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墨西哥坎昆与玛雅奇琴伊察

(2018-01-30 14:29:00) 下一个

圣诞节及元旦均上班,风城天气又寒冷,该休息几天了。看到周围朋友们去坎昆,于是决定也跟风一下,从寒冷之地芝加哥一下就到了墨西哥的坎昆(Cancun)。

 

O'hare 机场内

 

等候要乘坐的飞机

 

 

一) 坎昆

 

坎昆(Cancún,又译康昆)是墨西哥东南部一个城市,位于加勒比海沿岸,是世界著名的度假胜地。

 

坎昆岛鸟瞰图,从飞机上手机拍:

 

 

 

坎昆是基于玛雅人的发音 kaan kun翻译而来, 意思是“蛇的巢” ("nest of snakes”), 或“金蛇的地方” ("place of the gold snake”)。蛇形图像在尼苏克前哥伦比亚遗址很流行流行。

 

1970年代,墨西哥政府主力把坎昆发展成度假胜地,现在每年有超过300万人到坎昆旅游,包括一些名人明星等。坎昆有超过140家酒店,提供2万4千个房间。23公里长的坎昆岛是度假区的中心,部分度假酒店十分豪华,临近加勒比海,海水清澈,在海里游泳的鱼亦清晰可见,不少旅客在这里潜水或乘游艇出海。

 

坎昆附近有一些历史遗迹。

 

坎昆设有国际机场(坎昆国际机场),每日平均有190航班出入。出机场前的大厅里,有诸多兜售旅游套餐的人们。

 

在机场外等候去酒店的车的人们:

 

坎昆的气候宜人,属热带气候,特别是热带季风气候(Köppen Am),平均气温介于26-36°C之间。,季节之间温度差异很小,但有明显的雨季和旱季。全市气候炎热,年均气温27.1°C(80.8°F)。与尤卡坦半岛的内陆地区不同的是,大部分的下午,海风将高温限制在35°C(95°F)以下。年降雨量约为1340毫米(52.8英寸),每年平均降雨115天。

坎昆酒店上拍的加勒比海海滩

 

 

坎昆酒店后边的海滩:

 

 

 

 

 

 

 

 

海滩上的兜售者

 

 

海滩上的玛雅人装扮者

 

 

11月至2月较温暖,偶尔会有清新的微风,3月份和4月份更加干燥,变得更加炎热。 5月至9月是最热的,因为靠近加勒比海地区,海湾地区的湿度全年都很高,特别是在飓风季节(无雨日平均接近70%)。酒店区域延伸到加勒比海,周围环绕着海洋,因此白天的气温要低1-2℃左右。

 

酒店一瞥:

 

坎昆历史

 

据早期殖民地资料记载,坎昆岛最初被玛雅人称为Nizuc(Yucatec Maya [ni?su?uk]),意思是“海角”或“草点”(promontory" or "point of grass)。

 

在被西班牙征服后的几年中,玛雅人的大部分人口因疾病,战争,海盗和饥荒而死亡或离开,只剩下女人岛(Isla Mujeres)和科苏梅尔岛(Cozumel Island)上的小型定居点。



1970年1月23日,当该地区作为度假胜地开发时,坎昆岛只有三名居民。由于投资者不愿在一个不知名的地区进行不知输赢地下重注,于是墨西哥联邦政府不得不为前九家酒店提供政府资金。到1974年时,坎昆成了中心的旅游目的地。

大多数坎昆人(Cancunenses)都来自尤卡坦州和其他墨西哥州, 于今越来越多的美洲和欧洲其他地区也来此定居。

2010年联合国气候变化会议于当年11月29日至12月10日在坎昆举行。

 

坎昆美食:

 

 

 

 

 

 

酒店内晚上以猫王为主题的表演

 

 

 


 

玛雅遗迹

 

坎昆有一些小型的前哥伦布时期的玛雅遗迹。 El Rey(Las Ruinas del Rey)位于酒店区。 El Meco是一个更为实在的地点,位于Punta Sam以北的公路以外的大陆上。

还有的在里维埃拉玛雅和大哥斯达黎加玛雅附近一些地方,如Cobá和Muyil(里维埃拉),小Polé(现Xcaret),Kohunlich,Kinichná,Dzibanché,Oxtankah,Tulum和Chacchoben州。

 

而更著名的则是在邻近的尤卡坦州(Yucatan)的奇琴伊察(Chichén Itzá)——世界新七大奇迹之一。

 

 

 )奇琴伊察 Chichen Itza

 

在坎昆花了一天时间去奇琴伊察看玛雅遗迹。网上订购跟团去(Tripadvisor, Viator, Amigo tour)。一大早出发,二小时车程。

 

