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子羔羊(公共微信平台)

创作的冲动来源于对过去的尊重和对未来的向往。字里行间无意中表达出你的理念,你对生活,工作,爱情的诠释。

文章均为狮子羔羊原创,版权归狮子羔羊(CN) 及其笔名拥有者所有。为保护微信公众平台的【原创】特性,有意转载者请联系作者
个人资料
正文

静之若仪(186)万事开头难

(2019-07-07 20:41:01) 下一个

静之若仪(186)万事头难

作者:狮子羔羊

 

一个周未很快就过去了,美丽母女的时差效应逐渐减弱,一家人团聚的兴奋也随着周未悄悄地淡去。

 

星期一早晨,正璿带着美丽母女来到社安办公室为她们办了手续,去银行把美丽的名字加到他的银行账户上,为美丽办了银行卡,然后带她们来到他已经联系好的小学。

 

长接待了他们一家。根据帆帆的情况,校长建议他们让帆帆重读一年级并且参加一个ESL的英语强化训练课程。他们惊奇地发现,在美国上学不收学费,也不收书费。不好的就是上课时间太短,下午三点钟就下课了。而且这里法律特别怪,家长把小孩一人丢家里算犯法。如果父母是双职工,无人在家陪孩子,学校有私人公司承办的学前/学后班。因为不是政府经办的,收费颇高,一个星期就收一百六十块钱。

 

办好手续,问明情况后,校长建议帆帆留下来开始上学。看着校长和帆帆鸡同鸭讲的样子,正璿有些担心。但是他知道这是一个必须经历的过程,正璿狠了狠心带着美丽就要离开学校。看着帆帆不舍爸妈离去的表情,美丽忍不住地要留下陪女儿。正璿和校长都不赞同。

 

 

安排好了帆帆,正璿和美丽开车回家。一路上正璿就开始和美丽介绍他了解到的情况和为她做的各项准备工作,美丽听着并不热心。两人都感觉到有些不和谐的味道。

 

到家后,看着已经接近中午时分,正璿从冰箱里拿出食材准备做午饭。美丽要来帮忙,正璿就试着向她示范如何用电饭锅煮饭,如何用电炉和微波炉,怎么开排风扇。毕竟这些都是简单的操作,不一会儿,美丽就学了八九不离十。两人一道做起午饭来。美丽惊奇地发现以前在家不太进厨房的正璿竟然有板有眼地做起饭来。自从结婚后,厨房一直是婆婆的领地,偶尔美丽自己也会下厨做一两样自己喜欢的菜。正璿从不挑剔,她们做什么他吃什么。美丽一直以为他不会做饭,就像传说中的妈宝学霸一样,没有生活自理的能力。以前不知道,现在知道了,你会做以后就让你多做些,谁还和快活有仇啊!美丽暗暗想道。

 

饭后,正璿麻利地把剩菜用保鲜膜包好后放入冰箱,把碗筷放进洗碗机。美丽没见过洗碗机,她问正璿为什么不洗碗,却把这些脏的碗筷放进这个碗橱里。正璿笑着说:这是洗碗机,不是碗橱。说着,他就向美丽示范了怎样操作洗碗机。看完后,美丽不以为然地说:嗯,这东西费水费电又费时,还不如自己洗呢。正璿试着劝美丽说:这里,时间最宝贵,人家都设法把做家务的时间省出来做更重要的事情,所以就发明了这东西。我们也应该慢慢适应美国人的想法。

 

饭后,正璿从电脑桌上拿出一叠文件出来,在小方桌上摊开。做好准备后,他对喝着茶的美丽说:丽丽,这是我了解到的情况和一些准备工作。我来和妳讲讲。丽端着茶杯来到方桌前坐下。

 

正璿开始一五一十地讲起来:这几天妳也看到了,这里不开车就什么事都办不成。人家都说不会开车就像不会走路一样。我们实现美国梦的第一步就是学开车、考驾照。考驾照分两步,第一步笔试,主要是考交通规则和行车常识。笔试通过后,就能拿到培训驾照,那时我就能带妳上路学开车。然后是路考,路考通过这事就算成了。

 

讲到这里,正璿指着摊开的一份文件说:这是我从朋友那里拷来的笔试考题,一共有三份。我听人说,DMV这三份试卷,妳把这三份题搞定了,笔试一定通过。

丽探头一看,全是英文,能看懂的没几个字,她脱口问道:这都是英文的,有中文的吗?

正璿解释道:我听说在加州这考卷还真有中文的。但是我的中国朋友都考英文版的,我也考了英文版的。我没有中文版的考题。再说,这里的路标全是英文的,如果不懂考题里的英文,以后开车也危险。反正我们来美国,英语这一关是必须过的,我们就从驾照笔试开始,我帮妳一起学,好吗?

 

看到美丽面有难色,正璿起身走到电脑桌前打开电脑,招呼美丽过来说:丽丽,妳来看,我把这些考题输进电脑,写了一个模拟考试程序。用这个程序,可以帮妳复习。妳若能过这个模拟考试,就能去DMV考了。

 

丽不太积极地应道:好吧,我就先学学吧。

正璿指着电脑桌上方的书架说:先把这些题全看懂,遇到不认识不懂的地方,我在家时问我,我不在家时,查字典。我每天晚上再和你讲。弄懂后再用那模拟考试程序进行强化记忆。

 

说完,他放下那叠考题,拾起另一份文件,对美丽说:驾照搞定后,我们就向下一步进发,争取明年春季入学。这是我收集到的材料,妳看看。

 

丽接过文件瞄了一眼,唉,又是英文,看着就头疼。她放下文件,抬头看着正璿说:我不要上学,我要打工去!她指了指小台北所在的方向说:我就到小台北旁边的大华九九打工去,到旁边的海鲜酒楼端盘子也行。反正我不要上学,我知道我的英语有几斤几两。你不要逼我!

 

正璿心想,且不说这打工没有什么前途,挣钱也不多,这H4签证就不能打工呀!他耐心地向美丽解释道:妳的签证不能打工,打工就非法了。妳还是正正经经地学个什么专业。妳在国内不是学过生化吗,可以继续学。要不然,学个会计专业也好……”

 

丽打断正璿的话说:不能打工,我也不上学。我就在家带小孩,反正帆帆放学后不能一人待家里。

 

就在两人讲话的当儿,门口响起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正璿开门一看,是帆帆。只见她流着眼泪,急匆匆地向洗手间跑去。正璿示意美丽进去看看。

 

不一会儿,美丽出来拿了帆帆的干净衣裤又向洗手间走去。正璿不解地问道:怎么啦?

丽低声说:小孩要上厕所不会讲,又不敢自己去,忍不住就尿在裤子里了……”

 

 

正璿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狮子羔羊 回复 悄悄话 OA说的有道理。要不,我和正璿说说?回复 'Once-always' 的评论 :
Once-always 回复 悄悄话 其实啊,纯儿急了点,美丽初来咋到,好歹让人家歇口气,是不是?这么急着帮她安排,人难免会有抵触情绪。
狮子羔羊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jun100' 的评论 :Jun说得有道理。有机会我还想读书,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机会了。谢谢光临!
jun100 回复 悄悄话 唉,美丽真是短见,这么好的条件,不过上学打工哪样辛苦,可能因人而异吧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