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子羔羊(公共微信平台)

创作的冲动来源于对过去的尊重和对未来的向往。字里行间无意中表达出你的理念,你对生活,工作,爱情的诠释。

文章均为狮子羔羊原创,版权归狮子羔羊(CN) 及其笔名拥有者所有。为保护微信公众平台的【原创】特性,有意转载者请联系作者
个人资料
正文

静之若仪(121)血雨腥风

(2019-01-02 12:18:47) 下一个

静之若仪(121)血雨腥风

作者:狮子羔羊

文字编辑:依琳

 

下午六点钟,夏天的太阳还在烘烤着大地。静仪头顶一条湿毛巾,拖着疲惫的身体走在回家的路上。

 

寿庭远去的背影一直不能在她眼前抹去。她懊恼自己为什么没有答应帮忙,她恨自己知恩不报。二十几年的养育之恩,四十年的同胞情,让她无法原谅自己。

 

但是,想想家里的情况、明皓可想而知的反应,这个忙真是没法帮啊。对不起,大果果,福生无能为力。大果果,你的恩,福生我恐怕只有来生再报了…...”

 

静仪抹了抹脸上的泪水,深深地叹了口气,走进了家门。

 

 

看到静仪红红的眼睛,明皓有些诧异。他关心地问道:什么事……”

 

静仪勉强地笑了一下,说:没什么事,筛砂的时候一粒沙子飘进了眼睛。说完之后就忙着开炉门、淘米、洗菜,用家务掩饰着内心的难过……

 

 

一个月后,静仪收到寿庭的来信。信中说到:他们一家把户口挂在大厂镇朋友那里。现在一家三口已经在化工厂围墙边上搭起的棚子里安顿下来。依着化工厂的人气,凭着对当年南京小刀面的深刻印象,两人在化工厂大门口开起了馄饨面条铺。儿子耀东在朋友的帮助下先在化工厂的消防大队做临时工。以后再看看有没有机会转正……

 

看到大哥已经回城,静仪的心里多少好受了些。为了帮助大哥安家,静仪悄悄地把从前大哥给的一枚金饰拿去银行卖了,把得来的两百多块钱寄给了大哥。

 

这件事,前前后后,静仪在明皓面前只字未提。她把遗憾和愧疚深深地埋藏在心底。

 

 

九月一号,星期三,暑假后第一天上学回来的正璿带回了一个惊人的消息:上个学期还教他们政治课的陆老师成了反革命。现在她被关在四楼的储藏间里交待问题。

 

两个星期后,正璿带回了更加令人恐惧的消息:陆老师跳楼自杀了。

 

就在他们在教室里上许老师的英语课的时候,只听外面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阵阵你回来,站住!的喝叱声。几秒钟之内,一声如同一只沉重的沙包从高处重重地砸向地面发出的沉闷声音……

 

当正璿和同学们随着许老师跑出教室,只见几个专案组人员正手扶拦杆向楼下张望。正璿随着他们的视线向下看去。一个女性扭曲的身体浸泡在血泊中,她的一只腿一动一动地抽搐了一会儿就不再动弹了。通红的鲜血迅速扩散,很快就占满了旋转小楼底层的大部分地面……

 

看到这个情景,年轻的许老师和专案人员都惊慌得不知所措。过了好一阵,她们才想起来要把学生从这血腥的场景带走。当他们把还没从震惊中恢复过来的孩子们全部召回教室后,专案组人员也不敢下楼。为首的一位男老师让其他几位分守各个教室门口,确保再没有学生走出教室。他自己急急地穿过礼堂向革委会主任办公室奔去……

 

经常收听广播的明皓知道,这是起源于北京、波及到全国的深挖五一六运动的一部分。从报纸报道、电台广播的消息看来,这是一场从中央到地方、自上而下、由各级革委会主任亲自挂帅、深挖阶级敌人的政治运动。

 

 

