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水间

扶琴动操,欲令众山皆响。
个人资料
正文

要坚持制度在历史关键时刻也要坚持人民的根本利益

(2018-02-19 02:26:31) 下一个

   2018年1月的两次跟帖。原文的标题:天下的理,由天下的人来评。作了一些补充。本文讨论要坚持制度,但在历史的关键时刻,领导人要能够以人民与民族的根本利益为最高原则,在必要时能够突破制度、规定的限制。因为制度是根据常规情况制定的,对于非常的状况、极端的任务,往往是不能解决问题,或不能有效地解决问题。古今中外,成功与失败的教训很多。本文分三个部分:一:要坚持制度;二:在非常时期要采取非常措施;三:在历史关键时刻要坚持人民与民族的根本利益。

一:要坚持制度

   要坚持制度。这是一个民族、国家的长治久安所需要的。这是全世界的一个共识,西方文明尤其重视。近几十年来,因为中国人全方位地学习西方,因为很多人没有机会全面的、真实地认识西方的现实、西方的人性,西方的政治运作,从而容易产生片面的,甚至是虚假的认识。本文就要坚持制度谈一个观点:在历史关键时刻也要坚持人民与民族的根本利益。要以人民与民族的根本利益为最高指导原则。

二:在非常时期要采取非常措施

   实际上,在西方,只要同国家的根本利益相冲突,什么制度、法律、规定、习俗都是次要的,都是可以从权处理,便宜行事。古今中外都是这样。制度、规定,没有比军人的命令更重要、更具有强治性。然而即使在战争中,实际上也容许军人不遵守命令。大家想必知道后果:要么枪毙,要么连升三级。小时候,看过一篇历史文学作品(大概):具有世界历史意义的一分钟。在滑铁卢决战的关键时刻,拿破仑的一个将军因为坚持拿破仑给他的命令,不管手下的将领们如何劝诫,就是不敢违背军令、开赴滑铁卢战场。作者说上帝是将打败威灵顿的历史伟业交给了他,但他却因此而毁掉了法兰西。

   (1)1960年,肯尼迪就是靠作弊赢的总统宝座。在芝加哥,他们动用了黑手党。在德州的一个小镇,只有四千选民,却开出了七千张选票。当时只有13岁的理想主义者,希拉里克林顿作为竞选自愿者,现场观察了肯尼迪们在伊利诺州的更大规模的作弊:不少登记投票的选民,用的家庭地址其实是空地。输掉总统宝座的尼克松当时一声不吭。后来因为水门事件,尼克松总统在二十多年的时间一直是美国最遭憎恨的人。即便如此蒙冤屈,尼克松也不敢公开谈论比他更犯罪、更违反制度、更缺德的肯尼迪的选举作弊。56年后,被美国政治、文化、经济、法律的大染缸腌浸连骨髓都变色的希拉里,在竞选总统时,她的肮脏手段也更胜过前面的两位。川普是个例外。2016年第三场总统候选人辩论会,川普说要等到选举结束后,他才能下结论这次选举有没有问题。这不是最正确、最完美的答案吗?西方不是自我标榜是法治国家?法治的第一律不是要以事实为依据?然而川普的这一句话就象是犯了滔天大罪。辩论一结束,美国的和亲美国的媒体异口同声地鞭打、讨伐。同样是这些媒体今天仍然将肯尼迪吹捧为美国最伟大的之一总统。

   很明显,肯尼迪违背了美国总统选举的制度、法律、规定。为什么尼克松、希拉里对肯尼迪选举作弊终生不敢提一个字?为什么全世界都知道的、美国人政治生活中最大的政治事件,美国人、美国媒体不去报道,不去反思?因为美国国家的根本利益高于一切制度、法律、规定、习俗。这时候,美国的制度、法律、规定就一文不值。美国政客、美国人民不会傻的为了纠正一个错误而动摇国家的统治。这是一个错误的,害人的违反制度、法律、规定的事例。

