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机器人保镖 (科幻小说)五

(2019-03-16 14:17:26) 下一个

 

华盛顿地区的房地产投资俱乐部圣诞前聚会。

 

中国人向来喜欢投资房地产,而且在上次经济危机时期,由于大规模失业,房价沉入水底,而华人因为大多干技术性的工作反很少受经济危机的影响,再加上华人喜欢存钱,于是在那个千载难逢的房价低点,好些有头脑的华人以很低价买进了一些房地产作投资而大有所获。

 

这个投资俱乐部是由一个在经济危机时期作房产投资开发起家的叫陈乐的华人发起,也渐渐形成了一个以华人占多数的圈子。倒也有相当一部分其它族群的人。

 

因为朱莉手上也有几个出租房,也收到了邀请信。

 

朱莉很少参加这种大部分人都是陌生人的活动,精心化一二个小时妆把自己打扮得美美的,去一个陌生的地方与几个陌生的人聊聊天,回来后都已经不记得聊过的内容,聊天的人。有什么意思?但由于最近心情好,再加上确实好久未外出了,所以答应参加。

 

当晚的衣着规定为正装,所以少不得置衣打扮。

 

第一次穿红色的长袖晚礼服裙,再加上四座大山清除后,心情愉快,朱莉又年轻回来了,看上去很显漂亮。朱莉的皮肤发暗,很挑衣服颜色,但穿红色总是很显好看,对她来说是保险色。红色裙子外面套上一件式样简单的黑色昵大衣,整体看起来清爽简约文雅。

 

保镖一身西装,朱莉一身晚礼服去华盛顿的一家也是陈乐开发的叫皇御大酒店参加圣诞聚会去了。

 

施然是朱莉在投资俱乐部认识的好心肠的姐妹,知道茅文彬回国工作的状况,竭力邀请。她说这次会有几个身价上亿的人参加,好好认识一个,把茅文彬甩了。“何必让茅文彬事事称心,而你却要什么都独自承受。你又不是没人爱。再说,你们已经事实分居,离婚还不是顺利成章的事。”

 

朱莉的想法却是与施然不同。

 

朱莉现在有房,有车,显年轻,有工作,有安全,有自由,从一个婚姻中脱壳出来,而且那壳还随时等着她回去,还是有家的人那种可进可退安适安定的心态。这是人生最好的状态呢。怎么可能放弃目前的状态,从一个壳出来再去适应另一个壳。亿万富翁又如何?亿万富翁除了比她多一些钱又多了什么?再说她现在又不缺钱。

 

但亿万富翁们的想法却不是那样的。

 

他们的年龄无论如何增加,那怕已经垂垂老矣,只要依然拥有着财富,身边二十芳龄的女郞都可以说换就换的,怎么可能相信一个半老徐娘居然会有看不上他们的想法。在他们眼里,富就是魅力所在,就是最强的春剂。

 

可能无求品自高吧,反而显得她卓尔不群,出类拨萃。也反而更引人注目。

 

五十多岁的陈乐就是其中注目她的一个。这个从小经历过极度贫穷的人,现在发达了,时时在等待时机换了糟糠之妻。已经好几次暗示朱莉他对她有意。朱莉只作心智愚钝状没能领会他的意思。朱莉知道华人含蓄,陈乐又胆小,大胆的追求是不敢的,不会象隔壁老头那样没有自知之明捅破窗户纸最后给她难堪。

 

朱莉看不上胆小的人,但胆小的人也自有好处,就是总会给他们自己留下那点转旋的空间。他们每次作出前进状也总象是后退状。你以为他是要前进,他说自己事实上是想后退。你以为他想后退,他却说自己事实是想前进。他们的态度总是模棱两可,支支吾吾,含糊不清。但同时,也等于给她留下了转旋的空间。

 

但这世界总不缺没有自知之明感觉良好的人吧。

 

这不,就有这么一个人前来搭讪。有六十多岁了。身边还跟着一个妙龄女郎。自我介绍他叫皮特,单身,身价上亿是小有点名气的房产开发商,旁边那位女郎是他临时认识的女伴。

 

如此开门见山,如此直白。唯恐朱莉不知他富,不知他Available (可得到)。

 

朱莉知道轻易摆脱不了眼前来纠缠的这个人。也不想主动把包子介绍为男朋友,第一,她不喜欢对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撒谎,撒谎总要涉及到一点内心的愧疚,对一个不喜欢的人动用这种愧疚成本太高。第二,施然一直认为包子是她的外甥,在国内在一家叫安徽保镖公司的公司里作保镖工作的,现在想来华盛顿找个工作,暂时住在她的家里。她也不想让包子的身份有二个版本。所以只作沉吟不答。

