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子羔羊(公共微信平台)

创作的冲动来源于对过去的尊重和对未来的向往。字里行间无意中表达出你的理念,你对生活,工作,爱情的诠释。

文章均为狮子羔羊原创,版权归狮子羔羊(CN) 及其笔名拥有者所有。为保护微信公众平台的【原创】特性,有意转载者请联系作者
个人资料
正文

静之若仪(177)出发远行

(2019-06-13 06:07:54) 下一个

静之若仪(177)出发远行

作者:狮子羔羊

 

正璿、美丽一家三口,拖着两只大箱子,一只小箱子下楼。为了能在美国省些钱,正璿带了半箱子方便面,几十包榨菜,再加上各种专业书,单是英语字典就带了《新英汉词典》、《牛津英汉双解辞典》和一本《袖珍英汉字典》。两只大箱子都挺重的,超过限制重量几公斤。正璿打听了,有经验的人都说稍微超一点没关系,超过五公斤以上就要罚款了。虽然带足了吃的用的,他没带多少衣服,特别是几乎没带厚衣服。听说加州那里是太平洋海岸,属于海洋性气候,不太冷,四季阳光明媚。不是有《加州的阳光》那首歌吗。

 

来的出租车是一辆红色夏利车。后面行李箱只能放进一大一小两只箱子。司机吃力地把另一只箱子放进后座。正璿坐在副驾驶座上,美丽抱着帆帆紧挨着那只硕大的箱子坐在后面。司机在确认大家都坐好,门也关好之后,启动发动机。小车发出很大的噪音,吃力地向小区外驰去。

 

自从出了家门口,正璿一直紧张、兴奋地忙碌着。直到全家人坐定,车子开动了,他这才想起没来得及和妈妈说上一句道别的话,心里后悔极了。

 

小车把他们一家送到上海路公交车总站。正璿让美丽下车负责照顾好帆帆和她随身小包包,他自己和司机一道把一只只行李搬了下来。正璿要按表给司机车费,司机说这行李太重,耗油,要多收五块钱,加上里程表上的二十三块钱,一共二十八块钱。正璿给了他三张十块的票子。司机说了声谢了,就摇上车窗,绝尘而去。

 

正璿站在街边举目张望,看到不远处果然有一巨型大巴。他指着大巴对美丽说:妳带着帆帆到那里去。箱子我来管。

 

美丽顺从地抱起女儿径自向大巴走去,正璿原本想这箱子都是有轮子的,推推拉拉不应该太困难,谁知道,这轮子太小,水泥路面不平,箱子推得歪歪倒倒的就是不向前走。无奈,他像大力士一样,一手提着一只箱子,吃力地向前走。为了顾及另一只箱子,他走一会儿,就把箱子放下,再回头拿落在后面的箱子……

 

就这样,两百米远的距离让正璿折腾了二十多分钟,还搞得满头大汗。

 

走到大巴车前,正璿顾不得擦汗、喘气,掏出钱来买车票。卖票的人指着车子让他们自己上车,说行李交给他们装运。正璿不放心,他让美丽抱着帆帆先上车,自己在车下看着工人把他的三只箱子装进行李舱后,这才放心地上车。美丽看到正璿上车,连忙招呼他过来坐在为他占的座位上。小姑娘看到爸爸来了,要坐在爸爸身上。美丽手没松,说:给妈妈抱,让爸爸歇一会儿。

说完,美丽腾出一只手,从衣袋里掏出一条手娟来给正璿擦汗。正璿想接过手帕自己擦,美丽让过他的手,坚持要亲自为他擦汗。正璿只好作罢,把脸转向她,任由她擦拭脸上的汗。看着美丽满含爱意的笑容,正璿也开心地笑了起来。

 

几个小时的车程,他们到达上海虹桥机场。毕竟是机场,正璿找来一推车把箱子行李全部放在上面,推着车子轻松地和美丽并排走进候机大厅。

 

他们找到华航的检票处,交上机票,签证,开始办理登机手续。

托运了行车,拿了登机牌,找到了安检口,正璿觉得轻松多了。再下面就是进安检、登机了。正璿看了看手表,还早,离起飞还有三个小时呢。想到一家人从早晨到现在还没吃东西,正璿提意去餐厅吃饭。美丽顺从地表示赞成。

 

在餐厅坐下后,正璿起身去买食物。待他端着两碗面条回来时,发现美丽两眼泪汪汪,哭得梨花带雨。他爱怜地紧靠着她坐下,美丽顺势投在他的怀里,喃喃地说:舍不得你走……”

正璿把妻子女儿搂在怀里,也动情地说:我也舍不得妳们……”

这时,还不太懂事的女儿,挣脱爸爸的拥抱,指着桌上的面条说:帆帆要吃面面。

夫妻俩这才松开对方,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开始吃面。美丽让正璿一个人吃一碗,自己和女儿共吃一碗。看到美丽耐心地喂女儿的样子,正璿真的觉得美丽变得真美丽了。

 

吃完面条,正璿看看手表,觉得差不多应该去排队等安检了。

 

三个人一道排在队伍的最后,随着队伍向前移。眼见就要到与送客分手的地方,与分别的时刻越来越近。美丽放下女儿,不顾四周的人群,忘情地投进正璿的怀里,紧紧地抱住正璿,似乎要把自己印在丈夫的身上,眼泪止不住地流了出来。正璿也以热情的拥抱回应着妻子。他喃喃地说:丽丽不哭,我搞定后就接妳们来美国。妳在家照顾好我妈和帆帆……”

美丽连声应着,久久不愿放手……

直到后面的旅客轻轻地碰了下正璿,指了指他前面的空档,正璿这才发现应该是与母女道别、进去安检的时候了。他松开美丽,美丽明知是分开的时候了,她偏偏不松手,哭出声来了。你,你,不要忘了我们……”

正璿一边应着,一边挣脱美丽的拥抱,弯腰捧起帆帆的脸,亲吻了女儿两颊各一下,站起身来,转身向安检口走去。在他的身后,美丽抱着女儿,抹着脸上的泪水,走出队伍,站在一旁默默地注视着远处自己的丈夫。

 

正璿交上登机牌和护照,机场人员检查后让他过安检门。他走过安检门后,回头看去,美丽和女儿正向他挥手。正璿举手向她们道别后,向前面登机口走去。候机大厅里,美丽抱着帆帆失声地哭了起来,他走了,走得这么远,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他……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狮子羔羊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EndofApril' 的评论 : 戴维斯,参加女儿的毕业典礼。明天去优胜美地
EndofApril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狮子羔羊' 的评论 : 来出差吗?北加还是南加?
狮子羔羊 回复 悄悄话 来到加州,倒时差,睡不着,又码了一节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