   (2)美国从宗主国英国独立出去就是最大的反制度、反法律、反规定。当时,麦迪逊说法律、规定固然重要,但法律、规定后面的精神更重要啊。这个观点让麦迪逊成为美国独立运动思想界的领军人物。他后来被尊为美国宪法之父,并当选为第四任总统。美国宪法之父对美国宪法的评论是:制宪之争就是南北双方的经济利益之争。那一群持有政府公债的人,就是最积极推动成立联邦政府的人,最厚脸无耻为自己获取利益的人。(3)美国国父们违反了当时在美州实行的、大家都赞同的法;用欺骗、行贿等一系列肮脏的手段通过了美国宪法。所以美国宪法是非法的产物。(详细资料可以看:美国的政治制度是以反民主为核心理念的非人民的共和制)。(4)1861年,美国林肯总统下令进行南北战争,同样是违反了当时的美国宪法。今天在那么强调制度的美国社会,有谁骂了他们了。对美国人、对人类文明而言,这些是正确的,伟大的违反制度、法律、规定的事例,

   (5)1991年3月17日,75%的苏联人民在公投中赞成保留苏维埃社会主义国家联盟。1991年12月8日,叶利钦、克拉夫丘克、舒什凯维奇三个人在严格保密的情况下宣布解散苏联。他们没有举行任何公开讨论,更没有得到任何合法组织、团体,人民大众的授权,更不符合任何制度、法律、规定、甚至常识。今天俄罗斯人民公认苏联崩溃给俄罗斯人民带来的灾难不低于第二次世界大战希特勒的入侵。就这一点,不难得出结论:苏联崩溃是罪恶的。而号称“重制度、重法律”的西方政府和社会精心计算,从精神上(他们控制舆论,从而决定道义)、物质上最好地支持解散苏联。最好是指既不多浪费西方国家的一份资源,又能让苏联成功崩溃。

   (6)二战日本战败后,麦克阿瑟做日本的太上皇,没有治日本天皇的罪,还任用了一批二战的战犯。在占领军总司令麦克阿瑟的指导下,用了9天时间制定了,没有日本人参与的日本宪法。他的理由是为了日本的稳定,为了日本人的根本利益。日本人骂他了吗?刚好相反,任何真心为日本人民好的人都赞扬麦克阿瑟的这些作为。对在中国用活人作试验、万恶不赦的731部队祸首石井四郎,麦克阿瑟都包庇任用。美国人骂他了吗?没有,因为美国可以从中获得好处。因为麦克阿瑟与美国政府的包庇,活过战难的731部队骨干们不断没有受到惩罚,大都在战后名利双收,有的成为大学校长,高管、名教授等日本精英。

   (7)这几年应该见多了吧:什么自由经济、市场经济是神圣的(现在美国还讲吗?)?什么顾客是上帝(美联航用暴力伤害他们的“上帝”,联航的总裁一边向外面道歉,一边内部发信件支持员工这么做)?什么契约精神(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承诺呢?)?什么国际法(出兵伊拉克)?什么程序正义(军事入侵,抓拿、暗杀他国总统)?什么人权高于主权(西方对南斯拉夫与乌克兰分裂态度的不同)?只要与西方的利益不合,这些神马一样的东西连臭狗屎都不如?

   中国人多认为西方文明尤其重视制度。但在实践中,“活人那里能让尿憋死”是西方最生动的描述。不论是个人、团体、还是国家,很多时候只是为了一点利益,那里管什么制度、法律、规定、习俗。

三:在历史关键时刻要坚持人民与民族的根本利益

   伏羲画卦,文王演卦、周公做爻、孔子做翼,而成周易。64卦阐明天下道理。易经上部第28卦。卦名是大过:巽下兑上。卦象为大厦的中梁,不堪重任,已经弯曲了。卦用是一个伟大的、有担当的人,在国家民族危亡之际,应该不顾一切忌讳,以非常的手段、方法,解除国家民族的大难。大过讲的是在平常的时候,一切要循规蹈矩,坚持制度、法律、规定、习俗;但在非常时候,还拘泥规章制度,那就一定误国殃民了。

