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A

有你,真好,无需回眸,垂目间,春暖花开。
个人资料
Once-always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网事如约 (一)

(2016-02-29 17:01:04) 下一个

                          网事如约 (—)
                           oncealways

这一年是纽约史上最多雪的一年,刚刚肆虐过的一场暴风雪毫无悬念地在中央公园抛下了创纪录的27英寸,整个曼哈顿一夜醒来成了冰岛。

纽约州西切斯特一个人口不多的上层小镇在白色的覆盖下安谧而宁静。每家门口半圆形的车道已经被铲雪工人清理干净了。新碾过的雪壁像人工雕琢过一般,晶莹通透,在周日午后的阳光下熠熠生辉。

一座坐落在镇里富裕街的殖民式豪宅里,周宇凡正在二楼的书房里懒散地盯着白皑皑的后院,谁都无法想象在这床完美得没有一点瑕疵的雪被下隐藏着怎样凌乱的桌椅石凳和荒草枯枝。但因了这场大雪,美得震撼。

太太最后还是决定带着5岁的儿子去了邻近的朋友家参加小孩子的生日派对,家中骤然安静下来,一声长长的叹息,像是从冰冻两尺深的雪地里死里逃生似的,迫不及待地散发在空旷的房子里。

周宇凡坐下来打开电脑,习惯性地去了那个聊天论坛。自从一个月前他注册后就时不时上去看看,但从未跟任何人聊过天,他给自己取了网名Strange,坛里的人形形色色来自各个国家,时间久了,光从网名上周宇凡就能猜出是来自哪个国家的。今天的论坛有着暴风雪后一般的谐和,零星有人进进出出,都是些熟悉的网名,无所顾忌地调笑打骂着。周宇凡有时觉得自己就是个猥琐的幽灵,在黑暗的角落里咀嚼着别人唇齿间残留的欢愉。

百无聊赖,正想关窗口时一个新的网名咚地跳了出来-Charm。 周宇凡心里一惊,凭他一个月的潜伏,直觉这是个中国人,而且从网名看很有可能是。。。他一下子兴奋起来,偷偷查看了一下这个网名的注册档案 - 所在地:美国;性别:不详。 跟他自己的档案一模一样,不禁鄙夷地笑了,又是一个胆小鬼。心里却第一次有了想上去打招呼的冲动,不过还是按捺住了激动,既然来了,一时半会儿估计不会走。

周宇凡静卧了好一会儿,也没看见这个Charm有一丝动静,倒是有几个老网名上去问新人是男是女,但这个Charm始终没有回一句。周宇凡突然觉得有点惺惺相惜,于是期期艾艾迈出了第一步。很多年后周宇凡一直在想,假如当初没有迈出那一步,他的人生又会怎样?他不知道,但唯一肯定的是给他第二次机会他还是会走这一步,这就是命吧,注定了的一劫,谁也难逃。

Strange: “Hi,我是中国人。”

Charm:“我也是。”

等了好一会儿,Strange终于收到了上网以来第一个陌生人的私信,两个英文字 “Me too.” 

不出所料,周宇凡小小得意了一下,几乎同时肯定对方和他是一个专业出身的。

Strange:“我的出身如同我的网名。”

Charm:“我也是。”

真得遇到同行了,信心增加了,胆子又大了一点。

Strange:“我在纽约。”

Charm: “我也是。”

周宇凡不平静了,有种找到组织了的感觉,马上又更近一步。

Strange:“我在华尔街。”

Charm:“我也是。”

Strange:“我做desk quant”

Charm:“我也是。”

周宇凡突然怀疑起来了,万维网络,如此相同的两个人在同一时间同一个小得不能再小的论坛相遇的概率有多大?可就那么一秒钟,他就得出了答案 - 百分之百。Strange和Charm,生来就不可能有擦肩而过的可能。

周宇凡突然放松了下来,既然注定相遇何不相识一场。

Strange:“除了这两个英文字Me too你还会别的吗?”

Charm:“Try me”

哈哈,至少又多了一个新的英文字。

周宇凡深吸了一口气,用尽了所有的真诚,外加一个小小的杂念敲下了

Strange:“我是男的。”

停了几秒钟,想了想还是点击了发送。心无症状地突突突跳了起来,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屏幕,担心错过任何一个nano second。 虽然凭他的第六感对方百分之九十九是男的,但隐隐中周宇凡还是有点不那么纯粹的希望的。

一秒,两秒。。。
一分,两分。。。

五分钟过去了,周宇凡从期望到失望到愤恨,就算是同类也不必如此逃之夭夭吧,一看就不是好鸟,不过好像自己也没好到哪里去,冥冥中不也有些超现实的想念的吗?可是周宇凡还是觉得自己要高尚那么一点点,毕竟一开始就百分之九十九认定对方是男的,但还是本着国人的阶级兄弟情感准备去相认的。

人生第一次网聊就这么匆匆结束了,像是经历了一场马拉松,周宇凡心力不济,把鼠标移到关闭键,准备离开。。。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