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长篇小说:小敏家(5)不是面试

(2019-01-08 16:19:36) 下一个

下午没出诊,刘小敏带了针帮老妈扎腰。顺带把陈卓要请客的事说了。王素敏当即答应。她不是那种出不了场面的人。

而且这次见面,基本等于确定关系。她要帮女儿撑场子、长眼,小捷做什么都毛手毛脚,陈卓不会把她当个人物。可王素敏不一样。她是长辈,又沉稳。她希望能给陈卓留个有分量的印象,不至于让他觉得刘家没人。

“到家吃吧。”王素敏客气一下。

“他要请就让他请。”小敏说。

王素敏说:“帮我想想带什么给他。”

“带什么带?”

“第一次见面,空着手不好。”

“就是吃个便饭。”

“我们虽然是平常人家,礼数得周全了,不能让人家背后说话。”

“真的不用。”

“他可能会带,我得备着。”王素敏说。小敏见劝不过,只好由着她妈。可陈卓那边,如果不提醒,万一陈卓空着手去,难看。提醒吧,在陈卓面前又有点怪怪的。刘小敏想来想去,只能帮老妈准备一份礼物,再偷偷帮陈卓准备一份礼物。到时候老妈拿出礼来,如果陈卓没带,她就帮陈卓送礼。这样两边都不丢面子。

小捷回来,王素敏让她帮着想。小捷故作为难,说:“哎呦,他这么一个高端人士,又是做互联网的,东西送便宜了,人家看不上眼,送贵了,怕你心疼。”王素敏说:“你姐给了一条皮带。”这本是刘小敏自己留着送陈卓的。老妈要送,她就先让出来。

小捷说:“皮带不好,不符合你身份。”

“我什么身份。”王素敏问。

“您是他女友的妈。”

“那叫伯母。”

“尺度把握好。”小捷说,“中年成功男士,两种东西比较稳妥,一个是茶具,一个是铁核桃。”

“铁核桃?”

“潘家园就有。”小捷说,“弄一对好的。”

王素敏问:“潘家园远不远?”

对于和刘小敏妈见面,陈卓很上心。小捷是见过几次。活泼俏皮。小捷离婚,小敏跟陈卓提时,他深感意外。他总结为:还是年轻,心思太活。小敏说:“当时图稳定,可真结了,她又受不了。”陈卓笑说:“就那她口口声声说嫁入豪门呢。”小敏说她就那么一说,豪门门槛还没进,估计便被害死。

餐厅,陈卓选了又选。不能太新潮,也不能太不上档次,必须是包间,还符合中老年人的感觉,挑来挑去,陈卓还是求稳妥。去全聚德订了一桌。

通州“逍遥居”,刘小敏给陈卓施针,还是肩部。

陈卓问:“你妈有什么避讳没有?或者有什么特别喜欢、特别不喜欢的?”

“又不是面试。”小敏不在意。

“本来没什么,在公司都是我面试别人,可这次不是中间夹着你么。”陈卓歪着头说。

刘小敏有些感动。因为她,他紧张。还是在乎。

“你就做你自己,该什么样什么样。”小敏安他的神。

约在晚上。

这日,陈卓早早从公司出来,没去接刘小敏,找找去全聚德看包间、点菜。到时间,小捷陪着王素敏到了,小捷做介绍,陈卓请素敏两人先坐沙发,喝茶。三个人面对面。陈卓讪讪地,“也不知道您想吃什么。”

“吃不重要,关键看看你这人。”王素敏说实话。

陈卓更紧张。

小捷调解气氛,“姐夫还是拿得出手的。”陈卓不好意思地笑。没有刘小敏在中间打圆场,王素敏和陈卓见面之初就有些尴尬。素敏又问了问陈卓的家庭情况。陈卓一一说了,一个女儿上高中,一个老爸在老家。三个人又叙叙乡情。陈卓虽不跟她们在一个市,但两市离得不远,所以也算老乡。

“为什么离?”王素敏忽然问。

“看不上我。”陈卓不掩饰。

素敏转头对小捷,“看看,女人眼睛长在头顶上也不好。这样的还看不上,想找王公贵族?”

“妈你看我干吗。”小捷不愿意。

刘小敏到了,晚高峰,有点堵车,她进门迅速把手里拎着的包、袋子放到大圆桌座位旁。陈卓招呼上座,小敏帮陈卓安排了位子,刚好坐到手提袋旁。上菜,北京烤鸭之类,稳妥。

吃了一圈,王素敏伸手对小捷。刘小捷从包里掏出个盒子。王素敏说:“小陈,这个是我从老家带来的,铁核桃,没事拿手里盘,对脑子好,对身体好。”又接过一只盒子,说:“这是一条腰带,护腰的,神功元气带,对身体好。”都是保健品。陈卓忙不迭接了,有些失措。考虑来考虑去,忘了给小敏妈买礼物。刘小敏麻利地拿起脚边的盒子,递到陈卓手里,“妈,陈卓给你的,我不让买,他非要意思意思。”陈卓调整情绪,把口袋递过去。是条巴宝莉的围巾、附带一瓶香水。

小捷识货,“好东西!”王素敏满意,跟着说:“还是得省,不能乱破费。”气氛融洽了些。王素敏接着脸对陈卓,“其实刚听到小敏这个情况,我是反对的。”

陈卓惊。刘小敏也有些吃惊。在家,妈妈没表示反对。王素敏接着说:“这么提溜着,女的吃亏,没有保障,跟干临时工似的,过二年,男的说要换人一点办法没有。”

“妈——”小敏嫌她妈说得露骨。

陈卓不装孬,笑道:“阿姨,这点你放心,现在主要是情况特殊,我这边,小敏这边都要继续做工作,再过二年,儿女们都大了,自立了,我们肯定还是要正式办手续。”

小捷插话,对她妈,“两个人现在是打都打不开。”

小敏不好意思,对小捷,“刘小捷,不许添油加醋。”

王素敏说:“是难,千金今年贵庚?”