   苏联、美国、中国在最近的历史的关键时刻领导人的作为可以用来说明易经大过卦。苏联:戈尔巴乔夫发动、领导、完成了前苏联的灭亡。1991年,为了拯救苏联,中央政府的高级官员发动了819政变。但失败,加速了苏联的灭亡。美国:小布什就职美国第43任总统的时候,美国是人类史上最强大的帝国。然而因为他的错误战略,美国开始了坠落的进程,之后美国开始了自由落体式下降。如果美国当时能够用非常的手段换掉小布什,可以肯定今天美国人民的生活要幸福的多,美国社会也不会如此分裂。愤怒的中产阶级们也不会将这个非常有争议的川普送上总统台。美国的有钱有势阶层(Establishment)也不会这么难受。但美国没有这个机会。中国。一:邓小平能匡扶文革之过,推行改革开放。二:在国家民族存亡兴毁之际,能果敢地解除总书记赵紫阳的职务,将64坚定地镇压下去。之后继续改革开放,成就今日的大盛气象,引领中华走上复兴的大道。由于各种原因,只有中国成功地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

   孔子褒奖伊尹为圣人:圣之任者也。伊尹原是一个农民,但他立志要做象尧舜一样有品德的大臣。他帮助汤王推翻昏君夏桀,建立了商朝。汤王死后,太甲继位,但太甲无道。伊尹流放太甲到汤王的墓地,要他反省悔过。同时自己行使国君的权责。当太甲改过后,伊尹就迎接太甲回来,还君权,自己忠心地做太甲的臣子。经历过夏桀的人们都知道,无道的太甲将会葬送新建立的商朝,所以必须流放太甲。但臣流放国君,自己行使国君的权责,不但违反了制度、规定,在整个历史上也没有任何先例可参考,况且是直接违背纲常的大是大非啊!正是因为这些,中华文明一直尊重伊尹为政治家的最伟大的榜样,是圣人。

   易经大智慧,大道理也!唯有大智、大勇、大善者,方能处非常之时刻,行非常之举措,建千秋之功勋,福亿万的人民。老子说:反者,道之动。到此境界,只有一念之差。心为公,则大德大善。心为私,则不得褒奖。所以孟子说:有伊尹之志,则可;无伊尹之志,则篡也。中华文明历来强调究心。

   古今中外,一切大学问家,历史伟人在关乎民族存亡和千年国运的时刻都会毫不犹豫地完成这种历史使命。我们不要被西方忽悠,被西方被欺骗。西方人马基雅维利专门有一论讨论这种情景,举了许多西方文明史上的例子,反复强调在非常之时要行非常之措施,要义无反顾地冲破那些导致失败的制度、规定。那些敢于承担历史使命的才是真正的伟人,智者。黑格尔的历史的伟人的论述同马基雅维利的观点一脉相承。他们都反复强调:在历史的关键时刻,不敢勇于承担历史使命的人是多么荒唐、犯罪。

   马列毛思想的精神必然得出的结论是:人民的长远利益高于一切。列宁说:为了过河,有时你只能请魔鬼背你。同历史事实联系起来就再清楚不过了。如果有一个劳么子规定,毛泽东要在抗日战争前下来,毛泽东要在解放战争前下来,毛泽东要在抗美援朝战争前下来,毛泽东要真的被忽悠的退下来了,他对得起谁?文革肯定有错误,毛泽东肯定有责任。但是没有某种形式的文化思想界的运动:(1)中国在64时走上前苏联之路的可能性要大很多,(2)中国的意识形态今天会有致命的大问题,与中国人的思想也有关系啊。(3)古今中外,那一个开创性的政治制度没有经过几百年的探索、发展、完善。当然,任何现在想搞文革的人都是绝对错误的,不总结文革共产党所犯下的错误、问题的人也是绝对错误的。领袖在历史的关键时刻对民族、对国家命运的决定性作用怎么强调也不过分。一个戈尔巴乔夫可以让苏联国破家亡人死,一个邓小平可以人中国崛起。所以要坚决反对形式主义,教条主义,不能做宋襄公式的笨蛋。

   纵观天下大势。(1)现在是中华民族的历史关键时刻,将决定国家的下一个千年兴盛衰弱的国运,实际上也决定民族生死存亡。(2)中国今天的全方位的发展、治理、进步向我们证明:只要在习总的领导下,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就是必然的。中国人民应该给习总二十年,在习总的带领下共同完成历史交给我们的使命。

 

我写的所有文字,只要不违背原文的大意,欢迎任何形式的转载,引用;也没有关于版权的任何要求。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