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子羔羊(公共微信平台)

创作的冲动来源于对过去的尊重和对未来的向往。字里行间无意中表达出你的理念,你对生活,工作,爱情的诠释。

所有文章均为狮子羔羊原创,版权归狮子羔羊(CN) 及其笔名拥有者所有。为保护微信公众平台的【原创】特性,有意转载者请联系作
个人资料
正文

静之若仪(三十七)遇救出狱

(2017-07-29 06:50:32) 下一个

深秋的早晨,雾气肆无忌惮地笼罩着山川交错的陪都重庆。站在鹅岭公园的山顶上一眼望去,白白的雾气与青青的山峦交错重叠,如梦如幻。朦胧中嘉陵江、长江如两条巨龙交错于山城的边缘。

 

懒洋洋的太阳不急不忙地从山的那边升了起来。穿过厚厚的的冷雾,一缕缕阳光给山城带来了新的一天。

 

重庆第四战区政治部军人拘留所,姆指粗的铁杆生硬地装饰着两尺见方的小窗。透过铁窗,一束阳光照在躺在硬板床上的明皓。远远地一声鸡鸣,明皓睁开了眼睛。掀起脏得像泡在酱油里似的,闻着一股老油味的被子,明皓一下子坐了起来。昨夜一直辗转难眠,想着自己蒙冤牢狱,哭诉无门,恨不得把那鸭舌帽掘地三尺找出来。绝境中想起了仍在南京的老父,两位妹妹。这次如果就这样交待了,怕是一辈子见不到家人了。睡不着,盯着屋顶上的蜘蛛网,竟然数起落网的昆虫来,墙上的挂钟敲了两下后,明皓这才昏昏入睡。

 

睡梦中,明皓轻飘飘地在云层中飞了起来,飞到了故乡,飞到了南京郊外的方山乡。中秋节,连天的金黄稻浪中一支白玉兰,如荷似玉般纯洁高雅。一只花蝴蝶欢快地扑打着翅膀。时而翻飞,时而歇息在花蕊之中。明皓心生欢喜,向前探个究竟。看着不远的距离可就是走不到跟前,转眼之间那支白玉兰消失得无影无踪。明皓急得一身汗,远处听见金鸡报晓的啼鸣,睁眼一看,原来是梦回故里。自己已然身陷囹圄,束手无策。

 

明皓想起年前在峨眉山上卧云庵里住持长老悟我说的话:施主来年有一劫。切记,以静制动,无为而为,方可逢凶化吉。反正我什么都做不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管他呢!只是这冰冷潮湿的牢房,这肮脏不堪的被褥有点让人受不了。唉,能屈能伸吧。席梦思睡得,稻草铺也睡得;燕窝鱼翅吃得,馒头咸菜也吃得。

 

突然听得门外哗哗啦啦的钥匙串的声音,和开锁的声音。门打开了,强烈的光线变化让明皓不得不眯上眼睛,来人面无表情地说:起来,带上你的东西,走!

 

 

收拾了随身物品,明皓低眉垂目地随着狱卒走出了牢房……

 

 

宁静的早晨,雾气渐渐散去,朝霞映红了半片天际。典型的川式民居的屋顶上一层薄薄的白霜沿着阳光照射到的边缘划出一道整齐的弧线,一棵硕大望天树像一把巨伞遮住了庭院上一方天空。青砖碧瓦,高挑的门楼,三级石阶。门口停着一辆军用摩托车。十字型的鹅卵石铺成的小道把小小的庭院分为四份,直达东西厢房和正厅。这是一家殷实小户人家,明皓所在的机动大队临时征用了作为队部。

 

正屋中,上校队长正与一位同样配戴着上校军衔的中年男子谈笑风生。报告!门外走进了宪兵和跟在后面的明皓。进来!队长应到。

 

明皓低着头踩着碎步随着宪兵走进了正屋。

 

关部长,吕上尉来了。

 

明皓连忙抬头立正敬礼,报告队长,吕明皓到!队长挥挥手算作回礼,作了一个手势介绍道:关部长是师部新上任的后勤部部长,这次是下来调查汽油失窃案的。你好好与关部长讲清楚前后经过。

 

听起来队长的语气温和多了,和昨晚上凶神恶煞的口气相比有如天壤之别。不知道何故。

 

明皓慢慢地扭头向钟部长看去,不敢贸然造次,向关部长行了一个礼,大声说到:报告部长!

 

关部长一边回礼一边说:坐下,坐下,慢慢讲。

 

明皓认真地讲述了事情的经过,最后强调说:那金条我真的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放的,放哪里的,我都不知道!如果真的是那班人放的,也是有可能。到了加油站后,我们两个都离开驾驶室,忙着接油管放阀门,弄完了我们上车就急着向营地开了。我讲的是实情,你们可以向小苏核实….弄丢了一车油那是我的过错,要打要罚我认了。说我吃里扒外,我冤枉呀。本来想讲苦肉计的,但转念一想还是不要让队长下不了台,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

 

关部长递过一杯水,拍拍明皓的肩膀说:我们会调查清楚的,你清白总是诉得清的。说着回头笑着看了看队长。队长想了想说:吕明晧,师座命令,暂时据保放了你俩,继续调查。

 

明皓高兴了十秒钟,又被据保难住了。这牢房可不是人待的地方。我这背井离乡的,到哪找人据保呀。

 

难住啦,找不到保人呀?关部长看着明皓笑着说,看着为难的明皓,关部长继续说着:我来之前就有一位姓钟的南京人打听你呢,好像可以帮你。说着向外招了招手。

 

明皓心里一愣,转念一想,姓钟的人多呢。

 

小吕子!

 

明皓不敢相信自已的耳朵,他是..….自徐州一别,音信全无。抬头向门口看去。逆光中,他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他怎么会在这里,他怎么找到我的?一连串的问题填满了明皓的脑袋。

 

您,您,您怎么在这里?

 

这话你们待会慢慢谈,人家要做你的保人,你要不要呀?关部长笑着说,队长也笑了起来。来人走上前一步拉着明皓的手说:明皓,我们先办了手续,然后再找个地方坐下,边吃边谈。

要,要,要!好,好,好!明皓语无伦次地应到。

 

来人从上衣口袋中掏出一张银票,递给关部长,关部长接过看了看,转手递给了队长。

 

队长扫了一眼,向关部长点点头。

 

 

关部长从文件夹中抽出一张纸,递给钟姓男子,说:签个字,画个押,你就可以带他走人了!转眼对明皓说:你受伤又受惊了。昨晚一夜睡了牢房。我刚才与队长说了,放你几天假,休养休养。正好你们也好多叙叙。

 

谢谢队长,部长!明皓感激地说。

 

谢谢关部长、陈队长成全。钟某在这谢了。说着又掏出一张银票放在茶几上。几人推让一番,那银票最后还是留在茶几上了。

 

 

来人与明皓一前一后沿着三级石阶走出了民居庭院。

 

早市的人流熙熙攘攘。饭庄、店铺旗番高挂。沿街商铺、商贩叫卖声不绝。渐渐地两人消失在人群中,远去

 

文字编辑:Ellen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狮子羔羊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暖冬cool夏' 的评论 : 谢凉夏美眉,这篇写得好累呀。我在重庆就待过两天,对那里的风景地理一概不知。每一个细节都要反复查找核对。真的是对耐心的考验。
快了,让我想想还有什么遗漏的。谢谢凉夏鼓励,问候!
暖冬cool夏 回复 悄悄话 这篇写得真好,情景交融,细腻流畅。这下明皓该回南京了吧,经历了这么多,死里逃生,还有后福等着他。问候狮子!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