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子羔羊(公共微信平台)

创作的冲动来源于对过去的尊重和对未来的向往。字里行间无意中表达出你的理念,你对生活,工作,爱情的诠释。

文章均为狮子羔羊原创,版权归狮子羔羊(CN) 及其笔名拥有者所有。为保护微信公众平台的【原创】特性,有意转载者请联系作者
个人资料
正文

静之若仪(一百)触目惊心

(2018-09-03 12:57:33) 下一个

静之若仪(一百)触目惊心

作者:狮子羔羊

文字编辑::依琳

 

正瑛串联回来后,静仪如释重负。年三十晚上,一家人团聚一堂,高高兴兴地吃了一顿年夜饭。言笑中,明皓向正瑛描述起静仪如何思女心切、无心过年的情景。最后,他还加上一句:我告诉妳妈的,我们家小毛机灵得很,不会有事的。我劝她都劝不住。说完,他笑着对静仪说:妳看,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吧?

 

静仪被明皓说得有些不开心,但想到一家人好不容易又在一起了,再加上过年,不忍心坏了气氛,她笑着回道:飞出去的儿女,就像天上的风筝一样,都牵动做妈妈的心。你看外面整天武斗。不这派打那派,就是那派斗这派。说是文攻武卫,哪里有什么文攻呀,三句话不到就演全武行。女儿在外面这么长时间,我怎么放心吗?你说我是庸人,我就是庸人。我就是那个要一家人平平安安的庸人。你忘了,上个月在江苏饭店的火拼,多吓人呀!

 

想到今天是过年,静仪换了一个口气说:今天是年三十,明天就是羊年初一,祝一家人平平安安!祝姨婆健康长寿!祝正瑛、正琅、正璿天天向上!我们干一杯!

 

祝毛主席万寿无疆!正瑛接嘴道。

 

对对对,祝毛主席万寿无疆!明皓应和道。

 

小纯儿也跟着喊道:祝毛主席万寿无疆!一家人欢笑一堂,举杯相庆。

 

虽然没有放假,其实吕家上班的只有静仪一人。姨妈帮着忙里忙外,一家人欢欢喜喜地过了年。

 

 

 

静仪讲的江苏饭店火拚,就是当时震惊全国的·三事件

 

随着文化大革命的深入进行,南京市的大中学校内、工厂、商店、文艺团体机关内也相继成立了造反组织。到六六年冬,南京地区出现了一大批跨行业、跨系统的造反组织,主要有江苏省红色造反总司令部(简称红总)、江苏省工人红色造反总司令部,(简称 “工总)、江苏省农民红色造反总司令部江苏省文艺界红色造反总司令部红卫兵南京大专院校司令部(简称 “红二司)、南京八·二七革命串联会(简称八二七)。这些造反派在中央文革小组的鼓动下,对江苏省党政机关和主要领导人员造成了严重的冲击。

 

同一时期,以工矿企业基层干部为主体的工人群众成立了 “南京工矿企业赤卫队赤卫队在拥护党的领导旗帜下,竭力维护原有社会秩序,反对推翻省委的造反行为。在一定意义上讲,他们是江苏的保皇派。以江渭清为首的省委机关对赤卫队是持鼓励欣赏的态度的。但是中央文革出于深入进行文革的大方针,大力支持红总、八二七等造反组织,拒绝承认赤卫队的地位。在幕后策划下,红总、八二七与赤卫队发生了多次冲突。为了得到官方承认,赤卫队向省委提出七项协议,其核心内容是承认 “赤卫队为革命群众组织。但是中央文革已经明确表态,把赤卫队认定为有保守倾向的组织,对赤卫队的活动不予支持。江苏省委若公开承认赤卫队为革命组织,那就意味着公开地与中央文革对着干。所以他们是暗中鼓励,公开不表态,在客观上纵容了赤卫队。这种矛盾的态度给赤卫队的领导层带来了很多困惑,也促成了他们一些错误的判断和决定。

 

在省委没有满足其政治诉求后,赤卫队竟然组织几千成员企图进京找中央解决问题。江苏省委看得清清楚楚,他们的诉求是不会在北京得到满足的,但也希望这样的群众运动给中央文革造成一些压力。他们一面劝阻,一面为赤卫队提供御寒衣物。

 

一个星期后,北上进京的赤卫队在江苏省委、南京军区的安排下回到南京。回到南京后,赤卫队仍有许多人不愿散去,被江苏省委安排住进了位于太平路上的江苏饭店。

 

一月三日晚,在中央文革小组的支持、鼓动下,红总出动三四千人,手执木棍、长矛等冷武器,仍然滞留在江苏饭店的两千多赤卫队员进行了合围。

 

