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长篇小说】美人余:第二章(4)

(2019-05-17 14:37:53) 下一个

“是你非说喜欢长头发。”小公园,余爽和康隆并排坐着,余爽忽然抱怨起来。

康隆不说话,他不否认,这就是他的喜好,并不算错误。但他并不讨厌短头发的余爽。

发尾有一部分烧焦了。余爽不住地用手捋着,反倒显示出几分女孩气。

“对不住。”康隆说。反射弧有点慢。

“你不用道歉,”余爽说,“只是有点不明白,长头发就一定好看?”

“是好看……一点。”他是实话实说的性子。

“洗头多麻烦,像我这种油头,要每天洗,如果是长头发,不但浪费钱浪费洗发水更多的污染环境,还要浪费很多时间。有意义吗?”这才是真实的余爽。

人如其名。爽爽利利。

“没想那么多。”康隆说。

“你们男的是不是总是自我感觉良好。”余爽突然来这么一句。没头没尾地。

康隆木木然起身。余爽心想,很好,差不多该被骂走了。谁知他站起来,后退半步,突然弯下腰,拔了一只鞋。从里头取出个增高鞋垫。

好几公分高。白色塑料,面子上有一层泡面垫。

“一米八以上,也很辛苦的。”说着,他麻利取出另一只增高垫。抓在手里,朝垃圾桶走去。

余爽忍不住笑,她突然觉得这个栗子博士有点意思。康隆回来,第一句话是,“一米七六,穿鞋的时候。”

她已经原谅了他。从这一刻起,两个人才算真正见了面,仿佛在烤肉店的那两个不是他们本人,而只是他们精心设计的伪装。他们谈了各自的成长、喜好、经历,目前的状态,甚至连经济状况也谈了。余爽想不到康隆也这么直接。哦不,甚至可以说是生硬。

有什么就端上来,不扭扭捏捏。足够真诚,足够直接,足够有效。两个人在小公园里走了三圈。

余爽问,你抽烟么。康隆道:“以前抽,现在不抽。”余爽问为什么。康隆只说不想抽了。

公园一角有个童乐园,不少妈妈看着孩子在玩耍。可能是夕阳作祟,或者是黄昏感伤的情绪,看着小朋友们和妈妈欢欢闹闹,余爽忽然有点鼻酸。

康隆问她怎么了。

余爽深吸一口气,道:“我妈刚过世。”

他常常地哦了一声。元凯没提这事。Sad news。

“我是因为妈妈去世才开始找人的。”余爽补充。

停顿三秒。算默哀。

“我也是。”他说。

“什么?”

“我也是。”又说一遍。

“也是什么?”

“我妈也刚走不久。”

余爽惊诧。白元凯没提过。资料研究不够彻底。

“抱歉。”她说。

“不用说对不起。”他劝她。

“那么……巧。”她破涕。

“缘份。”他的口气依旧生硬。

“你也是因为妈妈去世才开始找人的?”余爽追问。

“算是吧,不想一直这么一个人过下去。”他保持了直白的风格。余爽喜欢。

破天荒。余爽愿意试试看重新恋爱。梦和爽高兴得要开一瓶酒庆祝。爽道:“还是等嘉姐一起。”余嘉周六有空。白元凯得到消息也很高兴,余梦夸他不愧是上流男士,手里有一把好牌。她甚至指望将来元凯能为她引荐名流。她好大杀四方。

余爽对上流社会四个字却嗤之以鼻,“什么上流社会,就是个书呆子,研究栗子的。”

余梦道:“你这样的人,就适合找个读书的,搞研究的,留着被你欺负。那样的大老板大富豪大官员,复杂的人际关系,你应付不来。”余蕊问他们下次约会什么时候。余爽哎呦一声,说这次还没消化呢,怎么就下次了,我胃口小,吃一顿,够消化一个月的。

余梦一听来兴趣,凑到余爽旁边,盘着腿,“说说。”

“说什么?”

“具体情况,细节。”余梦有无尽的好奇心。

余蕊端着茶,也凑到旁边,洗耳恭听。

“没什么。就一男的。”

“都达标了?”

“凑合。”

“身高多少?”

“不到一米八。”

“长相呢。”

“普通人。”

“那就是性格好。”

“有点生硬。”余爽拿起酸奶,吸。瓶子里滋滋地。很快见底。

“有钱?家境特别好?”

“凑合吧,比我强点,也强不到哪儿去。”

“到底什么地方吸引你。突然就凑合了?”余梦着急。

“他妈也刚去世。”

“什么?”

