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子羔羊(公共微信平台)

创作的冲动来源于对过去的尊重和对未来的向往。字里行间无意中表达出你的理念,你对生活,工作,爱情的诠释。

文章均为狮子羔羊原创,版权归狮子羔羊(CN) 及其笔名拥有者所有。为保护微信公众平台的【原创】特性,有意转载者请联系作者
个人资料
正文

静之若仪(117)家庭矛盾

(2018-12-05 20:06:45) 下一个

静之若仪(117家庭矛盾

作者:狮子羔羊

 

静仪满心疑惑地走进房间。明皓看见了静仪,他连忙向静仪说:静仪,妳下班啦。看,明霞来了。静仪与明皓点头示意,回头与明霞打了个招呼。看到明皓、明霞阴沉的表情,静仪琢磨可能又是明霞在史家与什么人淘气了(作者注:淘气在这里指闹矛盾了)。以前大姑爷史广斌还在世时,他们一淘气,明霞就来找明皓诉苦。其实说起来原委大多是明霞好代人做主的脾气所致。想她身为后母,那几个孩子就是最小的已经是十几岁的少年了,最好的做法应该是客客气气,以礼相待,多做老好人。有不同意见时与丈夫沟通,批评教育的事由他做父亲的出面。可她是个实在人,巴心巴意地对他们兄弟几个,一副不把自己当外人的样子。久而久之,几个孩子大多颇有微词,唯独老二理解明霞的苦心。

 

看着这架势,静仪温和地对他们兄妹说:你们继续谈吧,我去做晚饭。明霞就在这儿吃晚饭吧。

 

说完,静仪退出房间,在堂屋里开始做饭了。

 

房里,吕家兄妹的声音,时高时低,时缓时急。明皓苦口婆心,明霞义愤填膺。

 

屋外,静仪一边做着饭,一边琢磨着这事。他们在里屋讲话的声音断断续续地飘进她的耳朵。只言片语中,静仪大致听出些道道来。

 

 

她在毛纺厂,三班倒。做夜班时,白天在家睡觉,就不准人说话。

 

她不但不照顾老二,连小孩也不管,就是望天收。我去督促小家伙做作业,她还不高兴。说,天天看书学习,都把眼睛看坏了,有什么用。反正以后还是要下乡插队,最好的也就是进工厂做工人。书读多了也没用……”

 

不知道是谁欠她的,下班回来,砖头都是精,瓦头也是怪,看什么都不顺眼。挂着一张长脸冲这个发火,冲那个骂人。我自带饭票,服侍她们一家大小,还看她脸色,我不干!

 

明霞像连珠炮似的一阵宣泄,明皓连插话的机会都没有。好不容易等到她停下来喝茶,明皓这才开口劝道:妳呀,他们夫妻之间的事,妳别管。她睡觉、他做事,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不关妳的事。她做三班倒,大夜班做起来也确实辛苦。小孩子学习的事,妳也不要吃力不讨好。妳这跟她大吵一场,让老二夹在中间,不好做人。这以后怎么相处呢?

 

我不回去了。你看,我都把东西搬来了!

 

看来,这次是与史家二媳妇淘气,而且还闹得不轻。听明霞的口气,她是绝不要回去了。敢情那些东西是明霞带来的。门外的静仪暗暗发愁,她不回去了,可以后住哪儿呢?我们家已经挤成这样,睡觉的地方都没有呀……

妳这一气之下,东西都搬出来了。妳叫老二怎么做人呢。他当初当着几个兄弟的面把妳接过去住,现在搞成这样?妳总要给老二留些面子吧……”明皓耐心地劝道。

 

他老实人一个,三拳打不出一个屁。出名地怕老婆。给他面子,谁给我面子?明霞愤愤地说。

 

那妳以后准备住哪里呢?明皓小心翼翼地提出了这个问题。

 

你放心,我不住你家。我住单位去!明霞不屑地说。

 

那,那,那妳星期天来我这里吧。想到明霞一个人孤苦伶仃地住在单位,明皓心有不忍,就提出了邀请她来家过周未的建议。

 

在屋外做饭的静仪多少也听出个大概。她知道明霞的性格,明白她与史家老二家里搞成这样应该不全是晚辈的错,可是也可怜她如今落得无家可归的境地。听到明皓让妹妹来过周末,静仪觉得合情合理,也会对明霞以礼相待。可不知何故,她对明霞经常来家里隐隐有些担心。

 

不知不觉间,天色已经渐渐地暗了下来。静仪端着做好的菜进屋。看见静仪,明皓连忙站起来,招呼明霞搭桌子,准备吃饭。

 

就在这时,放学后去同学家参加课外学习班的正璿一蹦三跳地从大门外跑了进来。

 

今天正璿的家庭作业是写毛笔字。调皮的正璿开始时只顾着和几个男同学玩弹子,没有好好做作业。在学习班长萍的催促下,他这才不情不愿地开始写字。为了能让正璿快快写完作业,大家都能早点回家,萍主动为他磨墨。

 

好不容易,正璿写完了毛笔字作业,顾不得洗手,带着满手的墨汁,谢过萍同学后,就背起书包往家里跑来。

 

走进家门,他叫了一声大姑妈,眼睛就定在桌上的一盘回锅肉炒包菜。趁爸妈不注意,他伸手在盘子里拣起一片肉,放进嘴里。不巧,他的不雅行为被姑妈抓了个现行。要打,看看你乌漆麻黑的爪子,像糟绵羊似的,还到碗里抓肉吃。你妈妈怎么管你的?!

 

听到明霞大声喝斥正璿,明皓、静仪夫妻都转过身来看着儿子。静仪心里有些不太高兴,但是看到儿子满是墨汁的一双手,就拉着正璿到外面水龙头下洗手。就在他们妈儿两个在外面洗手,静仪听到大女儿、二女儿也回来了。

 

等她把儿子的一双手洗干净,回到房里时,明皓已经招呼大家开始吃饭了。静仪把儿子拉到自己身边坐下,端起碗吃饭。正璿看着姑妈,还在为糟绵羊的说法耿耿于怀。

 

发什么楞,快吃饭!明皓没好气地推了正璿一下。正璿这才回过神,从桌上拿起碗筷开始吃饭。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