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爱上一位女演员(5)

(2019-07-15 15:05:03) 下一个

大刚礼貌地说着久仰久仰,然后把每幅画都仔细看了一遍,他努力试图看出点什么来,但只看到一些不同颜色的颜料散乱地撒在画布上,有的能看出点弧形,三角什么的。看了一会儿,他感到眼睛有点发胀,头有点犯晕。忍不住问画家:“您画的这是什么主题?我应该如何欣赏?”

丑自明把两手举到胸前,手掌向外,五指分开,沿弧线滑动着,象是在滚动一个大球一样,说道:“你看画面颜料所产生的表面张力,嗯?看这里。你再来看这幅,你再体会一下这幅,这个——张力。。。。。。”他的手不断的滚动着球,大刚觉得头更晕了,只好装作若有所悟的样子连连点头。

工程力学这门课是大刚上过的一门专业基础课,张力这个概念大刚是清楚的。丑自明说的这个张力是由颜色产生的,这对大刚的理工科的基础知识有着颠覆的作用。

魏老师单手搭在身边的梅子肩上,慢慢地揉搓着,像是在按摩,同时告诉丑自明下星期一就把画交到买家手里,让他星期一晚上过来取钱。

丑自明回答不急不急,一手搂过旁边一位美女的脖子,把美女的脸一下贴在了自己的脸上。“去你的”美女在他肋下使劲推了一把,“你去年结婚,还没请我们吃喜糖呢?我可不想让你老婆打上门来”

“操!我老婆和我互不干涉对方私生活,各玩儿各的”

魏老师问他上次那事儿摆平了吗?丑自明有点激动:“妈了个B的,那孙子丫挺的画画儿比不过我,就去院里告我男女关系混乱,追求资产阶级自由化。我操他妈个B,不就来个处分吗?惹急了老子不在体制里待了,看你妈B的还怎么告我”。

丑自明谈起他有个同学在美国,是诗人绿草的儿子,在国内时两人特别合得来。这哥们儿前阵子向他介绍了“行为艺术”的最新国际动态,“以后等他回国,可以和你们大家一起搞一些作品。”

丑自明拿起一幅画:“魏老师,看看这幅《纯爱》,这可是我呕心沥血之作”。这幅画也是由很多鲜艳的颜料堆砌而成,与其他几幅不同的是中间有一单线条的女人身体轮廓。魏老师瞥了一眼,发表感想说:“纯爱就是性爱,是没有杂念的爱,是世间最崇高的爱。有多少俗气的女人,只因为男性的一次冲动的行为,就说我已经属于你了,你要对我一辈子负责。她用这样一种被玷污的爱套牢了这个男人一辈子,这实际是一种恐怖的爱。”

大刚本来不想说什么,主要是觉得没啥可说的,这群文艺界的人和自己的大脑结构大概是不同的DNA组成的。但考虑到自己已经一言不发地坐在那里老半天了,给雪莉留下个木纳的印象不太好,于是清了清嗓子说:“这个世界其实只包含两种人”

屋里静了下来,大家转过头来,等着大刚发表他的高见。

“有爱的人和没爱的人!”

然后大刚听到了“深刻”,“精辟”,“一针见血”等溢美之词,大刚其实自己都不清楚自己到底表达了什么意思。

从魏老师家里出来,天已经有点黑了。大刚问雪莉魏老师和梅子结婚了吗?雪莉说他们两个只是好朋友。魏老师几年前离婚后就一直没结婚,他压根儿就不想结婚。

街上弥漫着各种油炸的气味和肉香,街边卖羊肉串的小贩,个个脸上黑漆麻污的,一边冲着烤箱使劲扇着破烂的芭蕉扇,一边学着新疆人怪声怪调地吆喝着;有一家饭馆在门口支了一口大铁锅,锅里咕嘟咕嘟地炖着百年老肘子汤。整条大街就象一个大厨房,味道肆无忌惮地钻入你的鼻子,刺激着你的嗅觉。

你愿,或者不愿意,味道就在那里,不远,不近。大刚觉得自己的水平好象赶上一位藏族和尚的情诗了。

大刚提议去前面那家饭馆吃饭,雪莉说不觉得饿,大刚也不太饿,就是想和雪莉多待一会儿。而且,他衣兜儿里其实没太多钱,今天吃完,还要回家向妈妈要额外的生活费,被盘问一通是免不了的。他调侃说:“吃饭不积极,思想有问题”。雪莉吃吃地笑着说:”你还挺贫的,哪儿学来的这一套一套的”。

回到学校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在公共汽车站,大刚看到陈日通用自行车带着一位姑娘来车站等车,走近一看,正是那天在首体认识的黄晓琳。等她上车离去后,日通一直目送着公共汽车拐过一个弯,然后两人一起骑车回宿舍。

“怎么样?还不错吧?”日通很兴奋的问。

那个女孩身体娇小瘦弱,嘴巴有点向外凸,皮肤稍微有点黑,一看就是广东人。大刚回答日通说:“你们俩挺般配的”

“嘿嘿嘿嘿。。。。。。”日通幸福地笑着,他们两个已经约会过很多次,关系很稳定。

紧张的期末考试的那个星期终于过去了,星期二下午是雪莉她们剧团政治学习的时间,大刚给她打了个电话。大刚想用暑假的时间和雪莉好好玩一玩。雪莉她们不用坐班,和她通过电话联系并不容易。大刚的父亲是单位的领导,不久前家里刚安了电话。那时一般的家庭都没电话,否则两人联系会简单快捷得多。

雪莉在电话中说她第二天要和朋友们去南戴河玩,朋友们有人在那里开旅游宾馆,可以让她们文艺界的一帮人免费住几个星期避暑。大刚问她都是些什么人?新世纪沙龙的那些人吗?雪莉说不光他们,还有一帮演艺界的同行。

雪莉听出大刚语气里带着遗憾,安慰他说等以后咱们可以叫上强子小静一起专门去一次,这次都是文艺界的人,大家观念不同,你来不太方便。

“你是要我理解包容吧?”大刚笑着问道。

“瞧你,心眼太小了,回来再说吧”

大刚放下电话,呆呆地看了一会儿天空,心里有点空落落的。那时的北京不象后来污染得那么严重,夏日的天空经常挺蓝的,天上飘着的白色云彩也挺美的,树上的知了喳喳地好似要叫破嗓子,空气热得让人心里发烦,他突然感到白亮亮的阳光很刺眼,感到眼眶里湿湿的,他怕眼泪要掉下来,于是使劲儿地挤了挤眼睛。。。。。。

明天的太阳肯定是一个新的太阳。大刚狠狠佩服了一下自己,因为创造了一个励志格言。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老农民说两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海洋蓝' 的评论 :
谢谢喜爱这位男主角
海洋蓝 回复 悄悄话 很喜欢大刚这个角色,憨厚可爱。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