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子羔羊(公共微信平台)

创作的冲动来源于对过去的尊重和对未来的向往。字里行间无意中表达出你的理念,你对生活,工作,爱情的诠释。

所有文章均为狮子羔羊原创,版权归狮子羔羊(CN) 及其笔名拥有者所有。为保护微信公众平台的【原创】特性,有意转载者请联系作
个人资料
正文

静之若仪(五十八)一波未平

(2018-01-08 15:47:00) 下一个

政府对公私合营的表述是:在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完成没收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的财产之后,在一九五六年,针对民族资本家和私营个体劳动者,进行社会主义改造的政策和运动。实质上是以政府的名义强制侵占私有财产,垄断经济市场,一种缺乏法理与公义的抢劫行为。

 

在上海、广州等沿海大城市的民族工商业者大多设法将其企业运作迁往原来已经在香港设立的分支,丢在中国大陆被强制公私合营的只是搬不动的房产物业而己。

 

这商业大逃亡的浪潮把大批成功的工商企业从中国带入香港,为香港带来了繁荣,却对当时大陆中国的国民经济造成了很大的负面影响。有名的外迁商号有潘高寿中药厂、陈李记药业等。

 

一夜之间,留在大陆的民族工商业者失去了对原来属于自己的产业的经营管理权。他们在原本属于自己的产业中成了被改造的对象,在劳动中逐步改造为自食其力的劳动者。稍有不服者如老字号王老吉的后人王宝璋、王宝瑶被冠以反动资本家之名收监入狱,而执掌企业经营权的却是没有商业经营经验,没有创新动力的公家人

 

更有甚者,原来白纸黑字在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发行的《公私合营暂行条例》明文规定的百分之五年息,二十年为限的条款后来也被当局一笔勾销。一九六六年九月当局称按照原定的向资本家支付定息的年限已满,决定不再支付定息,公私合营的企业就变成了完全社会主义性质的全民所有制企业。有报道称,按现时的概念,即一夜之间股民股票归公,房主房产归公。未经任何法律手续,私营股份产权也被没收为国有,公私合营企业全部变成了国营企业。

 

这一强盗行径遭到原工商业主的抗争。十几年来,全国有关私股定息或股权的诉讼层出不穷。其法律依据是:既然公家向私股股东支付定息,就说明公家承认私股股东对于合营财产的所有权,那么私营股份被政府没收是不合法的,但是包括公检法在内的各政府部门紧密配合,强力打击原公商业者的合法诉求。

 

可是,已经大权在手的公家视其亲手制作的法律为儿戏,一再以政代法以党代法,践踏法治。一九七九年一月,中央出台《党对民族资产阶级政策问题》规定:公私合营时股票股息发放到一九六六年年九月结束,现有资产阶级工商业者要求领取在此前应领未领股息是可以的。但国家财政部又在当年下发文件,确定不再清退私股股金。

一九八三年二月,中共中央统一战线工作部和商业部联合发文规定:国家已按年息五厘发给定息,发至一九六六年三季度,公私合营资产(包括核定投资房屋)已属国家所有,不应退还本人。此后全国发生多例私股定息或股权的诉讼,皆因上述政策文件的原因而败诉。有学者对这一不应退还政策提出了质疑。既然向私股股东支付定息,就说明公家承认私股股东对于合营财产的所有权。自一九六年九月之后不再支付定息,并不说明一夜之间这些财产收归国有。

 

许多公私合营后的企业由于经营不善,商业模式死板,在市场中失去了竞争力,最后落得个关停并转的下场。

 

被公私合营后的王春记由于经营不善,如日落西山。公家一接手就提出要为工农兵服务,不为公子哥儿服务,把古玩字画业务全停了,只做笔墨纸砚的生意。后来又以为人民服务为由把文房四宝的生意改为只做文具。为表示要与以前的王春记划清界限,建康路的本号被改名为建康路文具用品商店;昇州路上的分店被改为昇州路文具用品商店。王春记作为城南字画古玩的老字号,从此消失了。寿庭、怀卿白天在人前不动声色,晚上回到内宅暗暗伤心落泪,纵有千方百计也一筹莫展。

 

五九年,也就是公私合营后的第三年,怀卿积忧成疾,撒手人寰。这对寿庭的打击是前所未有的。失去太太后的寿庭对一切都失去了兴趣,失去了希望。好在耀宗巳经长大成人,他代表王家人与公家有理有节,有进有退地周旋着,照顾着一大家人的衣食住行,还把小弟弟耀洲送去技工学校学习机电工程,以期在王春记之外能有个立身之地。

 

 

五八年冬的一个傍晚,天边微微泛红,看样子一场大雪就要来临了。已经在电池厂当任会计的静仪,背着刚刚从幼儿园接回来的二女儿正琅,沿着长乐路回家的方向走着。在离大门两丈远的地方看见大女儿正瑛在与一个身穿列宁装的中年妇女讲话。远远地看见了妈妈,穿得棉嘟嘟的正瑛向静仪跑来。一边跑一边大声地说:妈妈,妈妈,夏妈妈找你有事,我告她你应该快回来了……”

 

静仪放下后背上的正琅,一只手搀着正琅,一只手迎着正瑛,微笑着对来人说:夏主任,你好,找我什么事呀?静仪记得这夏主任原先也是家庭妇女,因着其丈夫是个复原军人弄了个街道办事处主任当了起来。

王静仪,现在全国人民都在大干快上建设社会主义,我们都要为建设社会主义添砖加瓦,牺牲小家建设属于广大人民群众的大家。这夏主任滔滔不绝地说了起来。可是静仪却整个一个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道她在说什么?这些大道理与我何干,这是要我添什么砖加什么瓦。想到这里,静仪觉得这事不是一时半会就能解决的,连忙礼貌地对夏主任说:夏主任,这外面太冷了,先进去坐坐,喝口热茶驱驱寒。等我先把炉子开了,饭煮上了再来向夏主任学习。

 

说着,静仪掏出钥匙,开了门,回头让夏主任先进去,然后带着一对女儿随后也走进家门。

 

进门后,静仪把夏主任请到堂屋上首坐下,为她沏了一杯绿茶,嘱咐正瑛照看着正琅,心里七上八下地走进厨房。不知道这夏主任是因何而来,但是静仪的直觉感觉这是来者不善,拆庙多过拜佛。静仪一边淘着米一边琢磨着该如何应对……

 

文字编辑:Ellen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