引入此角色时是否有意为Kelly做了一个备胎以混淆视听。何梦南或者柯梦南从命名上看与“南柯一梦”有些渊缘。有点“梦中情人”的味道。何时何处南柯一梦,无缘者终是无缘。

 

无独有偶,做梦的不止何先生一个,作者的朋友追梦人也在做梦,一首诗《梦中女孩》真诚,热情地表达了对Kelly的欣赏和关爱。

 

文中此君的出现,眼神就对久经情场的Kelly 具有极强的杀伤力,到了Kelly不敢正视的程度。悄悄地,梦中情人粉墨登场,看到这里又看到K和S之间的问题。为了迷惑我等众人,在第三十九章中,特意写了何提出要航班号去接机。可是最后航班信息的接收人是Steve而不是何梦南。

 

就情节来看,Steve知道Kelly搬家是认真的,Kelly知道Steve对前妻的态度也是认真的。Kelly 把航班信息发给Steve 是要有些勇气的(会不会自取其辱呀)。就算她发了,Steve 责任心如斯把她当作前任也尽一份义接一接也是正常。两人在见面之前的负担都挺重的,可以说乌云密布。可是就在见面的一瞬间云开雾散见太阳,好像要很大的风才吹得走呢。

 

季阳:一季之阳,岂可四季如春?他开的是不能兑现的支票,Kelly 是心知肚明的。从OA给他的名字上就看出来了。

 

最后看看这对金童玉女的名字。女主 :林辰 、男主:周宇凡。

林辰,林者,树林也。辰者,时间也(上海话“辰光”指时间,啥辰光-什么时候)。树林中的春夏秋冬各有特色。冬天的setback (系列的第一篇文章的第一章就是从纽约的大雪开始的)春天的希望(五月的纽约),夏天的繁茂,秋天的愁怅。年复一年地轮转着,不紧不慢地诉说着一个动人的故事。

 

周宇凡:取自成语“器宇不凡”,整个一高富帅的商标。用情之深,忠义之切。进为情,退为义。

想周先生穿行于花街之间,独守空房十数载 ,心属一人,钟情如斯,可谓人中翘楚,鸟中凤凰。

 

OA这个前面的周先生后面的Steve形象塑造得相当成功,相当人性化。出轨,失态,同居,赎罪,最后抱得美人归。犯了男人都会犯的错误,失了男人都会失去的态,享了男人都梦想的福,得了君子的名,最后还是live happily  ever after。 确实是器宇不凡。

 

文中的Kelly楚楚动人,招蜂引蝶。可那难道不是一朵鲜花梦寐以求的吗?大家难道没有看到一位天真,诚恳,善良,用情之深的姑娘吗。文中的Kelly娇骄二气,持宠而骄。可那不也是每一位女孩子的梦想吗?被人爱着,被人宠着,被人哄着,不时地发发小脾气。羔羊总结出一个规律:向你发脾气是喜欢你,换成别人,本美眉还没心情呢。文中的Kelly才华出众,出类拔萃。那难道不是每一位美眉的愿望吗?

 

文中的Kelly不是作者,文章却是作者设计的故事用来表达作者的理念。这个理念是什么?以我浅见,我以为整个系列小说是始于虚终于幻。

 

《网事如约》的第一章,周宇凡在奇魅阁以stranger 的名字在虚拟的空间与林辰以charm 相遇。《几度陌上行》落幕在Kelly和Steve相拥而泣,一切问题顿时间烟消云散。这样的爱情简直是完美得不能再完美了。

 

我以为这样的事情也只能在小说里,在现实里会不会有男士认为Kelly太折磨人了,you are the drug for many. 会不会有女士觉得Steve太拎不清了。you are the cool guy the girls like, but marrying you, one needs to think about it. who knows when and where, here comes a sick ex, or a sick ex of ex. 剪个头发就脱胎换骨了?换件衣服就隐身了?Kelly 的想象力和曹操削发代首有一比。

 

