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雨

笔随心走,心随境迁,境随时变
本博客版权属尼微所有,谢绝转载
个人资料
尼微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民国传奇(71)死也不嫁

(2018-11-07 10:19:34) 下一个

 

下午三少爷一回来就感觉那里不对,空气中似多了份忧郁少了份自在,一问下知道小姐回来了并且好像不高兴。

三少爷一个人来到小姐房外叩了叩窗棂,没有响动,于是又故意用力清清嗓子开口喊道,蓁蓁,是我。

原本寂静无声的室内起了一阵悉悉嗦嗦的骚动。俊华推门而入,小姐正慌张地收拾着桌面,在小姐身后的地面上散落着几团皱巴巴的信签纸。

俊华拾起其中一张展开,惊呼不好,要出事。

蓁蓁,这是怎么回事?俊华走到桌旁把信纸递到小姐眼前。

一见俊华,小姐未曾开口眼泪却如秋叶一般竟先落了下来。

俊华起身拿了毛巾为小姐轻轻擦拭。

蓁蓁,我们一起想办法,一定会有办法的。

三哥,我知道从小你们就帮着我,可这回不一样,爹不会答应的。小姐双眼红肿盛满了绝望。

事在人为,不试试怎么知道,等晚上爹回来我们和爹好好谈谈。俊华一边安慰妹妹一边在脑海飞速地思考该如何和爹谈。

小姐虽不抱希望,但又不想伤了俊华的心勉强答应了。

傍晚,老爷从店里回来看到小姐特别开心,俊华朝小姐使颜色,小姐会意就绕到老爷背后给老爷按摩肩膀,同时撒娇道,蓁蓁见到爹也特别开心,在舅老爷家天天都想爹和娘,希望一辈子都能陪在爹娘身边。

老爷回手拍着小姐的手笑道,爹也想啊,可是,,

那蓁蓁就不嫁人,就像现在这样一辈子陪着爹和娘。

老爷哈哈大笑打趣道,我到没意见就怕朱家不干。

俊华知道该轮到自己上场了。

爹,说起朱家,我在吴家堡养病时没少听到关于朱家和朱大少爷的传闻。

说来听听,我也好久没听到朱家的消息了。

俊华用冷静的目光安慰着忐忑的小姐,不慌不忙继续道,以前朱家由朱老爷管着,文松少爷还收敛些,偶尔逛逛青楼吃吃花酒下下赌场,但近年朱老爷身体欠佳也管不住文松少爷,朱老夫人又溺爱娇纵,文松在外没少惹祸,在妓院争妓大打出手,差点出人命,陪了几十亩良田才了了,据说现在又抽上了大烟。

爹,这样的人我死也不嫁,退婚,退婚。小姐趁势表明了心意。

老爷刚才还闭目自得,听到这儿终于听出了玄外之音,原来俊华和小姐一唱一和是要悔婚。老爷把脸一板侧头对小姐道,婚姻岂是儿戏,说悔就悔,那可是换了帖的。

爹,你就忍心让我嫁给那个五毒具全的败家子?小姐激动地绕到老爷面前。

那不都是传闻吗?朱家就他一根独苗难免娇纵些,你嫁过去后好好管教心就收了。

无风不起浪,不传别家单传他家,他早晚不是抽大烟抽死就是把家抽败了,与其这样我不如现在死了算了。小姐说到伤心处竟哭泣起来。

蓁蓁,咱们是仁义守信之家,不能做那无信无义之事,婚既然定了就不能,,,

为了你们的仁义就不顾女儿的死活?

爹,现在时代不同,提倡婚姻自由,,,

俊华眼见父女吵翻,赶紧出来打圆场。

时代再不同又怎样,只要太阳东升西落这些礼仪就不能变,包办又怎样?你和玉青不也是包办,婚前连面都没见过,现在不也是很好吗?

可蓁蓁不同,蓁蓁是受过教育的现代女性。

爹让你们受教育是为了让你们更知理更守义,不是让你们学了来教训爹的。老爷看出他俩是联手逼自己就范,越说越激动,声音也越说越高,吓得下人都禁若寒战般不敢进来。

俊华,你身为兄长又是过来人,本该帮着爹劝解你妹妹,没想到你反而帮着蓁蓁胡闹。

爹,反正朱家我死也不嫁。说完小姐跑出了饭厅。

气死我了,真是气死我了。老爷指着小姐的背影长嘘短叹。

俊华见老爷子气的不行,赶忙扶老爷坐下,又是端茶又是捶背,过了好一阵老爷才缓过来。

都是被宠坏了,早知这样还不如不送她去什么洋学堂。

爹,这也不能怪蓁蓁,都是那文松不争气,胸无点墨还不学无术,蓁蓁心高气傲自然看不上。

我们和朱家是世交,文松也是我看着长大的,虽说风流了些,可那个男人不风流,只要以后不纳妾就行,至于不学无术,成家收心了自然就学好了。

蓁蓁从小就看不上文松,万一他本性不改怎么办,我们吴家就蓁蓁这么一个女孩,爹,还是在考虑考虑。

没什么好考虑的,媒定了,八字也合了,这婚万难更改。

爹,这不是把蓁蓁往绝路上逼吗?

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天经地义,她不要脸,我还要脸那,我不能让人指着鼻子骂我出而反而,毫无诚信。

老爷见俊华还要反驳,又撂下狠话,除非她死。

一顿饭就这样不欢而散。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尼微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ornfield' 的评论 : 好注意,娘还是更疼孩子些。
cornfield 回复 悄悄话 大太太最疼女儿,让她想办法吧……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