“十八。”

“成年了,也正是叛逆的时候。”王素敏放下筷子,“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我们家骏马上也要来北京读书,看着不吱声不吱气,那孩子有主意。”

陈卓怔了一下。家骏要来?这事小敏没跟他说。看来还是两家,没过到一家去。刘小捷说:“慢慢来,一点一点,润物细无声,人都是感情动物,时间久了,我看比打了结婚证的感情还深呢。”

王素敏批评女儿,“那是旧社会,不要小看名分的作用,名不正,则言不顺。”陈卓和刘小敏脸上都有些尴尬。王素敏说了支持他们暂时做男女朋友,但话也挑明,希望结婚,只是目前不具备条件。看在陈卓这人不错的份上才允许。都有阅历,很多话不用点破,王素敏只说一半,其余的,自己领悟。

“我敬阿姨一杯。”陈卓不放在心上。

王素敏连忙举杯,“你跟小敏,互相帮助。”和善的中老年妇女。一句互相帮助,把刘小捷逗乐。

陈卓看看小敏,又对素敏,“一定的,小敏对我帮助很大。”

刘小敏脸绯红。自在一起后,两个人琴瑟和鸣,各方面都很协调。王素敏说:“继续进步!”酒力上来,几个人谈开了,不像第一次见,倒像是多年的朋友。

吃到晚间九点半,车不能开。陈卓请了代驾,一定要送王素敏和小捷回去。小敏跟着,他们晚上打算住通州。他已经提前跟佳佳打好招呼,说去天津出差,明日回。

饭店门口,迎面撞见个男的。一米八几的个头,一身休闲西装,略微紧身的款式,袖子撸起来,手臂绷得紧紧的,方方正正一张脸正气十足。

“姐夫!”他叫。陈卓回头,酒醒了一半。还好小敏母女三人离得有段距离,听不真切。来者是陈卓前妻李萍的表弟,叫徐正。他说陪几个外地来的朋友过来的。

“在外头别这么叫。”陈卓及时纠正。

“那叫什么。”

“叫哥。陈哥或者卓哥。”

“行。”徐正点头,递烟。陈卓推掉不抽。小敏、小捷和王素敏过来。徐正还不肯走,见小捷来,盯着看,问陈卓是谁。陈卓怕徐正说出什么来,面子上下不去,便说:“几个朋友,也是外地来的,你去吧。”又对王素敏她们说,“一个小兄弟。”

刘小捷见徐正高高大大,面目端正,并不反感。徐正说:“今天不早了,改天再聚,我请,都来。”说着,伸手向小捷,要握手。刘小捷有些意外,但还是伸出手来握了握。陈卓怕接触太多出纰漏,连忙把徐正打发走。

代驾把车开过来,陈卓坐副驾驶,小敏母女三人坐后座。先送到小捷那,再调头往回,去陈卓的逍遥居。

陈卓换到后座,跟小敏并排。左手抓住她右手。另一只手在盘着那两只铁核桃。刘小敏知道,陈卓并不喜欢核桃,在他看来,那是中年油腻男的专属。神功元气带就更不用说了。陈卓现在不可能承认自己不行。自从被李萍甩掉后,他一直告诫自己做一个强者、先锋者,他怕老,怕落伍,时刻警惕。

她妈送的礼物,显然“词不达意”。她给的皮带没被采纳。小敏知道可能是小捷的意思。人与人之间总会有这种善意的误解。

陈卓一路没说话。到逍遥居,两个人都洗了澡,陈卓拉着小敏坐床上,点了她额头一下,说:“我得审问你。”

“审问我什么?”

“还不认错。”陈卓笑。

“哪来的错?”

陈卓换了一个坐姿,才说:“妈要送礼物怎么不告诉我。”

“我也不知道。”小敏用善意的谎言。

“那怎么知道带条围巾。”

“临时想起来,怕你空着手难看,正好科室里放着一条。”刘小敏解释得很圆满。心累。给他做面子,反倒被审。陈卓说:“是我没考虑周全,忙晕了。”又问:“家骏要来,怎么没告诉我,这不是临时起意吧。”

“忙忘了。”小敏的借口越来越立不住脚。但她觉得陈卓这么问多少有点不懂事。告诉他又怎么样。他能出现么?现在她在佳佳面前,跟他面对家骏一样,身份都是隐形的。必须隐形。

“学校安排好了?”

“找了一个。”小敏说,“我户口落北京了,孩子不在,将来还是想送出去。”

“安排好了就行。联系个好的中介。”陈卓说,“有什么问题找我。”这话让小敏踏实、舒服。关键时刻,陈卓还是愿意承担。话问完了,陈卓扑到小敏身上去。刘小敏委婉推脱,一则太累,二则隔几天单位要体检,她想以最好的状态迎接。上个周期,她附件不太好。到这个年纪,身体是第一位的。

————————

抢先阅读:小敏家(6)内部团结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8694983/chapter/106592913/

前情回顾:小敏家(1)二婚女人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8694983/chapter/106459418/

小敏家(2)为自己考虑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8694983/chapter/106497493/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