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篱翁随笔

晨看青藤吐新芽,暮观白鹭映彤霞。 谁说尘世难逃避,却看桃源在我家。
正文

漫步苏黎世----瑞士自由行 (一)

(2019-04-18 08:30:27) 下一个

瑞士是世界的花园,是和平的国家,是民主与自由的领地。一直期盼着能到这个令人神往的乌托邦式的地方去亲眼看一看。从2011年开始,先后去欧洲旅游四次,游遍了西欧,南欧,东欧,北欧十八个国家,却始终未能把这颗明珠包括到行程中,或许是上天的安排要我们夫妇俩来一次专门的瑞士深度自由行吧!  2018年5月10日我们乘坐荷兰航空公司的班机从休斯敦飞到了瑞士第一大城市苏黎世。苏黎世机场的候车厅与火车站相通,很方便。在自动售票机上买了火車票很快就到位于苏黎世中心的火車总站(Bahnhof)了。

火車站攘来????往,总站门口立着一个高大的雕像,是纪念 Alfred Escher 的。他是瑞士铁路事业的开拓者,也是十九世纪瑞士的重要政治家和经济界领袖。图为苏黎世火车总站。

这次的瑞士自由行是由网上公司TripMaster安排的。我将要走的城市输入到网上,这个网站就会将旅馆,火車票全都给订好了。所订的旅店都在各城火车站附近。我们拖着行李箱走了不到五分钟就到了这家叫 Du Theatre by Fassibind 的旅店了。旅店不大,但交通便利。后面就是一条布满饭店与礼品店的热闹小街。

旅店的房间很温馨。窗外可以看到对面就是山坡,坡上就是著名的苏黎世大学和苏黎世理工大学。从窗口还可以看到附近的缆车铁路,可以爬几十度的陡坡。红色的车厢定时发车,从一栋楼房里钻出来爬上山去,一会儿又降下来。坐在窗口凝望着红色缆车车厢上上下下送乘客,很有趣。

稍行安顿后就赶紧上街。又回到火车站,正对着的那条班霍夫大街(Bahnhofstrasse) 是苏黎世最主要的大街。街道两边都是一些名牌商店,还有很多大银行和钟表店。这条仅1.4公里长的大街上汇集了全球200多家银行和瑞士二家最大银行的总部,地下保存有很多的金条,被称为世界上最富有的街道,或称为世界上含金量最高的街道。

摩肩比踵的路人行色匆匆。

即使在这么一条寸土寸金的马路上,还是有供人休憩的街头公园。这片绿地中间有一个引人注目的雕塑,刻的是领着一个小男孩的绅士。他是被西方尊为西方“教圣”,“欧洲平民教育之父”的约翰·亨里希·裴斯泰洛奇。今天阳光明媚,有很多人在草坪上晒太阳。

具有拱顶的古老的乌剌尼亚观象台(Strerwarte Urania). 乌剌尼亚是希腊神话中专司天文学和占星术的缪斯。

在苏黎世老城里漫步,叉道很多。看到吸引人的建筑物就走过去。很快就偏离了班霍夫大街。在一个三角形的街头,有一个泉水喷头,后面有一幅石头浮雕。上面有二男一女三个直立的无头人捧着自己被砍下的脑袋。据查这三个人是Felix 与Regula 两兄弟及他们的侍女Exuperantius. 三人均是公元三世纪时瑞士瓦莱州的基督徒。受迫害而逃到苏黎世。但仍遭被捕並被砍头。但他们居然奇迹般地站立起来,拿起自己的头颅走上山顶,也即现在苏黎世大教堂的地点,祷告后躺下死去。这件事被广泛里传开,使得基督教在苏黎世地区大大传扬。

不知不觉就来到了利马特河的河边,这里景色优美可以看到对岸的几座大教堂高耸的尖顶。

接下来我们在利马特河边散步。这里是一个叫Schipfe 的区域,河边过道狭窄,有的地方还有走廊,古色古香,令人喜欢。

来到著名的市政厅桥。

过了桥就是市政厅。

有趣的是,市政厅大楼的楼下,是个敞开的大门廊,里有一个喷泉,还有售食品的柜台。

有不少街头音乐家在这一带演奏。

在马路对面,是一些古代公会的房子。楼层不高,但都呈现高贵的气派。

这位红衣女郎在古老典雅的房子阳台上显得格外引人注目。

继续沿着利马特河向前走不久就到了著名的苏黎世大教堂,这个双塔大教堂是苏黎世的最主要的地标。它与对岸的圣母大教堂互相映辉,是苏黎世两个最重要的教堂。一座教堂桥跨越利马特河连接着这两个教堂。在桥的一侧立有Hans Waldmann 的坐骑铜像。此人在十五世纪时是苏黎世的市长,他领导联邦军在勃艮第战役中战胜了勃艮第公爵勇士查理而声名大震。但是他后来由于实行高赋税而被推翻,并补送上断头台。这个坐骑铜像建于1937年,当时有人想要为其恢复名誉。

