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狗仔侦探(27)忽然失控

(2018-05-13 02:58:01) 下一个

X520 年度总选举前有个预热场。买了总选举 1280 元票的粉丝,可提前参加。小柯位列其中。他很得意挥挥票,“没有吧,1280。”其实月舞也给我留了一张,只是我没脸去取。

 

四眼妹讽刺道:“要不是八爷安排跟踪报道,正式场我都不去。”

 

小柯三令武五申,“不许乱报道。”四眼妹说是天禅公司花钱请的,都是正面的。小柯满意了。天禅有这种实力。

 

“去不去,一起。”小柯拍了我一下。我摇摇头,打不起精神。“你不是喜欢那个……”

 

没等小柯把话说完,我就抢先说:“没有,不是,别乱猜。”

 

四眼妹在旁边撇撇嘴。

 

预热场前夕,各个营销号就开始宣传火舞了。应该是小柯手笔,爱情力量大,小柯被人利用了还不自知。嗨,我何尝不是被人利用?就怕你没有利用价值。

 

投票、人设宣传以及人气,火舞都炒得足足的,总选举获胜过后进入演艺圈应该是顺理成章的事。连老张都在关注这个选举。“跟以前的选美差不多。”老张点评,“赢了的有了知名度,就开始演戏了,这个火舞仙子,可以演个打人的角色。”

 

“打人?”我不懂老张的意思。

 

“你看她眼神,杀气多重。”老张指点迷津。

 

“那是眼线划的。”我说。

 

老张说不一样不一样,我见的人多,比你看人准。

 

我随口问:“你看小柯和这个女的怎么样?”

 

“小柯,黄小柯,黄老师。”我反复解释。

 

“不合适。”

 

“何以见得。”

 

“他哪玩得过这女的。”

 

“小柯脑子好使。”

 

“遇到这种女人,脑子就不好使了,人家是要做大明星的,小柯能给她什么?”

 

“可以做她的经纪人。”

 

“经纪人,你想多了,隔行如隔山,每一碗饭都不好吃的。”我没再多说,继续跟老张扫街。

 

果不其然。预热场和接下来的答谢握手会,火舞仙子均一枝独秀。星舞、蝶舞紧随其后。月舞还是展现高难度动作,可粉丝里却出现一种声音,批评月舞只有难度没有美感,像演马戏。月舞仙子进前三的可能性不大。

 

我努力了。也帮忙了。掏钱找了几个营销号,写了文章,以大龄努力人设为基准,吹捧月舞。可从留言看,吃瓜群众只看到大龄,没接纳努力,有的话还说得难听,说什么一把年纪了还跟小姑娘争、别当花魁了直接干老鸨吧、粉永远擦得最厚……

 

这日,月舞又给我电话了。“前三,起码确保前三吧,前三就能上大制作电视剧《大爱》。”

 

努力努力……我声音愈发虚弱。

 

病了。我真病了。累是一方面,心理压力也大。发烧,从接了电话之后就开始发烧,我窝在旧沙发上。

 

一盒药砸在我脑袋上。

 

“吃点,别硬挺。”是四眼妹,她忙。抽空给我买了药。

 

我咳嗽不止。

 

“明天 X520 预热场,你去不去?”四眼妹问。

 

我还有脸去么。而且,身体也不允许。

 

我又咳嗽两声,说我看直播。“预热场没有直播。”四眼妹不忘给我打击。我再次猛咳。

 

“真那么在乎?”四眼妹临出门前问。

 

我说不出口。在乎,在乎,我在乎!我在乎的是永恒的回忆,逝去的青春,我在乎曾经的单纯,我在乎为什么曾经我在乎的都变了。也许,这就是成长。

 

月舞可能早就长大了。而我,还固执地做个小孩。

 

预热场结束了。小柯兴奋异常,火舞毫无悬念地获得最大人气。他秀照片给我看,“看这声势。”一片荧光海,还有应援荧光字幕。火舞的饭买 1280 元票的多。

 

“明年可能脱团。”小柯俨然经纪人口吻。我问准备去哪。小柯说去上海的 SNH48 混混,那才是中国顶尖的。“不过也不一定,说不定演大爱,一炮而红,不用混团了。”

 

花痴脸的小柯,畅想未来。

 

我问四眼妹呢。小柯说,鬼知道,没看到她,像她那种对工作没有热情的人,怎么能干出来。也是,狗仔本来就不是女人干的活,除非她根本就不是女人。

 

这么说四眼妹,我有点不舒服。“她人其实不错。”微弱的反驳。

 

“怎么,把你拿下了?”小柯嘴上依旧跑火车,“我就知道她要吃窝边草,听说她妈还给她相亲呢,她都不愿意去,还拍了相亲照。”

 

“你怎么知道?”我紧追着问。

 

小柯说就她手机屏保上的,“腮帮子特大。”他用手比划了一下。我立刻明白了。四眼妹的屏保,是我的杰作。

 

我的心似乎颤抖了一下。但立刻恢复平静。

 

晚上,小柯带我走饭局。和假脸网红,她已经有戏拍了,一场饭吃得欢腾腾地,临了在门口,我看到不远处树丛间有人拿着相机。是超哥。我揉揉眼睛,不敢置信。小柯还和网红打哈哈。我说了声方便一下,匆忙走过去。超哥也看到了我,转身要走。

 

“超哥。”我对着背影喊。他站住了。

 

哦,地中海果然长起了水草。风大,“水草”飘飘。

 

“你还好吧?”我不知道说什么。但必须要说。

 

超哥转过头。他看上去反倒年轻了。

 

“不是我告的秘。”我为自己解释,害怕误会。

 

“错了就是错了。”背后传来个声音。是小柯。他觑了一眼超哥手中的相机,“怎么,单干了。好久不见。”

 

小柯不太友好。

 

什么仇,什么怨。我不懂了。

 

“想拍我们艺人?”小柯转身拉过假脸网红,推到超哥面前,“给你拍啊,不用偷拍,光明正大地拍。”假脸网红问他是谁啊。小柯说,一个老前辈,拍过不少东西,你课的让他拍拍,能走红。假脸网红看出不对,立刻配合地拗姿势,“这样行不行,行不行,行不行。”

 

我说小柯你干什么。

 

超哥转身要走。

 

“不是你的时代啦,记住,你吃肉,也让别人喝点汤!”

 

夜色,无边。超哥隐没在黑暗中。

 

我忽然明白超哥被逐事件,是小柯使了力。 他是告密者?

 

“是不是你?”我问他。

 

“今天不谈这个。”

 

“是不是?!”我怒不可遏。再怎么也不能出卖兄弟。

 

小柯忽然失控,“他要过日子别人不要?谁都不容易!廖平凡,你还没有资格对我大呼小叫!你到底是哪头的?!谁带你玩谁给你好处给你机会你分清楚了!”

 

四眼妹来电话了,就说了三个字:看微博。

 

小柯带着网红,开车走了。

 

我点开微博:火舞出事了。

提前先看版:

狗仔侦探(28)两个吻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7865856/chapter/48237610/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