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经沧海 --- 妈妈的回忆

妈妈自称”30后“,生于东北,后进京上学留校任教。 真正的历史事实记录来自这些普通正直的人的记忆。
正文

猫狗记(14) 卞家小铺

(2015-03-11 17:55:55) 下一个


时局又紧张了,街上的大汽车改烧木材了,边开边冒烟。


铁路局汽车队招人去劈木材,他们夜里用电锯将些硬杂木锯成两寸厚的圆饼,白天就雇些铁路局的家属用手斧劈成条状的一小块块。

  

                                斧子与柴


为了能选些没有结疤容易劈的圆饼,各家天没亮就去了,我爷爷冬天事儿不多也去了。

 


一日早起,发现门口台阶上有血迹,不知是动物的还是人的。我家与中间一户都有。

 


在日伪统治时代,中国人之间都相互保护,尽量息事宁人,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东头卞家小铺的儿子长得难看又多嘴多舌,说我家爷爷每日天还没亮就夹着斧头出去。此话传到爷爷耳中,爷爷要教训他。

 


卞家儿子被其父亲打了一个耳光。其母亲一日拿了一包点心,来我家赔礼道歉。

 


其母与我家关系很好,
S与四周邻里都很好。只是卞母说话有些吵嚷。卞母进门就道歉。并拿着点心包,摇来摇去,母亲客气地拒绝……,正在相互推让之中,S起身在卞母身后,咬住小袄的下襟,一甩头撕一大口子。我起身已来不及了,卞母大叫,妈也慌了,安抚客人又打骂S

 


S只是低头向上翻白眼,它的眼睛会说话:“她为什么要动手啊!”晚上我们都取笑它的蠢事。

 


反过来第二天母亲拿了许多鸡蛋去卞家道歉。并命令
S:“去卞大娘家认错!”,S跟着去了,但一改平日英姿,夹着尾巴低着头,向上翻着“下三白”眼去了。

 


它一回来就欢快地摇着尾巴。卞家人也说:“你家的狗都神了!”它对卞家人都很好,只是对卞家儿子仍有芥蒂。

人类属高级动物,又掌握复杂深奥的语言,但许多事情总讲不清道不白。还不如S一句人话都不说,但谁都明白,就是爱憎分明。

说道卞家又想起一事:
晚上在西屋玩的时候,大家都吃葵花籽儿。小三说她要吃咸味的瓜子,妈妈说想吃自己去买吧。大约她只有三岁多。卞家铺子与我家不到四十米远。好久不回来,就命S去接小三。一会儿小三挂着眼泪,拿着瓜子回来了。

 

“怎么啦?”

 

小三说:“我一出门,被月亮看见了,我停下,月亮也停下,我走它也走,我跑它也跑,一直追到店铺。我出来时它还在天上等着我,若不是S陪我,就会出事了!”我们大笑。

此事S一定没弄懂。

(图文妈妈原创,请勿转载)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