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水间

扶琴动操,欲令众山皆响。
个人资料
正文

西方民主社会在生产劳动中的威权、暴政、反人权分析之一

(2018-10-04 23:00:48) 下一个

 

西方限制政府的权力是为了巩固暴政、伤害人权

    暴政归根到底是指一个国家的每一个个人自己遭遇到的,身上被施加的暴力、虐待、奴役、剥削,然后计算全国人民所遭受到的暴力总和。一种形式的政权,一个具体的政权是不是暴政,是由、也只能由这种政权下的的广大人民在他们的日常生活中遭受到的暴力、虐待、奴役、剥削的程度来衡量。无论暴政是不是由政府机构与官员施加与支持的,国家的政府是全国人民权力的最高结构,必须现实的、具体的保护全国人民,免受暴力、虐待、奴役、剥削。一种政治制度,如果为这种“暴力、虐待、奴役、剥削”提供足够的生存条件就是制度性的暴政。一种政治制度,如果不能实实在在地有效的或本质的改善出现的暴政,这个政治制度都是非光明的、非进步的、非人性的,甚至是黑暗的、反动的、反人性的。其他所有的标准都是次要的,都是为内容服务的形式。

    以上面的标准,根据今天广大劳动人民生产劳动生活的状况,来衡量西方民主制度,特别是同中国相比,结论是很清楚明了的:西方民主制度是暴政,是反人权。西方在生产劳动中的威权、暴政、反人权分析,共有三篇文章:1,西方限制政府的权力是为了巩固暴政、伤害人权;2,西方民主社会暴政的施暴者的三个基本类型(个人行为,I型;依仗朋党关系网,L型;S型,他们是南霸天,暴政王);3,今天的西方社会是没有事实、真相、法律、宪法、制度的。

    西方民主制度有效地限制国家的权力,执政者的权力,如掌权者任免,任期的限制,但并不能保护人民的人权、自由、民主,实际上是为了保护各个层次的有钱有势的人(即中国历史上称之谓豪强的人们),不被国家政权有效监督、管理、法治。在国家权力不能有效制止他们作恶时,在他们作为一个集团实际上是有效地控制国家的政权、立法、司法时,豪强们对无权无势的人们的欺凌则是更加残酷:没有伦理道德的顾忌,豪强们在司法上有绝对的优势,国家权力也不可能在强者与弱者天然的不对等之间维护某种程度的公平正义。这就是今天西方民主制度下广大人民的真实生活。今天的西方民主制度的结果是巩固暴政,为伤害人权的罪犯们提供制度性的最大安全保障,提供如虎添翼般的最重要的支持。

    暴君、昏王、人渣首领不是衡量一个国家暴政的基本指数;宪法、制度、法律、政府机构也不能用来直接衡量一个国家的暴政。千百万人民的真实的、具体生活(也就是百万个同人民生活在一起的豪强们)才是衡量一个国家暴政的最基本的,唯一决定性的指数。观察西方民主制度下广大人民在生产劳动中的状况,全面比较,结论也就很清楚明了:今天的西方民主制度是一个最佳威权、暴政、反人权的制度模式。

    本文分四个部分:一,西方民主政府是制度性的丧失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职能;二,西方的暴君是真实的:看得见他们人、听得到他们吆喝、他们的双手也能够得着你;三,历史事实证明西方民主制度是暴政的最佳模式:高效,超稳定,欺骗天下人;四,结论。

一:西方民主政府是制度性的丧失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职能

    为什么要咒骂天上的太阳:高大,洪热,威厉?没有那种洪荒之力去送核爆的热与能,太阳是不能给人间带来光明、温暖与信心的。那没有太阳之后,人世间就不可以点燃百万支蜡烛,照亮一切需要光明的地方:光明、温馨、和祥,永远免去太阳核爆的威慑?今天在全世界广泛实行的西方民主制度用铁一般的事实,以毫无回旋余地的道理告诉你:至少到今天为止,在西方民主社会里做不到。我在一篇文章中对今天是成功的民主制度的社会作了全面的分析,得出如下的结论:

    “西方民主制度下,士兵可以民主地选举三军统帅,立法与监督国家运行的议员,当士兵在军队中遭到惨无人道的、任意的强奸而士兵们毫无办法时;广大老百姓可以民主选举议员为他们立法,当议员立的法与90%的人民大众的赞成与反对毫无关系,而与1%的富人绝对有关时;广大老百姓可以民主地选举总统,市长和各级政府的管理者,在他们所有的人都最关心的问题上:人身与财产的安全与孩子的教育,没有一个民选政府能切实有效地解决他们最大的关切,他们也没有人相信民主选举的政府会解决他们的实际问题时,应该是下结论的时候了:西方民主制度下所实行的“民主自由人权”是非民主的,是反民主的,是非自由的,是反自由的,是非人权的,是反人权”。详细内容请看原文:民主自由人权在近不在远

