溪边燕语

清清林中溪, 映满天上云; 呢喃石上燕, 语出卓不群。。。
个人资料
正文

高原世界之最(2):最高淡水湖的风情史迹

(2017-04-04 09:06:43) 下一个

 

 

见识过大大小小蓝蓝绿绿形形色色的各种湖泊,这片遗世独立海拔3800多米世界最高的淡水天湖的的喀喀湖 LakeTiticaca,却令人一见倾心惊艳不绝而终生难忘。

来到玻利维亚高原必要探访她的原因,一是因为不久前秘鲁之行对印加文明源起疑问尚存缘分未了,一定要到印加故乡这个名湖走走;二是传闻中相比秘鲁湖岸,这边的湖光岛色更是壮观,想来一领风骚饱览丽色:)

细雨飘飞之中很快到达距离首都拉巴斯50多公里湖边旅馆

雾气弥漫中房间门前第一眼看到的湖边景色

阴云笼罩孤帆远影的湖面。的的喀喀湖只有世界最大淡水湖苏必利尔Lake Superior的十分之一,却比中国最大淡水鄱阳湖大两倍多

雨霁天晴,远处的安第斯雪山清晰映现

与西藏的圣湖崇拜相似,这里的原住民们也一直以此湖为圣湖。相传这里的水神之女伊喀喀与渔民迪托相恋却被水神阻挠并溺毙迪托使伊喀喀伤心而亡。被感动了的上天将迪托尸身化山伊喀喀化湖并使山水永远相依。从此二人名字便成湖名--美丽的风景总有美丽的故事:)

这个高原内陆湖因为四周雪峰环抱屏冷蔽寒而湖水终年不冻;也因高山雪水不断汩汩流入而湖水不咸--少见的高原淡水湖。多情的雪山!

湖面上的鸭鸥很多;听说湖里渔产丰富,特别鳟鱼产量很高

右下是湖边餐厅,在那里吃的午饭:左图上锡纸包着的就是烤新鲜鳟鱼条,黑色土豆是晒干后蒸熟的很难吃;土产新鲜糯玉米大蚕豆,烤鸡块,新鲜奶酪都太好吃了????

午后乘船前往附近一处印第安乌鲁人Urus由香蒲草与芦苇制成的小浮岛参观岛上人家。可是其实这样的浮岛大都已成旅游景点,岛上的人住在别处陆地,白天来这儿"上班"而已

当年为逃避印加帝国迫害和大部族追杀,弱小的乌鲁人只得逃到湖中芦苇丛中存身,利用漂浮性能很强的芦苇编织岛屿作为栖息地,并用芦苇造船造房子及各种生活用品,一代一代繁衍下来...

浮岛最底层是苇根切割成块后垒制而成,上面堆满层层香蒲草;下左图是居民主要食物小鱼与土豆;下右图是蒲草编织而成的小船"淘淘拉"。想想其实当年阳澄湖芦苇丛中郭建光们也可以如此造屋避敌......

从浮岛上转身看到湖边的雪山,印第安人朝夕对其顶礼膜拜

回来又参观了旅馆附近的湖区博物馆,其中图中展示的芦苇大船,讲述着20世纪以来这个湖边艾依马拉族人自制系列芦苇船只从北非摩洛哥航行6000多海浬50多日夜成功横穿大西洋的惊人故事。图中这位老人,当年在一艘这样的船上当水手......

旅馆栈桥西面夕阳落晖鸥鸟飞翔

栈桥东面湖岸月圆初升晖映大地

今天最后的惊喜:参观湖边草药博物馆时遇上这位附近村庄的萨满Shaman, 导游请他与我们交谈诊病。他用面前的古柯叶解析我的前世后生:),还好心给我开了草药方子。可是其中的驴奶哪里才能找到啊

一夜湖边好眠。第二天清晨醒来隔窗晨曦景色

今天的节目是按照此图船游Tiquina峡湾,走访有名的市镇Copacabana, 然后拜访湖中大名鼎鼎的太阳岛月亮岛

车行中晨雾连绵的湖岸山峰

婉延曲折湖岸边野花盛开

在湖上最近的峡湾处等船过岸

岸边贩卖鲜花的印第安妇女

座车大巴等都由船运送。其实真该建座桥

从对岸小镇回望渡船码头

Tiquina是个渡口小镇,进镇第一眼就是印加王的塑像

路边私人货摊上的女商贩娓娓交谈

车行中远远望见科帕卡巴纳Copacabana镇景,也是拉巴斯那样的"映山红":)。想起20年前追美剧"老友记"Friends中瑞秋悲悲切切唱的那首古巴少女丢失爱情的"科帕卡巴纳"...,这里的科帕又是怎样的人文风情?

