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雨

笔随心走,心随境迁,境随时变
本博客版权属尼微所有,谢绝转载
个人资料
尼微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民国传奇(20)

(2018-03-23 16:55:33) 下一个

 见俊平挨着自己坐下,维云先前的怨气立时消得无影无踪,光洁的脸泛着红晕,看着俊平痴痴地问,平哥哥,你是不是很讨厌我?

俊平佯装不解,拿起筷子夹了块松鼠鱼放到维云碗里,嬉笑道,你是我妹妹怎么会讨厌你,这是你最爱吃的,吃吧。

 对于俊平轻飘飘的回答,维云并不满意,撅起小嘴道,你知道我问的不是这个意思。

维云,俊平刚下火车,就马不停蹄地随我东走西看,奔波了一上午连饭都没吃,我们刚坐下就被你搅了个乱七八糟,你少说两句,让俊平把饭吃了。维君怕妹妹问一些让俊平尴尬的问题,忙截断了妹妹的话。

维云虽然心有不甘,见哥哥出来阻挡自己也只好作罢,讪讪道,平哥哥一定饿了,快吃吧。伸手把但凡自己认为好的都移到俊平眼前。

维云,你也太偏心了,眼里只有平哥哥,就没我这个亲哥哥。维君拿筷子点着维云哈哈打趣道。

你这个亲哥哥对妹妹一点都不好,平哥哥来了你都保密不告诉我。维云朝哥哥甩了个白眼。

我跟俊平有正经事要做,你跟着只会添乱。

你还会有正经事,你除了跟那帮公子哥招摇过市就是押戏子。维云一点不留情面,把哥哥的老底翻了个底朝天。

小孩子不懂别瞎说,什么叫招摇过市,那叫交际。维君极力辩白,努力维护着自己在俊平面前的尊严。

现在这些关系都能用上了。维君脸上颇露出得意之色。

俊平,下午我们再到那边看看,你实地看看。维君把头扭向俊平讨好地建议。

我也去。不等俊平回答,维云抢先喊道。

你再不回家,小心我告诉爹,叫人把你绑回去。维君小声威吓。

维云非但不怕,简直是满不在乎,头故意轻轻晃来晃去,有持无恐地看着哥哥,得意地说,你去告啊,等爹来了我就告诉爹谁是小红玉。

好,好,你翅膀硬了,管不了你了。对这个备受爹娘宠爱的妹妹也只能干瞪眼,维君气得直咽口水,抓起酒杯就要自斟自饮。

好大哥,只要你带我去,我就守口如瓶,永远不说。维云忽地起身绕过俊平贴到维君身旁,撒娇似地摇着维君的膀臂。

你看我这个妹妹,我是毫无办法了。维君端起酒杯看着俊平似笑非笑地说。

见哥哥答应了,维云欢快地回到自己的座位,笑眯眯地说,大哥对小妹最好了,除了平哥哥。说吧又扭头痴痴地看着俊平。

俊平,来,吃,吃好了下午好接着干。维君及时把俊平从困境中拖出来。

孝哥哥醒了。毛头一直放心不下宗孝,不时把目光投向躺着的宗孝。

宗孝缓缓睁开眼,发出一声叹息。孝哥哥,孝哥哥。毛头率先跑了过来跪在小榻前,惊喜地看着宗孝。

俊平,钱氏兄妹也跟了过来。

俊平上前一步扶起宗孝,宗孝一声重咳,身子紧跟着抽蓄,手不由自主地捂住了胸口,胸口上的伤一咳还会有些隐隐作痛。

刘兄,躺下再休息会儿。俊平劝宗孝。

没事,我好了。多谢二位照顾。宗孝向俊平和维君拱手致谢,目光扫过维云停在毛头身上。见毛头气色红润,精神十足,知道俊平他们一定是细心照料了,感激地向二人报以微笑颔首。

毛头,我们走。宗孝摸着毛头的头说。

好嘞。毛头立刻精神十足地跳起向楼梯口跑去。

宗孝刚站起来,哗啦,一张报纸从榻上掉了下来,宗孝弯腰拾起报纸,孙大帅通电下野的醒目头条一下跃入眼帘,宗孝拿着报纸一怔,神色瞬间变得苍然悲凉。

俊平看在眼里了然于心,顺势把宗孝按回榻上,维君很善解人意地搬来了两把椅子,俊平和维君一人一把。维云也知趣地把毛头带到一边。

刘兄心中一定很苦闷,想我泱泱之华夏文明,浩荡不竭五千年,河山何等之壮丽,人民何等之英勇,不想今日却沦为西方列强之鱼肉,凡我中华之男儿莫不为之悲哀,国弱民穷,当权者不思图强奋起,整日你争我夺只为一己私利,不顾百姓哀鸿遍野,让热血男儿报国无门。俊平慷慨陈词,越说越激动,索性站了起来,走到窗前,顿了顿继续道。

你我今日有缘,刘兄何不与我一同实业救国,你我联手,造福一方百姓,我此次前来就是想在此地建厂,正缺人手,不知刘兄意下如何?俊平回过身注视着宗孝,眼里充满了期待。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