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紫的博客

所有土地连在一起, 走上一生只为拥抱你
正文

你就不要再爱我(30)

(2017-12-23 09:27:21) 下一个

如果只是为自己着想,只想要一个女朋友来解除寂寞,当陈晨问他是不是想分手的时候,林朗完全可以否认。可是他没说话。他的沉默对陈晨来说,相当于默认了。结果就是,在失去了和艾梨复合的可能性之后,他还失去了陈晨。林朗很沮丧,但是安静下来,他并不后悔和陈晨分手。他没有爱上她,就不应该再拖着,那样对她不公平。其实更公平一点,他应该再给她一个交代。他本来想吃完饭给的,可是艾梨和麦芒的出现,打乱了他的计划。

一连几天,在苦恼艾梨和麦芒关系的同时,陈晨含泪的双眼在他的脑海中挥之不去。林朗终于决定给她写封信,把自己的感想告诉她。写信比打电话更好。夜深人静之时,没有别人的打扰,也不需要和对方现场交流,反而更能理清自己的思路,把意思表达得更清楚。

有些话其实早就应该和你说了。等到现在,是因为我一直并不确定我的心意,总觉得事情会有改变,总觉得也许有一天,我真的会像你希望的那样,能把心思全部转移到你的身上。现在看来,很抱歉还是不能达到你的要求。但是,这并不是你的错,你的要求很正常,每个女人都会这样希望,一个在爱情中的男人也应该做到这一点。

我承认最开始和你交往,是有你长的像艾梨的这一点点的原因的。她是我的初恋,也是一直以来我唯一爱过的女人,也许就像别人说的,每个人的心里,对自己所爱的人,多多少少是有一个模型存在的。我对她一见钟情,就是因为她符合了我青春期以来对女人的想象。而因为你和她长的像,所以刚见到你时,我也自然的被你吸引。我想说的是,你不是她的替代品,相反,你和她一样,是我喜欢的那一类的女人。

如果在和你交往的过程中,我只看重你和她相似的地方,那么我确实是把你当作替代品了。事实上,你和她当然是不同的。不是谁好谁坏的问题,在感情方面,如果说有好坏,那我可以说,你比她更好,更自律。记得你曾经说过的一句话吗?你说:如果你爱上了我,你会爱我到底。你说的对,我可能就是这样的一根筋。命运的安排,我遇见她在先,爱上她在先,即使她有坏的地方,即使我想放弃她,可是到最后,我发现我仍然是爱她的。这就是爱情的不可控制性吧。你是经历过爱情的人,相信你会懂。虽然结果不能如我所愿的和她复合,但是因此而拖着你不放,对你终究是不公平的,我不能这样做。我相信,你想要的也是爱情,而不是将就而成的婚姻。

感谢你一直以来对我的心意,对我这样的有耐心。你是个好女人,如果我先遇见了你,爱上了你,我一定会爱你到底。希望你将来能找到一个爱你的人,我相信一定会有一个人出现,全心全意地爱你,因为你是个值得爱的女人。也希望我们能继续做朋友,虽然没有为你挡子弹的机会,但是如果一起出去爬山,遇见了黑熊,我还是可以为你挡上一熊掌的。祝你未来的一切都好,如果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例如登高负重之类的,尽管开口。

把电子邮件发出去之后,林朗长嘘了一口气。接下来该做些什么?把艾梨从麦芒的手里抢回来?想起那天在学校的大厅里,艾梨用幽幽的口气说出的那句话,林朗苦笑了。

我的幸福,只有一个人能给,你是知道的。

他当然知道艾梨的心思,可是他没想到的是,事情竟然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演变成今天的样子。早知今日,当初何必死要面子,任艾梨低声下气地恳求,就是不肯回头?就算当时心里确实没有解开那个结,至少回国之前,或者在国内的时候,和她保持联系,经常和她聊聊天,至少能了解她在想什么,也许就能知晓她和麦芒的感情状态,从而采取相应的措施。一切都发生在他回国的这段时间。两个月的时间,他心里的结在慢慢打开,行动上却疏忽了她,而她竟然真的和麦芒好了。麦芒,多有心计的人,表面上散散淡淡的,好像无意于艾梨,也许,就是在等着他离开之后再行动。如果他真的喜欢艾梨,会爱她保护她,也就罢了,如果他另有所图,艾梨怎么会是他的对手?

要不要和艾梨谈一谈呢?消沉了好多天,也想了好多天,林朗终于做了决定。不管艾梨是不是铁了心要和麦芒好,不管艾梨需要不需要,他都要和她谈一谈。就算艾梨不耐烦,不听他的话,他也要把自己的想法告诉她。爱情中的女人很容易昏头,他要提醒她,不能毫无戒心地投入一场恋爱。

开学两周之后,林朗打电话约艾梨见面。他要找一个安静的环境和一段充足的时间,不想中午的时候去吃饭的大厅找她,更不想撞见她和麦芒在一起,他要单独和艾梨谈。

艾梨对林朗的要求有点惊讶,问:又面谈,谈什么?你要结婚了,给我发请柬?

