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子羔羊(公共微信平台)

创作的冲动来源于对过去的尊重和对未来的向往。字里行间无意中表达出你的理念,你对生活,工作,爱情的诠释。

文章均为狮子羔羊原创,版权归狮子羔羊(CN) 及其笔名拥有者所有。为保护微信公众平台的【原创】特性,有意转载者请联系作者
个人资料
正文

静之若仪(172)兄妹相见

(2019-06-10 18:23:11) 下一个

静之若仪(172)兄妹相见

作者:狮子羔羊

 

晚上,把儿子送出门,静仪就忙着为孙女儿弄晚饭。小姑娘因为一天没见到奶奶的缘故,跟在静仪身后,奶奶长奶奶短地叫个不停。

 

静仪把为小公主特别制做的菜泥做好后就开始喂起她来了。说来这菜泥还是按照美丽找来的制做方法做的呢。为了把小孙女照顾好,静仪从不按自己的老方法,总是按他们夫妻俩讲的新方法做。她总是说:一代管一代,老方法不灵啰……”

 

喂好小姑娘,她自己才胡乱弄些剩饭剩菜吃了当晚饭。

 

眼看都快到九点钟了,还不见儿子回来,静仪决定先把帆帆上下都洗了,让她在床上睡了。为了防止她从床上滚下来,静仪在她两边分别放一个大枕头。看着这可爱的小女娃,静仪想起正璿小时候,斤把重尺把长的样子。哎,转眼间,又是一代人了,现在他的女儿都这么大了。

 

九点一刻左右,帆帆刚刚睡着,静仪听到儿子自行车的声音。她轻手轻脚地走上前去开门。果然是儿子纯儿。只见他一张关公脸,怒气冲冲的样子,静仪关心地问道:谈得怎么样?怎么丽丽没和你一道回来?帆帆刚睡着。

 

正璿没有表情地说:谈得不怎么样,反正我把我要说的话都说了。我来把帆帆叫醒带回家去。

静仪焦急地埋怨道:你呀,就是这个臭而犟的脾气,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改改。看到妈妈生气了,正璿态度放缓了些,对妈妈笑着说:我改,我改,还不行吗?

静仪继续数落着儿子:你看,小娃睡着了,你要把她弄醒,你骑自行车,又不是坐公交,这晚上风大天凉,小娃弄受凉了怎么办?你们吵架不要紧,别弄病了小娃!你说你把她带回去,你不上班了?谁接谁送?我看,听我一句话,让我带吧。你还是赶快把丽丽接回来,这样家不像家的,不行呀……”

听着妈妈的数落,正璿不敢回嘴。确实,妈妈比自己想得周到。最后,他抬头看着妈妈说:我这不是怕妳辛苦嘛。好好好,听妳的。干脆我也不走了。

 

母子二人这才安顿睡下。

 

第二天,一大早,正璿吃了早饭就上班去了。静仪在家带着孙女。

 

中午时分,正瑛急匆匁地来家。见到静仪的第一句话就是:姆妈,他们两个又淘气啦?

静仪奇怪女儿怎么知道的,看到妈妈困惑的表情,正瑛继续说:今天小陈,丽丽的堂嫂打电话给我,说我们正璿要和丽丽离婚,说就是因为婆媳不和造成的。

听到这里,静仪道:不会吧……我走的时候嘱咐他不要吵架,好好过日子。他还答应我了呢……”

正瑛劝道:其实,别管他们,离了也好。离了,凭我们正璿,还不能找个更好的?

静仪正色道:胡说!我回来就是想让他们好好过日子,没了我夹在里面,说不定他们就好了。

正瑛息事宁人地说:好好好,我不胡说,待会晚上妳自己问他。

母女俩一个喂着帆帆,一个吃着中饭,边吃边聊。吃完后,静仪哄帆帆睡觉,正瑛休息了一会就去上班了。

 

下午四点钟左右,静仪刚刚喂完午睡起来后的帆帆,门外响起了敲门声。静仪打开门一看,是美丽。帆帆看到妈妈,喊着妈咪,妈咪就扑了上去。

美丽抱起女儿,和颜悦色地对静仪说:妈妈,您帮着带帆帆辛苦了。回头她对帆帆说:帆帆有没有让奶奶生气呀?小姑娘认真地回答道:帆帆乖,帆帆不惹奶奶生气。

看到美丽口气还不错,静仪温和地劝道:丽丽呀,听说妳回妳妈妈那去了。听我一句话,回岗子村吧,小夫妻的要互相体贴、照顾。俗话说,夫妻同心其利断金。你们好好过日子吧……”

说到这里,美丽脸一变,哗啦哗啦地哭了起来,把在她怀里的帆帆吓了一跳,小姑娘连忙挣脱妈妈,跑去奶奶的怀里,探出头奇怪地看着妈妈。美丽一边哭一边断断续续地说:吕正璿,他说,他说……我把妳气走了,要和我离婚……妈妈……妈妈……妳救救这个家,救救我们毋女俩吧……呜呜……呜呜……”说着她竟然走到静仪面前跪了下来。

静仪看了,不知道怎么劝,看来正瑛讲得不是空穴来风。唉,这个正璿,真是淘气,让我烦多少神啊。来来来,妳先起来。别哭,有话慢慢说……”静仪劝道。

 

美丽这就开始添油加醋地把正璿去她家告状的事说了一遍,静仪知道儿子的脾气,一定是为自己打抱不平去了。她只听不应,心想等儿子回来再与他谈心。无论如何,离婚二字不可轻易出口。

 

就在这时候,又有人敲门。静仪起身开门一看,来人是一身材高大的老者。老人虽说一头银丝,却梳得一丝不苟,上身穿着一件银灰色西装,里面一件砖红色马球衫,下身穿着一条蓝色牛仔裤,脚蹬一双白色网球鞋。金丝眼镜后面一双似曾相识的眼睛盯着静仪看。

 

福生!

二果果!

 

果真是妳,我终于找到妳了!来人一把抱住静仪。

 

二果果,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你的信,我都收到了。我不敢回信呀……”

 

我知道,我知道。果果不怪妳。见到就好,见到就好……”

 

两人激动地讲着话,静仪高兴地流下了眼泪。

 

美丽抱着帆帆,看着这两个老人,不知道怎么是好。她从未见过婆婆流泪。

 

过了好一会儿,静仪这才对美丽,说:这位是正璿的二舅舅,从美国来的。

说毕,她转身对福源说:二果果,这是正璿的爱人,丽丽。这是他们的女儿。

美丽听了,连忙就着女儿,说:帆帆,快叫舅爷爷!

帆帆乖巧地叫了一声:舅爷爷好!

老人高兴地摸了摸小姑娘的脸,说:帆帆好,真聪明!说完,就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红纸袋,放到帆帆的手上,说:收好了,让妈妈帮妳买个玩具什么的!美丽从女儿手里拿过红包,收进口袋里,笑着对老人说:谢谢舅爷爷!

 

看着两位老人热情叙旧,美丽借口要回家看妈妈,把帆帆交给静仪后,匆匆走了。

 

两位几十年未见的兄妹也顾不上美丽,他们尽情地诉说着这几十年的生活,几十年的思念……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