正如一位资深文评专家所说:“她这样的人适合谈恋爱,不适合结婚。有这样的情人/女朋友,另一方感觉会非常好。很浪漫,唯美,有情调。但她是否有那种,甘于同一个沉闷的人过平淡的生活的能力,尤其一过就是一辈子,令人怀疑。”我也深有同感,“不会做饭,不会驾车”在生活方面是有些问题。我觉得不是“不会”而是“不愿”,实乃“骄娇二气作怪”。我想这其实是作者有意而为。就是要创造一个“梦中情人”的形象而不是个“人妻人母”的形象。这与作者本人并没有什么太大关系。大家也许会猜作者也和Kelly一样不会驾车不会做饭,作者自己也这么说。羔羊以为其实不然。在作者早期的博文中的“我”可是会驾车的。再讲做饭,文中有这样一个情节,女主人把蘑菇豆腐炒黑了,一生气把一锅蘑菇豆腐扔了去叫外卖。试想:一位从未做饭的作者怎么知道蘑菇豆腐炒了会黑呢?反正我不知道。开始我还以为作者是胡编的呢。但是看到一文评专家、厨房高手解释道“白蘑菇不够新鲜,菌伞开了,炒出来就是黑的。”我这才回味过来OA就是有意塑造出这么一位如大家所说的“只适合谈恋爱,不适合结婚。”的形象。应该说还相当成功的。以至几位女性专业评论员都形成了这样的印象。

 

同样可圈可点的还有作者的诗作,现抄录几首:

 

五月的童话

 

假如在五月阳光洒满的车站

你不期的脚步慌乱

在我无意的一瞥

那一定会是一个童话的开始

语无声处车来人往里

我和你执一手到起点

  

迷失

 

风未起已泛了涟漪

程未启却乱了方寸

无翼沉浮于电光雷鸣

是坠落深渊

还是飘往云端...

地平线模糊不堪    

 

 

一季绚丽

 

沸腾的水面渐已平息

光影的褶皱里褪色的花翼独自轻抚烈日的灼伤

单薄的浮萍终究承载不动滴水的凝重

清风微起摇坠的绿意破碎支离

原来一个季节的绚丽可以这样转瞬即逝

 

 

暮光之约

 

薄雾初晚云卷了天边

风吟虫喃潮涨了银汉

人间天阙一帘

在暮光之辰

新月升起的瞬间

 

不知浪漫为何物的我仍然非常欣赏作者的浪漫情怀,雅致意境和独具的想象力。

 

《五月的童话》是配在Kelly接受了Steve求婚的戒指。其喜悦之情溢于言表。《迷失》是配在kelly决定是否 搬进Steve 的single family house,commit or not commit, 其徬徨、其犹豫,栩栩如生,好像就要迷失了自己。《一季绚丽》是在kelly 差不多决定要与Steve 无疾而终时所作。其无奈、其无助、其纠搁、其悲戚,被诗人的诗句表现得淋漓尽致。《暮光之约》是在这对有情人历尽磨难终于想清楚了,要执子之手到时间的尽头的时候。我看到了在新月的晚上,风吹虫吟,一对相爱的人紧紧相拥,卿卿我我,诉说着相思相亲的喃喃细语。

 

四首诗,四种情怀,四种心境。作者拿捏得恰到好处。

 

在《五月的童话》里,“我和你,执一手,到起点”。到起点,开始爱的旅程。

 

在《迷失》里,“是坠落深渊,还是飘往云端。地平线模糊不堪” Kelly 的迷茫,忐忑不安的心情描述得淋漓尽致。

 

在《一季绚丽》里,诗人写到 “原来,一个季节的绚丽,可以这样,转瞬即逝”。其伤感之情,其悲哀之意不可言表。

 

在《暮光之约》里,诗人写道“人间天阙,一帘,在暮光之辰,新月升起的瞬间”好一个花前月下,风唱虫呤的晚秋之夜。把一对相爱的情侣的卿卿我我,含羞带怯的甜蜜描写得唯妙唯俏。

 

最后请允许我这个不会写诗的诗人以这样一首不成体统诗来结束这段镜中看花:

 

