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长篇小说:六姊妹(16)地下友谊

(2018-06-18 03:18:48) 下一个

大老汤老婆抱着二儿子汤幼民站在门口。老太太向她走过去。“汤婶!”老太太笑着,老远就打招呼。汤婆子本着脸,并不给笑容。走近了。老太太站住。汤婆子道:“又来送牛奶?真不需要。”

 

“客到都门口了,好歹请进去喝口水。”老太太很懂礼貌。

 

“有什么就在这说。”汤婆子道。

 

“在这说?不太合适吧。”

 

“有什么不适合的,青天白日朗朗乾坤,没什么东西是不能拿到台面上的。”汤婆子故作豪情。

 

“那我可真说了?”老太太伸着脖子。

 

“说吧,甭为难了,说出个大天来我也接着。”

 

老太太看了一眼幼民,逗逗他小脸,又对汤婆子道:“幼民有个三叔爷你知道吧。”

 

“什么三叔爷五叔爷,一码是一码,老奶奶,攀亲戚?没用!”汤婆子不耐烦。

 

老太太故意笑道:“哎呦,我忘了,那会子你还没进门的,估计都不知道,就是汤大的三叔,幼民的三叔爷。”

 

“怎么了呢,有他没他有关系呢,日子不照过?别扯那些老婆舌头外屁股沟的,还三叔爷。”

 

老太太悠悠地看了看天,一朵白云窝心,“人呐,都是会变的,这汤家老三,参加革命参加得早。”

 

“我们家尽出革命先烈。”汤婆子抢白。

 

老太太继续说:“先前参加的是共产党,后来不知道怎么又跑到国民党那块去了,1949 年连夜跑到上海,跟着船去了台湾。”

 

汤婆子紧张,“没这事!说这些做什么?!”

 

老太太道:“没这事?呵呵,那我去北菜市说道说道,让大家也听听这段故事。”

 

“你想怎么样?!”

 

老太太朗声道:“麻烦转告小汤同志,得饶人处且饶人,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谁也碍不着谁,兔子急了还咬人呢。”又柔声笑道:“老乡总归是老乡,有情义在的。”

 

说罢,转身潇洒而去。

 

没几日,美心带着家欢回来了。刚到家厂子里事就多,除了工作,还有“社会主义教育运动”。这便是“四清运动”。外头如火如荼风急雨急,常胜和美心的关系缓和了许多,家欢也不是“眼中钉”了。到底是自己女儿,总比外头人亲。

 

美心和常胜都卷进去,整日学习动员、自我教育、对敌斗争、洗手洗澡放包袱。弄得常胜十分紧张。可进行了一阵后,常胜居然“安然无恙”,这一回,大老汤没找他麻烦。除了入党申请书屡次被退回,常胜尚未遭遇其他不顺。在家他嘀咕,“这个老汤,好一阵疯一阵,最近对我还挺客气。”老太太忙接话道:“客客气气的就好,多少年的乡亲邻居,就应该和睦相处。社会主义就应该互爱互助。”美心道:“妈,你觉悟真高,我这次回老家,妹妹也说,家里有妈天不塌,里里外外,只要有妈在,总是有主心骨。”

 

老太太笑道:“什么主心骨,一家之主还是常胜。”

 

家欢哭,美心忙着去喂奶。老太太才想起来,说刘妈的儿子没奶喝,你如果富余,给一点,那孩子老吃牛奶净拉羊屎蛋子。美心问刘妈的儿子叫什么。老太太说叫秋林。

 

美心笑道:“你看人家孩子的名字,都安安静静的,咱们的好,家欢,闹得欢。”

 

老太太对常胜解释,“家丽取的,从欢迎到淮南几个字中找的,我看欢也不错,喜庆。”

 

家丽却并没有打算饶过汤家。

 

她的刺猬走失了。因为大老汤那一脚。还因为大老汤实在欺负人。

 

秋芳的意思是,或者再捕一只,或者去北菜市看看,那儿偶尔也有卖刺猬的。

 

“我那是白毛刺猬!带仙气儿的。天底下就没有第二只!”家丽懊恼。这股气没处撒,她自自然然又要和汤为民来个“了断”。

 

放学,家丽和秋芳在前头走。为民骑着自行车在后头打铃。秋芳回头瞥了一眼,说:“为民。”家丽说别回头,别看他。

 

为民的车跟上来,到两位女生旁边,“走,带你一段。”

 

是对家丽说的。秋芳有些发窘。

 

“汤为民。”家丽很郑重地。为民脚点地,车停住。家丽继续说:“从今天开始,你,和我,保持距离,至少三米。”说着家丽就拉着秋芳,往后退四五步。为民不解,“不是,何家丽你什么意思呀,我又哪里得罪你了。”

 

“别揣着明白装糊涂,”家丽说,“何汤两家,不共戴天,我们不适合做朋友。”

 

为民着急,“不做朋友,那做别的也可以呀,那就做战友,做革命同志。”

 

家丽拉着秋芳快速走。为民亦步亦趋,跟着。家丽上小路,为民也上小路,家丽走北菜市穿过,为民还是跟着。秋芳为难,问家丽怎么办。家丽说看我的,说着,就拉着秋芳跑起来,在前面那个路口,突然一转,两个人贴着墙面,别在墙角。汤为民推着车小跑跟上,路一转,刹不住闸,连人带车摔进个大坑里。

 

路在修,挖了深坑。

 

家丽头也不回地拉着秋芳走了。秋芳心疼,说别摔坏了。家丽说坑没多深,摔不坏。

 

这日,秋芳生病没去上课。放了学,家丽一个人沿着船塘子走,为民从后头跟上来。他没骑车。

 

“何抗美!”他喊她小时候的名字。

 

家丽回头看了一眼,没理他。为民跑到她前头,张开双臂,拦阻,“就算你不想理我,也应该给一个合格的理由。”

 

家丽觉得好笑,说:“理由你不是给你了么,怎么还纠缠不休,对你够客气了,还给理由,不想理一个人需要给理由吗?我们社会主义不想理帝国主义也需要给理由?立场不同,敌我矛盾,你让开,好那什么不挡路。”家丽没说出狗字。

 

汤为民说:“你那个理由我不接受,我家跟我有什么关系,出了那个家,我就是我,只代表我个人,除非你讨厌我这个人,讨厌汤为民,那咱们就一拍两散。”

 

何家丽伸手指点了点他的额头,“你这个人就是脑子不好,你叫什么?”

