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水间

扶琴动操,欲令众山皆响。
个人资料
正文

中国共产党能够解决西方民主制度下的社会问题

(2018-11-04 01:42:32) 下一个

    最近有许多文章,反应日本穷人的悲惨生活,和相关的社会问题。其实今天整个西方民主制度的社会,不论富贫还是先进、后进,问题都很多。这些问题的根源是同样的:由西方民主制度产生的政府既没有意愿,更没有能力解决广大人民的生存权。在现代的社会生产环境和个人生存环境下,如果政府不能在豪强(组织生产的资本财团)与靠工作挣钱糊口养家的广大人民之间维护公平正义,个人只能是生产劳动的牺牲品,任由控制他们工作人的宰割。其结果必然是科学技术的飞跃发展,生产力的极大提高却成为广大人民活不下去的原因。因此,西方民主制度下的社会问题将越来越严重,影响越来越多的人民。本文分三个方面说明这个观点。一:日本穷人的生存问题;二:今天美国人民生存的一瞥;三:以选举为基础的西方政治制度的失败几乎是全方位的。

    闭着眼睛不看事实,昧着良心胡说八道,是人权的最邪恶的敌人。中国人要坚定地拒绝任何势力的坑蒙拐骗,为了自己的生存,坚定地拥护中国共产党,因为只有中国共产党真心为中国人民办事,因为只有中国共产党才有能力解决中国人民面临的大问题。

一:日本穷人的生存问题

    今天城头有两篇报道,是日本穷人(主要是失去工作的人和退休后的老人)的生活(说死亡更确切吧)的悲惨境遇。请大家去看原文。原文题目与链接如下:

    孤独什么样?这部纪录片拍出了全人类的孤独

    NHK特别节目:那些贫穷又丧气的普通日本人

    还有几篇以前的文章:在日本,每年有47000人死在家里,没人知道

    NHK报道:日本300万贫困女性 华丽的背后是腐朽的味道

    一年数万,几年数十万人的生命死在家里,没有人知道。他们有一丝一毫的人权吗?那些高喊“民主自由人权”西方政府与西方舆论,有谁把他们当作人?(一个题外话,这些不关心自己的,自己人民的人权的混账东西,为什么关心中国人的人权?)。

    日本出现大量的穷人,而且他们绝对不可能依靠自己的能力改变贫穷状况,因为问题的根源是资本主义经济制度。以利润为最高目的的私有制经济的生产方式必须减少成本,也就必须尽可能地减少付给工人们的工资,同时还会尽可能地扩大生产。一方面广大劳动者手上没有钱,就不能买物品;另一方面还想扩大生产。这种自掘坟墓的社会生产方式怎么会有可持续性。

    从日本最近五十年的经历来看。在日本经济繁荣时,工人拼命地干活,能拿到多余的钱,对未来有信心,所以他们努力地工作,尽量地花钱享受。工人经常换新汽车,家电,高价买农产品,天天娱乐;服务业天天忙碌,服务员有钱买工业品,农产品;农民也一样。你擦我的背,我擦他的背,他再传下去;象天堂一般:“我为人人,人人为我”。曾几何时?日本今天是另外一种境况:因为人民没有钱买工业品,工人就没有多少活干,拿到的钱很少,对未来也没有信心,所以他们不敢花钱,更少享受。工人自己也没有钱换新汽车,买家电,买农产品,很少娱乐;服务业也没有工作,服务员没有钱,不买工业品,不买农产品;农民也一样。你不擦我的背,我也不擦他的背,他只想自己好,那里愿意帮助下一个人。据说地狱就是这样。在这个变化过程中,日本人的爱勤劳,爱努力,爱认真,爱公司,爱国家并没有任何改变,日本的社会生产力还有一个显著的提高。

