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究竟谁是中国的“敌对势力”? (转贴)

(2016-12-14 21:11:36) 下一个
Image result for 敌对势力


究竟谁是中国的“敌对势力”?

教育部长近日坚称,“敌对势力的渗透首先选定的是教育系统”。人民大学的张鸣教授在微博中反问:“教育界既然是被敌对势力渗透的重点,那么,能不能说说,这个敌对势力,包含哪些国家?教育界的敌对分子,到底占教师的多大比例,到底有哪些人?”

“敌对势力”在中国,总能找到可乘之机,大至民族问题乃至上层权力之争,小至公民维权乃至爆炸起火垮桥拆迁城管打人之事,事后总有声音发出来,跟所谓“敌对势力”扯上关系。

包括我们呼吸的雾霾,我们所吃的有毒食品,没有免费的义务教育,大病得不到救助,养老得不到保障,甚至于买不起房看不起病读不起书,特别是从上到下有目共睹的腐败,或许都跟“敌对势力”脱不了关系。

今年7月31日,《人民日报》发表过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研究所所长袁鹏的一篇重要文章,文章列举了美国正利用5大“敌对势力”阻碍中国崛起,包括维权律师、地下宗教、异见人士、网络领袖、弱势群体。

按这位袁所长的分析,估计中国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都属于“敌对势力”了。所谓异见人士,无外乎是对党和政府抑或某个人提出批评的人,在毛泽东时期,包括刘少奇、邓小平甚至是朱镕基都是异见人士。而所谓的弱势群体,除了权贵一族,数以十亿的人恐怕都是弱势群体。袁所长的思维或许依然停留在阶级斗争敌我分明的时代,也难怪,他的看法其实很可能只是权贵的想法。

何谓“弱势群体”?官方没有明确界定。2002年,朱镕基总理在卸任前的“两会”《政府工作报告》上,首次提及(或是恢复)了“弱势群体”的字眼,当时主要触及四种人:下岗职工、“体制外”的人、进城农民工、较早退休的“体制内”人员。这个表述其实并不准确,弱势群体可以延伸到更宽泛的范围。

从下岗职工可以延伸到失业者、半失业者和待业者。“待业”这个名词,官方已很久不用了,指到达就业年龄而未能就业的人,现在据说已经纳入失业者的范围。大学生毕业,相当时间找不到工作,也是失业者。半失业者,一般是指其职业不固定和收入不稳定,时有时无,时多时少。这些与下岗职工,本来有业,现在无业,来历不同,现状无异。

从进城农民工,可以延伸到相当多数的农民。农民工进城打工,其收入比务农多,就业机会也好一些。但他们干最累、最苦、最脏和最危险的活,拿最少的工资,并且多数、长期被拖欠。而那些未离开农村的农民,其处境同样艰难,他们种少量的田地,只能艰苦度日。还有那些失去田地农民,补偿有限,早就沦为弱势群体。

所谓“体制外”的人,其实也是无业者,不是失去了职业,而是从来就不在任何单位工作。这些人基本上没有收入,有也不常常,除靠家里养活外,生活无来源也无保障。一旦失去赡养或养活者下岗,其困难更大。这类人在城镇和农村都很多。

较早退休的“体制内”人员,是指拿养老金(退休工资)不多的老人,其困难可想而知。后两种人,又包括一大批老弱病残者,同样是收入不多或无收入的弱势群体。

下岗职工是这个时代最为悲痛的弱势群体,属于国企改革和政府政策的一个产物。他们中的一些40、50成员,从“铁饭碗”到打工族,代表着中国改革开放的进程和攻坚破难的不容易。但他们普遍生活困难却是不可否认的事实。

还有更多混迹于城市的蚁族,他们是当代中国最年轻的弱势群体。他们大学毕业,年龄在岁,属于80后、90后,是所谓的高知一族,在城市里却过着像蚂蚁一样的群居、搬家、奔波、拼命、弱小的低微生活。他们“蚁居”在城市的边缘或中间,却很难融入城市,也很难买房成为一个真正的城里人。

当中国庞大的社会财富在不知不觉中被少数利益集团所掠夺所瓜分,这个社会处处出现出弱肉强食的光景,即没有任何规则,没有任何道德,没有任何良知,绝大多数人即所谓的弱势群体被排除在财富掠夺的游戏之外。当弱势群体被当作包袱而不是财富被抛弃的时候,这个社会稳定的基础自然就会变得愈来愈脆弱。

高速的经济增长固然可以为演变了的中国涂脂抹粉,但却很难说服那些在突起中被剥夺了基本利益或遭到无情抛弃的广大弱势群体。是弱势群体的奉献忍受牺牲换来了中国的繁华和发展,而不是弱势群体干扰抑或影响了中国的崛起。

当利益集团打着各种旗号忙于瓜分权利和财富时,弱势群体面对日益严重的贫富差距和社会不公、司法不公,面对分配制度不公造成的富人与穷人,官员与平民的对立,造成的城市与农村,沿海与内地,大城市与小城市之间的巨大反差!面对社会正义得不到伸张、腐败得不到惩处、民间疾苦得不到关怀,弱势群体除了失望懊丧,不仅连呐喊的权利也没有,即便通过正常途径上访乃至批评,也常常被视之为攻击体制甚至是危害安全。

而假借稳定和谐之名,极力维护现行体制的权贵,实际上干的都是巧取豪夺、贪污腐败的邋遢勾当,甚至早就将掠夺的巨额财富转移到海外,并且纷纷把家人和亲属移民到海外,他们掏空了中国的社会财富,毁灭了中国的自然环境,阻碍了中国的正常发展,败坏了中国的传统道德,在炮制了极少数权贵的同时让近十亿人沦为弱势群体。而袁鹏反污弱势群体是“敌对势力”,请问世界上有几个政权敢把绝大多数人民当成所谓的“敌对势力”来看待?

十八大以来,因贪腐落马的省部级高官就有200多人,包括党和国家领导人以及一大批中央委员中央候补委员,这些腐败分子帮派势力才是真正的“敌对势力”,从已经曝光的案例来看,“敌对势力”敛财的手段千奇百怪,其攫取的财富早己超过世人的想象也超过中国历史上所有的贪官!教育部长是否意识到,对中国教育系统渗透最深危害最大的就是这样的“敌对势力”。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instein 回复 悄悄话 不是赵家人和赵家的代言人,都是敌对势力中的一份子;哈哈哈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