网事本无约,来去无踪奇魅惆

今生应有缘,冬去春来五月楼

无心出快语,说者无意听者忧

语落无声处,青春依旧人相守

几度陌上行,聚散十载意悠悠

寐里寻百度,梦醒时分情难休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5)
评论
狮子羔羊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暖冬cool夏' 的评论 : 暖冬美眉不要推脱了,这事就这么定了。还有,我俩在OA家怕是吵了OA的清静了。既然讲的是与《静》文有关的事,就在《静》文下说吧。谢谢OA、暖冬厚爱。
暖冬cool夏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Once-always' 的评论 : Oncemm, 也是因你认识狮子的。这评论写不写得了,写不写得好,能写多长(mm知道文章不在长短的,你的小批文可以短小精悍,力量无穷的:))还真不知道,反正还早,是吧,狮子,再说我们又没有合约的:) ) 还有,要写成爱情故事评论是不可能的,我要是有这个能耐我自己写小说了:) 本来呢,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的。到时候再说吧。
Once-alway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暖冬cool夏' 的评论 : 暖mm,我也帮狮大哥求个情,你就当他静文的主评吧,我这才是一滴水的份量,只能躲你身后写个小批文(悄悄说,那些大历史我全都跳过了)。:)
狮子羔羊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暖冬cool夏' 的评论 : 谢谢暖冬,我就想看看《静》文在暖冬笔下的爱情故事。作者在静仪的感情生活中并没有着墨多少,任由暖冬发挥。
时间吗,“瞎子磨刀,快了”今年一定完稿。
暖冬cool夏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狮子羔羊' 的评论 : 狮子,等一下,什么时候约的,是很久以前infomally随口说的吗?现在记性不好。你这个小说太长了,我不知道写不写的出来的,我就半桶水,比较喜欢写言情小说的感想,你看我连《教父》都写成爱情故事,写不好可是要对不住你,倒牌子的:)你大概什么时候能完稿?
狮子羔羊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Once-always' 的评论 : that’s what I want, go write!
Once-alway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狮子羔羊' 的评论 : 你没跟我约文评呀?况且我这辈子好像还真没写过文评。狮哥文中的静仪是个坚强的女性,但目前写的这个男主,OA委实不欣赏。狮哥若要我写,可别怪OA笔下无情。
狮子羔羊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Once-always' 的评论 : 暖冬美眉我已约稿,你想赖掉不成?
Once-alway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狮子羔羊' 的评论 : 狮哥,OA跟你开玩笑呢,知道你写文忙,正事要紧。你从现在开始要多拍拍暖mm的马屁哦,写完静文让暖mm给你写文评。暖mm现在专注写书评,已是专业水平了。
狮子羔羊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暖冬cool夏' 的评论 : 谢谢暖冬错爱、谬赞。狮子我诚惶诚恐。时间过得真快,转眼都快三年了。记得当时我经常出差,OA贴了新文又没法及时拜读。还是暖冬体贴狮子,知道我劳累奔波,留下沙发让我坐。当时就心想一定要对得起暖冬的让座之情,就在云里雾里的飞机上写就这两篇近万字的《戏说》。暖冬美眉,那不是我会写诗,是OA的小说标题选得好。
后来就钻进故纸埋里写《静》文了,怠慢了暖冬、OA等文友。OA,狮子向你赔礼了,以后常常登门拜访。

暖冬cool夏 回复 悄悄话 重又读了一遍狮子的这个书评,应该说读过狮子不少作品,小说、诗,这篇绝对是众多佳作中的上乘之品,尤其是最后一首诗,把Oncemm的作品非常巧妙地串在一起,厉害!
Once-alway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哈瑞' 的评论 : 记得哈哥当初读一章感慨一句。可惜哈哥大忙人,没时间把那些令人啼笑皆非的句子排排坐成文。不过OA一直记得,一直感动,多谢哈哥厚爱。所以啊,OA断然不能把林妹妹送进那个坟墓的,这样浪漫才能继续,是不是?读者也可以继续怦然心动,延续铃兰mm那个催什么素的产生。:)
Once-alway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狮子羔羊' 的评论 : 狮哥当初洋洋洒洒,一篇评文顶OA一部小说。:)让人读一遍笑一遍,在这里再拜谢一次。狮哥跳水是假,显摆八大块是真吧,哪天心病好了,要来谢OA!
哈瑞 回复 悄悄话 俺迟到也没看全 OA 的系列小说。 狮兄对作了全面的总结分析,猜基本上是准确到位的。
个人觉得 OA 的言情小说包括了校园,留学,职场,很能反映这个时代的气息。 非亲身经历,体会不到、也不可能写出感动人的细微情节。 当然优美的文笔要看作者的文化素养了。
读者之所以有共鸣,实在是身有感触,打动了心中的柔软之处。 琼瑶的故事离我们远了,林辰-Kelly 美好的形象活在可望可及的现实。
相爱容易相处难。 既然是言情小说,那就不必苛求一部婚姻大全。 也许哪天林妹妹结婚了,又有怎么一番景象? :)
狮子羔羊 回复 悄悄话 哈哈,OA当真把狮言痴语贴出来示众了?羞刹狮子了。
赶快跳水里(游泳去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