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冰火美丽园》第十五章(95)

(2017-09-06 19:24:25) 下一个

看着这满屋子的所谓法器,Tina觉得非常不自在。“亲爱的,我一分钟也不想在这儿呆了。咱们能离开这个地方么?”

“行。”Jonathan转头对端木兰青道,“兰兰,我们向老喇嘛告个别,离开这儿算了。”

端木兰青同意了。她原本也不想来,只是太爷爷吩咐应该来看一下。不过照现在的情形看,太乙术数这次不灵了。Peterson和Jeffrey很有眼色,马上带着三人上了楼,来到了萨哲敦珠的书房。门口的莲花女把他们三个带了进去。正在饮茶的萨哲敦珠站起身,放下了手里的紫砂茶壶,亲热地招呼大家。

“喇嘛爷爷,感谢您的款待,我们这就走了。”端木兰青道。

“这就走?怎么回事?他们两个怠慢你们了?”萨哲敦珠很惊讶。

“没有。两位师兄人很好。是我们还有别的安排。”端木兰青连忙解释道。

“这怎么行。好歹也要吃顿便饭再走。不吃就是瞧不起我呀。周末饭开得早,因为就两顿。厨房正在准备,再过半个小时就得了。等吃过饭,他们开始双修,你们如果不感兴趣,再走不迟。”

端木兰青不好意思再说走,只得坐了下来。莲花女端上了瓜果点心。

“丫头,那些法器都看了?”萨哲敦珠又拿起了紫砂茶壶。
“都看过了。”端木兰青点了点头。
“喜欢哪件,就拿回家去。”
“喇嘛爷爷,每件法器要20万美元,我可付不起。”
“那两个兔崽子这么说的?兰兰,爷爷能收你的钱么?你可以挑一件,算爷爷送给你的。”

端木兰青有些动容。看来老喇嘛心肠并不坏。“不用了,喇嘛爷爷。那些都是死人身上的东西,我不想要。”

“那要看是什么东西了。”萨哲敦珠想了想,“丫头,你太爷爷跟你说过吧,他老哥哥对我有恩哪。那一年我离开台湾,我感激他对我的帮助,赠送给他一件宝物。那是一位高僧留下的一颗白色舍利。我这些法器也还可以,但是要跟舍利那样珍贵的东西相比,那可就差得远了。”

“是这颗么?仁波切?”Tina解下了项链,递给萨哲敦珠。

“怎么在你这儿?是它,项链也是原来的。”萨哲敦珠打开了鸡心坠,“舍利怎么变得这么小了?兰兰,这些年出过什么事情么?你太爷爷,他没事吧?”

“不是太爷爷,是我的劫。喇嘛爷爷,这舍利真是您送的?我太爷爷只说是位高僧留下的。”

“是我送的。不信,回家问你太爷爷去。”萨哲敦珠哈哈大笑。“你刚才说的劫,是怎么回事?”

“我太爷爷说我是童子命,16岁之前有五次大劫,无人能救。幸好有这件宝物。所以我一出生就戴着它。我快三岁的时候经历了第一次大劫,差一点死掉。以后差不多每过三年,就又遭遇一次。到去年为止,恰好经历了五次大劫,每一次都侥幸地活了下来。但是舍利却变得越来越小了。原来可有豌豆那么大呢。”

“这就是所谓的定数吧。”萨哲敦珠小心地合上鸡心坠,把项链还给Tina。“丫头真是命苦,好在有救。不过救了你这丫头五次,这颗舍利的使命基本完成了。”

“喇嘛爷爷,我听说,有的舍利可能会长大的。”端木兰青道。

“是有这种事。舍利有很多种。这种舍利确实可以长大。假如把这颗变小了的舍利,交给一位超凡入圣的大德高僧,带在身边30年或40年,舍利或许能恢复原样。因为舍利也是活物,但不是凡间活物。它可以受到滋养,而滋养它的,也不是凡间的香火,而是真功德。”

“那我把它还给您吧。等它长大了,您再交给我。”Tina俏皮地说。

“老衲可没那个本事。”萨哲敦珠笑道,“不瞒你们说,这颗舍利,老衲曾经带在身边了20多年,分毫未变。真是惭愧呀。这才赠给端木老哥的。姑娘,现在舍利已经这么小了,一次命也救不了了。不过戴在身上,还是吉利的。”

知道了舍利的来历,Jonathan和Tina对萨哲敦珠的成见放下了许多,端木兰青更是释然。老喇嘛也许私德有损,看起来却也是讲江湖义气的人。假如没有这颗舍利,端木兰青的小命也许早就不保了。老喇嘛肯将这种价值连城的天下至宝相赠,足见大气;至于救人免于灾厄,那更是功德无量的事。三人随即转变了态度,与萨哲敦珠交谈甚欢,用了一些水果和点心。

说话间莲花女来通知,下午饭的时间到了。

饭菜以中餐为主,荤素不忌,还提供了啤酒。看得出,厨房还是仔细准备了这十几个人的饭食。萨哲敦珠和弟子们吃得大致一样,只是多加了四个小菜,一点烧酒。三人是贵客,被安排与仁波切一起用餐。端木兰青小孩子心性,早早吃完,要去厨房看看。Tina放下碗筷,也跟着去了。

Jonathan和萨哲敦珠慢慢吃完了饭。莲花女进来收拾好了碗筷,又为二人献上绿茶。Jonathan饮了几口茶,却不见二女回来。他看了看表,双修马上就要开始了。Jonathan心里有些着急,起身告退,出了书房。

走廊里已经没有什么人了。

Jonathan急忙来到厨房,只看到一个厨娘在收拾东西,哪里有二女的影子?他心里越发着急,赶紧跑出厨房。走廊里静悄悄的。他愣了几秒钟,恍惚听到隔壁房间里有女人轻语之声,他顺着声音来到一扇门前,门是虚掩着的,留了一条窄缝。Jonathan猛然推开了门。

两个赤身裸体的男女正在地毯上缠绵。听到门响,俩人都停止了动作,一齐向Jonathan望过来。Jonathan道歉一声,退了出去,把门轻轻掩上。

他逐个推开了每个房间的门----所有房间的门都是虚掩的。房间里都有赤裸着身体的男女在双修,有的房间里有一对,有的则有两对。所有的房间他都看过了,但是找不到Tina和端木兰青。

前面是萨哲敦珠的书房。Jonathan推开了门,只有仁波切一人在房间里。

萨哲敦珠有几分诧异。“没找到她们?刚才Peterson的莲花女来过,说她们俩个也在找你。如果找不到你,她们就直接去停车场等你了。兰兰这孩子,唉。”他似乎对兰兰不辞而别有点不满,却又无可奈何。

Jonathan马上告辞。出了书房后,他有些疑惑。就在此时,他隐约听到有人在急切地喊他的名字,象是Tina的声音。那声音似乎来自脚下。地下室?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