 

皮特说:“朱小姐,我自认见过的美女无数,但从来没有见过象你这么气质高雅,清新脱俗的。你对我来说就象一个东方之谜,引人入胜。”

 

朱莉还未开口,包子前来干预:“请你和朱莉保持一定距离。”

 

皮特听不懂包子的中文,但也大概猜到他在说什么,却只是轻蔑地看了他一眼:“小年轻,你离朱莉远点,象你这样的人年薪最多不会超过六位数,最好有点自知之明。趁早滚蛋,别耽搁了朱莉的大好前途。”

 

说完一把抓过朱莉的手,并用他的老脸强行贴上她的脸亲吻起来,朱莉脸色大变,只差给他一个巴掌。但无奈两手却紧紧被他握在手里。

 

正不知如何开脱,包子一个铁拳已经把皮特打翻在地。听到一身闷脆声,皮特牙齿掉落,血流一地,颌骨已断。

 

皮特已老,再加上现在血污满脸,横七竖八地倒在地上,整个人惨不忍睹。

 

这下闯下大祸了,要不是皮特坚持不让叫警察,都不知如何收场。又如何在警察面前介绍包子的身份。

 

众人在陈乐的指挥下叫来救护车七手八脚地把皮特送上了救护车,那个芳龄女郎已经不见了。

 

施然叫朱莉带包子赶快走。“有事我会应付的。”施然说。

 

朱莉只怕是要陪钱,一个官司还未完,又要惹上一个官司破钱消灾。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朱莉不缺钱,但她也不多钱,手头上的钱只能管她平平安安地过个小日子,却是经不起这样那样的折腾。

 

眼看才好过的日子又要生变。朱莉很是懊恼。又不好责备包子,他只是忠于职责而已。所以不免自我责备,为什么要去参加这等无聊的聚会。不免长叹小嘘起来。

 

还好,事情又有所转折。皮特方一点都没有要朱莉陪偿的意思。甚至还让施然带来口信,一定不要朱莉去医院露面探望。

 

施然代表朱莉去看了几次,回来汇报说:“朱莉,那次聚会差点把你坑了,你知道他为什么不让报警?唉,现在才知道他是有家室的人。他这样到处寻花问柳,瞒着他的老婆,一旦报警,那个女朋友倒是可以随便解释成临时认识的,如何向警察解释你和包子却是难了。而且他老婆娘家还是他最初作房地产开发的天使投资人,不好惹,所以他才选择不报警。”

 

“这种人,那么大胆妄为,一看就是有老婆管着想偷吃又吃不饱的猥琐人,要真的是单身,身边怎会少得了女伴,反倒不会象他这样心急。”朱莉却对他有老婆的事感到并不意外。

 

“我去医院探望他时,见到他老婆了。他老婆肥得呀有皮特两个人那么大。皮特这么大年纪了,他老婆还当着我的面把皮特训得象孙子似的,而且夸夸其谈自己娘家在皮特发家史中所起的巨大作用。皮特自甘下流,也是自作自受。哎,看来这些富人们也不见得有什么好日子过呢。还不如我们小日子过得自在。而且这次可能他脑子也被包子打坏了,私底下还和我说,朱莉的那个男伴不是真人,他的手不是血肉做的,而是钢铁。你说,他是不是脑子也被打糊涂了。”

 

这次意外,让朱莉差点失去包子,因为公司规定如果有重大意外发生,机器人就得回收。幸好皮特没报警,但不可能保证下次再碰到类似的事能轻易摆脱。

 

朱莉从此聚会不再带包子外出。

 

但包子却很坚持一定要跟着外出,说这是他的职责。

 

和机器人讲理是没用的。

 

朱莉终于明白死心眼为何物。保护主人安全是他们的第一要务,这点绝对说不服他。

 

没办法的时候,朱莉只好卸下他的电池。这是他们的心脏。但他们总还有一点自身带着的备用电,还能用上十分钟,以备在危机时刻电池一旦没电,也仍然有十分钟的应急时间。那十分钟足以让主人脱离生死境地。

 

所以朱莉一旦卸下包子的电池,总要等足十分钟才能出门,这十分钟里只能一直听他唠叨:“朱莉,你这样做是很危险的!”“朱莉,你这样做是很危险的!”

 

朱莉突然被感动了,泪水涌出。

 

这世上,只有他一个机器人这样关心着她的安危呢。为人母为人妻以后,一直把自己当作钢铁战士,双眼望去,都是需要照顾的人,哪里还有人记得她自己也曾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女孩子,也经常内心脆弱,也有需要人安慰的时候。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