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子羔羊(公共微信平台)

创作的冲动来源于对过去的尊重和对未来的向往。字里行间无意中表达出你的理念,你对生活,工作,爱情的诠释。

文章均为狮子羔羊原创,版权归狮子羔羊(CN) 及其笔名拥有者所有。为保护微信公众平台的【原创】特性,有意转载者请联系作者
个人资料
正文

静之若仪(108)花季年华

(2018-10-19 13:42:43) 下一个

静之若仪(108)花季年华

作者:狮子羔羊

文字编辑: 依琳

 

腊月的白天明显地短了许多。刚刚五点出头,天色已经渐渐地暗了下来。

 

当正瑛回来时,各家各户都已经点亮了电灯。在一盏十五瓦的灯泡下,静仪正在张罗着做晚饭。

看到正瑛闷闷不乐的样子,联想到中午曦晟来时候的样子,静仪猜出了几分。她也不点破,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妳回来正好,去帮正璿看看他的寒假作业去,一会儿就吃饭了。”

 

正瑛嗯了一声就一言不发地推门进房了。看着正瑛的背景,静仪的心情也不轻松。她知道残酷的现实给正瑛的震撼是不同寻常的。关于知青在农村的遭遇,静仪也听说了些。看到曦晟憔悴的面容,静仪也能想像到她在乡下生活的艰难。想当初,他们学生满腔热情,听从党的号召,大串联、批走资派,破四旧、誓死捍卫伟大领袖毛主席。现在最大的走资派刘少奇也打倒了,就把这帮天不怕地不怕的学生送去乡下做农民,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毛主席这招是厉害呀。只是害了这帮学生了。十一二岁长身体的时候,碰上自然灾害,食不果腹;十六七岁长知识的时候,碰上停课闹革命、批判白专道路;应该中学毕业上高中、大学的,全部送去乡下劳动。唉……

 

有些话当时又不能讲明,那时儿女检举父母破坏上山下乡运动的事都有发生过。好在当时正瑛还算听话。少了我多少牵挂呀!

 

只是希望她能在这社会变迁中不要失去了自己,不要失去了目标。相信总有一天,知识还是会被尊重的。不论在什么时代,多读些书,多掌握些知识总是有用的……

 

 

 

转眼就到了春节,吕家老少六人开开心心地过了年。正月初十学校开学了,一家人的生活恢复正常。

 

过完正月十五,就是三月了。熬过了一个寒冬,春天终于来了。这是一个星期天的下午。阳光下,院子里的桃花绽放,灿烂绚丽。成群的蜜蜂环绕在桃花丛中,忙碌地在一朵朵盛开的花蕊里采取花粉、花蜜。

 

静仪站在院子里静静欣赏着花台上的桃花。她听到有人在喊她:吕妈妈,正瑛在家吗?从声音她知道是段曦晟。静仪听正瑛说过曦晟病了。寒假期间,正瑛除了常常和曦晟在一起玩,还陪她去了好几趟医院呢。

哦,是曦晟呀,正瑛去三山街新华书店了,还没有回来。静仪扭头看着曦晟说。

 

哦,我是来给正瑛道别的。我就要去溧水乡下了。下次回来要等到冬天农闲时了。听到静仪说正瑛不在家,曦晟掩饰不住心里的失望。

 

那,等正瑛回来了,我跟她说,让她到妳们家找妳去。静仪连忙安慰道。

 

不要了,她学习也忙。曦晟停了一下,抿了抿嘴,对静仪真诚地说:告诉正瑛,她现在这学习的机会不容易,她一定要珍惜,好好学点东西。千万别像我这样,成了修地球的农民。说完,她抬起右手,抹了抹脸。

 

静仪看着曦晟,慢慢地走过去把她拉进怀里,无言地抚摸着她的后背。

 

过了一会儿,小姑娘轻轻地从静仪的怀抱里直起身来,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情,说:吕妈妈,我要回家了。说完她转身向大门走去。

 

 

看着曦晟离去的背影,静仪不禁感叹道:唉,这姑娘小小年纪,原本该是灿若桃花、丽如朝阳的花季少女,原本应该在学校里读书学习、在父母身边享受生活的金色年华,现在却一脸倦容、满目风霜,拖着带病的身体,一个人去乡下与农民一样面朝黄土背朝天地耕田种地。这真是作逆呀。

 

不一会儿,正瑛和在外面玩的正璿一起回来了。看到正琅还没回来,静仪对正璿说:正璿,你去隔壁八号刘亚薇家喊二姐姐回来吃饭。正瑛,刚才曦晟来找的,她要下乡了。吃完饭后到她家看看她去。

 

正璿应了一声,一蹦三跳地跑出去了。

 

脚还没跨进门槛,正璿看见正琅在院子里和刘家孙女刘亚薇正在跳牛皮筋。二姐姐,姆妈喊妳回家吃饭啰!他喊着,同时一个跳跃动作,两脚同时落在石门槛的里侧。

 

