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紫的博客

所有土地连在一起, 走上一生只为拥抱你
正文

你就不要再爱我(10)

(2017-06-18 15:52:21) 下一个

把杨欣欣和丫丫送到动物园的门口,给她们买了票,林朗挥手说了再见。虽然杨欣欣用期盼的目光注视着他,他装作没看见。转身之前问了一下杨欣欣需不需要接,杨欣欣说:“既然你不想进来,就不用等着接了。这里我来过很多次,回家的路我闭着眼睛都能找到。你就好好的放松一天吧,我保证把丫丫照顾好。”

林朗说了谢谢,心里也确实感谢并感动杨欣欣对丫丫的喜爱。她对孩子和家庭的渴望,很好地符合了奥修书里提到的关于推动人类向前的基本动力:创造新的生命,用新生命来延续自己的生命,从而让整个世界得以生生不息地延续。新的生命,通过性行为而来。只有一个男人到达一个女人的身体,才有可能孕育出一个延续自己甚至超越自己的后代。创造新生命的起点,性爱,充满了奇妙美好的感受。所以世上的男女,不论是为了延续后代,还是只为了性高潮瞬间的极致体验,都离不开性。说到底,性被人们羞于提起,然而又是生命的根本,充斥在每个人的生活之中。

爱情和性又不同。它们不能代表彼此。爱情离不开性,但远远高于性。从简单的性到复杂的爱的过程,也是从肉体到灵魂的过程。这个过程,也许就是到达真爱的一个旅程。他和艾梨一见钟情,这一见,这吸引双方的第一眼,其实就是性,是肉体的吸引。因为人的灵魂藏在身体的内部,没有形状,没有重量,只能感受,不可能看见,更不可能凭初次的视觉就吸引了彼此。所以他们的旅程,归根结底也是从性开始。性的旅程充满了好奇新鲜和刺激,但是短暂而直接;而爱的旅程则会很长,会有艰难和曲折,会有预想不到的事件发生。同时爱的旅程,也是如此的美好和甜蜜,充满了温暖人心的力量。

林朗和艾梨,曾经走在这个从性到爱的旅程,但是在到达终点之前,他们不得不分开了。他们将走向不同的路。开始一段新的旅程之前,必须给旧的旅程划上一个句号。这也是林朗决定把离婚申请上交的原因。就算他离开了和艾梨一起居住过的房子,但是名义上还是她的老公。这个名分,现在只是个虚名,只能妨碍他和艾梨开始新的生活。虽然看到艾梨上了年轻男人的车的时候,林朗的心里还有很大的赌气成分,但是冷静下来再思考,一遍一遍的问自己到底能不能原谅艾梨时,他听到了自己内心说不的声音。他不想为难自己,更不想为难她。如果做不到原谅,不能回到她的身边照顾她爱他,那么能做的,就是放手,给她开始的机会,也给自己一个。

只是林朗的新路,究竟该怎样走,他并没有目标。也许他的路,只能是他自己,在无人的土地上一步一步的往前走,才能形成一条。但是无论如此,他不会因为寂寞,或者需要女人来满足自己的生理需求,就急匆匆的找一个人。他林朗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男人,没什么大本事,但是他宁缺毋滥。

找点事做,比闲着更能分散自己的注意力。林朗并没有像杨欣欣说的那样轻松一天,回到家里和小陆聊了几句,然后小陆开始打游戏,他开始看书学习。中午随便吃了一口,下午给杨欣欣打了个电话,被告知晚饭她要和丫丫去吃麦当劳,林朗于是又随便糊弄了一口。吃对他来说就是填饱肚子,越简单越好。

日子在杨欣欣的电视连续剧和她默默关心他的眼神中,过得很快。林朗陆陆续续的准备好了所有离婚需要的文件,交给了法庭,剩下的就是等待判决了。原本还以为需要结婚证原件,后来小陆告诉他,可以有也可以没有。林朗一想,也是啊,如果不是真的有婚姻约束,谁没事吃饱了撑的,花着钱费着劲去弄个离婚证玩?林朗一直很喜欢结婚证上他和艾梨的合影。那时两个人刚刚大学毕业,样子青葱又有点愣头愣脑,一付不知天高地厚的样子,仿佛两个人会永远那样甜蜜下去。然而这个世界上,能永远的事情太少了。