    孟子两千多年前就说过:待文王而兴者,庶民也;豪杰之士,不待文王也兴。成立国家,设置政府,是为了维持社会公平正义。主要是为了保护无权无势的小老百姓不被欺负,政府当然同样保护有钱有势的人们。经常发生的事是为了阻止有钱有势的豪强们对弱势者的侵犯,因为豪强有能力保护自己。有史以来,欺凌、奴役、残害广大人民是同他们生活在一起的豪强们,而不是社会之外的神鬼兽虫,或高高在上的国王。所以政府一定要有强大的权力,政府的领导人(是人,而不是机构、制度)一定要有强大的意志,能延伸到千百万人民的日常生活中,并有足够的力量去执行维护公平正义的职能。如果政府做不到,千百万人民必然是被他们身边、和他们在一起的豪强管理、领导。

    有强大权力的政府领导人必然会滥用权力,强有力地伤害人民。但全面的真相是:暴君、昏王、人渣首领可能会干丧尽天良的事。比如说,他们要强奸,他们可能会一天强奸十个人。同时他们的罪恶也一定是千万人都知道的,千万人都诅咒的,所以他们是逃脱不了责任的。但强奸千万人民的事情一定是大量的、与广大人民生活在一起的有钱有势的百万豪强们。所以各个层次的有钱有势的人的权力是不是被有效监督、管理、法治才是真正影响广大人民的人权、自由、民主的唯一指数。暴君、昏王、人渣首领不是衡量一个国家暴政的基本指数;宪法、制度、法律、政府机构也不是衡量一个国家暴政的直接指数,千百万人民的真实的、具体生活(也就是百万个同人民生活在一起的豪强们)才是衡量一个国家暴政的最基本的,唯一决定性的指数。

    在西方民主制度下,因为政府没有足够的权力,而政府掌权者更没有强意志去维护公平正义。今天令人悲哀的事实是西方政府已经没有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职能。今天西方民主制度下的现实是:没有太阳后,每一个手持蜡烛的人都可以在他的势力范围内拥有“暴君、昏王、人渣首领”一样的权力,他们都可以强奸那些需要烛光的人。百万支蜡烛,就有百万个持烛人。在层层的蜡烛下,一个小老百姓头上是可能有十个持烛的人,每一天被十个持烛的人任意次的强奸。就以强奸为例,我们可以看到两个方面的事实:一,今天发生在西方社会的时间久、规模大,大家都知道但谁也不敢说的性侵事件,而且这种性侵可以发生在任何需要挣钱养家糊口的人们的身上。就是这种黑暗的最好见证。二,今天西方的人民不但不需要公平正义,连动物都知道什么是公平正义,西方人民却不知道什么是公平正义。就是这种黑暗的历史性连绵存在,并沉淀结晶为文化的最好证明。在今天的西方民主制度社会里,只要有一点点小权力能管着她,连总统的二奶玛丽莲梦露都可以让她“民主、自由、自愿”地跟你上床睡觉,甚至做任何事。只要有一点点小权力能管着她他们,就可以让她他们“民主自由人权”自愿地提供性服务。做了性奴后,能让她们做她们非常不愿意做的事,并且违法地给她们的工资只有国家法定三分之一。而且这些事情都可以是长久的,大规模的,天底下的人都知道的事情。这种国家有民主、自由、人权、平等、法治、公平正义,你当我是白次。

二:西方的暴君是真实的:看得见他们人、听得到他们吆喝、他们的双手也能够得着你

    我对发生在西方社会的性侵事件作了一个调查,收集了成千上万的案例。文章的结论就是文章的题目:专制、威权、暴政是西方民主制度下今天的社会现实与必然结果。本文列几个例子,是为了说明一个结论:在西方民主制度下,如强奸性质的性侵事件,是完全可以变成正常的生产劳动过程的一部分。西方民主制度下的社会为性侵事件的正常产生、正常发展、圆满结果提供了全面的、足够的条件。因为西方的政治制度和这个制度下的经济、司法、文化制度为生产劳动生活中成功的、划得来的性侵提供了足够的保障,所以几乎每一个例子都可以在每一个需要挣钱糊口养家的、对人生还有一点在乎的老百姓身上重演。如山的铁证是:在西方民主制度下,宪法、制度、法律、各种政府机构并不能象大家想当然的那样对需要工作养家糊口的人民起一点点的保护作用;所有的这些也就不能用来考察西方民主制度下的威权、暴政、反人权的高低、好坏。

    对一个要挣钱养家糊口的人来说,不接受能管到你的人们的性侵,你会丢掉工作。你换一个单位,能管到你的任何人们,同样可以性侵你。而且同一个职业内的性侵犯们(甚至跨职业的性侵犯们)通常是相互认识的,经常是共同的营私朋党网的成员。他们的确联合起来征服、打垮不接受他们性侵的人,因为他们视受到他们性侵而没有成功的人们为定时炸弹,视他们为威胁、挑战。如果你站起来反抗,你这一生就毁了。在今天的西方社会里,反抗性侵者的生存空间实在是太小了,他们不能不挣钱养家糊口啊!

