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长篇小说】美人余:第二章(3)

(2019-05-16 14:16:46) 下一个

洗完澡,余梦和余蕊一起抽烟。余梦是多年的老烟枪,余蕊混演员圈子,苦闷,演戏需要,也抽上了。

夜半时分,余梦是真不困。余蕊困,喝了太多,头疼睡不着。余蕊不理解梦姐为什么非要离婚。当然,她认为其中一定有不可为外人道的缘由。否则,住着别墅,不用上班,儿子长大了,老公事业有成,一切都那么完美,她还求什么?

“都他妈不是东西!”余梦突然骂了一句。离个婚,栾承运只分了她两套小房。用他的话,一套住,一套租,够她吃了。因为没有他出轨的证据,去法院也没用,栾承运早都开始做资产转移,悄么声息地,生意人擅长弄这些——如果让法院判的话,可能她连这两套小房也分不到。栾承运的意思是,你余梦对这个家的财务增长没有贡献。因此只能分原始资产。

我呸!余梦恨。没贡献?生了两个儿子不算贡献?这么多年照顾儿子照顾家不算贡献?就算她当花瓶,在旁边做点缀,也算贡献!怎么就说她没有贡献!

她懒得跟他掰扯,干脆利落,离就离。

这不,她已经开始收拾行李。

“都想清楚了?”余蕊接一句话。有点为她遗憾。

“他动手了。”余梦说。当然还有那些乌七八糟的龌龊事,她不愿跟蕊说。

余蕊沉默。

“人能活多大?”余梦吐烟圈,继续问。

“唔?”

“一百?身体状态好的话。”余梦弹弹烟灰,“一般情况,八十差不多了吧,再活也干不了什么事。”还没等余蕊接话。余梦就继续说:“打八十算,我已经过了一半了,还剩一半。”苦笑笑,“可怎么感觉,我什么都还没做呢。”她摊手。

余蕊打趣,“怎么没做,社会任务都完成了。”

“是,社会要求女人结婚,生孩子,有个婚姻,我都经历了。”余梦说,“我跟社会,谁也不欠谁的。我现在就是觉得自己还有劲,还能闯。”不过下半段话她藏着没说。她闯的目的,无非是再找一段爱情,连带收获财富。

她相信自己能找到一个比栾承运更好更成功更爱她的男人。屋子里嗷一声。两个人不动。对看一眼。又是一声。这下听清楚了。余爽在讲梦话。

余蕊撇撇嘴,对余梦道:“演武侠片呢。”

“你呢。”余梦问。

“我,”余蕊反指自己,“剧情片吧。”

“应该是言情片。”余梦道。

“你是言情片。”

“不不,我是惊悚言情片。”余梦笑着。余蕊也跟着笑了。

本以为说着玩的,没想到白元凯对余爽的个人问题真上心。接二连三介绍人过来。有两个见了被否,还有三个余爽根本没见。余梦对她这种吊儿郎当的态度不满。“爽,咱不能这样,小白介绍的都是优质资源,你不要,让给蕊,别暴殄天物!”余爽道:“什么优质资源,歪瓜裂枣。”余梦道:“别模糊,什么要求,一条一条写下来。”递过笔,余爽还真写。

第一条:个子更不能低于一米八,括号,最少一米七九。不能再让步。第二条:长相七十五分,可以比钟汉良差点,但一定不能比张杰差。余梦对不上号,问:“哪个张杰?”她以为是周围熟人。“就那个歌手。”余爽答。她对快乐男声有感情,怀旧。

余梦恍然大悟,“看过看过。”从手机里弄出张照片。

余爽一瞅,哭笑不得,“姐,这是杨迪!”

第三条:能谈得来。余梦认为这条是个坑。怎么才算谈得来?搞教育的、搞互联网的、搞传媒的都介绍过。可余爽都觉得谈不来,进而给这些人扣上话多的帽子。余梦问,那你到底要话多的,还是话少的呢。

余爽来一句,“该多的时候多,不该多的时候不多,”又补充说明,“话不投机半句多。”

困难。严重困难。梦和蕊都觉得,像爽这种自带阳刚气场的中年少女,能跟她谈得来的男人,根本就是稀有动物。

余嘉得知后也做爽的工作,“抓主要矛盾,抓关键,看人品,以发展的眼光看问题。”她现在开口也有点女政治家的风范。

近朱者赤。

不过她也有资格说,在婚恋这个问题上,余嘉一向都被认为是投资的大赢家。买了潜力股,挣得盆满钵满。不过余梦概括,嘉姐的成功不可复制。

都是命。

好在余爽命好。又过了一阵,白元凯居然果真找来一位符合要求的。长得不错,比钟汉良差,但绝对超过张杰(余梦这么认为)。国内硕士,国外博士,跟元凯在美国合租过房子,搞农作物研究的,主攻方向是栗子。

“例子?”余爽莫名,“什么例子,也是搞教育的?”她以为是举例子。

余梦解释,“吃的,板栗、栗子、糖炒栗子。”余蕊在一边打趣,“秋天的油栗有人承包了,爽姐,我申请终身免费会员。”余爽为难,研究栗子研究到博士,实在奇葩。余梦劝,“小白说了,人品特好,学识也好。你就去,宁可错杀一千,不要放过一个。”

余爽看看梦,又看看蕊,试探性地,“见见?”