 

“汤为民。”

 

“不就是了?汤?我现在就听不得汤这个字。”

 

“那以后你叫我李为民,在你这,我跟我妈姓。”

 

“你还真是毫无原则。”家丽说,“我可不能让你欺宗灭祖。”

 

“或者这样,如果有大人在,我们就假装势不两立,但私下里,就还是好同学,好朋友,怎么样?”

 

“你怎么没去当特务?”家丽忍住笑,撇开他,先走了。

 

回去看秋芳。她拉肚子,刚吃了土霉素。家丽把将才为民在路上说的话跟秋芳学了一遍。秋芳劝:“你真不理他了?我看他这个人还挺真诚。”家丽道:“怎么理?他爸,他妈,他们家做的那些事情,忍不了,莫非真想他说的那样,当面一套背后一套?”

 

“不也挺有意思,当一回地下党。”

 

“我做不到,还不够累的,没人玩了,非要给他玩?”

 

秋芳又问了问班里日间的情况。她是班长。家丽简单说了说。秋芳留家丽在她家喝汤。家丽笑说:“别跟我说汤,听不了这个字,来气,刺猬都被汤给弄没了。”

 

秋芳改口:“那就叫喝点营养水。”家丽笑说这个好。刘妈进来喊孩子们喝汤。家丽转头就说,谢谢刘妈的营养水。

 

“什么营养水。”刘妈不解。

 

秋芳笑道:“妈,你煮的那锅,就叫营养水。”

 

刘妈道:“那是猪脚汤,什么营养水,玩洋的。”

 

秋芳和家丽对看,同时一笑,又同时伸手堵住耳朵,不听“汤”字。

 

从江都回来后,刘美心的工作积极性很高。除了代一个小组做酱油,只要有什么政治活动、政治号召,她能参加一定参加。如今,她又有了积极工作的动力。因为要“学大庆、超大庆”。回到家美心就跟老太太描述王进喜奋斗在石油战线的故事。

 

“我觉得我也能成女王进喜。”美心说真的,“你看,王进喜奋战在石油战线,我呢,奋战在酱油战线,石油是黑的,酱油也是黑的。”

 

“呦,石油力量大,酱油呢,不过是口头食,能比么?再说你不已经是劳模了么,心别那么高。”

 

“只是我们厂的劳模,连区劳模都不是,人家王进喜可是全国劳模,是要上北京接受表彰的。”美心刻意加强上北京三个字的读音。

 

“哦呦,那真是出远门了。”

 

美心畅想,“能去北京,多好。”她去的最远的地方就是淮南。美心双手捧在胸口,随口唱起最流行的歌,“红岩上红梅开,千里冰霜脚下踩,三九严寒何所惧,一片丹心向阳开……”老太太摘掉老花镜,手中针线活儿暂停,“你唱的那是重庆,北京在北面儿。”

 

“说的好像您老人家去过北京似的。”

 

“我怎么没去过?老早就去过,是你老太爷去北面做生意带上了我,那时候北京还不叫北京呢,没什么特别的,灰大。”

 

“妈,你去的是旧中国,现在是新中国的首都北京。”

 

老太太道:“哎呦,稀饭该扑了,你快去看看。”美心只好打断畅想,去小厨房看稀饭。看完出来,也不晓得闻到什么,一阵恶心,连呕了几下。老太太明察秋毫,“美心,不是又有了吧。”

 

美心抬起头,若有所思,一脸惆怅。她扶着院子里的那棵树,从前是枣树,被常胜一铁掀砍了之后,改种了泡桐。外头实中间空,已经有高度了。没完没了的生育。美心早烦了。可孩子既然来了,少不得又把他生下来。只是美心告诉自己平常心,不在意,无心插柳,或许柳就成荫。

提前先看版

《六姊妹》17 一片丹心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7364024/chapter/52919493/

前情回顾:

《六姊妹》 1 何家老大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7364024/chapter/51946928/

《六姊妹》2 二妹出世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7364024/chapter/51947658/

《六姊妹》3 为父报仇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7364024/chapter/51947924/

《六姊妹》4 一门一姓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7364024/chapter/52096176/

《六姊妹》5 一张肉票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7364024/chapter/52152415/

《六姊妹》6 资产阶级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7364024/chapter/52177230/

《六姊妹》7 要求进步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7364024/chapter/52209317/

《六姊妹》8 三妹有戏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7364024/chapter/52495572/

《六姊妹》9 一醉方休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7364024/chapter/52747890/

《六姊妹》10 淮河水猴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7364024/chapter/52912644/

《六姊妹》11 第四小妹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7364024/chapter/52918260/

《六姊妹》 12 美心回乡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7364024/chapter/52918458/

《六姊妹》 13 知识青年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7364024/chapter/52918675/

《六姊妹》14 脚正鞋歪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7364024/chapter/52918835/

《六姊妹》15 牛奶为证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7364024/chapter/52919099/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