……”只听一声小鸡发出的尖叫声。正璿低头一看,一只毛茸茸的小鸡,在他脚下,肠子都出来了。正璿知道自己闯祸了。一时头皮发麻,不知道如何是好。他恨不得能把时钟拨回去五分钟,这事不曾发生。

 

听到正璿的喊声,也同时听到小鸡的惨叫声,正琅连忙向正璿跑来。

 

看到奄奄一息的小鸡,姐弟俩都知道这只小鸡一定是回天无力了。这只小鸡就在石门槛的里侧,从外面一点都看不到,怪就怪正璿一个跳跃,惊动了小鸡。惊慌失措的小鸡连忙向着背离门槛的方向逃跑。正璿的一双大脚从天而降,正好与那逃命的小鸡相遇,悲剧就这样发生了。

 

正璿看到流着血的绒绒小鸡,心疼地哭了起来。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正琅知道这是要赔人家的小鸡了。可是,妈妈从来不让他们乱花钱,连三块钱的学费还分五个月交呢。这只小鸡他们买来的时候就至少八分钱一只了,又长大了些,怎么着也要值一毛钱吧。这,这怎么办呢。看到正璿哭得伤心,正琅也哭了起来。

 

刘家比起吕家要富裕许多。刘亚薇的父母在支援三线建设的热潮中被调到成都飞机制造厂工作。因为考虑到南京的教育、医疗条件要比四川好很多,他们把孩子交爷爷奶奶照顾。念到小孙女父母不在身边,儿子又每月寄钱回来,爷爷奶奶对小孙女是有求必应。她们跳的牛皮筋就是小姑娘新买的。

 

奇怪的是,看着这姐弟俩对着死掉的小鸡哭得稀里哗啦的,刘大人小孩都静静地不出声。

 

约莫着正璿过去已经有一会儿了,又不见姐弟俩人回来,静仪心里纳闷,不知发生什么事情。她急急忙忙地把菜盛到碗里,端进房里,放在桌子。然后她就招呼明皓盛饭,招呼正瑛去后面叫姨婆。她自己脱下围裙,洗了手,就走出大门向邻近的八号走去。

 

还没进大门,静仪就听见她熟悉的哭声。想都不用想,她就知道出了什么事了。两个小孩也看到走近的妈妈。

妈妈,小鸡死了……”正琅手里捧着小鸡,迎向妈妈。

我不是有意的,是小鸡躲在门槛后面,我没看见……”正璿一抽一抽地向妈妈辩解道。

 

静仪抬起头来,正好与刘家奶奶的视线相交。看到对方冷冷的目光,静仪心里有些不快。小孩子捅了篓子,欠债还钱,找我们大人去呀。这两孩子哭成这样,做大人的总该安慰他们一下吧。

想到这里,她左手接过正琅手里的小鸡,用右手给他们擦了擦眼泪,让他们先回家吃饭。然后她走上前去,对站在堂屋里的刘家老夫妻说:真对不起了,刘奶奶。我们家正璿莽撞闯了祸。这样吧,明天我就去菜场买了小鸡来赔你们。说着,她把小鸡放在他们堂屋的石阶上。

刘奶奶应道:不急,不急。就是我们一共八只鸡,已经养了两个星期了。如果再弄一只小的来,怕不合群了。

静仪不卑不亢地回道:我懂,我懂。说完就转身退了出来。

 

 

回到家里,看到正琅、正璿还在哭,静仪摸了摸正璿的头,轻轻地说:不要哭了,以后做事小心点,不要象莽张飞似的。

 

然后她抬头看着明皓说:明天上午,你去新桥看看,看到有卖小鸡的,就买两只,回头给刘家送去。我们这个淘气鬼把人家的小鸡给踩死了。

 

明皓一听,正要发作。静仪及时地打住了他,轻轻地说:小鬼已经知道错了,哭成那样。你就别骂他们了。

 

 

 

第二天,当静仪下班回家时,她看到三个小孩围着一个鞋盒子。姆妈,姆妈,妳看,爸爸买的小鸡!正璿兴奋地对妈妈说。静仪伸头一看,两只淡黄色毛茸茸的小鸡挤在一起。静仪不以为然地回答道:这是赔刘家的。然后她抬头疑忽地看着明皓,问道:你买小鸡后,没给人家送去?

明皓笑而不答。

正璿忍不住兴奋地对静仪说:爸爸买了四只小鸡。这两只是我们家的,爸爸买给我的!

 

静仪看着三个孩子高兴的样子,脸上露出了些赞许的神情,嘴里说出的却是:你呀,就是惯着他们。

回头静仪对正璿说:什么你的我的,和姐姐一起把小鸡养好,还要先做好作业!

 

三个孩子,尤其是正璿最开心。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狮子羔羊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ayflower98' 的评论 : 谢谢五月花,最后一段把作者幼时的愿望实现了。
mayflower98 回复 悄悄话 静仪是贤妻良母。明皓是慈父。多幸福的一家啊。结尾出人意料之外。赞!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