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雨

笔随心走,心随境迁,境随时变
本博客版权属尼微所有,谢绝转载
个人资料
尼微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民国传奇(15)

(2018-03-06 12:24:46) 下一个

      爷爷,这儿有个人。毛头扒开草丛,吃惊地看着眼前颤声大叫,脚下草丛里一动不动地趴着一个人,衣衫褴褛辨不出颜色。

别动,我下去看看。老者嘱咐毛头,而后顺着青藤爬了下来。

老者下到崖下来到草丛边,扒开高耸的青草,把手放在那人的鼻翼下,偶尔有意思微弱的气息,身上血迹斑斑。

毛头,你带着啊黄赶快回去叫人,我在这儿守着。老者吩咐毛头回去喊人。

诶。毛头揪着青藤爬上了山崖,带着啊黄一路小跑下了山。

毛头一口气跑回山坳,把正在耕田的李家父子喊了来,听说有人受伤,李家父子扔下木犁就随毛头跑上了山。

啊黄一路小跑冲在前头,三人马不停蹄跟在后面。

就在哪儿。到了山崖,毛头喘着粗气指着崖下。

李家父子也抓着青藤下到崖下。

老者把正那人抱在怀里,终于感到了一丝温热,忙用衣袖把伤者的脸上的血迹尘土擦干,显出一张年轻的脸,老者叹道,也是他年轻命大,流了这么多血,还活着,多亏了是在崖下,不然早被野兽吃了。

三人合伙把伤者背上了山崖,李家父子又轮流把伤者背回到老者的木屋。放到床上。伤在腿上和胸上,伤口已开始化脓流水,老人用盐水清洗完伤口后,又把草药捣烂敷在伤者伤口上,又让毛头煨了些米汤为年轻人灌下。一切办好后,嘱咐毛头看家,自己则带着啊黄背着那只小猪獾到镇子上,把猪獾卖给了屠户换了钱,到药铺又抓了医枪伤的药。

 老者回到木屋,年轻人还昏迷不醒,老者又用砂锅煎了药撬开开年轻人的嘴灌了下去。

爷爷,大哥哥会不会好?毛头歪着小脑袋不无担忧地问。

会的,山神会保佑他的。老者安慰毛头。

 

 傍晚李家父子扛着木犁,牵着水牛从田里归来,路过小木屋,见老者在收院子里晾晒的草药便停了下来。

老爹,听镇上人讲,前几日又打仗了,今天那后生恐怕就是受伤落下的。

唉,天天打,不知要死多少人。李家老爹摇摇头叹息着。

不管他是哪家的兵,都是父母养的,总不能见死不救。老者站起身望着屋里,心里不由想起了伤心事 ,原来老爹的儿子为了还债当兵不幸战死,媳妇改嫁,剩下爷孙靠打猎采药为生。

 就这样,老爹天天为伤者熬药喂食,在爷孙俩精心照顾下伤者脸色渐渐有了血色,苏醒指日可待。

爷爷,爷爷,大哥哥醒了。

     一日,毛头照例趴在床头仔细查看大哥哥醒了没有,突然看见大哥哥眼皮颤动,竟然露出了眼珠,毛头又惊又喜,挥着小手跑向院子。老者闻言也放下手中活计走了进来。

竹床上,年轻人还是显得很虚弱,久未见光,年轻人虚者眼看着毛头和老者从屋外进来,喃喃地问,我这是在哪儿?

大哥哥,你终于醒了,你都昏睡了好几天了。毛头抢着回答。

年轻人努力地露出笑容,小弟弟,谢谢你救了我。

是爷爷,还有啊黄。毛头冲着门外吹了声长哨,片刻啊黄就摇着尾巴跑了进来蹲在毛头脚前。这就是啊黄。毛头捋着啊黄毛茸茸的背得意地说。

啊黄。年轻人又轻轻唤着啊黄。

      年轻人,莫要多说话。老者示意年轻人。老者又对毛头说,去把鱼汤端来。老者吩咐毛头,一会儿毛头就从屋外端进了一碗汤。来,喝了,这鱼是刚从田里抓的,我又放了黄芪当归,补血益气最好。老者端着碗拿着汤匙一口一口喂年轻人,直到把汤都喂完。

年轻人,好好休息,再有几天你的伤就会好了。

毛头,让大哥哥休息会儿,你守在家,我再去采些草药。老者言毕端着碗带着毛头出了屋。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尼微 回复 悄悄话 谢谢一路支持,他不能死,否则故事不能自圆了。
狮子羔羊 回复 悄悄话 喜事,小伙子九死一生,回来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