    性侵犯罪的成本几乎为零。在所有的犯罪案件中,强奸案件应该是相对比较容易判决的。在美国平均每一千件强奸案,只有六件强奸人进监狱,即0.6%。鉴于这个事实,第一个不难想象:任何案件,不管是如何的铁证如山,如果法院想要,如果法院真的判了一个罪犯无罪,应该是正常发生的事,是很自然的事。第二个不难想象:在生产劳动生活中,有权势的人性侵、虐待、犯罪式地对待手下的员工,他们被西方司法公平正义地惩罚的可能性有多大。第三个不难想象:2017年是西方世界反性侵年,的确做的轰轰烈烈。因为西方政府并没有一丝一毫地去追究西方社会会发生大规模性侵的根源,更没有去做任何事从根源上、制度上去解决问题的事。在西方,长期以来“自愿地被性侵,自愿地提供性服务”一直是西方性侵犯罪的主要部分。因此从2017年以后,西方的性侵状况只会更严重,更残酷;罪犯们只会更安全。西方社会更多的性侵会在“自愿地被性侵”、“自愿的提供性服务”的模式下进行、完成。所以性侵犯那么嚣张,那么肆无忌惮,因为他们绝对不会受到他们觉得不划算的惩罚。

    我从四个方面用事实来支撑上面的讨论与本文的结论:1,不接受性侵,就活不下去;2,性侵的统计资料与大数据;3:怎么可能有这样的事情?4:今天西方社会的“民主自由人权”是靠欺骗、恐吓来维持的。

1:不接受性侵,就活不下去

    西方社会的性侵之所以成为问题,其原因就非常清楚明了:不接受能管到你赚钱糊口的人们的性侵,你会丢掉工作。以各种方式传递的不接受性侵、不听话人员的黑名单是真实存在的,是真实地影响不听话人的生计的。当然没有一份性侵犯签名画押的正式文件。站起来反抗,你这一生就毁了。而性侵犯罪的成本几乎为零,不管他们多么嚣张,绝对不会受到他们觉得不划算的惩罚。

    (1)韦伯(Bruce Weber)和泰斯堤诺(Mario Testino)是世界级的摄影大师。2017年纽约时报:15名男模指控韦伯经常利用拍照时,要求裸露,或者直接伸手抓男模的生殖器;13名男模和助理指控泰斯堤诺对他们进行猥亵和手淫等行为。不少模特儿都表示,如果想要在时尚界混下去,就必须学着去接受这两人的骚扰。

    (2)(i)著名访谈节目主持人罗斯(Charlie Rose)被指性骚扰八名女性。罗斯是性侵惯犯,这是公开的秘密,罗斯团队内部的人将来那里工作的所有年轻女性都称是“查理的天使”。诸多女性忍气吞声与美国媒体的工作机会有关。(ii)BBC著名主持人吉米·萨维尔能够在1964至2007年内性侵很多名受害者,包括儿童。他死后,有300个受害者站出来了,指控萨维尔猥亵、性虐、强奸。BBC资深足球评论员霍尔在法院认罪:在1967至1986年间,性侵13名9到17岁女孩。在对英国广播公司(BBC)进行了持续3年的调查后,2016年,史密斯女爵说,BBC有很深的“敬畏文化”,员工不愿意投诉高官。另外,BBC长期以来同英国政府的情报部门合作并监控自己记者。

    (3)美国加州硅谷职场是公认的性侵重灾区(i)Dating Ring的联合创始人艾玛·泰斯勒(Emma Tessler)被一名投资5万美元的男性肆意抚摸。她写道,“这个处于权力地位的男人,挥舞着他的钱,肆意摸着我的乳房。”“有投资者开空头支票,言语充满挑逗;有投资者故意安排夜间会面;但实际是为了约会。如果你公开揭露一个投资人,就会被列入黑名单。”(ii)Binary Capital的创始人,著名风险资本家贾斯汀·卡尔德贝克(Justin Caldbeck)因为性骚扰而离职。Susan Ho是其中的一位举报者,也是一位创业者,她说“在职场中公开投诉性骚扰,无疑是给自己的职业生涯仍下一颗核武器炸弹。”举报者Niniane Wang(她曾是Google桌面产品的创建者)发布了一条Caldbeck在被指控后发给她的信,意图再次通过给她投资来封住她的口。

    (4)英国《卫报》报道,联合国允许包括强奸在内的性侵行为在全球多地的机构内存在。受害者的诉求被忽视,而犯罪者却能逍遥法外。雇员要么忍气吞声,要么上报丢掉工作。虽然联合国长期以来坚持对性侵零容忍的政策,性侵在许多地方是直接违反法律的,但对机构内的性侵哪里有一丝一毫的作用。

    如果你必须依人而活,任何自由、平等、法律、宪法都是空的。如果你不是地主或资本家,你的自由人权在不平等的社会(即不平等的政治﹑经济﹑和文化生活的社会)中要打好几个折扣,真正到了你的手里时就所剩无几了。1940年的中华民国时期,苏北鲁南地区土得发霉的地主不就把私有制大前提下刚进口的崭新的自由人权玩得淋漓痛快。穷农民自由的自愿地选择把老婆的初夜权送给地主。当农民只能靠租地才能生存时,当农民需要向地主借粮食活下去时,当农民需要向地主借钱讨老婆时,农民就自愿乐意了。还有地痞无缘无故的石头,流氓无缘无故的烟火。警察法院虽然不能保证百分之百的破案,但总是证明农民一定吃亏,所不同的只是亏大亏小而已。

