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狗仔侦探(19)B计划

(2018-03-05 15:23:50) 下一个

一场戏演下来,戏瘾是过了,可四眼妹的首次作业宣告失败。

 

小柯拿电脑把四眼妹拍来的素材倒出来。视频,全都对着地,照片,要么是背影,要么是下巴,根本没有我们想要的片场激吻照。

 

“都他妈废柴!”小柯来气,“演个丫鬟都演不好。”

 

我劝说还有时间,继续努力。

 

小柯说就说不能带个娘们来。

 

四眼妹委屈,说来的时候没人跟我说要演戏,也没人跟我说要戴隐形眼镜,到了忽然上马,赶骡子上架,你看我的眼镜还是坏的呢。

 

我接过四眼妹坏了的眼镜。

 

“腿没了。”四眼妹双目朦胧。我随手捡了地上一根干枯的小树枝,刚好楔入镜框的小圆孔里。再找一只,装上,便是暂时的眼镜腿。

 

递给四眼妹,我说:“试试。”

 

戴上试了试,她说有点戴不住,缺了后挂。再找两根短树枝。跟小柯要了治伤用的胶布。缠好了,做出弧度。递给她,“再试试。”

 

这下好了。四眼妹说谢谢。小柯说,跟女侦探合作就是麻烦,一点效率都没有。四眼妹立刻反驳,说新闻到时候是我发,想让我闭嘴就必须让我入伙。

 

又是吵架。我居中调解,问小柯接下来的安排。

 

“今晚睡哪?”四眼妹关心这个。

 

“睡?”小柯说,“马上工作,对方经纪人已经安排好了,一会赵伟娜和小鲜肉会有亲密动作,做好准备。”

 

有夜戏。赵伟娜还得演。我们用长焦镜头补了片场亲密照。勉强能用。接下来要拍私下照片。演到晚上 9 点,赵伟娜下戏了。周围没有酒店。所有演员住在附近一个废弃军工厂的职工宿舍里。鲜肉还没下戏。

 

我们只有等。

 

四眼妹问小柯,“可能么这,根本不是一个档,目标女主肯定回去洗洗睡了,哪还有新闻可拍,黄老师,你是不是搞错了,再问问经纪人。”

 

“不会错。”小柯口气坚定。

 

好,等。蹲守是我的专长。山里冷,小柯穿的厚,我也不算薄。四眼妹就少多了,只穿了一见长羊毛衫,漏风。

 

她瑟瑟发抖。女侦探首次出更,缺乏斗争经验。

 

我脱了风衣,“给你,我穿了两层。”

 

小柯打趣,“呦呦呦,廖老师怜香惜玉。”

 

四眼妹咬着牙,“我不要,我不冷。”

 

我坚持,说生了病没法工作,会影响我们的团队。无奈,四眼妹接过风衣,披上了。晚间十点半,鲜肉男演员下戏,赵伟娜的房车又开回来。赵伟娜坐在车上,鲜肉演员上车。好了,故事开始了。

 

小柯轻声喊,“长焦,对准了!”

 

我和四眼妹连忙就位,开拍。

 

哦,两个人在吃一碗馄饨。有新闻性。标题都好取:过气女星和小鲜肉深夜共食馄饨。“四眼,去背面拍几张!”小柯下令。

 

是,正面背面都有,才叫“全套”。

 

四眼妹迅速移动,这次干得漂亮,拍完,她打了个 OK 的手势。

 

我们刚准备收工,片场忽然闯进来一位穿皮草戴墨镜的女人,个子不高,头顶梳着发髻,浑身霸气。她脚步很快,和疲惫的片场工作人员气质迥异。

 

一道流星划过夜空。

 

皮草女人目标明确,以每秒三步的速度穿过片场,直奔赵伟娜的房车。

 

什么情况?!我给小柯打了个手势。这局面我第一次见。

 

小柯猫着腰,穿过草丛,迅速跑到我身边,蹲下。四眼妹也迅疾回撤。我们仨端着相机,都没按快门。

 

皮草女人走房车跟前,大声问:“你是赵伟娜吗?!”

 

霸气外露。

 

我拉长焦距,我们从小镜头里观察这一幕。

 

赵伟娜含着馄饨,没回答。鲜肉男演员为她出头,“你谁啊?大婶!”

 

“她是赵伟娜吗?”皮草女人又问了一遍。

 

“是,怎么样?一边待着去!”鲜肉不客气。

 

啪!手起刀落,迅雷不及掩耳,皮草女给了赵伟娜一耳光,结结实实。赵伟娜嘴里的馄饨被打出,口水横飞。

 

我们仨呆住。小柯最先反应过来,“快拍!”

 

我和四眼妹的快门闪得比电还快。

 

接下来的画面十足狗血。皮草女人和赵伟娜来了一场史诗级的厮打。头发,指甲,拳打,脚踢,两个人从车里打到车外,从天上打到地下,鲜肉演员想要拉架,也挨了一记窝心脚。

 

我们看得心潮澎湃,叹为观止。

 

娱乐圈年度最大新闻之一。注定又是头条。

 

睡意全无。我拍!

 

架打完了,小柯立刻提着东西,说撤!我和四眼妹朝职工宿舍去,小柯喊我们,“这边。”

 

唔?这边?什么意思。

 

我指了指反方向。“这边!”小柯是不容置疑的口吻。

 

行,走吧。我叫上四眼妹,跟着小柯跑步前进。跑了半里路,才知道小柯是往我们的车里跑。上车,发动,我们启程了。

 

“去哪?”四眼妹问。

 

“回北京。”小柯答。

 

“我的衣服还在宿舍呢!我刚从淘宝买的新款!”四眼妹抗议。

 

我似乎理解了小柯的用意。

 

“回去再说!”小柯不屑,“你什么时候能上点道儿,做一百年你也成不了上流狗仔!”

 

嚯,狗仔还分上流下流,第一次听说。

 

夜路,我们走得小心翼翼。周围没有一点声音,时不时传来的野狗叫,点缀几分凄凉。

 

“刚那女人是谁呀?真猛。”四眼妹率先回忆刚才发生的第三次世界大战。

 

“估计是仇家。”我想象力有限。

 

“什么仇家?”小柯哼了一声,似乎是嘲弄我们的智商。

 

“不是仇家往死里打?”四眼妹问。

 

小柯想了想说也算仇家。

 

“什么仇什么怨?”四眼妹接着问。

 

“那女的赵伟娜金主的老婆。”平地一声惊雷。这人物关系。

 

说好做假戏的,却成真的了。

 

“然后呢然后呢……”四眼妹天真无邪,果然没谈过恋爱。

 

小柯说:“没有然后,然后我们发财。”我佩服小柯的当机立断。

 

手机响,是小柯的。

 

赵伟娜的经纪人打来的。

 

小柯不接。等响过一阵,他就把手机关机了。

 

“任务结束了?”我问。

 

“现在我们实行 B 计划。”小柯说。

 

后视镜里,我看到小柯鬼魅一笑。这小子永远有 B 计划。

提前先看版:

狗仔侦探(20)资源互换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7865856/chapter/45845810/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