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子羔羊(公共微信平台)

创作的冲动来源于对过去的尊重和对未来的向往。字里行间无意中表达出你的理念,你对生活,工作,爱情的诠释。

文章均为狮子羔羊原创,版权归狮子羔羊(CN) 及其笔名拥有者所有。为保护微信公众平台的【原创】特性,有意转载者请联系作者
个人资料
正文

静之若仪(一百零一)人间有爱

(2018-09-09 07:46:50) 下一个

静之若仪(一百零一)人间有爱

作者:狮子羔羊

文字编辑:依琳

 

当静仪抱着纯儿从后门走进小彩霞街十号时,迎面看到急匆匆跨过大门青石门槛的明皓。

 

看到在静仪手里抱着的纯儿,明皓悬着的一颗心放了下来。想到小傢伙不与大人说就跑出去玩了,害得一家人到处找,明皓心里的火冒了出来。

 

看到明皓一脸生气的样子,静仪知道他找得焦急,也知道这个儿子调皮,不听话,对明皓的不满消去了许多。毕竟是他的儿子,看他急成什么样子了。

 

眼见爸爸怒气冲冲地走了过来,纯儿知道自己一个人自做主张跑出去玩,是闯了祸了。他连忙把头埋到妈妈的怀里,屁股对着爸爸。

 

静仪看着明皓的架势,怕他生气打纯儿,连忙护着儿子,说:别打,别打。小娃今天看见武斗,吓着了。你看他都赖在我身上不肯下地了。

 

听静仪这么一说,明皓举着高高的手轻轻地落在纯儿的屁股上,说:好啊,这个小傢伙也有怕的时候!今天先饶你一回。下次再到处乱跑,看我怎么收拾你!

 

说着,夫妻俩带着儿子走进房里。正琅正排放碗筷,姨妈正在盛饭。为了不勾起纯儿的恐惧感,静仪只字不提武斗打人的事情。静仪放下纯儿,打了盆水,整了把热毛巾,递给了明皓。然后她转身把纯儿的小手放进盆里,打上肥皂,认真地为纯儿洗起手来。她一边洗,一边环视四周,发现家里少 了正瑛,连忙问道:小毛呢,吃饭时候还不归家?

 

明皓回答道:早上九点钟就走了,说要到学校搞运动。

 

说话间,房门开了。推门进来的正是正瑛。她穿着从北京带回来的军装,一对小刷子似的短辫子挂在脑后,脸上戴着眼镜,一副精神抖擞的样子。爸爸,姆妈,姨婆,我回来了。她高声地宣告着她的归来。

静仪看着她说:脸盆不空,妳去外面洗手吧。说着,她转眼看着正琅说:正琅,帮姐姐盛碗饭。

 

……

 

 

不一会儿,一家人围着方桌吃起了午饭。

 

刚刚吃一口饭,正瑛轻轻地问:妈妈,我们家是剥削阶级吗?

 

静仪听了心里一惊,连忙说:我们不是剥削阶级,我们是工人阶级。妳看我不是天天上班劳动吗?

 

正瑛咽下嘴里的菜,又问道:那爸爸呢,爸爸整天在家闲着呀!

 

 

明皓一听到,气不打一处来,这是听谁讲的?我是长期病假。爸爸也是工人阶级!

 

正瑛嘟嘟囔囔地说:那后面曾惠娟家也是工人阶级吗?今天学校红卫兵大队讨论接收新成员时提到曾惠娟。有人反对,说她家是资本家,是剥削阶级。

 

静仪打断正瑛说:别听人家小孩乱说……”

 

 

正瑛争辨道:我没听人乱说,连曾惠娟自己都急得直哭。最后她说要与剥削阶级家庭划清界限。她连名字都改了,不叫曾惠娟了,叫曾向东。做一个一心向着红太阳的革命小将!

 

明皓摇着头叹了口气,说:这都是什么世道呀,连父母给取的名字都要改……”

 

正瑛说:爸爸,你不知道。现在搞文化大革命,我们同学中改名字的多呢。有个叫赵雅琪的女同学,改名叫赵爱武。说是要做一个不爱红妆爱武装的红卫兵,捍卫毛主席革命路线。还有一个叫张守良的男同学,改名叫张革命。说是要紧跟毛主席革命到底……”

 

讲到这里,正瑛顿了一顿,试探性地问:爸爸,我可以改名吗?

 

明皓一听,火冒三丈。他立即回答道:不许改!你的名字是爷爷给取的!