分英文与西班牙两导游,英文导游叫马可(Marco), 马可的太太是玛雅人。马可为我们详细地介绍了各种景点。

 

 

奇琴伊察(玛雅语:chich'en itza',意即“在伊察的水井口”),是一处庞大的前哥伦布时期的遗址。奇琴伊察由玛雅文明所建,坐落在今墨西哥境内的尤卡坦半岛北部尤卡坦州,也是世界新七大奇迹之一。

 

到了后古典时期,奇琴伊察的建筑主题中明显增加了中部墨西哥托尔特克的风格。这一现象的最初被解释为来自中部墨西哥的移民直接入侵,但多数说法认为这些非玛雅风格是文化传播的结果。1221年的起义和内战,如考古发现的烧毁的建筑所显示,导致了奇琴伊察的衰落,统制中心也转移到了玛雅潘。西班牙征服者弗朗西斯科·德·蒙泰乔曾在1531年短期占领过这里。

 

据美国人类学协会称,奇琴伊察的遗址建筑本身属于墨西哥联邦财产,而土地由Piste镇和Barbachanos家族作为集体财产和私人财产而共同拥有。Barbachanos家族从19世纪早期就是尤卡坦地区最有影响力的家族之一。

 

尤卡坦半岛没有多少河流,因此奇琴伊察当地三个终年提供充足水源的溶井(cenote)使之成为了天然的人口中心。其中两个溶井至今存在,其中一个就是著名的具有传奇色彩的“献祭之井”(Cenote of Sacrifice)。

 

玛雅雨神恰克的信奉者将其视为圣地,并将玉、陶器和熏香被投入圣井中作为对恰克的献祭,在大旱的时候偶尔还会使用活人献祭(某些导游所讲述的大量美丽年轻的处女被定期作为祭品抛入井中的可怕故事却并没有在古代文献或是对溶井的考古打捞中得到证实。还有故事称少男,而非少女,才是圣井的祭品)。圣井很久以来就是尤卡坦地区的朝圣地。

 

奇琴伊察在公元600年左右即玛雅古典时期中期是当地的重要城市,但其最大的发展和影响力巅峰则出现在中部低地和南部玛雅城市衰落之后。

 

公元约987年,托尔特克国王Quetzalcoatl(即羽蛇神之意)带领军队从中部墨西哥来到这里,并与本地玛雅盟友一起将奇琴伊察作为了首都。这一时期的艺术和建筑因此呈现有趣的玛雅和托尔特克混和风格。

 

奇琴伊察的衰落

 

玛雅史料记载1221年发生了大规模的起义和内战,考古学证据也显示市场和武士神庙的木制屋顶在大约这一时间被烧毁。奇琴伊察随着尤卡坦的统治中心移往玛雅潘而开始衰落。

 

随后奇琴伊察虽然未完全被弃用,但城市的人口却减少了,后来也没有再兴建新的大型建筑。然而神圣的溶井还是保持了朝圣地的地位。

 

1531年,西班牙的征服者弗朗西斯科·德·蒙泰乔宣布对奇琴伊察拥有主权并打算将其作为西班牙尤卡坦的首都,但几个月后当地玛雅人的起义把蒙泰乔逐出了该地。

 

遗迹

 

奇琴伊察有很多精美的石头建筑,并不同程度的保留到了今天。这些建筑曾被作为神庙、宫殿、舞台、市场、浴池和球场。

 

卡斯蒂略金字塔 (El Castillo Pyramid),又称,库库尔坎(Kukulkan)金字塔, 羽蛇神金字塔,城堡,玛雅金字塔,或墨西哥金字塔,卡斯蒂略金字塔雄居奇琴伊察的正中,是为羽蛇神而建的神庙,高约75英尺。金字塔的地基呈方形,四边依阶梯上升,直至顶端的庙宇。 

 

库库尔坎金字塔是为了天文学的目的而建造的,在春分(3月20日)和秋分(9月21日)下午3点左右,阳光沐浴在金字塔主楼梯的西部栏杆上。

这导致7个等腰三角形形成模仿大约37码长的毒蛇的身体,向下爬行,直到它连接在楼梯底部刻在石头上的巨大的蛇头。

 

墨西哥研究人员路易斯·阿罗奇(Luis El Arochi)称之为“库库尔坎的象征性后裔”(指羽毛蛇),并认为它可能与农业仪式有关。

 

正面,侧面,背面:

 

 

 

 

卡斯蒂略金字塔阶梯底部的羽蛇头像

 

 