2:性侵的统计资料与大数据

    (1)英国教师工会调查全英有1200余名老师,结果:20%的教职工有被性骚扰的经历。43%的伤害人从此丧失自信;38%的人从此开始焦虑或产生抑郁;14%的人干脆换了工作;18%的人从此消沉职业停滞不前(有的伤害人是受到多重打击)。可以肯定性侵对老师们是有实质的伤害,但42%人没有检举揭发:28%的人因为说了也没人信,68%的人因为说了校园也不会做什么,46%的人因为感到羞耻,有46%的人因为觉得举报后反而会被归咎、或者反而自己要面临负面的后果。

    (2)2016年《纽约邮报》报导调查显示60%的女性在工作场合遭受到性骚扰,而其中的3分之2是来自于的男性上司。60%的人表示在举报后,对处理结果不满意。还有1/3的人担心自己在工作中的人身安全。《华盛顿邮报》与美国广播公司(ABC)的全美调查,64%美国人认为职场性骚扰是个严重的问题。54%女性曾遭性骚扰或性侵,65%认为犯下性骚扰的男性不会受罚。

    (3)在德克萨斯大学校方号称有史以来全国最全面的关于高等教育人群中性侵统计研究中,他们对德克萨斯大学十三所分校共28000名学生作了调查:在德克萨斯州,有10%的女大学生被强奸。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中有15%的女大学生被强奸。68%的学生在经历了“人际暴力”后没有告诉任何人,只有6%的学生告诉了大学的工作人员。超过半数的犯罪者与受害者是同学,更有44%的受害者曾经和这些犯罪者关系亲密。

    (4)2017年美国有44万多份未满18岁儿童失踪案例。发现的失踪儿童说明他们大多数是被失踪,与犯罪集团有关。很多涉及性犯罪。

    (5)回忆录《爱你胜过爱枪》的开篇是:对美国的女兵而言,性(性侵与强奸)是一个重要的经历,但没有人愿意承认这一事实。《时代》周刊说三分之一的退役女兵在服役时遭到性侵。美国男兵受到男的性侵的调查结果是超过50%。为什么会如此猖獗?答案很简单:性侵(强奸)的军人极少受到惩罚。谁讲出来,谁的前程就毁掉了。2011年的一项报告说起码有80%的女兵在部队里遭遇性骚扰。美军每年通报案例的至少有3000多起,处理的却不到十分之一,很多都是不了了之。很多女兵表示,真实数字要远比这个多。真实数字有多高?美军每年至少有3万女兵被体检出来怀孕。

    (6)2016年加拿大2万女骑警察符合政府性侵赔偿条件,拿到总金额达1亿元的赔偿。女骑警投诉男性同事的性骚扰、性虐待。事案可追溯至1974年。(2)2017年加拿大对公共服务雇员进行的年度调查中,40%的狱警表示,他们在过去两年里一直是性骚扰的受害者,其中60%的人表示是同事的骚扰。(3)2016年英国皇家警务督察署发布的报告称,两年内英格兰和威尔士有三百多名警察及警方雇员利用职权性侵弱势群体,性侵的对象往往是家暴受害者、瘾君子、酒鬼、性工作者和一些被拘留的人。

3:怎么可能有这样的事情?

    (1)(i)澳洲一个牧师Gerald Ridsdale能性侵近一千名儿童,还差一点光荣退休。在一个有一点可能伸张正义的地方,一千名儿童,他们的家长,亲人,担心自己的小孩的家长,还有各种人权机构会不去讨一个说法?到了这个规模的事情还能掩盖怎么久,什么黑暗不能掩盖?中国人能知道西方的真相吗?(ii)美国波士顿天主教牧师John J. Geoghan在6年的神父生涯中性侵过130多名男童。教会为了隐瞒和保护,将他从一个教区换到另一教区,让更多的儿童受害。他还能继续担任30多年的神父工作。(iii)2018年,梵蒂冈表示找到红衣大主教西奥多·麦卡里克(Theodore McCarrick)性侵的可靠证据,从而被逼辞职。麦卡里克从上世纪六十年代就开始性侵儿童。他经常带学生去他的海边的房子,让一个学生陪他睡觉。这是公开的事情。前教皇本笃十六世在就任教宗之前十多年,就多次收到有关麦卡里克性侵神学院学生的报告。虽然如此,麦卡里克一直不停地、顺利地升到天主教的最高层。2006年到了大主教到年龄退休后,仍然梵蒂冈权力中心的重要人士。(iv)2016年10月,英国《每日邮报》报道:墨西哥一位神父Jose Garcia Ataulfo,发现自己得了艾滋病后强奸了30名五到十岁的女童,还坚信自己一定能进天堂。墨西哥教区宣告这位牧师无罪。

    (2)加拿大女狱警Tracy Mercier怒揭监狱黑幕:在这里性侵根本没人管。2016年4月17日,一名男性狱警用一种长圆金属工具插进了她屁股的缝隙之间,尽管有视频作为证据。在她投诉62天之后,监狱才决定调查她的投诉。她却被逼休病假,没有一分钱的薪水。狱警如此,监狱的犯人就可想而知了。监狱里面的性侵是公开的秘密。