显然是个美丽干净相对富裕的湖边旅游小镇。镇上最有名气的这座白色天主教堂,是附近湖区村民们的宗教中心。当年西班牙入侵后自是照惯例摧毁本地印第安神庙在旧址上修建了这座教堂,并将教义包括教堂建筑都加进很多本地色彩。与库斯科教堂里的"黑基督"异曲同工,教堂里供奉的是"黑圣母""Virgen de Copacabana,而且有史以来非常灵验香火鼎盛,导游说她是镇上最富有之人(内部不许拍照)

因为灵验,镇上逐渐形成一道新规矩新文化新景观:购买汽车的车主在过户后要办的第一件要事,便是在教堂前街上获得主的祝福"blessing",在车上装饰鲜花车下喷洒圣水,引得这一片场地摆满了卖花及圣水的货摊

离去时码头回望小镇;恍惚中感觉是在西班牙南部海边小镇上...

在绵长湖边雪山陪伴下,我们终于来到心中渴想已久著名的太阳岛码头

太阳岛(Isla del Sol)是的的喀喀湖50多个岛屿中最大最著名的景点,传说中的太阳诞生印加发祥地,印加人祭祀太阳神Inti之处

蓝天蓝湖白云白船,绿山绿田红石红屋...距离太阳最近处的高原湖区鲜明色彩大集合!对了,远处青翠的梯田,让人记起湖边某处就有另一个世界之最:海拔最高的农耕田地

船行途中见到南码头的印加遗址;下图是山顶神庙网片--马丘比丘主神庙中的三窗神庙一定是由此而来...

印加王朝首位帝王曼科·卡帕克(Manco Capac)与妻子玛玛·奥柳(Mama Ocllo)在岛上山路入口处两边的的塑像。按照传说,两人是太阳神的化身

此岛应有千多居民村庄在山顶,但几百级的上山台阶太高了,时间也不够,停在小山坡上静观湖岸边的雪山

就在此处歇脚午餐,其实面对的美景已是夺人心魂秀色可餐...

月亮島(Isla del Luna)离太阳岛很近,面积小得多。主要的景点就是山坡上这处月亮宫遗址。印加传统选择贵族少女进入月亮宫培训,长成后祭献太阳神。这样的月亮宫在利马郊区帕查卡马克及库斯科都见过;导游说四大月亮宫你已见识三座,还有一处在厄瓜多尔首都基多...

一间间圣女居室的遗迹

最右侧是进入月亮宫的门户

月亮宫选址非常讲究:圣女每天要在湖边朝对旭日晚向夕阳,以太阳的运行锻练自己的圣灵仙气

日晚落霞余晖中游船返港

回到雪峰下的湖边旅馆

栈桥上夕晖染成的金色湖面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探访目的地是距离的的喀喀湖20多公里玻利维亚最著名的印加前文化古迹蒂瓦纳科(TIWANAKU)--它在古印第安语中是"创世中心"之意。公元四世纪印第安人主要是艾伊马拉族就在湖岸边建起发展了这个南美北部文化帝国,5世纪到9世纪(约与我们的唐朝同期)为鼎盛时期。多数考古学家相信它曾是湖边港口城市,这么多年山走水转沧海桑田,遗址与大湖越离越远了。在一片低压缺氧干燥的高原荒漠中的入口大门

阿卡帕纳(Akapana Pyramid)是最大的梯形金字塔,遗址中近200米最长的建筑。她不仅建筑雄伟壮观,在塔身的石板石块中还有许多精美的石雕神像。据考证公元前1500年到公元后1172年一直为本地印第安贵族所拥有。让人惊奇的是有证据显示这一文明其实远早于公元前1500年?! 三四千年的历史遗迹,却只见荒草萋萋野花独盛游人稀落,与仅止几百年历史却红火拥挤得不象样的马丘比丘相比,实在太不公平了......

