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经沧海 --- 妈妈的回忆

妈妈自称”30后“,生于东北,后进京上学留校任教。 真正的历史事实记录来自这些普通正直的人的记忆。
正文

猫狗记(21) 再去齐市

(2015-03-11 18:11:21) 下一个

二十四年后,二零零九年夏,我又回到齐市。此地变化大,最先入目的当然是城市建设和改造。

我真想告诉齐市我的同行们,不要以为在地球上每砌上一块砖都是成绩。有时是破坏性的建设,也有时是建设性的破坏。

齐市的南局宅,是日伪时期给“满铁”高级日本职员建造的住宅区。从个体设计、规划、设施配套建筑质量等,都是较好的设计。因为日本人是打算住下去,故花了血本。

今日若稍加改建,仍是不错的建筑群。不知为什么推倒重建,面目全非。从三维方向加大、加密,如同蒸一屉包子,打开笼屉一看全粘连了,一个都拿不出来。

 
我在朋友的带领下,寻找我家原住房的东侧的一颗穿天杨,树根下有S长眠在此啊!竟没找到。这密集的穿天杨,棵棵都高大。


 S不在,记忆还在,忘却不了的精灵。

朋友又带我在扎龙湿地看丹顶鹤——这是齐齐哈尔的骄傲。

驱车近两小时,看一群丹顶鹤在一高大的铁网笼中养着。门票很贵,参观者在有限的放飞时间内,狂拍、录像。

对湿地的填埋是个大错误,有些错误是改不了的,成了千古罪人。乘车进入黑龙江省,就能看见一些干枯的湿地景象:无生命气息、盐碱泛白。半个世纪已面目全非,再过半个世纪也恢复不了原状。想当年的湿地就在我家附近,候鸟竞飞、野鸭成群。

 
补:

没有找到掩埋S的穿天杨,很是失望。

偶然看到炎黄春秋2013.11期吴之理(原志愿军卫生部长)的文章说:1952年轰动全世界的美帝国主义有口难辨的细菌战是一场虚惊!

我痛苦的不是流泪,要流血了!


S是荒唐人类的牺牲品——祭品。

 

S走了六十年,才知是误会,虚惊一场。

2014825Su

(图文妈妈原创,请勿转载)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da124 回复 悄悄话 清华附69级的?哪个班?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