    加拿大国家的法律,政府的章程、规矩都明文规定保护工作人员的人权,对性侵零容忍。政府的工作人员,许多公司的员工都接受反骚扰、性侵的培训。但是国家的警察Tracy Mercier受到的性侵,还有视频证据,却得到如此下场,人间还有一点正义吗?西方的宪法,法律,政府的规定,民主自由人权的大旗有一点用吗?当现实一次又一次地证明给普通老百姓看:西方的社会现实就是如此,被性侵的人们除了默默接受,还有其它出路吗?所以性侵必然变成常态。当一个国家的不怕死而且拿着枪的军警战士被强奸都成为正常状态的时候,这个国家的“专制、威权、暴政”有多严重,读者自己去判断吧。

    (3)挪威的一个小镇,只有2000人。经过一年调查后,2018年警察证实有115起性侵案件。最早的案件发生于上世纪50年代。那些童年、少年遭受性侵痛苦的经历的孩子们从来不敢告诉世人。妮娜(Nina Iversen,49岁)她告诉BBC:"我一直就对人讲,从14岁时我就想要写本书揭露这里的性侵。当然了,我做不到。"在少女时代时,妮娜和朋友就倾诉性侵的经历,但是,大人从来听不她们的。"有人说我们是烂货、骗子。我们中许多人都受到这样的对待。如果我们讲出来,走在街上有人朝我们吐口水"。这同在工作场所站出来揭露性侵,一生就毁掉了有什么不同?父母、爷爷奶奶们真的不知道他们小镇的现实,真的如此不相信她们的孩子?!还是成年人认识了,只能接受这些:因为它是这个社会的真实面目。

    (4)2014年澳洲国防部应对虐待专案小组(简称DART)称,当时仍然在军队中服役涉嫌犯下性侵和虐待罪的嫌犯就超过1100名,有些还身居高位,但他们可能不会受到惩处。肯·麦克韦恩第一次,第二次,第三次被强奸后,试图从医护人员那里寻求帮助,但遭到拒绝。医护人员告诉他,肚子和臀部的疼痛只是来自他的“焦虑”。今天他的臀部上留有严重的伤痕。最后一次被强奸后,已经走投无路麦克韦恩选择了自杀:72片安眠药。没有死亡,被海军部以健康原因除名。在他自杀未遂送进医院抢救时,他告诉来看望的父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他的父亲却一边打他一边骂他是个骗子。从那天起,肯决定将此事永远埋在心里,这一埋就是40多年。

    不必假装智残,更不用绞尽脑汁地为西方民主国家编造解释了。孩子自杀了,正在医院里抢救。父母赶来看望还躺在病床上的儿子。儿子告诉父母:他在军队里被反复强奸,被逼的走投无路,只好选择自杀。父母的反应是一边打他一边骂他是个骗子。澳洲并不是一个性侵稀有的国家啊。原因只可能是一个:恨与绝望!到了今天这个地步,你怎么还没有认识社会的真相,你怎么还不接受社会的真相!那些要保住自己工作饭碗的人们,那一个不是接受能管到他活下去就必须混口饭吃的人们的任何欺凌、虐待,当然包括强奸。天有绝人之道啊!

    今天在西方连十多岁的半大人都知道的常识:在你工作的单位,有权势的人不管是多么的理亏,犯法,犯罪,欺凌你,性侵你,你的理性选择是不要声张,悄悄地,换个单位,一走了之。随着这些半大人长大,他们很快就会发现,换个单位并不是找一个有阳光的,不反人性的地方,而是在转换单位经历中最后意识到天下乌鸦一般黑,你要养家糊口混口饭吃,就必须接受这个现实,接受一切欺凌、犯罪。如果你不接受这一切,你就自然而然地从精英阶层,白领阶层中退下来。你就很快被边缘化。被边缘化以后,就更没有人将你当人了。

4:今天西方社会的“民主自由人权”是靠欺骗、恐吓来维持的

    仅举两个例子。一例:在对英国广播公司(BBC)进行了3年的性侵犯罪调查后,史密斯女爵2016年总结道:BBC有很深的“敬畏文化”。当敬畏成为一种文化,一个生存环境,法律、人性、事实,真理就不存在了。就是这个BBC,长期以来还同英国政府的情报部门合作并监控自己记者。BBC的员工,这个近百年来在全世界内“民主、自由、人权、博爱”口号叫的最响亮的机构的,在全世界最积极捍卫其他国家人民“民主、自由、人权”的机构,他们自己的工作人员有民主自由人权吗?你相信他们的宣传有多少可信度?