太阳门是蒂瓦纳科遗址中也是美洲古印第安文化最著名的古迹,是用整块重约10吨的巨石雕成,宽约4米高约3米。它也称为月历门,因为夏至时太阳准确地沿门洞中轴线冉冉升起,反映了古代印第安人丰富的天文知识;门框上下左右均布满了轮廓清晰刀法雄健的石雕神像及各种图案

正中门楣镌刻了人身豹头浮雕,头上戴着扇状羽毛冠,双手执权杖,有说是创世维拉科查太阳神,也有说是雨神...无论怎样,相信当年太阳岛上的曼科一定走进过这座太阳门,所以才会有后来印加帝国非凡的天文知识巨石雕刻艺术

遗址中具有罕见宗教意义艺术价值用红砂岩雕成的"太阳神", 两手分别紧握着什么呢?曾在其它博物馆见过复制品,千年没准几千年前的无价之宝原作居然既无香火供奉又无庙宇遮风挡雨就这样在高原荒漠中饱受日晒风雨之苦及偷盗损坏之危?!

它又称为哭泣之神"Weeping-God", 因为脸上刻着泪水。如今泪水已经不够清晰了--但"我佛慈悲"感受劳苦大众的悲怆之情显而易见

矗立于西门口的太阳神刻像,年代好象在前面那个之后;也有资料称其为庞塞石雕

隔开神庙金字塔太阳门的石墙--难怪印加帝国各处的石垒技术高妙超绝,看这里她的前身文化也就不足为奇了;不过这里的这些方方正正石块又是如何切割的呢?古人啊,该给好奇的今人一条穿越之径一窥究竟:)

大卡拉萨萨亚神庙Kalasasaya Temple是蒂瓦纳科人举行宗教仪式的场所。长118米宽112米用几吨乃至几十吨巨石砌成的台基和庙墙依然存在,象个游泳池。据说四周边墙上镶嵌的都是供奉牺牲的真人石像

庙中一根高大的红色石柱雕刻着传说中的维拉科查神像。他的额头宽阔眼睛大圆嘴唇丰润鼻子挺直并有造形奇特令人望而生畏的胡须。尽管饱受风沙侵蚀,这座肖像所呈现的面容却依旧祥和恬静莫名慑人。旁边两座低矮些的石像该是他的门徒

神庙入囗台阶每块都由30尺宽整块巨石砌成

蒂瓦纳科帝国首都顶峰时期据说居民四五万,但是公元十一世纪以后逐渐没落,西班牙入侵时的几百年前此处早已只剩荒芜的楼台了--"昔人已乘黄鹤去"。与她的兴起发展离不开的的喀喀大湖一样,据说也是因为大旱而湖水不够城市需求而最终导致居民四散,其中一支由曼科率领,不远百里来到库斯科,开始创建蒂瓦纳科后续的印加文明......

附近的美洲豹之门Puma Punku遗址

这里最让人印象深刻的重达几百吨巨大红岩的精细切割--令人想起库斯科城外萨克萨瓦曼Saqsaywaman古堡遗址里的巨石,与这里相比当然不在话下

各种高级的类似我们木工所用的石块契合锁接之技术--真是与库斯科太阳庙里的石块展品如出一辙

最后匆匆走看了遗址入口的小博物馆(不许拍照),大量出土的精美陶器当然又让人想起秘鲁几大博物馆中的藏品。还有这儿的艾伊马拉族木乃伊,活脱脱的北部帕拉卡斯的作品...

 

听说蒂瓦纳科遗址还在继续开发...她其实不愧是南美安第斯北部人类文化的摇篮,至少是之一,所以2000年被收入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名录,因为她"承载着对推动安第斯前西班牙文明发展产生巨大影响力的印加王国的精彩见证";也许是受限于玻利维亚的国策或经济条件,她就象是"藏在深山人未识"的佳丽明珠,在这高原荒漠上默默静候着高人慧眼...

而此时此刻,我仰望窗外流云在眼前舒卷翻滚,多么想念云端上雪山环绕着的不为世人常见的那一片美丽的圣湖的的喀喀,多么想念湖岸边在帝国遗址高原寒风中那位独自哭泣的神灵悲天悯人之心......

?下集预告:世界最大盐沼天镜的魔光幻影

谢谢观赏!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