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雨

笔随心走,心随境迁,境随时变
本博客版权属尼微所有,谢绝转载
个人资料
尼微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民国传奇(79)

(2018-12-18 11:29:29) 下一个

两位绅士对马副官的答复虽不甚满意但也无可奈何,只好寒暄一阵转向它桌。

刘英诚对马副官的弦外之音心领神会,二哥正驻扎在本省的西北方,督军大人几次想拉拢刘英寿都未国。

果然在二位绅士离开后,马副官单刀直入地对刘英诚道:此次匪患还望令兄以民生大局为重,不要有派系嫌隙,精诚合作为民除害。

刘英诚连连颔首:“家兄对匪患也是深恶痛绝,只奈这股悍匪地跨三省交界,没督军的首肯岂敢跨界行事。”

“如此甚好,请转达令兄我们的诚意。”

“一定,一定”。

“好,为合作愉快干杯。”马副官与刘英诚举杯互贺。

那边刘太太和牛太太也咬完了耳根子,刘英诚带着太太继续穿梭在人群中。

 

黄万里对周围的人正夸夸其谈,见刘英诚带着太太过来便舍了众人转向刘英诚高声道“刘兄,你来得正好”。

“刘兄,我给你介绍笔好买卖?”黄万里把刘英诚拉向小林一郎。

“这是小林君,日本华北公司代表”。

“刘桑,”小林又是一日式鞠躬礼,道,“初来乍到,还请刘桑多多关照。”

“我们华北公司正寻求合作伙伴共同开发本地资源,修铁路开矿山造福社会,不知刘桑可否有意合作?”小林期许地看着刘英诚。

刘英诚本着不拒绝不承诺不主动的三不原则耍起了太极,“ 多谢小林君,无奈刘某财力有限,又从未办过实业,恐难胜任”

见刘英诚委婉拒绝,黄万里有些着急,自己陪小林来的目的就是拉刘英诚入股,于是打圆场道“刘兄,我跟你说,合作可以是多种方式,我也入了,连牛局长都有意入股,没钱咱们有人脉,修路开矿涉及的面广了,需要咱们这种地头蛇,咱们只要帮着跑跑腿就能拿钱,何乐而不为那?”黄万里在一旁极力鼓动。

刘英诚本也不是真心拒绝,近几年东瀛势力大有超过欧美势力的趋势,和他们合作不仅可以赚大钱同时也可以抬高自己的身价,于是就势道“此事我还需好好考虑”。

“刘兄,不急,不急,我们可以慢慢商议”。黄万里陪着笑脸打着哈哈。

“刘会长,”刘英诚和太太刚离了黄万里迎面遇着了杨督学,督学身边还有一人是刘英诚从未见过的。

“刘会长捐资助学造福子孙,功劳不小啊,杨某代表学界敬你一杯”,

“杯水车薪不住挂齿,仅尽绵薄之力而已”,刘英诚谦虚推辞。

“刘兄能在国难之时慷慨相助,足见刘兄爱国之心啊。”督学身边的人开了口。

“这位是?”刘英诚迟疑地上下打量对方,恐怕也是有备而来。

“这是我的门生,李兆铭”。

“常听恩师提及刘兄大名,有幸今日得见。”李兆铭优雅的伸出右手。

“那里,那里,幸会幸会”。刘英诚也伸出右手握住对方。

礼毕,刘英诚寒暄道“不知李兄那里高就?”

李兆铭身子前探压低声音道,“借一步讲话”。

刘英诚虽早有准备,知道来的都是各有盘算,但心里还是略吃一惊,与太太耳语几句,带着李兆铭来到书房。

关了门,李兆铭掏出张名片递与刘英诚。

“我是武汉国民政府联络员,想必刘兄也知道目前的政局,南方革命军势不可当,希望令兄能看清形势,早做选择。”

“我一介商人不懂国家大事,也不理政治”。刘英诚又耍起了太极。

“国家积弱,生灵涂炭,百姓苦不堪言,如何言商?

“这”,刘英诚无言以对。

“只需刘兄牵个线搭个桥,事成之后国民政府自有奖励”。李兆铭分析时局并晓之于理。

刘英诚脑子快速盘算,二哥不可能长久地观望下去,单就军费就是一大难题,一旦南北双方有了结果,二哥势必要站队,与其那样不如早做选择还可多得些好处。

刘英诚思量再三道“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我虽一介商人,也当尽绵薄之力。”

“好。”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