    二例:纳迪亚科马内奇是罗马尼亚体操运动员。她是世界公认的现代最伟大的女运动员。尼库作为一个公认的黑暗、残暴、集权、暴政的共产党总书记,独裁者齐奥塞斯库的儿子,想尽一切办法要使她屈服。坚强不屈、伟大正气的纳迪亚英勇地反抗了六年(到1982年)。六年里她还能参加各种国际比赛,共获得了20枚金牌,5枚银牌,3枚铜牌。但当她1989年来到民主自由人权的美国,一个小老百姓,甚至是一个小瘪三,立即成功地控制这个坚强不屈、伟大正气而且世界闻名的女人,让她接受任何欺凌,自愿地做她以前死都不愿意做的事情。是什么让民主自由人权的美国的一个小老百姓,甚至是一个小瘪三,立即成功地控制一个坚强不屈、伟大正气的而且世界闻名的女人接受任何欺凌,自愿地做任何她以前死都不愿意做的事情?是什么让一个“黑暗、残暴、集权、独裁的”共产党国家元首的儿子想尽一切办法,花了六年的时间却没有能控制这个女人,让她听他的话?因为她要活下去,美国的一个小瘪三手上有她为了活着就必须吃的那口饭。真正的根本的原因也就非常直接明了:就是号称民主自由人权的西方政治制度和这个制度下的经济、法律、文化制度。

    纳迪亚的故事是西方民主政治制度下正常状态,发生在她身上的事情是可以预见的,事情的后果也是可以预见的。这种事情是可以发生在任何人的身上,也发生在一些人的身上。对于那些没有如此经历的人们来说,最大的原因更应该归功于他们的幸运,而不是西方制度有多好,他们有多么能干,他们有多少刚强。纳迪亚后来出了一本书,而且到处在高台上演讲,电视上评论,控诉黑暗、残暴、反人性的罗马尼亚共产党政权;同时她极力宣传、崇拜、赞美美国的“民主、自由、人权”。就在纳迪亚到处宣扬西方社会的“民主、自由、人权”的同时,在欧洲的一个小小的角落,西西里岛农场上大概有4000名来自罗马尼亚女工,因为害怕失去工作,超过半数的罗马尼亚女工“民主自由人权”地、“自愿”地、免费地向雇主提供性服务。她们只有一个目的,保住手上的工作,然而她们的工资只有欧盟法定最低工资的三分之一。那些可怜的女工,只要反抗,就再也找不到西西里岛农场工作。同样“民主自由人权”的意大利政府对这些女工毫不关心。

    当西方社会鼓足了劲抨击罗马尼亚共产党政府黑暗、残暴、独裁,捍卫纳迪亚的人权时,美国自己的体操运动员的境况又怎么样呢?

    美国体操队员长期遭受性侵,包括多名奥运会冠军、体育明星。《印第安纳波利斯星报》有报道,美国地方法官也公布多达5600页的体操队员性侵的文件。(i)过去20年,至少368名美国体操国家队队员指控教练、体操馆老板和体操馆其他人员涉嫌性骚扰甚至强奸。因为很多受害者选择沉默,受害儿童数量可能更多。队员在“心理治疗”的环节遭到教练猥亵,有数名6岁的体操幼童被教练诱骗脱光衣服,然后拍裸体照。有教练在全美最著名的体操馆内几乎天天同一名14岁运动员发生性关系。有3名受害者不满13岁,4人年龄在13岁到15岁之间。(ii)多米妮克·莫恰努(Dominique Moceanu)14岁时在1996年奥运会上获得金牌,在金牌人中都是佼佼者,被称颂为天才少女。2008年,她指控教练马莎和贝拉·卡罗伊(Martha and Bela Karolyi)在身体上和情感上虐待她。因为她站出来了,莫恰努被逼当年退役,再也与金牌无缘。奥运和世界游泳冠军亚莉安娜库科斯(Ariana Kukors),指控教练哈钦森性侵长达10年。她说:哈钦森从她13岁就开始为性侵害做准备,16岁遭到亲吻爱抚,17岁时开始性关系。她控控诉“在美国游泳的训练营,一个不满18岁的小女孩被伤害时,你根本没地方控诉,游泳协会视而不见。”(iii)看看权力较小的医生吧。奥运会体操冠军、体育明星的麦凯拉·马罗尼(McKayla Maroney)说:只要她想在美国体操界混,体操队的队医拉里纳萨尔就能性侵她,几乎是想什么时候性侵,就什么时候性侵。麦凯拉说:我一直梦想去奥运会参加比赛,为了实现这个梦想我付出了沉重代价。从13岁时候开始,直到离开这项运动,无论是在何时何地,这个人似乎总能找到各种机会成功地性侵我。麦凯拉在电视访谈中说,她一到德克萨斯州美国体操队训练基地训练就受到队医性侵,共有数百次,她被逼得想要自杀。受到里纳萨尔性侵的人很多,里面有奥运冠军亚历山德拉·莱斯曼(Aly Raisman)和Gabby Douglas,奥运会铜牌得主丹切。已有265名运动员指控他性侵。纳瑟性侵长达25年,他参加了12种运动的疗护,而许多受害人是尚未成年的儿童,连六岁幼童都未能逃过他的魔掌。在他被判处175年监禁后,男运动员雅各布·摩尔(Jacob Moore)是第一个站出来指控他性侵。当时雅各布16岁,性侵后,里纳萨尔还向在场的一名女体操选手展示了他的生殖器。密西根州立大学与遭他性侵的332名受害人达成和解,大学共赔偿5亿美元。(iv)纳萨尔的头顶上司是密歇根州立大学骨科医学院院长斯特兰佩尔是里。因为大家怪罪他没有能管好里纳萨尔,2018年2月被大学撤职。3月,检察机关调查他的性侵事件。多名女学生举报,斯特兰佩尔利用院长身份,以允许学生补考、提供学术机遇等诱饵性侵女学生,令人防不胜防。警方2在他的电脑发现多名女学生的自拍裸照;还有一段纳萨尔对女学生上下其手的录像。他应该知道手下的性侵,而且在共享资料或受害者,是同一个营私朋党网的成员。

    纳迪亚到处在高台上演讲,电视上评论、控诉、诅咒的罗马尼亚共产党政权的黑暗、残暴、反人性;她极力宣传、崇拜、赞美美国的“民主、自由、人权”。这大概这就是西方长期以来防止的国家政权的暴政与西方民主制度下真实的暴政的不同吧!西方民主制度下一个个有一点小权的豪强们的暴政要比中国人所知道的国家政权的暴政的黑暗与广大何止于千百倍,而且西方能欺骗天底下的人!

