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子羔羊(公共微信平台)

创作的冲动来源于对过去的尊重和对未来的向往。字里行间无意中表达出你的理念,你对生活,工作,爱情的诠释。

文章均为狮子羔羊原创,版权归狮子羔羊(CN) 及其笔名拥有者所有。为保护微信公众平台的【原创】特性,有意转载者请联系作者
个人资料
正文

静之若仪(136)化作青烟

(2019-03-13 03:06:26) 下一个

静之若仪(136)化作青烟

作者:狮子羔羊

 

听到正璿的惊叫,静仪不顾一切地冲了上来,明霞、明蓉也紧随其后。正在埋头拣金的村民也向正璿走来。

 

看到妈妈走近,正璿壮了壮胆,把巳经松动的棺盖向旁边移了一下,抬头对妈妈说:姆妈,妳看!

平时一贯胆小的静仪这时也顾不得许多,她走近墓穴,伸头向打开的棺木看去。

 

棺椁里,家翁白发银须,神态安详地静卧其中。他的面部肌肤与当年入殓时没有两样,依然那么富有弹性,依然那么饱满。老人家头上的六合帽上的红色锦须依然鲜艳夺目。老先生身上的织锦缎长袍马褂在正午的阳光下依然闪闪发亮。生前从不离手的折扇依然握在老先生的手中。扇骨上的篆刻题诗依然清晰可见。

 

坟亲家农夫看到后,对静仪说:嫂子啊,你们吕家这坟地是宝地呀。若是平常田地,先人埋下去,最多保存七到十年。这都近三十年了,早就只剩下一堆白骨了。小时候听我爷爷说,那是吕家聘了南京有名的风水大师走了好多地方,才看中了这块地。看来那工夫没白费。

 

静仪听了也感叹吕家前辈的良苦用心,不过她此时考虑更多的是,这事怎么办?

 

把家翁的棺木从穴里起出,搬上新联厂的卡车运到徐家山头,原样再葬?这事肯定行不通。

南京严禁土葬,实行火葬已经多年了。别说司机不敢运这棺木,就算运到那里,老徐也不敢埋呀。

把家翁的遗体送去殡仪馆火化?这事今天一定搞不定。明皓的骨灰还在客车上。一边是巳经长眠九泉之下的家翁,一边是刚刚火化的丈夫。这怎么办?

 

静仪示意正璿把棺盖放下,然后转身面带难色地与耀洲和坟亲家商量这事要如何处理才好。

 

耀洲探询地向坟亲家问道:老伯,您说这事该怎么办……”

 

老农夫想了想说:这种事情我们也是见过的。自从新联厂来了后,他们几乎年年扩建。扩建就要迁坟,有时也有挖出来是像老先生这样的。

 

从墓穴里爬上来的正璿凑上前来听他们讲。听到农民老伯这么说,他忍不住地问道:那,以前碰到这种情况他们是怎么办的呢?

 

静仪向正璿摆了摆手,示意他不要插话。老农夫迟疑了片刻,看着静仪说:办法是有一个,就怕后人不愿意……”

 

静仪听到这里,想到家翁的两个女儿就在旁边,就礼貌地打断了老农夫,说:请您老等一下,我来把他两个姑妈叫来。她们是我家翁的亲女儿。

说完她扭头把明霞、明蓉招呼到面前,介绍了一下情况,然后请老农夫继续讲下去。

 

老农夫看着明霞、明蓉说:我们遇到这种事情,我们就劝坟主的家属,点火把将先人的遗体就地连同棺材一起火化……妳们有什么意见?

 

明蓉听完后,不知说什么好,可也没有别的什么办法。她看了姐姐一眼,然后面对静仪说:我没意见,我也代表明霞表个态,没意见。妳做主吧……”

 

听完明蓉的表态, 静仪伸手对老农夫说:那,就按您的主意做。我相信老人家在天之灵也不会怪罪我们。活人重要,这事不能再拖了。

 

老农夫听到吕家人这么说,就扭头对耀洲说:这火化要用汽油,你能不能向厂里要桶汽油来?

耀洲说:我去问问看。说完就转身向厂区走去。

 

坟地里,老农夫让儿子再找两个男子来帮忙起棺。

 

四个壮汉在老农的指挥下,合力把整个棺椁抬到地面。

 

远处,耀洲吃力地拎着两个二十公升的红色汽油桶,向山坡上的坟地走来。

 

看到这情景,小陈和正璿跑着迎了下去。不一会儿,他俩一人拎着一桶汽油和耀洲一道来到坟地。

老农夫认真地对静仪说:嫂子,按老话,这焚棺的事旁人不敢做,怕被阴间小鬼来纠缠。一定要坟主的后人来做。就让纯儿来吧?静仪看了看正璿,向老农夫点点头。

 

老农夫又问静仪道:刚才我看到棺里有些陪葬物品。妳要不要看看有什么宝物拿了出来。不然的话,就一把火烧了。静仪幽幽地说:不要了吧。那些都是原本给老人家在西天享用的,还是和他一起升天吧……”也好,也好。老农夫应道。

 

说完,老农夫转身拎起一桶汽油,来到正璿面前,拧开油桶盖,对正璿说:你把这汽油浇到这棺材上。正璿二话没说,就动手做了起来。

 

在他刚刚放下第二只空桶时,老农夫递上一盒火柴,说:不要走近,把点着的火柴扔到棺盖上就好。看到汽油点燃后快快跑开,别给烧到了。

 

正璿接过火柴盒,走近被汽油淋湿的棺木,取出一根火柴,擦燃后轻轻地丢向棺盖。轰的一声,空气中挥发成气体的汽油一下了燃了起来。正璿快步向后退去。

 

火借风势,风助火力,在熊熊大火中,吕老先生的棺木瘫塌了下去。大约烧了半个小时,整个棺木就全部化为灰烬。

 

正瑛、正琅一左一右站在妈妈旁边,明霞、明蓉肩靠肩地站在一起,正璿站在更靠近棺木的地方。他们目送吕老先生化作青烟,向蓝天白云的远方飘去……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