余蕊笑道:“得见。”

余梦道:“等会!人家还有个硬性要求。”

余爽撇嘴。余蕊洗耳恭听。

康隆,男,三十六岁,博士毕业,主攻栗子研究。现于某高校任教,有房,有车,长相端正,恋爱经验较少。原因不详。他的相亲条件里,有个硬性要求:希望女方是长直发。余爽一听,当即说要不算了,几天长不出长毛来。可这却难不倒梦和蕊。余梦的箱子里,有十几顶长假发供选择呢。颜色,任意挑。

顶着顶黑色长发,余爽走进烤肉店。魔幻。她自己也有点弄不清楚,为什么会做这种妥协。康隆的长相是她喜欢的。关键是气质,这个男生透露着一种好欺负的善良的气质。见就见吧。

说来奇怪,顶着长头发,穿着爽姐精心挑选的套装,余爽似乎也淑女起来。走路不那么带风,夹着屁股,面带微笑,努力取得别人的好感。余嘉也反复叮嘱过她,无论是恋爱还是结婚,都需要妥协。不过余爽认为,妥协的前提,是自己对那个人还喜欢,否则,全他妈的!

“你好。”到地方了,余爽微微鞠躬,打招呼。

康隆连忙站起来。目测,身高达标。有一米八。通过。

“你好。”康隆绅士地一挥手,让她入座。

余爽坐下,脱了外套。天冷,但室内温度还算可观。余爽露出“事业线”——即便在事业大发展的时候,余爽也没动过“事业线”的脑子——今天不行,造型、人设,全都按照梦姐安排的来。

小心瞅着。康隆果然眼睛掠过一道光。但只一瞬。绅士是不能盯着女生胸部的。

“点菜。”余爽微笑。康隆连忙也说点菜点菜。来烤肉店,自然以吃肉为主。余爽是肉食动物,但因为第一次见面,蕊说要矜持,她只负责点了点蔬菜,韭菜蘑菇什么的。以证明自己草食女的属性。肉,给男人点。

点好菜。康隆拿出一包东西来,牛皮纸袋子,体量不小。余爽接过去,微微点了点头,意思问是什么东西。康隆忙说:“我培育的新品种。”余爽打开。一袋子毛毛虫?她吓得手抖,“毛毛虫”滚了一地。是栗子。栗子没剥皮就是这样。毛毛拉拉的。

余爽生平最怕毛毛虫。

服务员帮着捡。康隆也忙活。余爽因为抵触,没上去帮忙。见面没几分钟就出“事故”。余爽不觉得自己和这位康先生还能有什么“故事”。“对不起对不起。”康隆连声,依旧绅士。余爽说了句没关系。少顷,康隆不知又从哪来变出包东西,打开,又是栗子。这次量少,而且是剥了外皮的。余爽不害怕。

他说要给她当场做炭烤栗子。

掉进栗子堆了。余爽又好气又好笑。

等菜的时候需要话填补。康隆负责找话题。

“你是元凯的?……”

“师妹。”

“我算他师兄。”典型没话找话。

余爽撩了一下头发,刺挠得慌。

“元凯很优秀。”他夸赞。

“是的。”她答。

天就这么聊死了。她和他的共同话题,似乎只有白元凯。都有年纪,都不想像小年轻那样问东问西。能这么见面吃饭,感受彼此,已经是最大的诚意。

“你做教育。”

“在线教育。”

“给人教课。”

“不不,主要是辅助教学。”她纠正,“等于理工科。”停了一下,她礼尚往来,问:“栗子树是高的还是矮的?”

“不矮。”

“那怎么摘。”

“熟透了会自己落地。也可以拿东西打。”

好家伙。她没再多问。实在对栗子不感兴趣。一会儿,肉和菜上来了,服务员放置炭火,两个人拿的夹子,闷闷烤着。余爽有意逗他,身子往后靠,问:“怎么样?”

“啊?”康隆接不住她话。

“觉得我怎么样?”余爽笑,“说实话。”

“挺好的。”

她撩了一下头发,假发顽皮,老往前跳,她不得不把它弄到后面去。

“说实话。”她再次强调。

“大方,漂亮。”他真说实话。

烤肉好了。他夹到她碗里。她连忙说谢谢。吃了几片,她主动说要烤个栗子试试。康隆便把划开口的生栗子剥出来,放在烤盘上。一会工夫,栗子香便窜出来。余爽喜欢这味道,她半站着身子,探头过去闻。假发再度顽皮地前驱,悬在烤盘上空。一个火冲,假发竟轰的一下烧起来。

康隆吓得呆了。

余爽嗞哇乱叫,迅速用筷子头一撬,一扯,假发瞬间脱离头皮,跌在一侧地上熊熊燃烧。

顾客们惊得四蹿。

余爽捂着头,不忍看康隆惊愕的脸。

————————

抢先阅读:美人余:第二章(4)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31601566/chapter/114184754/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