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小丘

小说 诗歌 历史漫谈 生活随笔

本博客所有文章均为博主原创作品,版权归博主亘古未见的笔名所有
个人资料
正文

《江岸梅花又弄影》番外篇 第二十一章 窗外

(2017-08-16 19:12:44) 下一个

梅道竹再次见到萧若水是在他入狱半年后,一个亲友见面“送温暖”的日子。极少有人探望的梅道竹被管教通知去会见亲友,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他去了会客室,隔着玻璃他惊奇地发现来探访他的人竟然是他曾经深爱过又深恨过的萧若水,她身后推着轮椅的中年女子一定是她的母亲萧夫人了!

萧若水看着眼前这位头发已白了一半,背也佝偻了许多的人,一时无法将他和半年前的那位英俊潇洒、上课时神采飞扬的梅老师联系到一起,直到梅道竹动情地叫了一声若水,她才真正确认这便是半年前的那位梅老师!没想到“伍子胥过昭关一夜白了头”的事竟印证在梅老师身上!萧若水突然身子前倾用双手隔着玻璃想触摸到梅老师那花白的头发,可惜竟不能够,这该死的玻璃!

“梅老师,我对不起你!”仅仅说出这几个字,萧若水便泣不成声了。

梅道竹望着眼前这位依旧美丽脱俗但非常憔悴的残疾女子,也仅仅说了一句话:“赵婷婷已告诉我了,我懂的!”便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听任泪水夺眶而出。梅道竹也伸出双手隔着玻璃和萧若水的双手正对着,两人双手相对,四目相望,竟无语凝噎!一旁的萧夫人也默默地流下悔恨的泪水。

一会儿会客的时间便结束了,临离开时依依不舍的萧若水情不自禁说出一句:“我等你!”梅道竹毫不犹豫地答道:“若水,我一定娶你!等我!”

萧夫人偷偷地带萧若水来见梅道竹是出于万般无奈,跳楼后的萧若水虽然侥幸的活了下来,但双腿严重伤残,下半生只能在轮椅上度过了,失去了进大学的资格,又失去了爱和大部分亲情,她已万念俱灰,几乎没有生存的意念了,仅靠以前的日记和心中尚顾及一些母女之情,尚在人世间苟延残喘着。

她日渐憔悴消瘦,没有食欲也严重失眠,刚开始是整日流泪,时间一久,泪已流干,双眼不再流泪,多数时间睁着空洞的双眼发呆。萧夫人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找到几位名医给诊治,结论竟完全一致!这是心病,非药石之力可以挽回。心病还需心药医,解铃还须系铃人!

萧夫人和丈夫萧强商量,为了女儿的性命无论如何让她见一见梅道竹,或许能有转机!已经升任江城市检察院副检察长的萧强仍旧那么顽固不化,坚决不同意萧夫人带女儿去见梅道竹。做母亲的怀胎十月,如何能眼睁睁地看着唯一的女儿象一朵没有养分的花儿一样日渐枯萎下去呢!在萧强去外地出差的时候,她偷偷地带着女儿来到几百公里外的黑龙潭监狱,这才有刚才的一幕。

从此萧梅二人会定期见面,平时鸿雁传书不断,萧强后来已知道,但见女儿又恢复了青春活力,为了维护他的面子也就假装不知。

梅道竹为了减刑和假释,平时不放过任何一个立功表现及拍马屁的机会,比如说监狱中高层管理者很多人的孩子刚好上中学或即将面临高考,他不遗余力地帮他们的孩子辅导,平时帮不识字的犯人写家信,他是有求必应。监狱的板报比赛以及写一些表扬监狱管理的通讯稿,他总是积极参与!利用管理监狱图书馆的机会,大拍管理者马屁,这便有前面周展篷在图书馆里看到的那一幕场景。此时的梅道竹已忘记了自己曾经是人类,曾经有过尊严和辉煌,一心只为了和心爱的人早日团聚。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亘古未见的笔名 回复 悄悄话 Jiajia是性情中人,不简单地以是否道德来评论萧梅之恋!
Jiajia28 回复 悄悄话 看哭了!谢谢耿老师佳作!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