圣诞节之前,林朗在网上给丫丫买了一个礼物,直接寄给了她。圣诞节的时候,丫丫打来电话,问他想不想和她们一起过节。林朗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不。在国内的时候他经常出差,所以女儿对他,一直不像其他女孩一样,喜欢缠着爸爸,而是可有可无的,缺乏那种特别亲密的感觉。也许正因为如此,离婚才没有对丫丫造成太大的伤害,但是林朗的心里,总觉得亏欠了女儿很多。

他当然是愿意和女儿 一起过节的,可是要面对艾梨,他还是不知道该采取什么样的态度。那天在seminar碰见她,他表现得冷静,但是从知道她也在的那一刻起,心里就一直很乱。艾梨从没有打来过电话请求他帮助什么,现在连问他要不要一起过节都是丫丫问的。是她太要强,不肯求他,还是她有别人帮助,不需要他,林朗不得而知。只是如果她不开口,他又何必上赶着去添乱?艾梨一直说他太直,不知道转弯,也不会哄人。林朗有时候看到那些特别会说话的男人,把女人哄得一愣一愣的,心里也羡慕,但是让他弯下腰去哄,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做不到。

杨欣欣知道林朗没有安排之后,就征得了小陆的同意,把汪晓戈也约了来,然后大展厨艺,自己做了一顿圣诞大餐给大家吃。汪晓戈一来,整个房子都热闹了起来。平常小陆光忙着打游戏,虽然善谈但是说话的机会很少,林朗不怎么说话,杨欣欣说起话来轻声细语,永远像怕吓着谁似的低着嗓子,而汪晓戈却不同,仿佛其他人缺乏的对生活的热情,全部聚集到了她那里。

离了婚的女人对前夫如此的如胶似漆,也是林朗前所未见。看来这还真的和人的性格有关。艾梨肯定做不到这一点, 他林朗更做不到。那汪晓戈就恨不得和小陆合体,一会儿给小陆夹菜,一会儿还喂到他嘴里,一会儿说话娇娇滴滴,一会儿装作生气气势汹汹。如果不是心里有满满的爱情,做不出那些个嬉笑怒骂皆娇嗔的情态。再看小陆,仿佛已经习惯,也跟没离婚一样,处之泰然,照单全收。这两个人是怎么做到这样的?林朗看得瞠目结舌。

不过他也有点明白了为什么汪晓戈说了小陆逃不出她的手心。想来和把小陆从别人手里抢过来,是一样的手法。那架势,换了他林朗可能也招架不住。那就是一团火啊,不仅呼呼的着着,还跳跃着蹦出火花,真的即使是沙漠也得燃烧了。

汪晓戈当然也没忘了关照林朗:“哎林朗,我有一女学生的妈,离婚了,自己带孩子,长的挺漂亮的。怎么样,有没有兴趣,给你介绍一下?“

没等林朗答话,小陆说了:“你怎么又给人当媒婆?上次介绍的那个都没弄好,你忘了吗?净没事瞎起哄。“

汪晓戈夹了一筷子菜塞进小陆的嘴里,还撅起嘴冲他“吧嗒“了一下:“你怎么不说我介绍成功的呢?我这不是希望天下有情人都能成眷属吗?你看林朗,这么帅,单着就是资源浪费,有合适的为什么不能介绍给他?“

又没等到林朗开口,杨欣欣接过去了:“汪姐,你急什么?林朗的离婚判决还没下来呢。你看他都不着急……。”

汪晓戈说:“没离婚怎么了?可以先谈着嘛,又不是让他马上再婚。谈恋爱也得一段时间呢。”

说完,汪晓戈又明白了什么似的,以调侃的口气说:“丫头,我看你有点着急了吧?林朗这么帅,恐怕很快被人抢跑哦,嘿嘿嘿……。”

林朗和杨欣欣坐桌子的同一边,不用掉头去看,也知道她一定红了脸。汪晓戈拿他和杨欣欣打趣,林朗有点害怕,赶紧笑着打岔:“我这种婚姻失败的男人,你也敢给我介绍?我自己都没有信心,能不能再一次进入婚姻。“

汪晓戈说:“吃一堑,长一智。越是婚姻失败过的男人,越是有经验去经营好下一段婚姻。我对你有信心,就像我对我自己有信心,哈哈。有些女人很单纯的,容易对付,像丫头这种就是……。”

又把他和杨欣欣往一起扯。林朗没等汪晓戈说完,就打断了她:“别说我了,说说你们俩吧。看你们的样子,应该也快复婚了吧?”

