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短篇小说:头像本人(1)

(2018-05-10 05:17:30) 下一个

领带挑深绿色的,沉稳。西装还是合身的好,上班穿惯的那套黑色款,皮鞋也是旧的,同样黑色,但擦了油。站在门口的穿衣镜前,我拿手捋了捋我那帅气的油头。

嘿嘿,准备出门了。

任务:见灵魂伴侣。

探探上认识的,聊了大半年了,名字叫张春芳,山西来北京奋斗的女孩,本科毕业,29 岁,家境普通——跟我一样。

每天晚上十一点准时出现,因为忙。她是一名空姐,飞国内航班,我跟她特聊得来,通过语音,没错,春芳声音甜美,一听就是个美人。

人也美。照片我见过。我们都开诚布公。

“看到我了吧。”我开了视频。春芳不好意思,说不喜欢视频,过了两天,她换了个头像,不再是动漫了,而是个尖下巴的女孩。我截屏过去,打了个问号。春芳回复:头像本人。

不赖。喜欢。通过。

不过我们本来是相约永不见面的,做网上的知心朋友。可是,就在我们深入聊了西方哲学史之后——当然,这只是精神上的,还有还有……那就是几次高质量的电话性爱之后,我彻底喜欢上了这个山西女孩。

她也喜欢我。觉得我棒极了。

不过长久以来我们的确没打算见面,我有女朋友,跟我一个公司的,也做咨询,但只是有点有一搭没一搭,她心高着呢,我怀疑她只是拿我做备胎。

现在好了,分手了。虽然整天在国贸三期一个大办公室见到她还是膈应,可我下定决心走出来。

“见面吧。”我对春芳说。

“马上要飞。”她回复。

“只吃你一顿串串。”我嬉皮笑脸。

“是真忙。”

“我请。”

“不是这个问题。”

“那删了,永别。”我威胁,使出撒手锏。

管用了。春芳同意见面,约了时间。我存心想或许能约个炮。

我也撒谎了。我说我今年 32,故意说高了几岁,实际我只有 29 岁半,现在女孩都喜欢成熟男人。

没问题的。谁见面会看身份证呢。

我还说我是学音乐的,现在教少儿音乐。因为我经常在半夜放歌。春芳喜欢我的歌喉。至于真实身份,who care?我总不能说我是在国贸三期上班的材料狗。

地点选个洋气些的。国贸商城的福楼毕斯罗,西餐,有空运生蚝。春芳是空姐,应该见多识广。“穿空姐服过来?”我出发前问。

春芳回复:“看吧,下了飞机就过来,应该穿。”

惊喜!位置早定好了,靠窗,抬眼就能看央视“裤衩楼”。时间快到,我紧张,不停地看表,额头有些出汗。服务员问我要不要上菜,远远地,我看到入口处走来个人,类似空姐的一步裙,戴着口罩。应该是她!我打了个响指,让服务生上菜。

走过来了。朝我点头。我连忙站起来,礼貌地伸出手。

“你好。”春芳握我的手,“是江潮吧。”我网名叫江潮。声音是对的。温柔可亲。是芳芳。“你是芳芳。”我迫不及待说。

坐下,口罩还没摘掉。

“刚下飞机?”

“对。”说着,芳芳摘掉口罩,整个面目露出来了。我有点蒙。老实说,跟头像不太像,但你也不能说不是。那感觉就仿佛戴牙套前的 agelababy 和戴牙套后的,有“差之毫厘谬以千里”之感。偷偷点开手机。看头像。我隐约觉得自己被骗了。

头像不是本人。

“吃什么?”芳芳撩了一下头发。看到她的手了。精细保养过,但就是瘦,干,看上去不像 28 岁。情绪瞬间低落。“都安排好了,马上上菜。”即便如此,我还是保持礼貌。

“身材不错。”芳芳点了一下我前胸。扣子撑开了,露了一点肉。有些尴尬,信号很明显,我被骗了,我的头像是本人,她不是,但她现在想睡我。妈的。套路真深。

“音乐教的怎么样?”她问我。

我换上笑容,仔细回答,嗨,我不吃亏,无非一顿饭,买了个教训,网友都是见光死,探探也不可靠,一贯不网恋的我遇到个鬼,正常。

席间,她电话响不停。真忙。不知道骗了多少人,灵魂挺深刻,本人怎么这样!我在心里骂。又聊了一会当代艺术,这是我的长项,只是远没有深夜里聊得那么开心。

看着她的浓妆。“你比照片胖些。”我不甘心吃这个闷亏。

“角度问题。”

“鼻子好像不一样。”

“横看成岭侧成峰了。”

“颧骨皮肤好像也不同。”我说得明显。

“磨皮了。”她大言不惭,“这么在乎外貌?你跟照片上也不一样。”她返攻。“100%原装,头像本人。”我强调。讨论这话题还有什么意义。

好容易一顿饭结束,芳芳又让我陪她去酒店。行李箱在饭店门口。看来的确刚下飞机。行,送佛送到西,反正第一次见面也是最后一次。陪就陪吧。

陪她 Check in,入住,一进门她就说要洗澡,让我等一会。意思很明显。

我老大不高兴,说你想多了。

春芳看着我,一脸惊诧,“你什么意思?什么想多了?你知不知道你跟我想象中完全不一样,冷冰冰,完全像变了个人,是你非要见我的。”

她还先发飙了。德行!

“你跟社交软件上也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她强词夺理,浓妆还没洗掉。画皮。

“跟照片不是一个人。”

“有那么重要吗?我很差吗?”此地无银三百两。脸皮真厚。

“不是差不差的问题,是道德品质的问题,你撒谎,”我直戳要害,“刚 check in 的时候我看到了,你也不是 28 岁,是 35 岁,身份证这么写,你不是山西的,你户籍在深圳,你之前也不在北京。”

“没想到你这么肤浅。”芳芳点着一支烟,毫不掩饰,“是,我不在北京,一个网上认识的人在哪里重要吗? 我可是一下飞机就去见你的,为什么不能透过现象看本质?呵呵,我以为你跟一般庸俗的男人会不同,说好的灵魂伴侣呢?”

“抱歉,我跟其他庸俗的男人一样,接受不了欺骗。”我摊摊手,转身就走。

生平第一次“奔现”,失败。

出酒店门,我就掏出手机,狠狠把她删了。

提前先看版:

头像本人(抢先阅读)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essay/51381716/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