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种南瓜

(2017-09-10 03:41:53) 下一个

超市买的南瓜,剩了几粒种,打春丢在盆里,竟出了芽。
起先并不茁壮,苗软了几次,浇水也不管用,索性旱一点,后来头抬起来了,但长势缓慢,等天下雨,把盆拿出去淋,经了风见了雨,长得快多了。
秧子长到十厘米左右,感觉这个小盆已经无法满足它的生长需要了。南瓜是藤蔓植物,家里没法攀爬,趁个阴天,我把小秧移到小区花园的一个土坑里。
是挖树留下的,土松,有沙,透气性好,我亲眼所见,里面埋过狗屎,也算有点先天肥料。
埋进去了。
起码一周,苗儿是耷拉着头的,从屋内到屋外需要适应,既然选择长大,就不能在温室的花朵了,我只是偶尔下班时浇点水。
大约过了两周,瓜秧的腰杆子挺起来了,接着就是长。很顺利,很快就开始抽叶,沿着矮冬青网上攀,长了有小一米,正式开始在大自然种历险了。
有天大早上,小区修草坪,几个师傅端着打草机作业。我没往心里去。等晚上回来,发现南瓜秧被打得粉碎,茎叶全部牺牲,只剩一个小头冒在土里。
可恶!什么打草,根本就是屠杀!
小区的草坪被修得跟狗啃的一般,旁边的金银花和紫苏也没能幸免于难。
没戏了。我想。
到此为止。它就这个命。
公蝗虫打草小花园,南瓜秧命丧当场。
我为南瓜难过,一手栽培,悉心培养,如此结局。
世事真无常。
谁料,一场雨一下,断了脖子的南瓜秧又开始抽条了。
天。
这次长得更迅猛。蔓延。不出一个礼拜,它就恢复了元气,一个月内,它已经兵分两路,不但覆盖了冬青树丛,还一路入铁木真征服欧洲一般,朝另一个单元门口延伸过去了。
南瓜叶越长越大,跟脸盆似的。
浓绿,带刺毛儿。
一夏天,借着伏天的热度,我瓜势不可挡。立了秋,开始打花骨朵了。
我开始期待结瓜。
这日清早,打草机轰轰作响。
打草的大爷们又来屠杀了。
决不允许,绝不答应!
我立刻出门,在花园门口等着,大爷们举着机器一到,我便冲上去解释,大概意思是种瓜不易,马上开花了,希望不要打掉。
大爷倒不是坏人。愿意保留。这荒郊野岭的地方,要不是成为城市副中心,打草都多余。大爷们显然也是应付差事,留着南瓜在,他还省劲呢。积点阴德。
交涉好,我心满意足去买早餐了。
等我拎着豆浆回来,耳边轰响依旧,到花园口,眼见着一个人拿着电动除草剪,正把我的南瓜杀得片甲不留。
刀下留瓜!
怎么搞的,什么情况,说了不打,还偏要杀!到底有没有诚信。
等走近了,才发现这是第二波,是修树的,刚才我交涉的,是打草的。
躲得了初一,没躲过十五…
南瓜已被杀了一半。
攀在冬青树上的那一侧已削平了。另一条比较低调沿着地走的,还没落入死地,我连忙继续交涉,好歹留了下来。
盛极而衰。遭此大劫。
好在根苗尚在,尚有希望。仔细观察,剩下的那一边,居然长得也还算不错。客观说,少了另一半抢营养,或许它更有结瓜的胜算。
福祸相依,瓜生如人生,有时候你只能往好的方面想。
天凉了些。
开始开花了。花色,花盘大,早晨开,晚上闭。
我咨询了专业人士,南瓜花分公母,母花开后是要挂瓜的,花蒂末端有鼓起,公花花朵小,蒂端没有突起。过了几天,公花也开了。说是公母花必须授粉。我坚持认为:花一开,就有蚂蚁爬上去,另外加上各种蜂蝶,应该能实现自然授粉。可没过多久,母花下面的小瓜瘪了。究其原因:没授到粉。
我申辩,明明有蚂蚁爬来爬去呢。专业人生解释,北方不必南方,昆虫少,指望自然授粉,几率很小,而且你这就种了一条。几率更小,建议人工授粉。
因此,等到第二朵母花开放,我连忙摘了朵公花点了点。授粉,成功,瓜接下来了。越长越大。
南瓜是夜里长,几乎每天都有变化。藏在树丛里,存了一条命。啊呜,活下来了。
老话讲,种瓜得瓜。
不值钱是真不值钱。可一路千难万险,竟也让人有几分感动。
从春到秋,种种意外,一条南瓜竟无意中模拟了人生。
谁一辈子没遇到点事呢?只是有的人挺过去了,有的没有。其中有太多因素,偶然的,必然的,过程有趣,也要一个结果。
生命,原本脆弱,始终坚强,所以伟大。
因为这,我的南瓜到底有几分可歌可泣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喜清静 回复 悄悄话 好顽强的南瓜。你的南瓜有十分的可歌可泣。好文章。
胡子大伯 回复 悄悄话 可以入选中学课文
茵茵梦湖 回复 悄悄话 这篇博文的风格令人联想起《落花生》了,而且感思更丰富自然。
博主还客串了一把南瓜的好媒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