汪晓戈笑着捅了捅小陆,嗲声嗲气地说:“老公,什么时候,我听你的。“

小陆哼了一声:“你什么时候答应不要孩子,就什么时候复婚。“

汪晓戈一听,立马翻脸转成恨恨的语气:“倔种,混蛋,你不要孩子,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将来老了,身边连个照顾的人都没有……。“

小陆哧的一笑:“你是在哪里呀,别忘了是在国外,生了孩子还能指望他们?到时候他们有自己的家庭,哪还有能力管你?你这种想法太过时了。将来老了,我们都得进老人院。“

汪晓戈想了想,降低了声音,撒娇一样,说:“还有一个原因,我不是想生个男孩像你嘛,人家不是喜欢你嘛,换了别人我还不生呢……。“

小陆斜了汪晓戈一眼,说:“得,又来这套。我就在这儿,还不够你看的,干嘛还弄一个我出来?“

杨欣欣插话:“小孩子可爱,大人不可爱。“

汪晓戈连忙点头:“对呀对呀,你想想,一个聪明听话懂事的小女孩,每天给她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带她出去玩,多可爱啊,多好啊,想想都幸福……。“

除了汪晓戈,另外的三个人都笑了起来。小陆说:“你这哪里是想生个我出来,明明是想生个你出来……。“

汪晓戈也笑:“人家想生两个嘛,一个像你,一个像我,多好。”

杨欣欣欢呼雀跃:“两个好两个好,我也想生两个,而且要连着生,这样带起来也好带。稍微大一点,他们就可以一起玩了。教东西可以一起教,上托儿所啊学校啊可以一起去,最好上的大学也在同一个城市,这样去一次两个都看了……。“

杨欣欣竟然想到这么远,让大家再一次发笑。小陆连连摇头:“疯了疯了,一个都不行还想要两个。幸亏我坚持住了,不然现在我是俩娃的爹,我惨了我。“

杨欣欣叹口气:“我办公室一个女的,就两个孩子,都是男孩,整天和我显摆她的孩子怎么样怎么样,哼,也不管我心烦不心烦。”

汪晓戈也叹口气:“有孩子的女人好幸福哦,也难怪她们显摆,换了我我也显摆。”

沉默了几秒钟,汪晓戈轻轻拍了一下手,做了个决定:“不行,今晚要么你和我回家,要么我在你这儿睡。”

小陆说:“随便你,在哪儿睡也不要孩子。”

汪晓戈没说话,凑过去搂住了小陆的胳膊,脸贴在了他肩上,一副小鸟依人状。

杨欣欣嘻嘻笑道:“你们俩,肉麻。”

汪晓戈眨了眨眼,依然做沉醉状。小陆看起来无所谓的样子,但是林朗还是捕捉到他嘴角一丝满足的笑意。爱情之中,没法不感到满足。这个女人,一会儿热情如火,一会儿柔情似水,也真难为她了 ,变化如此之迅速。风一样灵动的女人,风一样随意改变着方向。

饭后林朗和杨欣欣把剩下的饭菜收进冰箱,把碗筷放进洗碗机,边收拾边聊天。汪晓戈拉着小陆上了楼。小陆和汪晓戈都喝了红酒,不能马上开车,汪晓戈理所当然的留宿在了小陆这里。

杨欣欣说:“刚才汪姐说给陆哥生一个像他的男孩,我看够呛。我觉得我见过的都是反着的。女孩长的像爸,男孩长的像妈。我在一个华人超市见过一家,女的长得漂亮,男的长得丑,领着三个女孩,按大小个排列,那三个像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和爸爸长的一模一样。把我乐的,妈妈那个好看的模样,算是浪费了。”

林朗笑道:“这个应该和遗传基因的强弱有关系,和男女的性别没关系。“

他们家就不一样。丫丫像妈妈,继承了艾梨标致的模样和身材。连走路的姿势都和艾梨一样。

杨欣欣又问:“你的离婚判决大概什么时候能下来呀?”