南京军区司令许世友,在毛泽东钦点任命为江苏省革委会主任后,作为一方党政军强权人物,率领各级党政领导干部,借口彻底的清查五一六,以革委会的名义,对在运动早期以各种方式对他们实施冲击造反派和对他们提出批评意见的群众进行了报复性的清算。致使江苏的清查五一六运动演变为中共建政以来江苏打击面最广的政治迫害。最可悲的是那些被屈打成招的五一六分子都不知道五一六是个什么样的反革命组织,自己是怎么与那个组织搞上关系的。但是这对许世友及各级革委会领导干部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要彻底清查那些曾经反对过他们的人、那些曾经批斗过他们的人。

 

 

清查运动中,普遍存在体罚,折磨现象。很多人在被诱供、逼供屈打成招后仍然遭受非人的折磨,被迫交待实际上不存在的组织关系同伙。经过这样滚雪球式的漫延、扩散,到七一年六月,江苏一共清查出十三万五一六分子。在这场运动中,被打致死、被迫自杀的就有两千多人,被打造成伤残的就更多了。

 

可是,五一六到底是个什么组织,这个组织到底干了什么反革命勾当?恐怕连许世友、吴大胜也说不清楚。

 

多年以后,人们才慢慢明白,清查五一六运动是起源于一起首钢五一六兵团反周恩来的政治事件。先有中央文革小组放任纵容、乐观其成;后有周恩来大力反击、痛下杀手;最后有毛泽东借刀杀人、卸磨杀驴。中共高层的角力造成了多少平民百姓被欺骗、被利用、被抛弃、被镇压。

 

一九六七年八月,北京钢铁学院的一个以文化大革命关键文件五一六通知命名的造反组织,五一六兵团为出名、出位,得到中央文革的支持,发起了针对周恩来的批判活动。他们是一个很小的群众组织,它的行动尽管影响不了大局,但却代表了当时的一种极左思潮。

他们的行动纲领、行动计划,包括贴大字报的时间、地点、行动步骤,大字报的标题等都在中央文革小组的掌控中。在五一六兵团开始行动的四、五个小时之前,一份详细的五一六兵团行动计划已经以电话记录的方式,通过戚本禹呈报到正在列席中央文革小组会的谢富治面前。参加会议的文革小组成员和列席人员都在会场传看了这个电话记录。可是直到十二点后中央文革小组会议散会,都没有对此事做出任何明确表态,自然就没有制止行动。

 

午夜后,由于中央文革小组的放纵,“五一六兵团按原计划在北京新街口、西单、东单等闹市区大街上,张贴攻击周总理的大字报。这个事件的发生,是中央文革放纵的结果,以当时中央文革在红卫兵心目中的地位,要制止这种事件的发生可以说不费吹灰之力。可是以江青、张春桥为首的文革小组成员坐壁上观、乐观其成。

 

可是,在中共经营几十年的厚黑高手,在党政军界有着强大势力的周恩来岂会坐以待毙。经过一番暗斗,毛泽东做出了妥协的姿态。首先他下令隔离审查中央宣传组组长王力、全军文革小组副组长关锋,及中共中央办公厅代主任戚本禹。这三人在中央文革小组的使命和他们的政治生涯从此结束。随后,他又发出了取缔五一六兵团的指示,并谕示江青及中央文革全力支持周恩来。

 

此役,周恩来大获全胜。尚方宝剑在手的周恩来开始大刀阔斧地展开了对首都五一六兵团及其它挑战势头的反击。在周恩来强力反击下,被中央文革抛弃的五一六兵团才蹦跳了几个月就全军覆灭。

 

自此,五一六问题理应告终。但是,六八年毛泽东再次祭起清查五一六大旗,对被其利用来打击刘少奇的造反派大开杀戒。全国范围内,在历时数年的清查五一六运动中,一千多万人被打成五一六分子,数十万人被打死、自杀、致伤、致残、逼疯。更多的人被整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一时间,中华大地红色恐怖,血雨腥风。

 

正璿小学里的陆老师就是这数十万人中的一位。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狮子羔羊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若妖' 的评论 : 哇,今天才发现若妖美眉留了这么多言,感动!
我这文一般不太吸引人的,难得若妖垂青。谢谢,谢谢!
若妖 回复 悄悄话 恐怖的大时刻要来临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