    谁之过?答案是明确、肯定的:资本主义的经济制度与西方民主的政治制度。国家与人民有强大的生产能力,有完美的生产条件;人民渴望着出力、流汗、献生命地生产,但那几个(1%吧)能赚钱的人们在生产中赚不到钱了,所以就不生产了。习总书记一句话“房子是用来住的”,直接明了,却是人类文明恒久宏大的经论。然而,一民主自由化后,人间的至大至高的道理就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兰德是近代西方非常重要的一位人物,她的书在美国的影响仅次于《圣经》,是美国精英、权贵、上层极力吹捧的对象。名人如格林斯潘,乔布斯,蒂尔,和多届总统都拜她为偶像。她宣扬自我实践是“绝对道德”。因此自私自利是绝对的道德。一切正善(如公平正义,支持、照顾、同情、帮助、爱护其他人)都是不道德的,对弱者、不幸者的关怀更是错误的。在这样的社会里,广大劳动人民怎么有人权。今天日本人民血淋淋的现实还没有敲醒一些人的痴梦!

    社会生产力的发展,社会财富的增加的一个自然的结果应该是人民的生活变得更加美好。但今天的西方社会不是。因为社会生产力的发展,可能一个人就可以生产出十个人工作的产品,九个人就不能进入制造产品、直接创造财富的工作,也可能没有工作了。这九个人并不会因为社会生产力十倍的提高,他们的生活有相应的改善,相反是因为没有正常的收入,生活水平反而降低了。近年来美国铁锈带的人民的境况就是例证。自从1980年美国实质地实行普选以来,60%的人口的收入不但没有增加,反而是下降了5%。65岁以上的老人老无所依,破产率长了5倍。可见美国不但不扶贫,反而大规模地变中下层人民为贫民。

    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将社会的主要矛盾定义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是对症下药。在共产党的中国,社会生产力的发展,社会财富的是为人民服务的,是为了让人民的生活变得更加美好。这是解决这个问题的一个最好办法。当然,任何国家纲领性的政策必然需要在实践中提高、发展、完善。所以2017年10月我写文章赞扬:习总伟大,中华民族有幸,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道路是人类发展最辉煌的模式

二:今天美国人民生存的一瞥

    2017年,美国CNN报道:上千家疗养院的老人(不是一千个老人)被性侵,最大受害者已百岁。政府不闻不问。许多有问题的护工仍然在护理岗位上工作。孤独、疾病、死亡,这是美国很多身处养老院的老人们,无法回避的现实。他们有些已无法说话,有些则必须依靠拐杖和轮椅才能离开床畔,有些则罹患痴呆症,丧失部分记忆。他们来到养老院,原本是希望得到专人照顾。起初,当这些受到侵害的老人们说,那位迷人的、广受大家欢迎的养老院护工强奸了她们时,没有一个人相信。类似的指控,经常被视作是药物引发的幻觉,或者是老年痴呆症的迹象,或者被认为是孤独久了故意以此吸引大家注意。

    在西方文明的照耀下,在民主选举制度里,在自由舆论、自由经济、独立自由人权下,美国的政治制度,司法机构,政府,公务员,还有私人机构一定是非常好的啊。所以吗,上千家疗养院的老人被性侵事件根本不可能出现啊。一没有人、没有权力强逼老人进疗养院;二没有一家疗养院强逼老人一定要在那里,不准他们走。怎么能说是问题呢。三就是退一万步,就是从最坏处想,美国还有民主选举啊。政府、议员是他们选出来的,政府官员管事,议员制定法律,司法是至高无上的,是神圣的。从理论上讲,这个问题绝对不是什么大事。养老院同所有的美国人都有关系,因为每一个人都有老年时代。到时候,绝对的多数人只有进老人院一途可行。民主就是多数人作主。如果在这件事上,民主选举没有用,你不难得出结论:在这个现实世界里,西方的民主选举制度的就什么事都没有用了。然而铁证如山的事实是在这件事上西方民主制度真的没有用。

