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人为灾难10万人瞬间葬身水底

(2018-05-16 06:51:46) 下一个
    中共的斗争哲学,不仅是鼓动人与人斗,还要人与天斗,人与地斗。在斗争哲学下,中共治理洪水,不重疏导,而是大兴水坝,认为这样能改造自然,还能让水利工程为己所用。1950年代,中共开展水利工程大跃进,但由于缺乏常识,又缺乏对大自然最基本的敬畏,再加上忙于政治运动等一系列因素,最终在1975年,酿成了世界水利史上最惨烈的溃坝事件,河南板桥溃坝。
    
    1975年8月8日凌晨0:40分左右,河南省板桥水库一声巨响,水库员工最可怕的恶梦——垮坝发生了。
    
    约6亿立方米的洪水,如同海啸,以每秒6米的速度,冲向下游城市。1个多小时后,洪水冲到了45公里外的遂平县城,这时洪水峰头仍高达3米。
    
    咆哮的洪水,引发多米诺骨牌般的连环效应,在短短几个小时内,驻马店地区2座大型水库、2座中型水库、58座小型水库,先后垮坝决堤。大约10万人在睡梦中葬身水底。
    
    旅德水利环保生态学专家王维洛博士:〝它的溃坝的时候所产生的瞬间的洪流,达到了每秒6万多立方米。它下来以后很可怕,把油罐车、火车全部都冲出去几公里,把京广铁路拧成了麻花一样。〞
    
    这仅仅是恶梦的开端。洪水居高不退,垮坝13天后,仍有37万灾民浸泡在水中。这时,水中的遇难者遗体,已经在烈日暴晒下腐烂。
    
    瘟疫、感染、加上缺粮缺药,最终板桥垮坝事故的总死亡人数,高达23万。
    
    这是世界水利史上,至今最惨烈的溃坝事件。但当时,中共媒体一言不发。据前新华社记者张广友回忆,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纪登奎告诉他:中央决定不作公开报道,不发消息,特别是灾情还要保密。
    
    旅德水利环保生态学专家王维洛博士:〝当时中国媒体没有报导死亡人数,但报导了怎么救灾,就把一个灾荒事件,变成一个‘英雄史篇’了。〞
    
    但这无法使人们忘记,这场灾难背后的人祸。
    
    1950年代,毛泽东提出打一场〝治淮大战〞。时任国务院副总理提出,把〝以蓄为主〞的山区水利经验,推广到平原地区。
    
    河南水利专家陈惺立刻反对,认为在平原地区〝重蓄轻排〞,会造成涝、渍、碱三灾,但无人理会。
    
    外行领导内行,加上战天斗地的斗争思想、漠视大自然的力量,板桥水库1951年开工,1952年建成,扩建后宣称能防〝千年一遇〞洪水。
    
    垮坝前,驻马店地区遭遇了中国有纪录以来最大的暴雨,但在〝以蓄为主〞的思想下,溃坝前,板桥水库超标蓄水3200万立方米。
    
    旅德水利环保生态学专家王维洛博士:〝在这个之前这一年,淮河流域是干旱,当时第一场暴雨下来的时候,板桥这些水库就开始蓄水,水库调度出现错误,这是一场历史上最大的暴雨,应该就把水当时就放掉。〞
    
    这时正值文革浩劫的第九年,疯狂的运动早已打破国家的运转秩序。在垮坝前的2天,水库员工终于发现灾难逼近,接连向上级发出2封特特急电报,请求用飞机炸掉副溢洪道,确保大坝安全。但没有任何回应。
    
    人们想自救,却发现防汛仓库里甚至没有铁锹和草袋。更致命的是,在持续的政治运动中,水库一直缺乏应有的维护,当水漫坝顶,千钧一发之际,水库员工想自行开闸洩洪,但17道洩洪闸中,却有12道生锈无法开启。
    
    旅德水利环保生态学专家王维洛博士:〝到关键的时候,要打开的时候打不开了。他们就准备让军队把闸门炸掉,但因中间有什么缺乏联系啊、什么缺乏批准啊,军队也没来得及把它炸掉,这时候就发生了溃坝,整个坝就被冲溃了。整个管理系统失效了。〞
    
    1958年后,中共还在平原地区,展开水利工程大跃进。
    
    旅德水利环保生态学专家王维洛博士:〝大跃进年代,毛泽东当时有一个号召,人民公社都建水库,中国当时建了大概将近五万座水库。那时候叫什么党旗一挥,几十万农民就开始建水库,你问他谁设计的?没有,有没有设计图?也许都没有,说要找谁负责?找不到人了。〞
    
    而这种大跃进式发展思维,将潜在的灾难留给一代代的中国人。
    
    如今,中国的水库数目已经高达84000多座,其中大型水坝超过25000座,占全球总数的一半。
    
    旅德水利环保生态学专家王维洛博士:〝板桥水库溃坝以后,就组织了一次中国大坝普查,他说当时中国有四分之一的大坝是不安全的。修了10年以后,就是1985年的时候,它说病库危坝的比例从四分之一长到三分之一。又经过了三十五年大量的投资投下去,然后中国水利部(现在)说,现在我们的病库的比例将近在40%到50%左右。中国的大坝使用年限是50年到100年,将来越来越多的水库进入不安全时期。〞
    
    《探索》频道,将板桥溃坝列为〝全球人为技术灾难〞之首,其祸之烈,甚至超过同样是共产国家前苏联的,切尔诺贝利核灾。
    
    近两年,中共官员不通知下游居民,突然洩洪导致死伤的新闻,依然时有发生。不安全的水库,加上充满弊端的制度,没人希望悲剧重演,但现实,令人担忧。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