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水间

扶琴动操,欲令众山皆响。
个人资料
正文

2018年台湾选举:在不确定的情感与超然的自信中的一个希望

(2018-11-24 03:32:15) 下一个

    观看2018年中国台湾省地方选举,我在不确定的情感与超然的自信中怀有一个希望,及我的一个预测。

不确定的情感

    因为我非常自信,所以我是一个真正的旁观者,因此对这次选举的感受是不确定的。如镜映物,物喜亦喜,物悲亦悲。如果你是一个台湾人,你因为这次选举而自豪,真开心,我能感受到你的自豪与开心,我真心为你的自豪与开心而高兴,我真心祝愿你一切美好。如果你因为这次选举而深感不安与忧心,我能感受到你的不安,也为你的忧心而忧心,我真心地希望台湾的未来比你担心的要好。

    我可以把统独放在一边,和台湾人一起庆祝这次选举的成功。只要不太过分,我可以在陈其迈的庆祝会上(如果他赢了),和他们一起高兴、狂欢。我可以在韩国瑜的庆祝会上(如果他赢了),和他们一起高兴、狂欢。我高兴的是台湾人为他们民主选举的高兴。

超然的自信

    现在我对台湾问题是超然的自信。不管是内部的,还外部的势力,不管他们在怎么样的国际形势下如何折腾,中华民族一定会统一,这是与日俱增的中国大陆的实力所决定的。在雄才大略的习近平总书记的领导下,祖国的统一是没有丝毫的悬念,所以我能够做一个没有是非的老好人。

    曾几何时?李登辉成功连任台湾省总统时,我反台独反的愤恨羞怒,恨不得要找台独分子干一架。我的朋友当然不会跟我说他们支持台独。陈水扁选上总统时,我恨台湾人自甘堕落,敲锣打鼓地做民族的败类;我怨中国政府总是没有准备好,不能有效制止台独。马英九上台时,我知道他最终听命于美国政府,为了美国的利益他会将中华民族推向深渊。形势比人强。小样的,你试试看!蔡英文选上总统时,是台湾的台独气氛最强大的时候。但我能心平气和地听身边的人宣扬台独,能礼貌地听完他们的鼓与吹,微微笑笑,不做任何评论。主动同台独分子争辩?那是我不能确信大陆能阻止台独而对民族复兴无大碍的时候。

一个希望

    没有台独问题了,我希望在西方民主制度下,台湾能够在所有的方面都最成功地发展、进步。在中国大陆的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制度和台湾的西方民主制度之间,能有一个公正、合理的环境,来一场全面的、大家可以详细观察的制度竞争。让华夏儿女们清楚明白地得出结论:那一个制度更优越?那一个制度代表广大人民的利益?

一个预测

    台湾会由公投的形式,在80%以上的大多数人的赞同下实行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制度。

    你可能会反对我的预测。慢慢地由时间来验证吧。一个可以观察的资料是:台湾人对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制度的反感会逐渐递减。台湾人对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制度的好感会逐渐增大:可能从零开始,但会增加到百分之九十。

[ 打印 ]
阅读 ()评论 (5)
评论
流沙河上 回复 悄悄话 就民进党2025年非核家园一事,可以看出西方民主制度的可怕:明明大家都知道,一定办不到,而且肯定给台湾的经济、民生带来巨大的伤害,民进党却死硬地将台湾带进去。台湾掉进深渊又怎么样,只要民进党能做掉进深渊的台湾的总统就行!路易十六世说:我死后,洪水滔天又关我屁事。实在是可恶之极。然而今天发生在民主台湾的事是:是只要我能做总统,马上洪水滔天又关我屁事。更恐惧的是,大家都知道这个事实,却没有多少用。这是西方民主制度的制度性的一大缺陷。
流沙河上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青松站' 的评论 : 谢谢。一代兴亡由天定。
青松站 回复 悄悄话 您好,流沙河上老师,那次见到老朋友夫妇,其中论明年的台湾总统大选,是柯宋配,对吴韩配,但不管如何,民进党按今天步伐,几定出局,真是民进党人"无语问苍天"了一...一一一也问您与家里周末好,谢谢老师…........谢谢.
流沙河上 回复 悄悄话 我为什么预测:台湾人会选择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制度,就是因为这个万物之母:经济。西方民主制度在台湾是搞不好经济的,更不能提高人民的生活。
台湾经济的事实是:台湾自从陈水扁以来,经济的基本面每况愈下。马英九要靠搭大陆经济的快车。蔡英文不能搭全车(大陆也只是部分限制)。看的深入一点,不难发现,李登辉时不错的经济,都是两蒋时制定、实行的实实在在的经济发展政策。民主选举后,就再也做不到了。今天台湾的经济问题在李登辉时就开始播种了,陈、马继续播自己的种子,培养前任的幼苗,收获成熟的果子。你再深入地观察,你会发现其根本原因是西方民主制度。
流沙河上 回复 悄悄话 统一是肯定的。在此保证下,两岸可以进行和平竞争。我看到的结果是:大陆的社会主义制度完胜。
1:从台湾的GDP是大陆的50%到今天5%,可以看见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再看大陆人的收入已经慢慢赶上,然后会稳步地超过台湾人的收入,就再明显不过了。
2:看这次高雄韩国瑜当选的深层原因,其中一个起决定性的因数是西方民主制度不能成功地发展经济,解决民生问题。这是制度性的问题,并不是那一个政党上台能解决的。等台湾民主制度成熟后,这个问题只会更严重,而且人民会清楚地看到这是西方民主制度的制度性问题,选那一个政党都没有用。到时,肯定有人提出让共产党来试试看。随着西方民主制度越来越不争气,响应的人会越来越多。
3:大陆与台湾竞争的本质性的特征在中国与西方民主国家的竞争中都能观察的到。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