林朗说:到时再说。就挂断了电话。

约好见面的地方仍然是他们之前去过的那家Subway,不同的是,这次艾梨没有买好了吃的等他,倒是林朗等了快十分钟了,艾梨才慢悠悠的推门而入。而且,她明显的打扮过了,不仅穿着不像学生似的随便,还化了妆,涂了口红。在林朗看来,那口红的颜色实在有点过于鲜艳。像示威一样。对了,艾梨的整个人,尤其是她的神态,就是一副满不在乎,你爱怎样就怎样,我想怎样就怎样的架势。也许是猜到了林朗的意图,准备好了迎战?

坐下之后,艾梨看了看眼前的食物,笑道:哟,买好了?谢谢啦。......这种感觉不错哦。” 

林朗问:什么感觉不错?

艾梨眼珠不停的转,打量着他,嘴角上扬,说:被人照顾的感觉呗。哈,久违了。

说着,大大咧咧的咬了一口三明治,问道:说吧,什么事?

林朗看看艾梨,觉得有点陌生,不太像原来的艾梨。装的?还是新的恋爱把她变成了这个样子?好像不太友善,随时准备和他翻脸似的。为什么?有了男朋友,就要把前夫踢到八丈远?不至于吧。不过,管她会怎样,既然来了,该说的话也不能带回去。

清清嗓子,林朗问道:之前不是说好了么,你和麦芒谈恋爱,要让我知道,现在你们俩谈了,为什么不告诉我一声?

好像早知道他会问这个问题,艾梨连珠炮似地说:你给我机会告诉你了吗?回去两个月,你有单独和我说过话吗?丫丫和我视频的时候,你一共和我说过几句话?你回来的时候,想留你吃顿饭你都不肯,问都没问我在哪儿上班,过得好不好,我又有什么必要上赶着告诉你我的事?再说了,你不去忙乎陈晨,管我干什么?

林朗被艾梨的一番话呛得哑口无言。她说得确实没错,他想反驳都没有借口。听起来她像是有气,气自己对她不够关心。怎么办?解释一下自己在国内的心路历程?告诉她其实他早已经决定和陈晨分手?有用吗?有必要吗?她怎么也不会因为他有过的想法,就和麦芒分手吧?毕竟自己晚了一步,在把想法变成行动之前,她就已经和麦芒好上了。

林朗说:我不是管你,你想和谁谈恋爱是你的自由,我只是想提醒你,不要轻易相信一个男人,毕竟不是你自己的事,还有丫丫。我是作为孩子的父亲为你们着想,没别的意思。

艾梨反应很快,说: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这个意思之前就和我说过。我不傻,自己知道好坏。你是孩子的父亲,我也是孩子的母亲,我会保护女儿的。离婚后她一直跟着我,有过任何的差错吗?麦芒也是有孩子的人,会对丫丫好的。

如果拿孩子说事,似乎谈话到这里就可以结束了。可是艾梨和麦芒,怎么会发展得如此迅速?林朗试探着问:你和麦芒,......挺快的啊,这才两个月的时间,就定下来了?

艾梨笑道:哪有你快?你和陈晨,不是比我们快多了?怎么样,什么时候结婚?我得给你们准备份礼物才行。

林朗说:可能短期内用不着了,我和她分手了。

艾梨一愣,停止了吃东西,问:为什么?谁提出来的?

林朗耸耸肩:......,她提出来的。不为什么,就是没有了......感觉。

艾梨狐疑地问:骗我吧?上次在餐馆看见你们时还那么亲密,怎么可能这么快就没感觉了?

林朗说:骗你干什么?分了就是分了,有什么必要撒谎?

艾梨不说话了,愣愣地看着林朗。

林朗说:我倒是有个问题,你在那家餐馆打工,为什么麦芒也在那里?他是去接你吗?还是碰巧去那里吃饭?

艾梨回过神来,说:哦,他......是老板。那家餐馆是他和别人合开的。

这回轮到林朗发愣了。愣了一会儿,才问:那你的工作,也是他给的了?

艾梨没吭声,点了一下头。

林朗又问:你在那里做什么?

艾梨说:刚开始做服务员,后来我不想干了,就......改成了会计。

林朗说:你还没毕业,他就给了你一份会计的工作?