三,历史事实证明西方民主制度是暴政的最佳模式:高效,超稳定,欺骗天下人

    不要迷信西方民主制度,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不论是你观察历史的事实,还是今天的现实,如山的铁证是:在这种政治模式下,人世间的一切黑暗、反动、罪恶,不论是有着臭名昭著的历史黑暗,还是新生的邪恶,都可以如鱼得水般地幸福生活,顺利壮大,圆满地结果。最多是作一些非本质的、不影响他们根本利益的修正,这些代表者黑暗、反动、罪恶,都有机会,都有能力成为这个国家的权贵,合法、合理、合情地操从这个国家的机器,利用国家机器为黑暗的集团服务。这是小说《教父》的题外话,难道不是事实吗?

    今天的美国是西方民主制度的灯塔。可以从安兰德(1905-1982)窥视西方民主制度下的文化与文明。兰德是近代西方非常重要的一位人物,她的书在美国的影响仅次于《圣经》,是美国精英、权贵、上层极力吹捧的对象。名人如格林斯潘,乔布斯,蒂尔,和多届总统都拜她为偶像。她宣扬自我实践是“绝对道德”。因此自私自利是绝对的道德。一切正善(如公平正义,支持、照顾、同情、帮助、爱护其他人)都是不道德的,对弱者、不幸者的关怀更是错误的。兰德生前名利双收,死后几乎成为美国的一尊神。

    如果你们认为兰德很差,那我告诉你,对美国影响最大的圣经更差。基督教(当然也是天主教)的上帝庇护基督教徒在人世间的所有的,一切的,没有底线的罪恶,并保证他们死后一定上天堂。2016年10月,英国《每日邮报》报道:墨西哥一位神父Jose Garcia Ataulfo,发现自己得了艾滋病后强奸了30名五到十岁的女童,还坚信自己一定能进天堂。这可以作为一块试金石:真正的相信上帝的人是不可能得出与这位牧师不同的结论。只要你读一下《圣经》,你就发现基督教的上帝与人类诅咒的恶魔唯一的不同就是神的力气更大,能打赢对手。上帝的行为与道德用任何文明的标准来衡量都是极坏、极恶的。可以看文章:基督教上帝的一些事实

    基督教之黑暗、反动、反人性在理论与实践上是一致的。313年,羅馬帝國皇帝君士坦丁承认基督宗教是合法的,基督教大兴。公元392年,基督教正式成为罗马帝国的国教。不到一百年,欧洲就进入人类历史上最黑暗、最反动、最长久的千年中世纪(约公元476年~公元1453年)(要了解欧洲的千年中世纪,可以看文章:不看欧洲史不知道什么是无耻)。在千年黑暗中世纪,社会的政治、法律、礼教、伦理道德、文化习俗、哲学都是根据《圣经》决定的。欧洲文艺复兴是要从万恶的神权统治中解放出来。资本主义推翻了基督教统治,自己一掌权,立即将基督教请回来,高高地供在上面,成为资本主义政权的保护神。西方的现代民主制度是以基督教(或读圣经的宗教)为社会意识、社会文化的基础。之后,与之前一样,基督教之罪同样是罄竹难书。在美国,为奴隶制度辩护的论据是出自《圣经》;反对妇女平权的人们也都是引用《圣经》;杀印第安人,打内战的人们,他们可能是敌对的两方,但都向同一个上帝虔诚的祈祷。希特勒在《我的斗争》里说清洗犹太人就是按上帝的意志行事。纳粹士兵记着上面刻了“上帝与我们同在”(Gott mit uns)的皮带,去犯丧尽天良的罪恶。今天就恋童癖一项,一个牧师动则性侵上百,甚至上千的儿童,古今中外有一个非西方文明的“暴君、昏王、人渣首领”到达这个程度吗?传说、故事中有,但这种大魔头终究要被正义打败。然而只要西方文明存在,基督教就一定繁荣昌盛!只要西方民主制度存在,基督教的牧师就一定能够性侵大量的儿童!