林朗说:“我十二月初才交齐了文件,赶上圣诞节和新年,政府部门放假,怎么着也得二月份吧。如果需要修改文件,还得更长。反正我也不着急,什么时候下来都行。”

杨欣欣又问:“那你有什么打算吗?汪姐说给你介绍对象,你……有兴趣吗?”

林朗说:“我觉着她也就那么一说,介绍什么呀。我没打算,走一步看一步。我相信人和人之间是有缘分的,强求不来。我也不喜欢介绍的方式。”

杨欣欣高兴地说:“我也不喜欢介绍的方式,有人想给我介绍老外,我都回绝了。我觉得慢慢相处产生的感情会更稳定,了解得越多,以后的矛盾就越少。”

林朗嗯了一声。稳定。可能每个人都希望有稳定的感情,但是生活中破坏稳定的因素和事件却不可避免。爱情就需要经受种种的考验,经受住了考验的,才算在爱情的旅程上向前进了一步。他和艾梨,他觉得他们之间已经很了解了,不是也没想到会有这样的事发生?爱情也是一场冒险的旅程,因为没有人能预料爱情的发展。

上楼的时候,小陆和汪晓戈已经紧闭了房门。没听见小陆打游戏的声音,也没听见其它的声音。等林朗上了床准备睡觉,却传来了动静。隔着两道门都能听到的动静。像是床撞击墙面发出的声音和……男人女人的呻吟声。不是痛苦的呻吟,而是在达到那个瞬间之前和在其中时,类似进入了天堂一样的,快乐的声音。

林朗一时觉得自己被欲望的火烧了一下,全身燥热。已经多久没碰过女人了?女人细腻光滑的肌肤,女人火热柔软的身体和嘴唇,女人温柔狂野的触摸和挑逗,女人的神秘诱人的森林,和森林的最深处……。林朗突然有想和杨欣欣睡的冲动。这种冲动和爱情无关,完全是他身体的渴求和召唤。或者,只是在黑暗中,随便和一个女人睡一次。

性的力量是可怕的。当欲望已经在体内燃烧起来的时候,只能把它释放出去,不然它就会把人炙烤,灼烧。只能释放。只能释放。林朗开始把玩自己的家伙。没什么羞耻的。每个男人都自慰。出差时艾梨不在身边,他就经常通过自慰来释放自己。性永远是根本,爱情是这个根本上开出的花。

女人的肌肤,女人的身体和嘴唇,女人的触摸和挑逗,女人的最柔软的深处。艾梨的肌肤,艾梨的身体和嘴唇,艾梨的触摸和挑逗,艾梨的最柔软的深处。林朗想着艾梨给过他的感受,进入了那个瞬间。超越了自我,忘记了时间。之后,他有些绝望地想到:他依然如此渴望艾梨的身体。尤其是今夜,他如此疯狂地想念着艾梨的身体,仿佛只有艾梨的身体,才是他想要的天堂。

[ 打印 ]
阅读 ()评论 (8)
评论
叶紫寒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ilac_北美77' 的评论 : 男人就是死要面子活受罪。有一天他也许会意识到。
lilac_北美77 回复 悄悄话 都成这样了还拿着架子,我不喜欢那个杨欣欣。他应该与爱理他应该与艾黎在一起。
叶紫寒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安笛森' 的评论 : 感情和理智之间经常会有战争,有时候打得不可开交,苦了在其中挣扎的人。
安笛森 回复 悄悄话 人就是个矛盾体,就看最后情感和理智哪个占了上风。
叶紫寒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感恩的日子' 的评论 : 是啊,又放不下,又不能原谅。怎么都难。谢谢感恩的日子,新周快乐!
感恩的日子 回复 悄悄话 唉,两难!
叶紫寒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devil_boston' 的评论 : 有道理。有些人不接受就分开,有些人不分开但是心里耿耿于怀。无论怎样,背叛都是对婚姻的重创,有时不止是感情的碎裂,更是对爱情信仰的动摇。后者比前者更可怕。
devil_boston 回复 悄悄话 在中西文化中,都很难接受对婚姻的背叛。婚姻中的爱情也很脆弱,象一个美丽的花瓶,如果摔碎了,就算再粘合到一起,也不完美了。不过人生从来都不是完美的。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