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子羔羊(公共微信平台)

创作的冲动来源于对过去的尊重和对未来的向往。字里行间无意中表达出你的理念,你对生活,工作,爱情的诠释。

文章均为狮子羔羊原创,版权归狮子羔羊(CN) 及其笔名拥有者所有。为保护微信公众平台的【原创】特性,有意转载者请联系作者
个人资料
正文

静之若仪(130)告白往事

(2019-02-18 10:21:45) 下一个

静之若仪(130)告白往事

作者:狮子羔羊

文字编辑:依琳

 

静仪定睛看了好一会儿,在脑海里搜寻着深藏的记忆。终于,她想起来了,来人是明皓在上海石窟弄里的邻居、多年的同事,刘少白。

 

哦,是老刘……多年不见了。你怎么到南京了,招娣好吗?你怎么找到这里了?静仪一时懵了,语无伦次地发出了一连串问题。

 

说来话长……昨天在夫子庙交电公司,碰到一位朋友。朋友言谈之中提起他的一位无线电玩友身患重病,现在弃医回家。他的惋惜之情溢于言表。开始我还没在意,后来听下来,我越听越觉得说的是老吕。我一细问,果然是老吕,我大吃一惊。这不,今天就赶来看看老吕……”

 

听到老刘提到明皓的病,静仪的脸色暗淡了下来。她幽幽地说:唉,富贵在天生死有命……老吕回来了几天,身体还有些好转呢。你进来看看他吧……”说着,静仪把老刘让进房里。正璿把做好的架子递给妈妈,说:如果爸爸要小便,用这个试试,不行我再改改。

静仪接过正璿做的木架,抬头对老刘说:小纯儿还蛮懂事的……”

 

房里,静仪走到明皓床前。听到动静,明皓睁开眼睛,看了看静仪。

 

明皓,你看,少白来看你了。静仪说。

 

哪个少白啊?明皓茫然地问道。

 

就是上海二号里的邻居刘少白,还有唐招娣。你记得啦?静仪提醒道。

 

……是他们呀……他们不是在上海吗,怎么在南京呢……”看来明皓还不糊涂,他还知道刘少白一家住上海不在南京。

 

听到这里,少白一步上前,握住明皓的手说:是我呀,少白。

 

明皓睁眼看了看:你怎么来了。招娣好吗?

 

七五年我们退休后就搬回南京了,一直住在扫帚巷。招娣还好,这不,一听说你病了,就催着我来看你。

 

唉,还累你们记挂……”明皓感叹道。

 

老吕,我一听到你病重,我就急着要来,我有话要和你说,再不说就怕没机会。少白诚恳地说。

 

什么事啊,你讲得这么严重?明皓气喘嘘嘘地说。

 

你可记得六零年初,你差点给整了个历史反革命?

听少白一提这事,大年初五工人纠察队来家里抄家的情景又出现在静仪的眼前。随之而来的那难熬日子让静仪夜不能眠。那些抄不完、誊不尽的交待文件让静仪写得直不起腰。那高悬的历史反革命的铁帽子压得静仪喘不过气。唉……往事不堪回首。

 

明皓听了,慢慢地说: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你还提它干嘛呢……”

 

你,你,你……我,我,我就是那个揭发你的人……”

 

少白鼓足了勇气,终于把一句话完整的话说了出来。对于他来说,这无异于一种释放。在这后来的几十年里,看到明皓从工会主席的职位上一撸到底,整天低眉垂目地为领导开车,被他们驱来赶去,后来又看到明皓积劳成疾抱病回家,少白心里有说不出的难过。如果他知道这会给明皓造成这样严重的后果,打死他也不干。什么入党、提干,到头来还不是为他人做嫁衣裳。

 

……”明皓深深地叹了口气,说:老刘啊,当年我也猜出几分。后来我生病了,我的困难补助和医药费报销都那么顺利。文革时也没人找我麻烦,我想你也出了些力吧。老同事,老邻居几十年,你就不要再自责了。几十年来,我得出一条真理:领导的话不可信。算了,算了,都过去了,不要再纠结了,我不怪你……”

 

听到这里,少白感动得泣不成声。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稍稍缓了过来,说:你不怪我,我就放心了。我这块石头终于落地了。什么事都瞒不过你,当时我揭发你没有瞒得过你,后来设法照顾你你也心知肚明。可你却不露声色,应对自若。老吕呀,你不亏是个见多识广的高人!

 

明皓苦笑一声,说:我哪是什么高人,我们家里的高参是静仪。这么多年,如若不听她的劝,我不知道要多吃多少苦。说完他感激地看着静仪。

 

静仪宽厚地笑了笑,看着少白说:得饶人处且饶人,与人方便就是与己方便。人心都是肉长的,得一礼还一拜。冤家宜解不宜结。你说是吧……”

 

是是是,嫂子说的对。你们这样想真是难得啊,少白我愧对朋友啊!老刘羞愧难当地说。

 

静仪宽慰道:老刘,这件事你心中几十年未曾忘记,你今天能来看我们老吕,你能把这事说出来。我就非常佩服你的为人了。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呢。我们还是宽待自己,安度余生吧。你看,你来了,我们老吕精神都好多了……

 

明皓撑不住疲惫,闭上眼睛休息了。静仪陪着老刘聊了一会儿。

到了下午五点半钟,正瑛、正琅下班回来了。老刘看看来了有一会儿了,就起身告辞,说改天再来探望。静仪起身送客。 

 

这时,正好送信的邮差来了。静仪送走刘少白,顺手从邮差的手上接过信。嗯,是方山姨妈那儿来的信。静仪这才想起来,最近一段时间,由于明皓生病,自己已经两个月没有下乡看姨妈了。静仪一边向里走一边拆开信读了起来……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