    希特勒,墨索里尼,佛朗哥,不是都可以在西方民主制度下正常出现,正常发展、壮大吗?2017年的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激励部队英勇作战时说:士兵强奸不超3个人,他负责。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用违背基本人性的、没有一点司法公正的手段对付毒贩和治安罪犯,西方都指责他犯了反人类罪,然而90%的菲律宾人民毫不犹豫的支持他。西班牙殖民统治了菲律宾三个世纪,后又被美国殖民统治了半个世纪。1946年独立,直到上世纪六十年代都是东南亚最富裕的国家。菲律宾的宪法就是美国的宪法的翻版。菲律宾能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其他的西方民主制度的国家应该也有可能发展到到这个地步。

    森严的等级制度大违人性,摧残生命,是奴隶制最重要的根基,遇到西方民主制度,水乳交融,终于回到了姥姥家。而且这个姥姥是极端有实力的天山童姥,因为西方民主制度能让奴隶制性质的等级制度合法、合理、合情。菲律宾在民主制度下,国家的政权由几个大家族控制,轮流坐庄。全世界这样的国家多了去了:美国的几十个大家族不是一样能左右任何美国政府;俄罗斯在叶利钦时代不是七个人支持谁,谁就能选赢总统;他们挑选谁,叶利钦就任命谁做总理吗!在二战后德国经济发展最快的时期,一个管着几万人的大公司总裁一辈子手下只有一个普通工人最后爬到高管的位置。你不相信吧!欧洲一千多年来一直如此啊,不论是神话、传奇、故事、记实,欧洲女孩子人生的唯一出路是嫁给一个有财产的贵族。所以才有欧洲男人为了发财,冒着八死二生的概率去海外谋生,所以才有我们看到的欧洲男人为了财富难以置信的丧心病狂。今天等级制度森严又是国家赖以正常运行的基石,民主国日本是最佳代表。种姓制度是印度文化的基因,对民主化后的印度的影响远在民主原则,国家法律之上。宪法、民主制度、法律、各级人权机构在日本、印度起作用吗?

    曾经的最富裕、很发达的国家向海地,菲律宾,还有许多非洲国家都实行的西方民主制度后,经过长期的民主治国,今天在美国总统川普的眼中成为粪坑国家。难道不是西方民主制度在犯罪?

    请问,人世间会有一种坏制度,坏东西,恶势力,只要它有足够大的实力,只要它愿意作一些非根本的、形式的调整,不能成功融入西方民主制度的社会,继续行坏作恶?黑社会?贩毒集团?

    历史事实证明西方民主制度是暴政的最佳模式:高效,超稳定,麻痹国民,蒙骗天下人。

   只要对有钱有势的豪强们有利,西方民主制度的国家从来都毫不犹豫给任何个人,任何团体暴政的权力。英国民主政府不是通过专门法律容许英国人在中国贩毒,英国以政府的形式用坚船利炮作后盾。美国政府不是通过专门法律容许美国人杀印第安人,美国政府给奖金。今天当面临恐怖分子时,政府不是果断地通过非常的措施,非常的法律。象美国,警察的“有限豁免”权力不是同暴君一样可怕,比暴君更危害人民的生命吗?但为了维持国家安全是必要的。然而美国的国家安全比中国差多了,可见“有限豁免”法既不是美国安全的必要条件,更不是充分条件。为了比防止暴政更重要的人民的生命,美国政府为什么不废除警察的各种“暴政”法。在美国,政府真的关心人民遭受暴政吗?为什么就是不给国家政府必要的强权可以保护广大人民在生产劳动生活中的人权?

四:结论

    很明显,如果强奸类的恶劣性侵能成为西方生产劳动生活中的正常状况,那么任何形式的暴政、威权、反人权事件都毫无疑问能成为西方生产劳动生活中的正常状况:在西方社会(政治、司法、经济、文化)的环境里,茁壮成长,圆满结果。所以我的结论是:专制、威权、暴政是西方民主制度下今天的社会现实与必然结果

    很明显,在西方民主制度下,广大老百姓享有“民主自由人权”是鬼话。西方政府,舆论,独立机构,广大人民关心“民主自由人权”也是鬼话。

    很明显,西方民主政府是制度性的丧失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职能。在今天的西方民主制度里,有宪法,有制度,有法律,有政策规章,甚至每个机构内都可以设立专门委员会,保护“民主自由人权”。这一切制度、法律、机构,在理论上,在除了人的作为之外的所有实体安排上(如机构设施,制度安排)都到达无懈可击,尽善尽美地步,所以才会出现罗马尼亚体操运动员纳迪亚的天方夜谭般的真实事例。纳迪亚事件是对人类作为高等灵长动物的侮辱啊!当然,在西方民主制度下,这种事情多着啦,比如,西方人今天不但不需要,甚至还不知道什么是公平正义(详细资料请看:民主自由人权在近不在远)。

    很明显有宪法,有制度,有法律,有政策规章,有机构、设施、委员会,所有的一切“民主自由人权”的充分必要的软件、硬件条件,西方民主制度都有,而且到了尽善尽美的地步。实行后的真实效果是:西方民主国家下,暴君、昏王、人渣首领是被有效地防止了,但是“一个暴君被按住了,百万个暴君站起来”。今天在西方民主制度下,每一个人,只要对他人要活下去就必须混口饭吃的活动有一点权力,他就可以将这一点权力转化成古今中外我们知道的、所有的暴君、独裁者都没有的暴政的能力。他们一个个成为真实的暴君、昏王、人渣首领。广大人民在挣钱养家糊口的生产劳动生活中就悲剧了。

 

我写的所有文字,只要不违背原文的大意,欢迎任何形式的转载,引用;也没有关于版权的任何要求。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