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经沧海 --- 妈妈的回忆

妈妈自称”30后“,生于东北,后进京上学留校任教。 真正的历史事实记录来自这些普通正直的人的记忆。
正文

猫狗记(12) 八里岗之行

(2015-03-11 17:49:51) 下一个

一九四五年八月中,苏联红军开进齐齐哈尔,日本人投降了。我们可以在大街上大声地喊:“我们是中国人!”尤其有日本人或朝鲜出现时,这是憋了十四年的话啊! 

但是社会上一切都没人管,苏军的战车开来开去……。社会处于无政府状态,日本兵营大门敞开,漂亮高大的战马满街跑,蒙古小马就拉回家可套大车……。

有人抱着两颗炮弹跑出来,说拔掉弹头倒出火药,底座可做掸瓶。放在座钟两旁、大小正合适、纯铜的啊!值钱呐!……有人抱多了送妈妈两个做掸瓶,妈妈结婚时都没有掸瓶。但是取出炮弹瓶底座中心的引火帽可是技术活儿啊!


工厂停工了、苏联人在拆机器、学校关门、火车不跑了……。最大消息是“满洲国”钱币作废了!但是到处都有市场、集市。用“袁大头”、美元、黄金、首饰都能换东西。最令人满足的是粮食都是新粮,黄橙橙的新玉米面加上黄豆面贴出的大饼子,香飘门外,刺激食欲。(玉米面:黄豆面
= 7:3)用实物交换的市场更火爆,不影响生活。我家用杀好的鸡可换粮食,后来用毛衣、皮靴、旗袍……,最后用英文小字典——因其纸张很薄,可以卷香烟,很值钱,可以换很多东西。我家大小英文字典都这样被我们“吃”了。

这样过了些日子后,又见苏联印了些红军纸钞来用,这种钱印的较粗糙、红色的、纸很瓷实,但人们心中不踏实。还是提心吊胆地用着。

一天妈妈叫我去一远方亲戚家去钱。此地叫八里岗子,实距我家有二三十里。以前我曾去过,还记得。妈妈叫小三与我作伴。我十三岁,比较矮,上学排队第二。小三比我小五岁,长得更小。当然,也有S作伴。

我俩空着双手,一路欢快跑、跳。S更兴奋,它从来不会老老实实地跟随主人身后走,它边走边撒尿:有人说是动物做的领地标志。但我不这么认为,它没有这么大的领地野心。它是在做路标以便回来好认路。可是要这般走路,到处滴点尿,它的尿够用吗?省点吧。过了晌午,我们到了,又累又饿,真想好好歇会儿。这亲戚俩人见了我们很是惊讶:“怎么叫两个孩子来啊?!”我听出他们的担心,他们急忙将钱用一大手帕捆扎好,并叮嘱我:“绝不能松手,路上不要停,走大路,一定在太阳没落前赶到家。”我不记得吃了什么,还是喝了点什么,总之很紧张,立即回家,走出一段路,回头看他俩人仍旧在门口望着,摆手示意我们快走!快走!

回去的路似乎比来时更长了些,越走越累。最后一段路是一大直角的两段公路,有车有行人,安全些。若斜插过去会近很多,但要穿过一片树林。这树林中有一刚形成的市场,我与哥哥曾来过,他曾对我说绝对不许我一人来这里……。这个市场就是这几个月突然冒出来的:有日本人摆的地摊,或用帷帐圈成一块地儿卖乌冬面条,有苏联红军横端轮盘枪,醉醺醺地摇晃,腰上挂一尼龙网兜油饼……。当然中国人的摊贩更多,卖什么的都有,叫卖声中还夹杂点俄文、日文……。

 


最刺激人的是烤烧饼的香味,“酱肉火烧!”一声叫卖能击倒人,我心中埋怨妈妈也不给点零钱。小三歪头看着我,她眼睛里就是一个“饿”字,她转身要走向我时,小摊上一个大酒瓶滚下来,摔得粉碎,随声小货摊主大叫:“谁家的孩子?这酒没啥……这瓶子可是日本的,今后可买不到啦。……”我一听觉得此人很坏,这酒瓶就是日本清酒,贴有“梅”字商标,瓶子较高,有四十多厘米,大肚子。我妈就有好几个。用它盛“万”字牌酱油,用蜡封口,越久越香……。小贩显然要敲诈人。赔是当然的,怎么回家取瓶子、取钱、叫大人来?“没钱把妹妹压在这里,回家叫大人来……”。我头都大了,妹妹绝不能抵押在这里,我在人群中想找一熟人,没有。且都是恶人的脸、幸灾乐祸的脸,人越围越多,没有一个人出来帮我们小孩。我都快透不过气了!突然人群后面一声大喊:“有狗!大狼狗!要疯了!小心啊!”人群中开了一口,都闪到一边去,
S冲进来了,红了眼睛,舌头出来了,胸腔中呜呜声响,鬃毛炸开,怒目四射,找到我们不是目的,它要找对手是谁!如果我一指它就会跳进来,咬住对方的咽喉。我急忙捉住它的项圈……。

我知道在我俩离开它的视线时,它就回来找我们,它一定知道我们被围在中间,又进不来,正要发飙时,人群闪开一面,它冲进来,先要找到对手,所以暴躁非常,激战前的状态,我绝不能松手。 

 


摊主吓傻了忙改口:“嗐!嗐!别当真,闹着玩……”。我一低头,发现我的一包钱竟放在摊边上我的面前,静静地。哈!我怎么忘了。这回我心里踏实了,打开手帕,取出一张,我想够了,“赔你多少?”“别当真!别当真,小孩啊!别……”。此时围观者仍不敢靠近,但有人说话了:“别太缺德了!”他找了钱。我包好钱。小三捉着
S有点费劲。我准备走时,小摊主刚要站起来,S大怒,呜——一声 我急忙按住了,不能松手,走出人群,人群中纷纷议论:“这狗能把他撕了……”、“这是条狼啊……”、“小姑娘倒挺稳当的……”我都六神无主、呆啦、傻啦,所以才显得稳重的。若不是S救我……,我怎么收场啊……。

 


回家路上,
S又走到我俩中间,也不做路标了。当它想保护我们时就走在我们身旁,决不到处撒尿了。我们也不饿了,走得也快了。


到家了,妈妈一看:“怎么这一大包钱啊?你俩就这样晃荡回来了?要知道我怎敢叫你俩去拿?小大鬼啊,就这么没心没肺……。




八里岗之行

小三饿了,跟妈妈去厨房。我搂着S瘫坐在地板上,又困又乏。今日若没有S怎办?S真的发飙怎么办?

今日回忆
70年前的事仍感到S就在身边。我的朋友:还记得此事?七十年啦,我总多次想再养只狗,最后都放弃了,心太痛。


(图文妈妈原创,请勿转载)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