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经沧海 --- 妈妈的回忆

妈妈自称”30后“,生于东北,后进京上学留校任教。 真正的历史事实记录来自这些普通正直的人的记忆。
正文

猫狗记(10) 杨树叶

(2015-03-11 17:40:06) 下一个


树叶燃烧时火苗很小,几乎没有火苗,是烧炕的最优燃料,持久,耐燃。而树叶中最优的是穿天杨,叶大厚实,阳面油亮,阴面有一层白色的绒毛。叶有手掌大。


这些穿天杨多植于公路两旁,住宅区中也有大片树林。秋风起,树叶就渐渐飘落,要拖很长时间才能落完。


各家各户主要是小孩们下学时,成群结伴去搂树叶,去晚了就要去更远的地方了。

杨树叶


一天我与哥哥贪玩,回来晚了。到家拿起麻袋就走——快去搂树叶。天已黑下来,近处都搂光。S不用命令就跟着跑来。


哥哥说有一地方有很多树叶,我知道是日本住宅区,道路两旁沟里都堆满了。“去!”日本人不烧树叶,真笨,天冷了就烧一炭火盆,睡在榻榻米上,冻得鼻涕眼泪,满地颠着脚尖又跺又跳,一边“嘿!嘿!”喊叫,真是笨透了。

 


我仅在住宅区的边上就装满两麻袋。
S此时突然趴在地上,扁平平地,嘴巴也贴近在地面上——这是临战前的准备,我一看近处一家日本人的住宅,玄关处的灯已打开,一条大狗窜出来。S伏地等待时机,哥哥离狗太近,只能踹断两个木栅栏板,握在手中,当大狗冲上来时,S一跃而起,咬向大狗的脖子……,此时日本人家都开灯,放狗出来。哥哥已经腾出手,掏出弹弓。我就不担心了,他弹不虚发。连发数弹,只要一只狗中弹哀嚎,夹着尾巴逃跑,其余都不敢上了,S乘胜发飙,哥哥唤它回来,它尚怒气冲冲。我上下牙也不碰撞了。背上麻袋回家。

 


一场恶斗结束了,
S走在我们中间还没冷静下来,我们三个影子,八条腿,在路灯下忽长忽短,忽前忽后,像三个怪物,都不说话。

 


哥哥的弹弓很准,最准的是用玻璃球,但舍不得用。他说也不必那么狠。
S的临阵不畏冲杀在前,令我感动。它总觉得没有出够气,胸中忽忽响着。


回家后此事没有向父母讲,何必让他们担心。

 


此事之后,我的脑海中总出现
S卧地待机的景象,它常伏地等待战机——嘴巴像鳄鱼般紧贴地面,对方进前时,一跃而起……。


我曾看过杰克·伦敦的小说《荒野的呼唤》,以及拍成的电影,看见布克搏斗时也是这样,
S是布克的后代吗?——平时礼貌温顺,从不主动攻击,关键时刻真凶啊!

 

(图文妈妈原创,请勿转载)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