    其实并不是美国老人才是这样子的。在西方民主制度下,任何需要挣钱糊口养家的人的处境大底差不多。只要有一点点小权力能管着她,连总统的二奶玛丽莲梦露都可以让她“民主、自由、自愿”地 跟你上床睡觉,甚至做任何事。这种国家有民主、自由、人权、平等、法治、公平正义,你当我是白次。在中国有西方民主制度时,同样的事也发生过。中华民国时期,苏北鲁南地区土得发霉的地主不就把私有制大前提下刚进口的崭新的自由人权玩得淋漓痛快。穷农民自由的自愿地选择把老婆的初夜权送给地主。当农民只能靠租地才能生存时,当农民需要向地主借粮食活下去时,当农民需要向地主借钱讨老婆时,农民就自愿乐意了。从公开报道的西方民主社会的老百姓被性侵的状况,从受害者如果站出来指控性侵双方最后的命运,从自愿地、人权地提供了性服务却只拿到法定最低工资的三分之一女人的“高高兴兴”来看,今天的西方民主制度对人民的保护应该比中华民国时期苏北鲁南地区的农民还要差!如山般的铁证告诉你,这就是今天西方民主制度下生产劳动生活的现实:专制、威权、暴政是西方民主制度下今天的社会现实与必然结果

三:以选举为基础的西方政治制度的失败几乎是全方位的

    (1)不代表人民的利益。普林斯顿大学的教授详细研究分析了20多年来美国国会立法的资料,得出结论:对于90%的美国人民而言,他们的意见(赞成也好,反对也好)对国会立法的影响是微不足道的,是零而精英阶层(大概1%吧),他们强烈反对的法案,绝对不可能在国会通过,也就是说他们绝对有能力封杀任何他们不喜欢的法案。同时国会法案的通过率与他们支持率有清楚、明显的一致性。虽然国会议员们都是人民选举产生的,但他们总是代表有钱有势集团的利益,为有钱有势集团服务。

    (2)从来不解决人民的问题。今天以选举为基础的西方政治制度的失败几乎是全方位的。你可以去问任何一个在西方生活的人:全世界的人今天最关心的是他们的人身与财产的安全。在他的所有选举中,不管是选出来的总统,还是任何一级的官员,有十分之一的民选政府能切实有效地解决他们的安全问题吗?恐怕连一个也没有见到。全世界的人最关心的明天的事是他们孩子的教育。有民选政府能切实有效地解决孩子的教育问题吗?据我所知:在西方,没有人会相信他们民选的政府能解决他们的实际问题,所以他们从来不会去等下一次选个好政府解决他们的问题。他们的解决办法都是,全部是,百分之一百的是:一走了之。搬到一个他们的经济能力容许他们搬到的好地方(好的治安,好的学校)。再看看,西方所谓的好区的安全与教育,其实连中国的一般水准都达不到。毒品总是人民的最恨吧,政府不能解决问题,所以就合法化。加拿大大学要教经营大麻,培养发展大麻的专业人才。西方治理毒品又何尝有效。我知道很多时候,全世界都知道那里可以买到毒品,谁是毒贩,只有警察不知道,所以不去治理。

    (3)最后,国家发展的财富都被不合理、不合情、不合自然法(是人民选举生产,但实际是代表有钱有势集团的利益的议员们通过的法)流入有钱有势集团的腰包。西方从1980年以来,国家的GDP,社会创造的财富增加是惊人的巨大。但老百姓的收入又增加了多少?国家的建设又增加了多少?在美国60%的人口的收入是实实在在的下降了5%;90%人的总体财富在全国所占比例从36%降至23%;而占人口0.1%的最富有家庭财富从10%增加增加到22%;全国贫穷人口不断没有减少,反而大量增加。只要同社会主义的中国比一比,在相同的社会发展,总财富增加时,老百姓的收入的增加,生活提高,国家的建设发展,就太明显了。中国只花了30年时间就让8亿人脱贫,此过程并没有象西方国家那样在全世界殖民,荼毒大量的相对落后的国家的人民。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流沙河上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洞庭人家' 的评论 : 你就不能讲道理,指出那一点是错误的。如果你不能,不是说明你并不是为对错、真假来反对我的观点,结论。
洞庭人家 回复 悄悄话 哈哈哈,真是奇文共赏啊,这厮翻墙过来的吧,麻烦你翻回去。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