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子羔羊(公共微信平台)

创作的冲动来源于对过去的尊重和对未来的向往。字里行间无意中表达出你的理念,你对生活,工作,爱情的诠释。

文章均为狮子羔羊原创,版权归狮子羔羊(CN) 及其笔名拥有者所有。为保护微信公众平台的【原创】特性,有意转载者请联系作者
个人资料
正文

静之若仪(134)洒泪祭父

(2019-03-06 10:59:56) 下一个

静之若仪(134)洒泪祭父

作者:狮子羔羊

 

 

静仪知道在这关键时刻,明皓最需要的是一位镇定自若的妻子为他安排后事,孩子最需要的是一位运筹帷幄的大人掌控大局。她强忍丧夫之痛,沉着冷静地为明皓安排一应事宜。

 

吕家祖茔位于中央门外吉祥庵坐北向南的一面山坡上。这里前探燕子矶看扬子江水、后靠紫金山观龙盘虎踞城,堪称风水宝地。

 

五九年初,国防部立项在南京建立专门生产军用雷达的生产基地,对内番号为924厂,对外称为南京新联机械厂,厂址设在中央门外迈皋桥与吉祥庵之间。新建时,跑马圈地划进大片农田、山林。吕家祖坟幸免于难,但也被工厂的围墙紧紧逼近。立于坟头向山下望去,新联机械厂的工人宿舍区尽收眼底。

 

寿庭的小儿子耀洲大学毕业以后就被分配到新联机械厂做工程师。因为他的新婚太太在北京工作,耀洲就和其他的单身职工一样住在工厂单身宿舍里。知道吕家祖坟就在工厂的附近,他经常利用傍晚、周末闲暇时间去吕家坟头锄草、扫墓、描碑。

 

明皓过世的当天晚上,静仪领着孩子在家里设起了灵堂。正璿在准姐夫小刘的陪同下去邮电局给在溧水邮电局工作的姑妈打电话,通报了爸爸过世的情况。明蓉当即表示第二天就来南京奔丧。随后他俩挨门逐户地到各至亲好友家登门报丧。

 

第二天一早,正瑛和男朋友小陈去清凉山与殡仪馆联系,安排葬礼事项。

 

九点钟左右,明皓的师兄弟,城外徐家山头的少东家,徐龙祥,亲自登门吊唁。静仪率着三个孩子向老朋友致谢。

 

静仪把吕家祖坟的坟亲家的姓名地址和耀洲的联系方式交给老徐,按照明皓的嘱咐,把坟山的安排全权委托给老徐。

 

中午时分,殡仪馆的车子来运遗体。人还没上担架,从溧水赶来的明蓉就急匆匆地走进了门。

看到明蓉来了,已经有些麻木的明霞迎着妹妹哭了起来。两姊妹跟在静仪身后和孩子们一道把她们最信赖的哥哥送上车。看到那车子渐渐远去,消失在小巷拐角处,她俩失声痛哭。静仪上前搂着她俩说:大事当前,妳们要节哀顺变,保重身体。这样明皓也走得了无牵挂……我们回去吧……”

 

下午四点钟左右,老徐带来一个不太好的消息:因为工厂有扩建计划,邻近地区的坟地一律只出不进。老徐和耀洲商量后决定将吕家祖坟迁去徐家山头,老徐家后面的山上,同时将明皓与祖先同葬一穴。因为与工厂扩建有关,耀洲与厂里商量调用一辆卡车一辆客车为吕家迁坟、安葬所用。静仪向老徐致谢说:谢谢你了,明天在徐家山头这边的事就拜托你了!老徐握着静仪的手说:我和明皓兄弟一场,最后送他一程,这是应该的。

 

 

第三天,午夜后的一阵暴雨把小巷的地面冲刷得干干净净。阳光下,一滴滴晶莹的水珠顺着法桐树叶落在地上。雨后的天空碧蓝如洗。

 

早晨八点,一辆客车停在昇州路彩霞街路口。正璿手捧爸爸遗像走在前面,静仪一身素装,在正瑛、正琅的搀扶下,紧随正璿的后面。明霞、明蓉泪眼婆娑地走在静仪母女的后面。大约五步以外,前来为明皓送行的众亲友随着吕家人缓缓地向巷口走去……

 

 

九点整,早晨的阳光探进殡仪馆小礼堂里,吕先生的遗像高挂正中,一挽白色菊花扎成的花圈安放其下。白色挽联上书明皓夫君千古,下联妻静仪率子正璿、女正瑛、正琅敬挽。礼堂墙面四周挂满了各色绸缎挽幅,八个花圈沿着礼堂两侧一字排开,低沉的哀乐环绕。司仪主持缓缓走上讲台。随着司仪的脚步,哀乐的声音慢慢地消失。司仪宣布追悼会开始……

 

 在司仪的提示下,正璿起身代表吕家向爸爸致悼词,向来宾致谢。

 

……

 

爸爸,您是我们的好爸爸。是您教会了我们怎么在逆境中保持乐观的心态,是您的一言一行让我们学会了什么是热心助人,怎样洞察世界。爸爸,您放心吧,我们会照顾好姑妈、照顾好妈妈。爸爸,您的孩子永远爱您!

 

正璿泣不成声地走下讲台。

 

......

 

静仪领着孩子与明皓告别。明皓身着银灰色中山装安详地躺在瞻仰台上。他面色红润,如同熟睡中的孩子……

 

看着工作人员把明皓的瞻仰台推出礼堂向火化间走去,吕家人一步三回头地走出了礼堂……

 

 

半个小时后,正璿捧着爸爸的骨灰盒,坐在客车的前座。静仪、正瑛、正琅、明霞明蓉姊妹和至亲好友同车前往。客车不急不慢地行驶在中山北路大道上。路两旁郁郁葱葱的松树齐刷刷地向后退去……

 

 

正午时分,吕家一行人来到吉祥庵新联机械厂宿舍后面的山坡上吕家祖茔。吕家原坟亲家的两个儿子,耀洲已经在那里等候。

 

在两丈方圆的坟圹里,挖出的新土堆得有一人多高,四个巨大的棺穴中隐约可见棺盖的模样。

 

耀洲快步迎向前来,对静仪低声说到:他们不肯开棺,说按规矩应该由……”

 

静仪听了,回头看了看正璿,面有难色…...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狮子羔羊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ayflower98' 的评论 : 谢谢五月花,确实是泪迹斑斑
mayflower98 回复 悄悄话 唉一,字里行间都是泪。
狮子羔羊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碧蓝天' 的评论 : 谢谢蓝天,家里的变故让孩子长大。
碧蓝天 回复 悄悄话 读了好悲伤啊!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