 

静仪看父女二人怕是要争起来了,连忙打圆场,说:小毛,妳刚才讲的那些名字,大多是不太革命的。毛主席都说了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绘画绣花’,名字改一改也无妨。可妳的名字一点都不封资修。正瑛,正大光明,英姿飒爽,多好呀!

 

接着,静仪转过头来,对着明皓说:你不大出门不知道。现在时髦改名,什么都改名。除了人名,路名、店名、广场名都改。你不出门不知道世事。告诉你,我们秦淮区改名叫遵义区了;我们双塘翻沙厂改名为遵义铸造厂了;夫子庙的秦淮剧场改名叫遵义电影院;夫子庙给砸了,夫子庙广场改名红旗广场了;那里的永安商场改名为红旗商场了;中华路改成反帝路了……”

 

对了,对了。我听说我们一女中就要改名为东方红中学,而且不再是女子中学了,男娃女娃都收了。正瑛插嘴道。

 

明皓重重地叹了口气,说:唉,这运动搞得真是翻天覆地呀。其实,不就是高层宫斗吗,真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啊。

 

看到静仪要他停止的眼神,明皓自我解嘲地说:我不说了,我不说了。

 

然后,他看着正瑛问道:那后面曾家女儿最后还入没入成红卫兵呢?人家名字都改了呢。

 

正瑛认真地回答道:还没决定呢。下个星期红卫兵过组织生活时还要讨论。

 

听到这里,静仪嘱咐道:下次你们再讨论,妳别出头反对。一个大门进出的,邻里间还有个照应。知道吗,我们现在住的房子,解放前就是曾家的。做人要有良心。

 

正瑛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一家人一边说着话,一边吃饭。

 

突然,门外传来了敲门声。静仪起身开门。门口站着哥哥寿庭。大果果,快进来!

 

寿庭走了进来。姨妈、明皓和寿庭打了招呼。

 

看到姨妈在张罗着为他安排碗筷,寿庭连忙挡住姨妈,姨妈,妳别忙。我吃过了。我讲几句就走……”

 

别急,别急。你又不常来,坐下喝杯茶。明皓拿出茶叶罐,忙着给寿庭泡茶。

 

寿庭接过茶杯,呷了一口,将茶杯放在桌子上。看着大家,他兴高采烈地宣布:我要结婚了!

 

静仪开门时见大哥红光满面的样子,与十月时他被打伤的时候判若两人,就猜到十至八九有什么好事,听他一说,果然如此。静仪从心里为大哥寿庭高兴。

 

大嫂过世已经多年了。耀宗、耀棠都已经成家立业了。耀州大学毕业在外地工作。他一个人留在王春记受人挤兑。这日子过得不容易呀。不用问,静仪也猜出谁是新娘。

 

想大哥一个工商业主兼地主的成份,在这时候别人都是躲还来不及呢,静仪心里暗暗佩服、感激许嫂。有了她,大哥哥的生活起居就有人照顾了。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也有个人诉说、排解。毕竟自己在家里上有老、下有小,明皓的身体又不好,实在抽不出什么时间关心大哥哥。这下他又找到个伴,自己心里也少了份牵挂。

 

想到这里,静仪开心地说:这新娘是……”

 

明皓抢着说道:是许嫂!

 

三个人同时笑了起来。姨妈是认识许嫂的,但是她不知道上次寿庭被打、被赶出王春记后院的事。她自然也不知道寿庭被许嫂收留照顾的事。听到他们主仆成亲,姨妈一时没转过弯来。她满脸疑惑地问道:你们说的许嫂是谁呀?莫不是以前在我们家打点厨房、烧火做饭的许嫂?

 

明皓笑着答道:除了她还有谁?人家可是我们大哥的恩人呢。大哥好福气!

 

寿庭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

 

 

听着大人讲话,三个小孩也明白了起来,一个劲地拉着大舅舅要喜糖。

 

一家人因为大舅舅的婚事而喜笑颜开,一时把严酷的阶级斗争忘到了脑后。其实他们的结合也是寻常人家跨阶级,人性的善良、真诚的实际表现。不论在多么恐怖的时代,人与人之间还是有善良,有友爱的。这就是他们赖以生存的信念!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狮子羔羊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暖冬cool夏' 的评论 : 谢谢暖冬鼓励。这里静仪也是急中生智了。其实,此瑛非彼英,不过发音一样。这几章就是想再现一下文革历史和小人物们在那时的生活点滴。
暖冬cool夏 回复 悄悄话 静仪的机灵在打圆场时可见一斑,说得好,正大光明,英姿飒爽,尤其后面四个字,就是那个年代的词汇!这篇和下一篇都非常真实地再现历史,给狮子点赞!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