江苏省委连夜对双方劝阻、安排谈判,用公安民警进行隔离,但是终于顶不住红总的攻势。红总于一月四日凌晨时分冲破省公安厅干警的隔离层,对赤卫队发起武力攻击。赤卫队终因人少力薄,不敌红总的攻势。至天亮时,一场混战以赤卫队惨遭失败而告终。由于进攻江苏饭店的红总使用了长矛、棍棒、钢筋等冷武器 ,致使混战酿成流血事件。据事后统计:双方共有一千多人受伤,其中重伤四十多人;赤卫队成员受伤近七百人。这就是惊动了中央、周恩来直接干预的.事件。

 

事后,陈伯达以中央文革小组的名义给江苏省委打来电话,指责·三事件一场罕有的白色恐怖,要江苏省委坚决制止赤卫队的所谓肆无忌惮的暴行”,并威胁说江苏省委如果袖手旁观或者幕后操纵,一切后果都由你们负责

 

 

自此以后,南京各派组织在各主要交通要道上设置路障关卡。手持长矛大刀的造反派任意检查来往车辆及行人。一旦发现敌对派别成员,轻则拳打脚踢,重则伤筋动骨。

 

六七年三月的一天,上午十点多。天阴阴的,厚厚的乌云压着天际。从家里跑来妈妈的翻砂厂玩耍的小纯儿看见妈妈专心工作的样子,就没和妈妈说话,悄悄地跑到大街上,昇州路小学(原卫斯理堂教会所在地)门口。探头探脑的他看见一班戴着红袖章的造反派头戴安全帽,手持铁棍,站在路两旁用混凝土预制板堆成的工事后面。路中间横放着两块钉板。来往车辆一辆一辆地停下来,接受检查。

 

突然,他听到一声叫骂声,他妈的,保皇派!打!纯儿吓了一跳。他抬头看去,只见一人被踢倒在地,两手抱头,卷缩成一团。木棒像雨点一样打在那人身上。一个领头模样的人手里玩弄着一个红袖章,恶狠狠地说:你他妈的还想骗我,这口装里的赤卫队袖章就是证据!给我往死里打!

 

纯儿从未见过如此的情景。他不知道人与人之间可以这样血腥、这样的粗暴。从小爸爸、妈妈都教育他,小朋友之间要团结友爱,不可以对其他小朋友没有礼貌,更不能打骂了。难道那只是对小孩子适用?大人之间就可以这样吗?他们不都戴着袖章吗?什么叫保皇派,什么是赤卫队?……

 

这一连串的问题把纯儿的小脑袋塞得满满的。眼前的血腥场面让躲在墙角下的纯儿吓得闭上了眼睛。他用双手捂住自己的耳朵,努力地不让那人的惨叫声传入他的耳膜。

 

 

不知道过了多久,纯儿感觉到有人在拉他的手臂。他睁开眼睛一看,是妈妈!他看到的一张异常紧张惊慌的面孔。但是随之而来的不是高声呵斥声,而是刻意压低了的声音:纯纯,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走,我们回家!说着,静仪弯腰抱起纯儿,把他的头埋在自己的怀里,悄无声息地离开那打人现场……

 

静仪一路快跑,气喘吁吁地抱着纯儿走到翻砂厂里。她看见纯儿苍白的面孔,知道他被打人的场景吓到了。说好的,明皓在家照看几个孩子,怎么纯儿一个人跑到大街上了呢?他要上大街,翻砂厂是必由之路。我怎么没看见呢?这样太危险了,混乱之中一块砖头砸过来怎么办?这么小的孩子亲眼目睹这样的惨状绝对不是什么好事。唉……明皓怎么带小娃的,我要和他说道说道。

 

虽然静仪心里想了许多许多,但是在那一刻,她想得最多的是如何安慰小儿子。纯纯不怕,纯纯不怕。没人打纯纯。我们回家找爸爸去。说完静仪和老夏打了个招呼,抱着纯儿向家里走去……

[ 打印 ]
阅读 ()评论 (6)
评论
狮子羔羊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RooibosTea' 的评论 : 谢谢茶美眉。经你介绍,去拜访了吴同学的博客。果然好文章。再次感谢!
ARooibosTea 回复 悄悄话 更正一下,是吴友明网友,他写知青题材的长篇小说。下是他的愽客连接:
http://blog.wenxuecity.com/myoverview/37163/
狮子羔羊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RooibosTea' 的评论 : 谢谢茶美眉到访。美眉过奖了,哪来的大作家。就是用一个人物的经历讲讲几十年的沧桑巨变,记录下一个小人物的心路历程。你看我像是与莫言同时代的吗?我也不知道我是哪个时代的。有时生活在历史中,有时生活在未来里。有一点是肯定的,我写小说是业余的,也就是说是打酱油的。
还没有机会认识吴先生,有机会一定请教!
狮子羔羊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ayflower98' 的评论 : 谢谢五月花的鼓励。我自己也不相信,竟然写了一百集、二十五万字。
还要继续努力,定了六月前完稿。
ARooibosTea 回复 悄悄话 你原来是大作家的,写长篇小说。就小说的题材,能假设你和莫言同时代的吗?
你与吴明友网友有交流吗?
mayflower98 回复 悄悄话 狮子,了不起!写到一百集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