“他母亲刚去世,跟我情况差不多。”余爽换一种说法。

“就因为这个?”余梦表示不可思议。

“同是天涯沦落人。”余蕊献上一句。

算总结。

“相逢何必曾相识。”余爽接龙,起身。

她心情不错。

余梦的一天早晨就安排好了。上午,收拾东西,做瑜伽。离婚分的两处房子,她暂时都托管出去,让中介租,打理,她按月收钱。余爽留她住。在找到新男朋友之前,余梦觉得跟闺蜜腻在一起挺不错。

下午,她约了翁悦去推颧骨。

翁悦上次说想去开下颌角,她没陪,这次怎么也得出现,全程陪同。做这种事,也只有找翁悦。爽是肯定不做的。蕊没有时间,而且她还算年轻,护肤就行,本身底子也好,用不着这些啰嗦工夫。嘉姐呢。她还停留在抹抹玉兰油就好的阶段,任凭老底已经吃得吃力。余嘉信奉自然就是美,虽然整个人看上去已经不那么自然。

余梦哀其不幸怒其不争,自然,也是要付出成本的,美的自然,一定一定是经过雕琢的。只是雕琢得尽量不露痕迹罢了。原生态的自然,十个有十个会是触目惊心的荒原。

不过,余梦是有尺度的。比如翁悦就问过她,“你考虑过隆胸么?”余梦坚决拒绝。很多东西,哪怕骗得了自己,却骗不了男人。她们曾经一起嘲笑过卡戴珊,那张臀部放酒杯的照片被她们作为反面教材。在美这个问题上,翁悦和余梦达成了惊人的一致。

西方人美得太过写实,东方人不行。真正有吸引力的东方女人,是要美得含蓄、有风骨的。

颧骨很重要。颧骨内推和下颌角手术翁悦打算一次做了。余梦听了咨询,胆战心惊,她劝,“磨骨可是四级手术,有危险吧。”

谢天谢地,她是母胎美人,不需要受二茬罪,随着年龄小修小补即可。

翁悦的态度却很坚决。她脸大,是方宽脸,现在流行的是鹅蛋脸、瓜子脸,做肯定是要做,不过这次来,还是以准备工作为主。两个做下来,十二万。钱不是问题,翁悦还是担心效果,说再考虑考虑。时间再约。余梦一方面钦佩,一方面又有点看她不起。为了变美,吃奶的劲都使上,究竟姿态难看。看来又有新计划。余梦拐着弯打听清楚了,翁悦突然来大城市,也是因为情伤。世上无秘密,何况在她们这个小圈子。不过翁悦手里一直有不少男人,她的伤害从哪里得来的,尚不能确定。

咨询完。两个女人做了个简单补水。余梦陪她来其实另有目的。不过,即便提,也要提得很随意,灵机一动的样子。并排躺在美容床上,余梦笑说,上次那个胖女人,你还跟的她来往?翁悦没反应过来,问什么胖女人。余梦道:“日餐店的。”

翁悦对上号,说偶尔还见。

“她还是副会长?”

此言一出,翁悦明白了。胖女人是女企业家协会的副会长。

“还当着呢。”

“刺绣也有她。”

“旗袍会也有她呢。”

余梦笑笑,说真活跃。“什么时候也我弄个社会职务。”她不说请帮忙。说弄一个。信手拈来似的。

翁悦没接茬。余梦沉默,算表示不高兴。过了一会儿,翁悦才说:“女企业家协会不是不能进,可你得先有个企业。”言下之意,你不够资格。余梦有个文化公司,皮包的,比贸易代理公司还虚。

“别的呢?”她问,不肯放弃。

翁悦道:“经开区顾问,企业做起来自然会有。”意思说你还是不行。顿一下,继续,“其余的,旗袍会刺绣会,看得上吗?没权重。护士协会你怎么不考虑?”

余梦恨得牙痒痒,谁要参加什么护士协会,她很少跟别人提自己的出身。翁悦用余光察觉出闺蜜的不自在,道:“让老栾过给你一个运转良好的公司,或者你参与参与,进女企会应该不成问题。”

翁悦刺激她。她已经知道余梦和栾的事。老栾自己跟她说的,还拜托她帮忙关照。翁悦嘴上答应,心里却有点嫉妒。都离婚了,还关照个屁。她就这么命好?男人都为她神魂颠倒?

余梦一听她提老栾,瞬间明白几分,既然翁悦能知道她有情伤,估计她和栾的事也透风了。若在过去,她可能会反过头问她,讽刺她。可现在是她求人。她要弄个社会职务,方便行走江湖。去哪。报名号,女企会的。再弄个名片。响当当。

总不能对外介绍是家庭妇女。

该低头的时候要低头。余梦呵呵一笑。服了个软。等到都弄完,上了车,她负责把翁悦送回去,然后才去晚上和姐妹们的饭局。又是冷不丁一句:“我跟老栾分开了。”

突然抛出个真相。赤裸裸地。翁悦有点不适应。她习惯了余梦的曲里拐弯,话里有话。

“真遗憾。”她抓住余梦的手。

“别妨碍我开车。”余梦轻打她一下。翁悦连忙缩回来。这一瞬间,两个人忽然好得跟一人似的。原因很简单,她们现在都是单身女人。叨在同类,应该惺惺相惜。

————————

抢先阅读:美人余:第二章(5)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31601566/chapter/114379198/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