在春季和秋季的昼夜平分点,日出日落时,建筑的拐角在金字塔北面的阶梯上投下阴影,有阳光处投射成羽蛇状, 头在底,7段身体在上方,并随着太阳的位置在北面滑行下降。

 

古代中美洲城市中,在旧金字塔之上加盖更大更雄伟的金字塔是一种惯例,卡斯蒂略金字塔正是其实例之一。考古学家在金字塔北面阶梯上发现的一个入口通往一个隧道,人们在隧道内可以沿着掩盖在金字塔内部的老金字塔的台阶向上攀登,直到顶端,并能见到刻在石头中,漆成红色镶着玉点的羽蛇神王的美洲虎王冠。内部老金字塔的设计据说是按照月亮历而来,而外面的新金字塔则是太阳历。马可说,目前认为里面可能还有3-4个内部金字塔。

 

在2007年一次致命的坠落事故之后,金字塔里面如今已经不再对游客开放了。

 

在金字塔外面广场上特定区域击掌便有“鸟叫”一样的回音。

 

武士神庙(Temple of the Worriors)

 

奇琴伊察的“武士神庙”明显是按照托尔特克首都图拉的B神庙而建,并由于玛雅建筑师的技巧而比其原型更加宏伟。武士神庙是一个阶梯状金字塔顶的石头建筑(最初用木头和灰泥做屋顶),内部的支柱被刻成武士的形状。金字塔阶梯顶端通往神庙入口处有查克莫天使 (Chac Mool)的祭坛雕像。

 

武士神庙前及旁边是由柱子围绕的广场——千柱群(The Plaza of Thousand Columns),“大市场” (the Market)。

 

 

大球场 (Ball Court)

 

在奇琴伊察一共有7个中美洲蹴球球场,其中金字塔西北150米左右的球场最为引人注目(下图),球场的一面外墙上建有美洲虎神庙,上面有另一个美洲虎王冠。因为在地下掩埋了一千年,上面的红漆以及镶的玉点都已经消磨不见了。球场旁边是露天平台,两个平台相对。

 

它没有拱顶,墙壁之间没有间断,完全敞开的蓝天。

 

马可站在我们前面讲解。手上拿的是击球棒道具。这是古代中美洲最大的球场,有166米长68米宽。

 

两侧墙上各有一圆圈,球打进圈中算赢。

 

 

球场内部两侧排列着雕刻着球员形象的石板,球赛要打上好几天,输球一方的队长(一说获胜一方的队长, 玛雅人认为这是最终的荣耀)被另一方队长斩首用于祭祀。获胜的Capitan获得天堂的直接门票,而不是经过玛雅认为必须经过的13个高台阶才能到达和平的天堂。

 

下图是刻在墙上的的是斩首图(年代久了,要想像力)。

 

 

真正斩首处, 跪在此处石头上,面对君王。

 

君王坐在上方观看

 

每端都有一个凸起的寺庙区域。在远处500英尺的另一端,通过球场的长度和呼吸,可以清楚地听到一声低语。声波不受风向,时间和夜间的影响。参与重建的考古学家指出,随着声音的传播,声音传播变得越来越强烈和清晰。1931年,利奥波德·斯托科夫斯基(Leopold Stokowski)在这个地方花了4天的时间来确定可以应用于剧院的音响原理,以便参加他正在设计的露天音乐会。斯托科夫斯基最终没有得到这个秘密。直今也没有谁能解释。

 

导游让一游客在166米长的另一边, 轻轻地叫他的名字,他居然能听见。导游说,君主可以相隔一个球场听到对面166米远的谈话,君主邀其他部落首领来看球,坐在对面台上(下图),监听他们对话。部落首领并不知道说话能传那么远。球场上的击掌后的回音有七个。

 

玛雅人寿命长,看上去显得年轻,皮肤黝黑,但个子很小,这位妇女已有70来岁了,还在卖纪念品。

 

下面是金星的平台 (Platform of Venus), 在其中的角落里,有一个被称为“早晨之星”的“奎达尔 - 库库尔坎”的“蛇鸟人(serpent bird man)”。走向楼梯,人们可以看到象征权力的席子,而在角落里可以看到什么被解释为与金星星球并列的年代。这个平台最初是用赭石色,蓝色,红色,绿色和黑色绘制的。在东边的楼梯上发现了一个由一个被斩首的人的头骨组成的祭物。

 

 

玛雅村Kaua

 

参观完后去玛雅村吃午餐。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猴宝贝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分享
风城黑鹰 回复 悄悄话 的确令人惊奇
五湖以北 回复 悄悄话 去年去过奇琴依察,不少东西令人惊奇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