艾梨犹豫了一下,低声说:是。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林朗突然有自惭形愧的感觉,开始坐立不安了。麦芒有一个餐馆,还给了艾梨一份工作,如果他还真心喜欢艾梨,这样的条件,换做是谁,也会动心的吧。那么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能追到艾梨,也不足为奇了。自己一个穷学生,还对艾梨爱搭不理,麦芒一典型的高富帅,还对艾梨紧追不舍,谁赢谁输,还不是一目了然?就算之前艾梨对自己还有感情,恐怕至此,也随风消散了吧?

不过比较起来,如果麦芒是真心的,倒也是个不错的选择。艾梨跟着他,也许比跟着自己更活得轻松。只要麦芒是真心的。他会是真心的吗?他给艾梨提供专业工作的机会,一定是想把她留在身边。如此看来,他确实是花了心思的。男人肯为女人费心思,一定是认了真。平心而论,麦芒倒不像只是玩玩而已。可能自己真的多虑了。好吧,既然如此,你林朗就哪儿凉快躲哪里去好了,还瞎掺合什么?

林朗几口吃完了剩下的食物,用餐巾纸擦了擦嘴,说:那好,就这样吧,祝你们幸福。如果丫丫那里有需要我的地方,尽管开口。说完就要站起身来。

艾梨没起身,有点紧张地说:等等,你和陈晨,到底为什么分手?

林朗笑道:反正不是因为你,行了吗?

艾梨继续追问:我没说是因为我,我就是想知道,到底为什么?

林朗说:不是告诉你了吗?没感觉了。

艾梨说:这个理由太牵强了,都处了这么长时间了,怎么会突然没感觉了?

林朗站起身来,说:行了,走吧,别瞎想了。管好你自己的事就行了,不用操心我。

艾梨仍然很疑惑的样子,但是也站起了身。出了Subway,两个人一同穿过马路。艾梨去等公车回家,林朗则回学校。

艾梨往左边走了,林朗向右前方的脚步越来越慢,终于忍不住折回去,朝艾梨离开的方向望去。微微的秋风。些许的凉意。她穿着黑色修身九分裤,黑色高跟鞋,露出了白白的一截脚踝。一件白色宽松上衣,长发用一个白色的发带松散的束了一下。黑白两色,见面时张扬的感觉,现在看起来却有些孤单落寞。那黑白两色的鲜明和落寞,冲撞着林朗的眼帘,让他一瞬间,鼻子有些发酸,眼睛有些发热。一种很熟悉的感觉。林朗想起了去年这个时候的一天,他看到艾梨和一个年轻男人一起走路的情景。今天她是一个人,而他此刻的感觉,却比那天的感觉更加痛楚。

清晰的痛楚感。对自己喜欢的东西,人们都是有占有的欲望的,所以人们会把好好的花儿摘下来,放在瓶中欣赏,宁肯看着它们一天天的枯萎;把喜欢的物品买回家,闲置或使用;把自己喜欢的人追到手,和他/她每天的在一起。占有的时候,人们的欲望得到满足,是愉悦的感觉。失去的时候,就是痛苦。失去一个人,也许是所有的失去当中,最痛苦的一种。尤其是还如此渴望她,本来可以拥有她,却不得不放开手,眼睁睁看着她离去的时候。

如果他告诉她真相,他就是想要和她复合才和陈晨分的手,会怎样呢?她会和麦芒分手,回到他的身边吗?这个想法一出现在林朗的脑海,就像刮起了飓风,突然间变成了非常强烈的冲动,让他想不管不顾地追上艾梨,拉住她,拥抱她,告诉她自己心里的话。他望着艾梨的方向。可是,艾梨连头都没回。她一直在慢慢地往前走,好像唯一的目标就是那个公车站牌。林朗看着,犹豫着,追和不追的想法在脑海交战。

突然,艾梨回头了,还抬起了手,挡在了额头。她在回头张望,用手挡住太阳照射到脸上的光线。林朗的心里一阵狂喜,抬脚就向艾梨的方向走去。刚走了几步,却看见一辆公车停在了站牌下,而艾梨也迅速转过头,快走了几步,上了车。

原来她回头,是看车有没有来。林朗停下了脚步,呆呆地看着载着艾梨的公车启动离开。公交车后车窗的超大广告图片上,一个金发碧眼明眸皓齿的美女,对他甜甜地笑着,也慢慢远去。沮丧又一次攫住了林朗,让他脚步沉重,心情暗淡。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叶紫寒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感恩的日子' 的评论 : 圣诞快乐!谢谢跟读!
感恩的日子 回复 悄悄话 哈哈,又更新了,太棒了!
谢谢!
圣诞快乐!
叶紫寒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通扬' 的评论 : 谢谢阅读,圣诞快乐!
通扬 回复 悄悄话 不知结局怎么样?期待.....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