桥另一侧的圣母大教堂

圣母大教堂的后面有一个很大的广场,与我们在比利时布鲁塞尔见到的大广场很像似。广场上散散拉拉地放着一些椅子,供游人休息。我们也坐在椅子上,看着过往的行人,看着四周的房子,看着教堂的尖顶,十分享受。

不一会儿过来一队用赛格威(Segway) 代步的旅行团,看着挺壮观的。

在广场的一侧有一个巨大的喷泉。(瑞士的特征是隔不远就有一个喷泉,常常还有一个立柱,上有各种雕塑。喷泉里的水都非常干净,可以饮用。)这个广场上的喷泉,是最近新建的,有点现代艺术的意思,不过与周围中世纪楼房倒也看着还挺协调的。

离开教堂广场之后,我们又找到了圣彼得大教堂。这个教堂的特点是塔上有一个大钟,其钟面直径达8.7米,是欧洲最大的教堂钟面。教堂位于坡度很高的山上。

 

离圣彼得大教堂不远处有十八世纪末的瑞士诗人Jon Casper Lavater的故居。这里环境幽雅显然是写诗的好地方。

离开了圣彼得教堂后,随着人流不知不觉来到了老城区的 Lindenhof 高地。,这里是老城的最高点,又是一个公园。可以远眺苏黎世的一些景点,自然也是一个令人心旷神怡的必游之地。

从 Lindenhof 高地下来,又回到了繁华的班霍夫大街。走不多远,看到了著名的 Beyer 钟表博物馆。

时间紧迫未能参观博物馆,就顺街继续往日内瓦湖的方向走去。此时有些饿了,不料就在这时发现了前面转角处的那家餐馆就是我们打算要寻找的名餐厅。这家餐馆叫 Zeughauskeller, 是当年老的军械仓库。

至今这家餐馆的墙上的摆设都是兵器。

我们慕名而来,为的是要品尝一下这家餐厅的一道名菜叫“市长宝剑”。这道菜是将肉包裹在一把足有1米长的真的宝剑外,烤熟后放在一个长长的木头盘子上端上来。Waitress 用小刀将宝剑外的肉分成两个上下两片,将宝剑从中抽出来。

瞧!这可是一把锋利的宝剑。

除了这道名菜,我们还点了有瑞士特色的土豆圆饼(Rostock)。

再点上两杯不含酒精的 Eichhof 啤酒,我们就吃上了一顿典型的瑞士歺。不过说真心话,“市长宝剑”这道菜的味道也还真不敢恭维,我们也就是猎奇罢了。不过无酒精啤酒味道很好,与德国啤酒不分上下。

吃了晚饭,我们继续散步去苏黎世湖。尽管我们离美国前天气预报说,苏黎世这几天是阴雨天,可实际上今天晴空万里,风平浪静。苏黎世湖上白帆点点,波光粼粼。远处山峦重叠,红瓦粉墙点缀于青山绿水之间,真是令人心醉。这不就是我们神往已久的苏黎世吗?

在美丽的苏黎世湖边上的 Burkliplatz 广场上游人如织。人们在这休憩,散步,摄影,远眺,玩耍。一切都那么美好。广场上矗立着一个裸体的少年男子的铜雕。这是上世纪瑞士的艺术历史学家 Heinrich Wolfflin 送给苏黎世的礼物。这个铜象中的人物是希腊神话中的美少年加尼米德(Ganymede)。他是那么的英俊,那么的完美,以至希腊神话中的众神之王宙斯也被其吸引。宙斯变成一只鹰来到人间将其掳去天国並封其为侍酒童。德国著名诗人歌德也以诗歌 “加尼米德” 来称颂其美丽。瑞士艺术家用加尼米德来象征苏黎世所独具的无穷魅力和美妙绝伦实在是太恰当不过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东篱翁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枫丹白露' 的评论 : 谢谢你的美言,能得到老苏黎世市民的认可太高兴了!你的博客题头照里的苏黎世湖真美啊!
枫丹白露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如此详细的介绍,让俺这个“老苏黎世市民“涨姿识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